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龍未春遲待卿歸

47.第四十六章

    原來陽領主是個傀儡。容佩玖想到被她和褚清越滅掉了的那個雙眸空洞、瘦削白淨的中年男子,不禁慶幸,幸好他只是個傀儡。</p>

    又想到險些被她一杖擊成齏粉的邪骸領主,心中不明所以的松了口氣,也幸好他在危急關頭消失不見了。不然,她只要一想到文邪那雙干淨無瑕的清眸,便會覺得惋惜不已。</p>

    她終于明白,為何她祭出魔言之後,不論是藏淵還是邪骸領主,都停止了對她的攻擊。他們是在遵從主人在千年之前的命令,不得傷害手執魔言的人。而千重久說這句話的時候,大概也未想到過容莫提會隕滅,魔言會一直保管在陽領主的手上,及至千年之後落到了她的手里。</p>

    她想不通,容莫提此時已是頂級殺修,修為如日中天,還有個逆天奇人做情郎,怎麼就隕滅了?又是誰有這潑天的能力將她的靈魄困在天地樹中?</p>

    離陰善與文邪的婚期越來越近。</p>

    一日,不死城有客至,容佩玖被千重久傳去待客。容佩玖托著茶盆,走到門邊之時,听到里面傳出一聲熟悉的嗤笑,腳下便是一頓。</p>

    這笑聲,于風雅中透著一絲痞氣。</p>

    容不得她多想,原身的意願越過了她,推門而入。抬眼,便看到一張似曾相識、魅惑眾生的臉,狹長的丹鳳眼,唇角天生上揚,看上去似乎在笑。</p>

    是他?!且,他的面上並沒有那半張妖冶魅惑的面具遮擋,看上去越發的禍國傾城。</p>

    這人與千重久相對而坐,見容佩玖進來,略微斜了一下身子,輕飄飄投過來一個懶散的眼神,睇了容佩玖一眼,笑道︰“許久不見,小善姑娘出落得愈發亭亭了,難怪文邪那小子迫不及待地向大哥要了你去。卻原來是蜜桃熟了,到了采摘的時候了。”</p>

    容佩玖心中一凜。千重久是他兄長?</p>

    容佩玖將茶盤中的兩盞茶分別置于這人與千重久身邊的幾上,向這人福了福,道︰“多謝公子夸獎。不過,文邪哥哥心思純澈,才沒有公子說的如此不堪。”</p>

    “嘖嘖嘖,還沒嫁出去呢,這就護上了?”這人托起茶盞,向後一靠,似笑非笑地看著她。</p>

    原身的臉噌的紅了,容佩玖被她的意願支使著看向千重久那張仍是重重迷霧的臉,遞過去一個求助的眼神。</p>

    “好了,別逗她了。”千重久抿了口茶,淡淡道。</p>

    “哦,合著你們現在都是有主的人了,便聯起手來欺負我這個孤家寡人是罷?”這人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樣。</p>

    千重久仍舊喝著他的那盞茶,不理他。</p>

    這人便對容佩玖道︰“小善姑娘,你來與我說說,那位容姑娘到底是怎樣的奇女子,竟將我家這位天下第一目中無人的大哥變成了天下第一的痴情種?”</p>

    “主人看上的姑娘,自然是天下第一的好。”</p>

    “小馬屁精!”這人輕嗤一聲,不滿道,“就知道問你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p>

    “她說的是實話。”千重久忽然開口,“我看中的姑娘,天下第一,無人能及。”</p>

    這人噗的噴出一口茶水,大呼“受不了,受不了”,連番擺手,“動情之人委實可怕,女人,委實可怕。哥,你還是我哥麼?”</p>

    容佩玖掩唇一笑,“主人當然還是主人。公子若是好奇,便也去尋個意中人來,體會體會其中滋味。”</p>

    “罷了,罷了。不死族有我哥這麼個痴情種就夠了,我還是繼續做我的孤家寡人罷,無牽無掛,樂得自在。外面的世界何其美好,為了個女人被牽絆住,不值,不值。”</p>

    千重久道︰“你別太得意,說不定甚麼時候,這個城主我不耐煩做了。”</p>

    “你不做誰做?”</p>

    “不死族只剩我們倆人,你說呢?”</p>

    “可你既然早我一刻鐘出生,便注定是甩不掉這副擔子的。”</p>

    “哦?”千重久冷笑一聲,“這世上還有我甩不掉的東西?”</p>

    這人頓時萎了氣焰,一臉愁苦,“哥,親哥哥,是做弟弟的錯了,你可千萬別撂挑子。這城主,弟弟我是萬萬做不來的。啊?親哥?”一雙細長的眸中盈滿秋水,可憐巴巴地看著千重久。</p>

    容佩玖心里暗笑,沒想到這人平日一副風流雅致、痞里痞氣的模樣,在千重久面前卻像個孩童一般幼稚,竟然還撒起了嬌來。</p>

    千重久面不改色地輕哼一聲,道︰“好了,閑話少扯,千尋芳,說你的正事罷。”</p>

    容佩玖本來正垂目而立,聞言不由得猛一抬眼,看向那張故作苦相的臉,一愣。</p>

    原來,他便是千尋芳。千重久與千尋芳竟是一對孿生兄弟,她總也看不清千重久的臉,不知他是否也長了一張與千尋芳一樣魅惑眾生的臉。此時的千尋芳大概想不到,千重久不久之後真將城主之職扔給了他,只因容莫提不在了。從此之後,千尋芳被迫一人孤零零地守著這偌大的不死城,孤寂無聊得想死……</p>

    等容佩玖從怔神之中回醒,千尋芳已斂了玩笑之色,正一本正經地與千重久說正事。</p>

    從他們的談話中,容佩玖得知,一千年前的東陸四家並非是現如今的四家,昆侖山褚家與飛揚島晏家尚未躋身四家之列。其時的四家,乃是星沙山景家、龍未山容家以及另兩個如今已沒落式微的家族。四家之首則是星沙山景家。</p>

    褚家在此時不過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家族。東陸諸家均以星沙山景家馬首是瞻,景家是個嫉惡如仇的家族,全族上下莫不以匡扶正義、懲奸除惡為己任。</p>

    而不死城不論是在千年之前,還是千年之後,一直便是東陸諸家公認的奸與惡。東陸諸家滅不死城之心,千年來矢志不渝。</p>

    千尋芳回不死城的目的,便是告知千重久,東陸諸家在景家的指使下,意欲聯手對付不死城。</p>

    他讓千重久當心,鄙夷地一笑,“他們這些人當中,多的是道貌岸然、偽善狡詐之輩,為達目的無所不用其極,我只怕你一不留神便遭了暗算。”說完,將手中的茶盞往幾上一擱,看著容佩玖,莞然一笑,“小善姑娘,可要護好你們城主啊。”</p>

    容佩玖道︰“公子放心,有小善在,定不會讓主人有事。”</p>

    千重久淡淡道︰“哪里用得著你來護我,顧好自己。”</p>

    千尋芳笑道︰“小善姑娘的幻術,我還是信得過的。畢竟,就連我和哥哥都是中過招的。就是文邪這小子,心思單純,不懂人心險惡,小善姑娘,你得看緊了他,莫讓他被人算計了去。”</p>

    容佩玖點頭應是。</p>

    或許是受夠了不死城的死寂,千尋芳並未在不死城多做停留,將此事告知千重久之後便腳底抹油,溜之大吉了。</p>

    很快,便到了陰善與文邪的大婚之日。</p>

    容佩玖坐在鏡前,看著鏡中一身大紅嫁衣的陰善,一頭鴉色青絲整整齊齊地盤在腦後,一張玲瓏小巧的臉上掛著笑。</p>

    “小善今日真好看。”容莫提拿著紅蓋頭向她走了過來,“來,把蓋頭蓋上,文邪很快就會來接你了。”</p>

    “阿莫姐姐,文邪哥哥也會覺得好看麼?他會喜歡麼?”容佩玖感覺到陰善心中有些不安。</p>

    容莫提笑了,“傻姑娘,你就等著他掀開紅蓋頭,被你迷得神魂顛倒罷。”</p>

    容佩玖仰頭看著容莫提,她那張艷如桃李的臉上少有地噙著笑意,有種驚心動魄的美,怔了怔神,訥訥道︰“阿莫姐姐,你應該多笑笑的,你看你笑起來連我都要動心啦。”</p>

    “說我做甚麼?”容莫提抿了抿唇,眸中泛著粼光,“今日可是你的好日子,你才是主角兒。”一抖紅蓋頭,蓋在了陰善的頭上。</p>

    容佩玖只覺得眼前一暗,“阿莫姐姐,小善心里覺得好緊張。”</p>

    旋即,容佩玖感覺到陰善的手被容莫提握在了手里,“小善,別緊張。每個姑娘家,都會經歷這一天的。”</p>

    “那阿莫姐姐呢?阿莫姐姐會嫁給主人麼?”</p>

    容莫提大概是沒想到陰善會突然這麼一問,頓了頓才道︰“他還未向我求親。誰知道他心里是如何想的……”</p>

    “阿莫姐姐放心,我家主人做夢都想娶姐姐的。”容佩玖笑道,“姐姐可一定要答應他呀。”</p>

    容莫提沒作聲。</p>

    “阿莫姐姐,小善嫁給文邪哥哥之後,主人就要交給阿莫姐姐啦。姐姐要答應小善,好好愛我家主人一輩子,不要拋下他,因為我家主人這輩子除了姐姐,是再也不會愛上別人啦。若姐姐不要他,那我家主人便會是這天底下最可憐的人了。”</p>

    容佩玖感到容莫提握著她的手緊了緊,對她道︰“小善,我不會拋下他……”</p>

    屋外忽然傳來一聲轟天巨響。</p>

    容佩玖一把掀開蓋頭,與容莫提同時沖了出去。</p></article>

    <div class="reader-hr"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