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第七章 各自的軌跡(二)

    舒服的海風輕輕吹拂而過,撩動著陽台上三位女士的發梢。</p>

    芙蕾說出自己選擇從自己、基拉、拉克絲的(q ng)感漩渦中退出的決定後,心中大大的松了口氣。</p>

    基拉太善良了,如果自己不主動退出的話,大概他不會對自己放手。</p>

    那樣的話,這個復雜的(q ng)感漩渦反而可能開始影響到周圍的人。</p>

    所以芙蕾決定了退出,反正,也不可能贏的了的吧……</p>

    這樣對大家都好……</p>

    見芙蕾,表(q ng)堅決,瑪琉和巴基露露順勢略過了有關基拉的問題。</p>

    不過瑪琉想起昔(r )某位眼楮少年的囑托,有些不自然的挪動了下座位上的豐(t n),試探著問道︰“那麼塞呢,他最近經常向我打听你的(q ng)況。”</p>

    雖然這個話題有些尷尬,但是對于這個痴(q ng)的孩子,瑪琉終究還是不忍心拒絕對方的請求。</p>

    提到自己的前未婚夫,芙蕾再度陷入沉默。</p>

    對于這個由父輩訂下的婚約者,一開始芙蕾是很滿意的,畢竟是學院的王子,人長得帥氣,(x ng)格又好,能力也十分優秀。</p>

    但是當初父親死後,一切都變了。</p>

    自己被仇恨心懵(b ),開始利用基拉對自己的暗戀,背叛了他。</p>

    說實話,對塞芙蕾是心中有愧的。</p>

    但是要讓現在的自己再去投入塞的懷抱,在受傷後卑鄙的去依靠塞的溫柔,芙蕾表示自己做不到。</p>

    她配不上!</p>

    “塞是個溫柔的好人,所以我不想再去傷害他。”</p>

    芙蕾沒有回避瑪琉提出的這個話題,而是選擇了直面自己的本心,“如果不是遇到我的話,他應該有更好的生活才對。”</p>

    頓了頓後,“請瑪琉艦長幫我轉達,就說不要再等我了,去尋找適合他的幸福吧。”</p>

    “好吧,既然你心意已決,我會向他轉達的。”</p>

    瑪琉見狀知道芙蕾心意已決,點頭答應。</p>

    對于塞的痴(q ng)她表示同(q ng),但是拼理智的思考,兩人的復合確實並不合適。</p>

    “謝謝你,艦長,這樣我走的時候也能放心些。”</p>

    坦誠的說出心里話,芙蕾徹底放下了心事,揚起的笑容似乎又回到當初學生時代的那般純真。</p>

    這笑容讓巴基露露微微有些恍神,或許芙蕾並不記得了。</p>

    但是她還記得當初她在海里奧波利斯上的時候,曾經在自動車輛等候處見過芙蕾和兩個閨蜜打鬧時的模樣,那時候她的笑容和現在的一模一樣。</p>

    只不過,巴基露露可以肯定的說,現在的芙蕾比那個時候成熟了許多。</p>

    “真的要走嗎?”巴基露露問道,她知道芙蕾在割舍了這麼多後,就會離開這里去開始新的生活。</p>

    作為同伴,她本該獻上自己的祝福,只是這段時間的陪伴,讓她有些不舍。</p>

    “嗯,留下來的話,我做的這些就沒有意義了。”</p>

    芙蕾點點頭,“而且機會難得,對虧了一個世交阿姨的幫忙,大西洋聯邦那邊撤銷了我逃亡兵的(sh n)份,我獲得了重返阿斯塔爾家的機會。”</p>

    “回到那邊後有沒有什麼打算?”巴基露露關心道。</p>

    “回去後,我會盡快重新掌握阿斯塔爾家,運用父親留下的人脈,試著進入大西洋聯邦政府工作。”芙蕾頓了頓,把目光投向巴基露露,說出自己的打算,“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想幫忙找找上尉。”</p>

    芙蕾口中的上尉,自然指的就是李伯庸。</p>

    當初在主天使號,芙蕾也算是李伯庸和巴基露露感(q ng)的見證者。</p>

    同時對于那個時候極度迷惘的芙蕾來說,李伯庸還是拯救了自己心靈的大哥哥般的存在。</p>

    她無法接受李伯庸最後的結局盡然是這樣。</p>

    可當初那場決戰實在是太殘酷了,巴基露露被送進大天使號的手術室,而李伯庸則在出擊後沒能回來。</p>

    所有人都認為,他一定是駕駛著機體,為了保護巴基露露所在的大天使號戰斗到了最後一刻。</p>

    被救醒後的巴基露露不得不面對失去李伯庸的痛苦事實。</p>

    在奧布隱居的這段時間里,和巴基露露最親密的芙蕾如何不知道,雖然巴基露露表面上沒有表現的特別明顯,但心里的傷口卻依舊血淋淋……</p>

    只是,為了確認李伯庸的生死,大天使號等人都已經盡力了。</p>

    甚至連拉克絲調動PLANT里克萊因派的力量以及馬爾基奧尼導師在廢物商工會的力量,也沒能找到李伯庸的消息,就連生死都無法判斷。</p>

    剩下的就只有聯合軍那邊了,只是三艦聯盟這邊實在沒有從聯合那邊打探(q ng)報的能力。</p>

    而且,如果當初李伯庸最終是被聯合的人救了起來,恐怕不會有什麼好下場。</p>

    畢竟,他可是直接在主天使號上槍殺了藍色波斯菊的盟主阿茲拉艾魯。</p>

    更可怕的是,那艘被所有乘員遺棄在戰場上的主天使號,最後還幸運的在混亂的戰場上保存了下來,並在停戰後被聯合回收。</p>

    如果當時艦橋的記錄保留了下來,那麼李伯庸的行為至少也是一個叛國……</p>

    可即使如此,芙蕾也打算追著最後的一絲希望去試試。</p>

    艦長和少校已經無法再踏上那片土地了,而她卻還有機會。</p>

    巴基露露听到芙蕾提起李伯庸,呼吸微微有些急促,一時間整個表(q ng)都變得慌亂起來。</p>

    瑪琉見狀趕緊握住巴基露露的手,安撫般的輕輕拍著對方的手背。</p>

    在戰場失去戀人的痛苦她經歷過一次,所以能夠體會巴基露露得知李伯庸死訊後的絕望。</p>

    這段時間她也試著開解過巴基露露,但是起效甚微。</p>

    穆那個不靠譜的還出過一個餿主意,打算為巴基露露和沙漠之虎牽橋搭線,但是被瑪琉斷然拒絕了。</p>

    開什麼玩笑,那樣不過是互(ti n)傷口罷了……</p>

    在瑪琉的安撫下,巴基露露漸漸穩住劇烈動搖的心神,從芙蕾的雙眼中看到了對方的堅定,然後點點頭道︰“一切都拜托了。”</p>

    “嗯,我一定會找到上尉的消息。”</p>

    芙蕾點點頭,做出自己的承若。</p>

    即使知道可能(x ng)很低,即使她們能想到李伯庸被聯合救起後,最好的可能也是被聯合永久監(j n),但她們依然不想放棄最後的希望。</p></article>

    <div class="reader-hr"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