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無效契約

契約

    這仿佛是余菀書第一次得到溫總的夸獎。</p>

    她有點兒受寵若驚。</p>

    “今天就這樣吧。”</p>

    溫時禹移開目光,隨手解開外套,遞給旁邊的人,“後天我讓人去接你。”</p>

    余菀書點頭,下意識道︰“多謝……”</p>

    話音一頓,她從余光瞥見身周幾個工作人員,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p>

    他們現在是已公開的情侶。</p>

    先前兩人相處冷冷淡淡還能理解為性格如此,此時她再說句“多謝”,就真是過分客氣了。</p>

    余菀書抬頭看向溫時禹,表情依舊是副鎮定自若的模樣,眼底里卻有些無措。</p>

    溫時禹垂眸與她對上視線,忽地笑了一聲。</p>

    “害什麼羞,”他道,“話都不會說了。”</p>

    余菀書︰“……”</p>

    晚會當天。</p>

    余菀書被接到成衣店,換好衣服後又迅速被拉到化妝室,全程衣來張手,完全不需要她費心。</p>

    這待遇,和她當初有經紀公司的時候也差不多了。</p>

    那時和溫時禹簽訂契約,還真沒想到能有這種好處。</p>

    一切就緒,余菀書跟著溫時禹出門。</p>

    此時停在門口的不再是先前接她的那輛小轎車,而是一輛加長禮賓車。</p>

    余菀書委實沒想到溫總居然會這麼騷包。</p>

    到了地方,天色已漸漸黑下來。</p>

    外面很熱鬧,紅毯兩邊站滿了各家媒體人士。</p>

    溫時禹這會兒倒是很有紳士風度了,下車之後便在旁邊替余菀書擋住車頂沿。</p>

    余菀書一下車就被閃光燈刺得差點兒眼瞎,有一瞬間簡直看不清任何東西。</p>

    溫時禹伸手扶住她。</p>

    除了上次幫溫總擋舒小姐,他做戲攬了下余菀書的肩。</p>

    兩人還是頭一回這樣親密接觸。</p>

    正時仲春時節,天氣雖逐漸轉暖,但空氣里還微有涼意。</p>

    余菀書穿著抹胸裙,從肩部到手上一片冰涼。</p>

    溫時禹握住她手腕,立刻便扭頭看了她一眼。</p>

    余菀書剛落地,正在整理裙子,沒注意到他的目光。</p>

    前面還有幾位女明星正走在紅毯上,他們一時間並不著急過去,但也有攝像頭轉對著他們。</p>

    溫時禹單手置于扣子上,動作優雅地解開外套,然後將外套搭在了余菀書肩上。</p>

    余菀書有些詫異地看向他。</p>

    便見溫時禹忽地又落後半步到她身後,蹲下身親自幫她整理裙擺。</p>

    余菀書︰“……”</p>

    不得不說,溫總如果作為一名演員,那可能是相當合格的。</p>

    她抬起頭,果然發現投向自己這邊的攝像頭更多了。</p>

    可惜逆光看不清大家的臉,不然估計能看見這群人發現八卦時眼楮里飽含的興奮的光。</p>

    整理完,溫時禹起身回到余菀書身側,弓出手臂,偏頭看她,臉上帶了溫和的笑意。</p>

    余菀書露出一個羞澀的微笑,伸手挽住他。</p>

    此刻她覺得,自己仿佛也是一個合格的演員了。</p>

    兩人邁上紅毯,姿勢動作無一不貴氣。</p>

    看直播的觀眾已經瘋了,紛紛刷彈幕直說他們般配。</p>

    然而當事人余菀書,只覺得這紅毯過于長,與溫時禹並肩行走也過于煎熬。</p>

    這種場合里,她忍不住想起契約里溫時禹說需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便擔心自己背挺得不夠直,腿邁得不夠優雅,臉上表情不夠端莊。</p>

    快要不會走路了。</p>

    好不容易走完紅毯,簽完字,再回答了幾個采訪的問題,余菀書終于得以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長長舒了口氣。</p>

    溫時禹坐在她旁邊,听見嘆氣,低聲問︰“緊張麼?”</p>

    他幾乎沒有這樣和余菀書閑聊過。</p>

    余菀書再次受寵若驚,矜持地低了低下巴,開口道︰“還好。”</p>

    真的還好。</p>

    即便緊張,也已經過去了。</p>

    對余菀書而言,這晚會所有的工作就是到剛剛結束采訪為止。</p>

    後面的時間她只需要坐著看熱鬧就行了,既不用上台表演,也沒有什麼會被主持人點出來調侃的可能性。</p>

    何況她和溫時禹的位置也在中間,離舞台遠,離後面的媒體人也遠。</p>

    不過即便如此,在這里枯坐三個小時也很難熬。</p>

    又不能玩手機。</p>

    若是身邊有個健談的人一起聊天尚且能消磨時間,但溫時禹並不健談,問完那句便沒再說話。</p>

    而余菀書本人也不健談。</p>

    要不是因為擔心被拍到,她幾乎想閉上眼楮睡個覺。</p>

    過了一個小時,余菀書忽然良心發現地想到,溫時禹是為了陪她才來這里的。</p>

    她練琴時常常一連十個小時,過慣了那種重復且枯燥的生活,然而這會兒她也覺得難以忍受。</p>

    像溫總這樣日理萬機閑不下來的人,估計只會更加煩躁。</p>

    這麼想著,她轉過頭,想找個什麼話題和溫時禹交談一會兒,免得他無聊。</p>

    視線對過去,卻發現溫時禹也正看著自己。</p>

    觀眾席黯淡無光,從舞台上投來的絢麗色彩也只到前幾排,及至他們這邊,僅能照亮大半張臉。</p>

    余菀書的眼楮一邊被燈光照得嫩翠,幾欲滴水,另一邊卻隱在黑暗中,像深夜時,月光照在山谷中的顏色,帶著幽然的深灰,與一星半點兒的綠意。</p>

    溫時禹盯著她許久,才開口道︰“我听說,美瞳戴久了對眼楮並不好。”</p>

    “……”</p>

    余菀書的眼楮不是第一天長這樣,但溫時禹直到今天實在無聊,找不到話題才提出這事兒,估計心里已經吐槽很久了。</p>

    她倒也沒覺得什麼,耐心解釋道︰“我外婆與我母親的眼楮都是綠色,到我這里,顏色已經減淡些了。”</p>

    溫時禹又沉默了一會兒,才說︰“原來如此。”</p>

    頓了頓,他道︰“我在網上看見過相關報道,但並沒有你母親或外婆的照片加以佐證,便以為是炒作。”</p>

    “我沒必要用這個炒作。”余菀書露出微笑,“我也沒必要炒作。”</p>

    溫時禹︰“但你看起來並不像混血兒。”</p>

    “大概是我父親基因比較強大。”余菀書說,“我母親的混血特征就很明顯,如果有機會前去拜訪,你可以親眼看一看。”</p>

    說完,她覺得自己這話似乎有種暗戳戳邀請的意味。</p>

    擔心溫時禹誤會,余菀書又補充道︰“听我奶奶說,她與您的奶奶曾是閨中好友,這樣的關系,原本我也該去你家拜訪的。”</p>

    ——不是因為咱倆假戀愛才去拜訪。</p>

    是因為奶奶的交情才去拜訪。</p>

    余菀書在心里想,溫總可千萬不要亂腦補,免得一會兒又出言嘲諷她。</p>

    誰知溫時禹今天簡直溫和得過分,聞言不僅沒嘲諷她,反而點頭道︰“是該找個機會拜訪的。”</p>

    思考片刻,他說︰“要不就這周六吧,我準備一下,和你一起回去。”</p>

    余菀書︰“……嗯?”</p>

    “我听說你下周又要去榕城錄節目了?”溫時禹繼續說,“正好,下周二我家家宴,家母已經提過很多次想看看你,往常電話聯系我還能推拒,當著面可能應付不了,只好請你幫個忙。”</p>

    余菀書︰“……”</p>

    她就知道,溫總絕不會無故獻殷勤。</p>

    他願意主動提出去自己家里拜訪,原因是他需要自己陪他回家一趟。</p>

    但定期陪對方回家看望父母也是寫在契約中的,只是之前兩人在一起不久,還沒見過父母,所以沒有執行這一條。</p>

    看來這次拜訪之後,他們就得開始執行了。</p>

    晚會結束,余菀書回家刷了會兒微博,便看見自己和溫時禹又上了熱搜。</p>

    網友都在說什麼“剛公開就給別人塞狗糧”之類的話。</p>

    余菀書沒看見什麼不好的評價,便放下手機不再關注這件事兒。</p>

    隔天,她最後一次去听沅池這個小組的成員們合奏。</p>

    排了一天,晚上結束之後大伙兒一起去吃火鍋。</p>

    因為人多,氣氛也很歡快,大伙兒便免不得要喝些酒。</p>

    但余菀書從不沾酒,現場也沒人敢去勸她,于是得以幸免。</p>

    吃飽喝足,一群小年輕都有些醉了。</p>

    余菀書把他們挨著送上車,回頭一看,沅池居然還在。</p>

    剛剛她忙著安排其他人,沒有注意,不知什麼時候他竟然躲開了人群,獨自窩在角落,背靠著牆,頭深深埋下去,不仔細看都發現不了他。</p>

    余菀書不知道這人有沒有喝醉,畢竟先前在包廂里那麼多人,大伙兒吵吵鬧鬧的,她也沒特意關注過某個人。</p>

    她走過去,拍了拍沅池的肩。</p>

    沅池沒有反應。</p>

    余菀書想了想,決定給溫嫻安打個電話。</p>

    別人她沒辦法,但這小孩兒似乎是溫嫻安的寶貝,讓溫嫻安那邊派人來接,比隨便叫個出租車安全些。</p>

    然而剛把手機掏出來,面前那人忽地抓住了她的手腕。</p>

    余菀書一驚,緩了會兒才問︰“還能走麼?我給你老板去個電話?”</p>

    沅池抬起頭,目光深沉地緊鎖著她,沒說話。</p>

    余菀書覺得他現在可能听不懂自己在說什麼,懶得再與他交流,直接撥通了溫嫻安的電話。</p>

    那邊很快就接起,溫嫻安熱情地問︰“喂?書書怎麼突然給我打電話呀?”</p>

    “……”</p>

    余菀書正要開口,沅池突然朝她栽過來。</p>

    她下意識後退半步。</p>

    沅池似乎突然清醒了一點,穩住腳步,到底沒栽到她身上。</p>

    “我……”</p>

    他確實喝醉了,張口就是一陣酒氣,臉和耳朵都已經緋紅。</p>

    “我……崇拜您。”</p>

    沅池吸了吸鼻子,眼楮里閃著水花,看起來很亮。</p>

    “我崇拜你。”他帶著哭腔說,“我第一次听鋼琴曲,就是被我爸帶去音樂廳听你的演奏。”</p>

    余菀書生怕這醉鬼當街哭起來,瞬間連正在通話的溫嫻安也忘了,隨手將手機揣進兜里,用兩只手扶住沅池,附和道︰“是是,我知道。”</p>

    “你不知道……”</p>

    沅池哽咽地吼︰“你不知道!”</p>

    “……”</p>

    余菀書有些無奈,“小池,你喝醉了,姐先送你……”</p>

    “你不知道……”</p>

    沅池這時候根本听不進去她的話,自顧自地說︰“你什麼都不知道。”</p>

    他揪緊余菀書的袖子,喘了好長一口氣,低低道︰“余老師,我愛慕您。”</p>

    余菀書︰“……!”</p>

    “我……”</p>

    沅池說著,喉嚨突然哽了一下,臉色變得很難看。</p>

    余菀書頓時也來不及去考慮他那句話里的意思,驚慌道︰“你別吐!”</p>

    但來不及了。</p>

    下一秒,沅池往前一栽,吐了她滿身。</p>

    余菀書︰“…………”</p>

    另一頭,溫嫻安心情復雜地掛斷了電話。</p>

    隨後,她撥通與溫時禹的視頻。</p></article>

    <div class="reader-hr"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