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七十年代做大佬[穿書]

022

    次日。</p>

    周明甦剛洗漱完,就看見劉安南杵在門口,手里還提著白粥和包子。沈煦和周明友從隔壁出來,不客氣地接了。不吃白不吃,還省了他去買早餐。</p>

    “進來吧!”</p>

    見周明甦開門讓道,臉色平靜,已沒了昨天的火氣,劉安南心下一松,高高興興地進了屋。</p>

    周明甦指了指對面的凳子,劉安南會意,可沒等他屁股挨上凳子,便听周明甦說︰“我們離婚吧!”</p>

    “你……你說什麼?”</p>

    他從未想過周明甦會提離婚,這些年,就是再委屈再艱難的時候,她都不曾開口說過這兩個字。</p>

    “我們離婚吧!”周明甦又說了一遍,語氣平靜,無悲無喜,就好像在說我們吃飯吧。</p>

    這樣的態度讓劉安南本就慌亂的心更加慌亂,“明甦,別說氣話。我今天是來接你和萌萌回家的。我給萌萌買了禮物,我們可以再給萌萌過個生日。好不好?”</p>

    周明甦雙眼看著他,“我說的不是氣話。”</p>

    劉安南深吸了一口氣。他了解她。周明甦從來不是拿離婚做要挾的人。她一旦做了某個決定,便不會輕易更改,當初認定嫁給他時如此,現在要離婚也是如此。</p>

    “明甦,我們當初不是說好,要白頭到老的嗎?”</p>

    他從沒想過要和周明甦離婚。他是真心喜歡周明甦的。</p>

    對前妻,與其說是愛情,不如說是恩情。他更多的是把她當妹妹。可前妻喜歡他,章家更是極力促成這門婚事。他受章家恩義,便點了頭。只是誰也沒想到,前妻生孩子時難產,就此一命嗚呼。</p>

    臨死之際,前妻拉著他的手,說他一表人才,工作體面,必然會有許多女孩子喜歡,自是會再娶。她擔心後娶的妻子對定遠不好。</p>

    那時她已是氣若游絲,聲聲懇求。他心中難受,便說若是再娶,人選也一定會經過章家的同意。</p>

    前妻仍是不放心,讓他發誓一定會好好對定遠。不論以後是否有別的孩子,有幾個。都會把定遠放在第一位,誰都不能越過去。</p>

    他應了。</p>

    那時,他想著,便是此生不再娶,一輩子帶著定遠,報答章家的恩情也無妨。</p>

    直到後來,他遇上了周明甦。</p>

    省城大學的女學生不少,環肥燕瘦,各有姿色。周明甦不是其中最漂亮的,也不是其中成績最好的。但就是那麼奇怪,他在人群中一眼就看見了她。</p>

    那時,她年輕、活潑、充滿朝氣。燦若彩霞,亮如星辰。他們彼此吸引,這股引力促使著他們一次次接近,相識,相知。</p>

    至此,他才體會到原來人世間真有書上描繪的美好愛情。他也第一次懂得到愛上一個人是什麼滋味。與他對前妻,是完全不同的。</p>

    那一陣子,他的夢里全是她。他想要和她在一起。他們也確實在一起了。</p>

    然而結局卻並不如他所願。</p>

    周明甦轉頭看向門外,神色飄遠,“只怪我當初太年輕,把一切想得簡單了。我以為人心都是肉長的,定遠只有四歲,還不大記事。我誠心待他,他自會接受我。</p>

    我以為章家看到我的努力,便會放心。章老太太也就不用一直住在家里防備我。我以為章家既然能資助你數年,寧可自己困難,也沒委屈你,該是知情明理的善良人,我可以與他們和平共處。</p>

    誰想到,章家什麼事都找你,讓你出錢出力。章老太太一住數年,不肯挪窩。我費盡心思,好容易得到定遠的一點好感,章老太太便尋機生事,讓定遠更厭惡我一分。以至于如今,定遠待我如仇敵。</p>

    白頭到老?我也想白頭到老,可是我做不到了。劉安南,我累了。我們就這樣吧!離婚,是放過我,也放過你自己。”</p>

    劉安南身子顫了顫,“明甦,你不能這樣!我知道你你氣我把錢都給了章家,氣我因為定遠總是委屈你和萌萌。我答應你,以後不會了。</p>

    章德祖如今家庭穩定,工作穩定。往後也沒多少讓我幫忙出錢的地方了。還有你和定遠的關系。我……大不了,我讓媽回章家。你不是一直覺得是媽夾在中間讓你和定遠沒法培養感情嗎?定遠才十歲,還不算大。媽走了,你們一定可以處好。”</p>

    周明甦發出一聲嗤笑,看向劉安南,“你說的這些話,你自己信嗎?只要章家想,處處都有需要你幫忙的地方。你覺得能少得了?再有,先別談我和定遠隔閡矛盾已經產生,不可能消除。就算可以,你有本事弄走章老太太?</p>

    早兩年,我不是沒想過這種可能,也不只一次向你提過這個要求。可結果呢?只要章老太太一訴苦,一說那些年養大你,送你讀書,讓你出息的不容易。你就自覺矮了一截,攆她走就成了無情無義,你還怎麼攆?”</p>

    劉安南張著嘴,不知如何反駁。</p>

    周明甦一嘆,“劉安南,有些事我不說,不代表我不知道。章家這些年找各種借口問你要錢,你都給,從不拒絕。一方面是對于章家,你無從拒絕。另一方面,也是因為章老太太私下和你說過,這些錢,有一部分是替劉定遠存著的吧?”</p>

    “明甦,我……”劉安南眼神躲閃,幾乎不敢看周明甦的眼楮。</p>

    “章家防著我,你又何嘗沒防著我呢?”</p>

    “我不是!我沒……”</p>

    周明甦再度搶白︰“你敢說,你當真沒有?”</p>

    劉安南啞然。其實最初他是沒有這種心思的。可自從劉萌出生之後,周明甦心里眼里只有劉萌,對劉定遠愛答不理,不聞不問。他明白周明甦是被劉定遠傷了心。他不怪她,卻為這種局面心憂。</p>

    他六歲沒了母親,父親又是個粗心的,太明白沒娘的孩子有多苦。他想把劉定遠沒有的那部分母愛也補給他,凡事為他多想一分,多留一條退路。</p>

    這種思想以及做法都是不能讓周明甦知道的。</p>

    但她知道了,不僅知道了,還說了出來,把一切戳穿,暴露在陽光下。</p>

    劉安南覺得周明甦將他所有的外衣全部扒去,往他赤/身/裸/體,無所遁形。</p>

    “明甦,一定要這樣嗎?你知道我並不是不顧你和萌萌。我想過的,往後,你和萌萌總有我可以依靠,而定遠……”</p>

    “別跟我說以後。就談現在。萌萌三歲了!這三年來,你有當過她的依靠嗎?但凡與劉定遠有沖突的時候,你護過她,讓她靠過嗎?一次!只要你說得出一次,這婚我便可以不離!”</p>

    劉安南蹙眉,努力回想,發現自己竟然真的說不出來。一次……似乎一次都沒有。他有些訝異,他是疼定遠,卻並非完全不疼萌萌。可是為什麼……為什麼他翻遍記憶,也找不到哪怕那麼一回?</p>

    “我意已決,劉安南,離婚吧!”</p>

    劉安南心中一痛,看著周明甦良久,終于接受她是鐵了心不想和他過了的事實。半晌,他乞求說︰“能不能不離?明甦,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好好補償你,補償萌萌的!”</p>

    “這幾年,我給你的機會還不夠多嗎?”</p>

    “真的無可回轉了嗎?”</p>

    “是!”</p>

    劉安南深吸了一口氣,咬牙說︰“我不同意!明甦,只要我不點頭,這婚就離不了!”</p>

    周明甦滿臉震驚,被他的無賴作風氣得七竅生煙,“你……你無恥!”</p>

    劉安南又說︰“只要能不離婚,無恥又如何?明甦,你現在正在氣頭上,我不和你計較。你冷靜冷靜,我明天再來看你。”</p>

    竟是自顧自走了。</p>

    周明甦無力地坐在床上,見沈煦與周明友進來,扯出一絲苦笑,“你們都听到了?劉安南說得沒錯。這里是省城,他工作體面人脈廣,只要他死咬著不點頭,這婚我離不了。”</p>

    沈煦不以為然,“那倒未必。”</p>

    見周明甦周明友困惑。沈煦問︰“辦法是人想出來的。他不想離,就找能逼他離的人。那位章老太太呢?你覺得她對你們離婚是什麼態度?”</p>

    周明甦哼了一聲,“她巴不得我們早點離。她答應我嫁進來,是想著我是鄉下來的,沒見識沒根基好掌控。可後來發現,我和她想象中不一樣。她壓根掌控不了就後悔了,恨不得我們趕緊分開。”</p>

    “劉定遠呢?”</p>

    “劉定遠受章老太太影響甚深,你覺得呢?”</p>

    沈煦輕笑,“那就行了!這兩位戰斗力不弱,劉安南那邊可以讓他們搞定。”</p>

    周明甦皺眉,“我瞧劉安南臨走時候的模樣,寄希望于章老太太和劉定遠,只怕不太夠。”</p>

    “我會讓他們夠的!”沈煦接著說,“姐,你不如先算算,章家這些年從劉安南這里一共拿走多少錢。”</p>

    周明甦從隨身帶著的手提布包里拿出一個本子遞過去,“都在上頭了!”</p>

    翻開一看,沈煦驚訝無比,“姐,你還一筆筆記著呢?”</p>

    “當然!我沒想過這錢還能要回來。但總要記清楚,以免到時候章家再鬧出什麼事來,沒個說法。我也是以防萬一,未雨綢繆。”</p>

    沈煦忍不住豎了個大拇指,認真翻看起來。</p>

    周明甦又道︰“我若是記得不錯,應該是三千零八十三塊六毛四分。”</p>

    周明友張大了嘴巴︰“這麼多?”</p>

    “劉安南大學那邊工資不低,他平時還會寫點東西投稿。雖然不是篇篇都能上刊,但也發表了一些。稿費還過得去。六年下來,刨除家里的開支,攢下的,幾乎全在這了。”</p>

    既然周明甦這麼說,這個數目應該差不離,沈煦也懶得再算,直接把本子合上,“行!那就湊個整,算它四千吧!”</p>

    周明甦&周明友︰……</p>

    三千出頭,湊個整,一般人也是算三千。再不然往自己這邊劃,也是三千一。沈煦張嘴直接加了九百多,這湊法還真讓兩人有點懵。</p>

    “明甦姐,听你們一直听到章家的章德祖,他是老太太的兒子?老太太對他如何?”</p>

    “老太太的命根子。老太太是疼劉定遠沒錯,但跟兒子以及孫子比起來,這個外孫自是得往後靠。”</p>

    沈煦點頭,和他想的一樣,于是又問了章德祖住在哪,哪個廠上班,什麼崗位。周明甦一一回答了,疑惑道︰“你想干什麼?愛民,這里是省城,不是咱們陽山縣,更不是上水村。不論章家還是劉家,在這地界都比咱們混得開。你別亂來!”</p>

    “放心,不會亂來。”</p>

    沈煦嘴角上揚,心里已經有了成算。</p></article>

    <div class="reader-hr"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