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神造

112.番外14

    星歷7234年,艾肯星球的一個地下溶洞里,一名少年正趴伏在一位老者的身上哭泣,四周圍滿了人,他們身形消瘦,衣衫襤褸,渾濁的眼中滿是絕望與哀慟。

    “孩子,別哭了,黑眼星系的未來,在你手中,請你千萬,別放棄。”老人斷斷續續地說道。

    “李爺爺,我看不見未來,我不是你們所說的希望之子,我只是一個一無是處的碳基人。求您別把我看得這麼重,我承受不了,我太害怕了!”少年捂臉哭泣。他不敢與任何人對視,因為他太明白自己是個怎樣的人。從出生那天起,他就知道自己不會覺醒異能,更沒有精神力,當別人踏上前線對抗外敵的時候,他只能當一只籠中的金絲雀,被人保護著,卻又不明白自己的價值。

    “不,你一定要相信自己。正因為你是黑眼星系唯一的碳基人,你才有可能為大家帶來希望和光明。跟著自己的心走,我的孩子。”老人說完這句話便閉上了眼楮,干枯的手緊緊拉住少年,把最後一絲力量渡給他。

    眾人齊齊跪下,或閉眼流淚,或埋頭痛哭,每一張臉孔都寫滿了風霜。一百年前,黑眼星系迎來了一群長著翅膀的鳥人,他們號稱天使,在極短的時間內建立了自己的政權,並把黑眼星系原住民劃為罪惡,試圖用聖光清洗。他們俊美無儔,氣質優雅,生來就具備強大的光系異能,以宗教形式統治著全星系,並把自己奉為神。

    神之下皆螻蟻,如有反抗,殺無赦。于是,黑眼星系的原住民們跨入了最黑暗也最血腥的時代。曾經互相敵對的各國聯合起來對抗這些長著翅膀的鳥人,卻因力量懸殊,最終被打壓下去。他們從明面上的反抗改為地下活動,組成一支支探險隊,在黑眼星系輾轉逃亡。

    少年便是這些探險隊的核心人物,被尊稱為希望之子,老人則是所有探險隊共同的首領。他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少年,將他帶到身邊精心撫養,教導他何謂正義,何謂勇敢。他說總有一天,少年會為黑眼星系帶來光明。

    但現在,老人已經死了,探險隊也瀕臨解體,少年卻還是那個懦弱無能的少年,一切都沒有改變。

    眾人圍上來替老人擦洗身體,換上干淨的衣服。他的四肢和腹部由某種黑色晶體打造,表面覆蓋著密密麻麻的鱗片,看上去有些恐怖。但所有人都知道,這具拼湊的身體里蘊含著多麼強大的力量。他是唯一一個能正面對抗高階神而不落敗的人類,他的功勛被所有人銘記。

    眼看老人的尸體被燒成灰燼,少年終于崩潰了,抓住一名戰友詰問道,“為什麼是我?我有多無能你們難道看不見嗎?我沒有精神力,也沒有異能,我甚至連跑步都會覺得累。你們帶著我等于帶著一個累贅。我不想拖累任何人,更不想看著你們再為了保護我而死。我是個廢物!真的!”

    他跪伏在地上,泣不成聲,腦子里只有對自己的否定。

    “不,你不是廢物。如果說還有誰能拯救黑眼星系,除了你沒有別人。”男子徐徐開口,“李元帥從小說給你听的睡前故事,你還記得嗎?”

    “那位神級煉器師?”少年抬起頭來。

    “沒錯。他是真實存在的。而他臨走前留下了一個傳承,並告訴李元帥,唯有碳基人才能得到。所以你被元帥收養,並帶到祁大師曾經游歷過的地方,只為得到這份傳承。我們所在的艾肯星球曾經也被異族入侵過,是祁大師留下的神器拯救了它。知道我們頭頂的城市為什麼叫做蜘蛛城嗎?因為那件神器的外形正是一頭巨大的鬼面蛛。在沒找到傳承之前,你不能放棄,否則元帥永遠不會原諒你。”

    又有一名探險者走上前,慎重道,“沒錯。這里是最有可能放置傳承的地方。你必須振作起來。”

    “我,我能成為神級煉器師?可我只是一個碳基人。”少年惶恐不安地看著自己的雙手。

    “那位祁大師也是碳基人。孩子你進去吧,我們已經打探清楚了,傳承就在這個洞里,但沒有人能靠近它。你去試一試,哪怕失敗了我們也不會怪你。”

    眾人讓開一條道路,熱切的目光齊齊投向洞穴深處。那里隱藏著黑暗,也隱藏著光明。少年不再哭泣,雙腿仿佛被一根繩索牽引,一步一步走了進去。他來到一堵牆壁前,將沾滿鮮血的手掌按在凹槽里。

    嘎吱嘎吱的響聲在洞穴里回蕩,連脈沖炮都轟不破的牆壁竟緩緩啟開一扇小門,僅容少年一人通過。他的戰友們脫力一般跪了下去,渾濁的眼里瀉出一絲亮光。

    少年回頭看看他們,心中不禁一酸,略有些膽怯的情緒立刻被堅毅取代。為了保護他,數千人的探險小隊死的只剩下幾十個,如今連李爺爺都死了,他還有什麼可失去的?

    這樣一想,他便頭也不回地走進小門,卻立刻被包裹進一團溫熱的液體里。他回到了子宮,從一個名為甦懷雲的女人體內降生,又被送到太玄神造宗,由父親撫養成人。他這一世的父親名叫祁鐘樹,是太玄神造宗的宗主。他很嚴厲,又很慈愛,他把能給的東西全都給了他,並為他獻出了生命。

    少年再一次面臨全大陸地追殺,這回卻不是因為希望之子的名頭,而是特殊的體質。他經歷了絕望,也曾想過自戕,但憶起父親和同門,卻選擇了玉石俱焚。當他引爆自己,與敵人同歸于盡時,才發現自己並不在乾元大陸,剛才的一切只不過是幻覺而已。

    不,更確切地說,那是祁大師的考驗,只看他最後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從全息影像里得知這一信息,少年驚出一身冷汗,不知道自己算是過關了還是怎樣。與敵人同歸于盡,怎麼看都是一個失敗的結局,應該達不到祁大師的要求吧?

    想到這里,他不免紅了眼眶,只覺得自己無用至極,還有什麼臉回去見自己的戰友。他們千辛萬苦將他送到艾肯星球,難道只是為了迎接再一次的絕望?當他差點哭出來時,一顆散發著柔光的珠子憑空出現,並鑽入他的腦海。

    他被巨大的信息量沖擊地站立不住,瞬間就癱倒在地上。過了許久,黑暗的洞穴深處傳來悉悉索索的響聲,並且越來越近。

    少年想跑,卻連指尖都動彈不了,只能無助地躺在原地。過了一會兒,一根毛茸茸的東西敲了敲他的背部,又湊近一些去嗅聞他的身體。當它俯下身時,少年總算看清了它的全貌。那是一只巨大的蜘蛛,八只眼楮閃爍著青幽的光芒,鋒利的口器淌下毒液,將地表的岩石腐蝕出一個個深坑。

    八荒鬼面蛛?少年從莫名出現的記憶里得到這一訊息,竟不知不覺哭了出來,哭完又連連低笑。他拿到了傳承,也得到了祁大師留下的神器。黑眼星系還有光明和希望。

    鬼面蛛似乎確認了他是自己的主人,于是將他背到背上,爬了出去。當巨大的蜘蛛出現在洞室里,顯出猙獰全貌時,呆站在原地的戰友們先是怔愣,繼而欣喜若狂。

    “得救了!傳說是真的!祁大師果然留下了一件神器和所有傳承!”大家互相擁抱,痛快哭泣,然後才把少年接下來,高高拋起。

    鬼面蛛餓了幾百年,哪里有耐心等他們發泄,屁股一甩就朝洞外爬去。大家這才冷靜下來,想攔又不敢攔,只追在後面大喊,“蜘蛛先生請等等,外面到處都是鳥人,他們正在抓捕希望之子,你會被發現的。”

    少年也從喜悅中掙脫出來,著急忙慌地跟上去。但蜘蛛有八條腿,速度自然很快,眨眼就消失在長長的隧道里。當大家追到洞口時,卻見許多鳥人已發現了蜘蛛,正懸浮在半空,拉開光束凝聚成的長弓。

    “希望之子,終于找到你了。雖然很好奇他們為何如此重視你,但我已經不想知道答案了。”領頭的鳥人微笑開口,然後向丑陋的蜘蛛投去厭惡的一瞥。除了同族,他們憎恨一切生物。

    少年連忙躲到一塊岩石後方,焦急地喊道,“蜘蛛先生快回來。這些鳥人的光明神箭很厲害,會把你射成篩子的。”他喊了好幾遍,蜘蛛卻一個勁兒地往前沖,令他不得不從掩體後方跑出來,去拖拽對方。

    懸浮于空中的鳥人們似乎很享受獵物徒勞無功的掙扎,待蜘蛛和少年跑到近前才松開弓弦,放出箭矢。流光擊打在鬼面蛛身上,卻只踫掉它幾根絨毛。它被激怒了,抖動腹部噴出銀絲,將這些鳥人蓋了個嚴嚴實實,然後從天空中拖拽下來,卷成一個個白球,注入毒液,融成汁水,挨個吮吸干淨。

    而少年被它牢牢護在身下,竟毫發未傷。

    只不過眨眼間,戰斗就結束了,奉命追殺希望之子的軍團全被殲滅,其中有一名六翅鳥人,六名四翅鳥人,三百多名普通鳥人。若放在往常,這支隊伍足以滅殺一個幾萬人的機甲軍團。

    探險者們呆站原地,傻愣愣地看著蜘蛛狼吞虎咽地抽吸一個個白球。鳥人的翅膀從球體中支稜出來,羽毛凋零,鮮血斑斑,看上去十分慘烈。但這慘烈卻帶給人強烈的快.感,壓抑許久的仇恨與絕望,終于在這一刻釋放出來。一名探險者抽.出長刀,將翅膀狠狠砍掉,哽咽道,“狗.日的!我們要復仇!”

    受他感染,不斷有人去劈砍鳥人的翅膀,又隔著白球往里扎刀,卻發現鳥人早被蜘蛛的毒液融化成血水,竟連全尸都沒有。

    蜘蛛看見自己的糧食被糟蹋,不免發出憤怒的嘶鳴,卻只是用節肢輕輕戳幾人一下,然後用屁股將他們擠開,又把白球攏進自己懷里,護食的意圖十分明顯。少年舉起攝像機,把這一幕紀錄下來,發送到地下組織者建立的秘密網站上,標題是《希望》。

    祁大師留下的希望的種子,終有一日會長成參天大樹。從這一天開始,一片片白絲覆蓋的區域在艾肯星球擴散開來,與幾百年前感染者入侵時的情景一模一樣。衛星圖片上,蜘蛛城的地標性建築依然保存完好,高高的底座上雕刻著一行字——蜘蛛城永遠屹立不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