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帝相兩傾國

只對我一個(內含入V通告)

    夢安終于走了,房間里又重歸了安靜。但是薛艾的心卻平靜不了。她是相府小姐,學的都是最正統的規矩和思想,方才那種主動勾引人的行為,在那之前,她絕對無法相信自己能夠做得出來。可是就在那一刻,她突然就想那麼做,而且絲毫不加掩飾地就做出來了。</p>

    甦姐姐會怎麼想她?會不會認為她是一個不正經的女子?薛艾越想越怕,有些懊惱地捂著自己的臉,干嘛要那麼心急?自己是不是把甦姐姐嚇到了?她索性將自己的頭縮進被子里,當起了鴕鳥。</p>

    “你要悶死自己嗎?”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而後她被人從被子里挖出來,扯進了懷里。</p>

    “甦姐姐,你沒走?”薛艾剛才懊惱得都快哭了,這會兒看到馮靜甦出現,原本含著的眼淚一雙一對地落下來,真如斷了線的珍珠,顆顆晶瑩,粒粒分明。</p>

    “怎麼就哭了?乖,到底怎麼了,和我說說。”薛艾不知道的是,經過了方才那一幕,馮靜甦完全被勾引了,心里的火一起,哪是一時半會滅得下去的?</p>

    薛艾嘟著小嘴,伸手抓著馮靜甦的衣襟,委委屈屈地說︰“剛才……甦姐姐會不會以為我是個隨便的女人?”</p>

    她用蓄滿淚水的大眼楮看著馮靜甦,小心翼翼的,生怕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神情。</p>

    馮靜甦原本還想逗一逗她,可是見她這期待又緊張的小模樣,真是什麼心思都沒有,就想好好哄她,把她哄好了,可別哭了,看得人好心疼。</p>

    “小艾,我確實沒想到方才你會那樣做。”</p>

    薛艾心涼了半截,眼淚落得更凶了。</p>

    “但是……”馮靜甦的話還沒說完呢,“如果只是對我一個人,我是很喜歡的。”</p>

    咦?薛艾的眼楮瞪著更大,這是……不介意嗎?</p>

    “你是小狐狸嘛,大膽一點挺好的。”她抓著薛艾的手放到嘴邊親了一口,薛艾想縮回手又舍不得,舍不得又不好意思,多種矛盾的心情下手就一直被馮靜甦握著。“不過只能對我一個人這樣,如果你在別人面前……”</p>

    “不會的!”薛艾趕緊表忠心,“我只會對你那樣做的,不會有別人的。”</p>

    馮靜甦笑得溫柔,她原本就是個美人,在飛葉津書院那種美人成堆的地方顏值也是數得上的,這一笑,笑得薛艾心中小鹿亂撞,都不敢和她對視了。</p>

    “那祛疤藥不是宮里的,是我從飛葉津帶回來的,比宮里的好用。我怕你解釋不清楚,才換了宮里的盒子,你放心用,一定不會留疤的。”</p>

    “甦姐姐,你對我真好。”薛艾像一只小獸一般縮在馮靜甦的懷里,眼中還有未干的淚水,但是臉上卻滿是幸福的笑容。</p>

    馮靜甦看著薛艾漂亮又可愛的樣子,心里癢得更厲害,她微微低頭,慢慢靠近薛艾的唇。</p>

    薛艾的心里帶著期待,有些害怕又有些緊張,更多的則是期待。當兩人的唇越靠越近,眼看著快挨上的時候,門口傳來了夢安的敲門聲,“小姐,大夫人派人來送補品了。”</p>

    馮靜甦郁悶地抬起頭,“我早晚要把這丫頭解決了!”一次一次壞事,這丫頭是不是故意的?</p>

    雖然沒有親上,薛艾還是很幸福。看著馮靜甦郁悶的樣子,她紅著臉在馮靜甦懷里吃吃地笑。</p>

    “你還笑!”馮靜甦凶她。</p>

    薛艾趕緊捂著自己的嘴,但是那一雙大眼楮里面全是笑意。</p>

    “小姐,小姐。”外面的夢安還在叫魂,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上了雲逸公主的黑名單。</p>

    “我走了,你自己當心點,我還會再來看你的。”馮靜甦在薛艾的唇上點了點,輕輕將她放下,轉身又從窗子翻出去了。</p>

    薛艾捂著自己的唇,笑得見牙不見眼。</p>

    夢安進來看到自家小姐一臉花痴地坐在床上,趕緊過來摸摸她的頭,“小姐你發燒啦?怎麼臉還是這麼紅?”</p>

    “沒有。”薛艾裹著被子,“母親怎麼會送補品過來?”</p>

    “小姐受傷了嘛,夫人當然要額外送些東西過來。”夢安將端進來的燕窩和野山參給薛艾看,“夫人還是掛著小姐的。”</p>

    薛艾明白夢安的心思,縱然多年來母女倆已經不再親近,所謂的關心都是自欺欺人,夢安也要盡力讓薛艾親近潘氏。因為在這大宅門中,若是潘氏不為薛艾謀劃,那就真的一點出路都沒有了。就算如今薛艾已經被指了婚,不用再為自己的親事操心,可如果和娘家不親近,終究會讓夫家看不起,尤其薛艾要嫁的夫家可是天家,那是最最看重門第的地方。</p>

    “是啊,母親還是掛著我的。”薛艾對于親娘的心早就冷了。在她年幼的時候,從來不曾體會過母愛,如今大了,更加不在乎了。</p>

    有了甦姐姐,她已經別無所求。</p>

    潘氏還真不是特意想起給薛艾送補品的,主要是今天蔣氏來哭訴,說薛若染了風寒之後一直不好,整個人都瘦得快沒了,求潘氏能撥些補品給薛若補補身子。</p>

    潘氏雖然不喜歡蔣氏和薛若,但是她身為正妻,若是薛若真的出了事,她也是有責任的,所以她讓人打開庫房拿了些補品交給蔣氏,想了想,她才又讓人拿了些補品給薛艾送去。無論多麼不喜歡薛艾,表面功夫還是要做的。</p>

    當薛艾听說薛若到如今還病得不能下床的時候,露出驚訝的表情。“四妹還沒好?不是只在祠堂待了一夜嗎?如今天還不冷,怎麼就病得這麼嚴重?”</p>

    夢安解氣道︰“四小姐故意燙傷您,活該受這些苦。要不然只罰跪一夜祠堂,也太沒有天理了。這一定是老天爺都看不過去,懲罰四小姐的!”</p>

    “夢安!”薛艾想了想,覺得這件事應該不會那麼簡單。不過薛若傷了她,她也不會好心到去心疼薛若。也許真的像夢安說的那樣,連老天爺都看不過去了吧。</p>

    汪氏帶著薛芷來到汪昭媛的玉芙宮,見禮過後,汪昭媛讓人端上來宮里新制的牛乳菱糕,這是薛芷愛吃的。</p>

    “姐姐,怎麼有空進宮了?可是有事?”汪昭媛和汪氏有五分像,卻生得更加美貌。入宮多年,被宮里滋養得千嬌百媚。</p>

    “前段時間宮宴沒見到娘娘,我這心里面總是不安,這不進宮來看看,娘娘可是身子不舒服?”汪氏和汪昭媛的關系一向都是不錯的,姐妹倆也明白相互扶持的道理。</p>

    “前些時候染了風寒,如今已經好了,倒是讓姐姐擔心。”汪昭媛笑著拉起汪氏的手,“姐姐心里有本宮,本宮都是知道的。”</p>

    汪氏點點頭,目光落到了一直在規矩坐著的薛芷身上,嘆了口氣,“今天我帶著芷兒進宮,也是來讓娘娘瞧瞧,她也老大不小的,我最近都在為她的婚事發愁。”</p>

    汪昭媛明白這才是汪氏進宮的真正目的。“芷兒如此標致的人兒,難道還愁找不到婆家?”她招手讓薛芷過來,“芷兒,你跟姨母說說,想找個什麼樣的人家?”</p>

    薛芷滿臉通紅,低著頭小聲道︰“姨母,這種事情我一個女兒家哪里懂得?”</p>

    汪昭媛掩口輕笑,“芷兒,你家規矩嚴本宮是知道的。不過到了本宮這里,那些女兒家的矜持都先放一放,這里只有本宮和你娘在,這可是關系到你一輩子的幸福,你可得實話實說才好。”</p>

    薛芷抬頭,看到汪氏鼓勵的眼神,她咬了咬牙,“姨母,芷兒想嫁個皇子。”</p>

    “皇子啊……”汪昭媛倒是不意外,京城顯貴家的女兒,誰不想嫁入皇室?就算將來只是個王妃,那也不是尋常誥命能夠比的。她盤算著諸位皇子,覺得這事說簡單不簡單,說難倒也不是全無可能。“姐姐,本宮需要一些時間,還得再看看。不過你放心,既然是芷兒的意思,本宮會盡力的。”</p>

    薛芷趕緊起來道謝,汪氏也感激妹妹的提攜。</p>

    “姐姐,這件事急不得,宮里最近有些變化,本宮也要再看看形勢才行。”</p>

    “可是因為雲逸公主?”汪氏問。</p>

    汪昭媛一笑,“姐姐都知道了,看來這位雲逸公主能耐不小啊。”</p>

    “姨母這話怎麼說?”薛芷也很好奇馮靜甦的事情。</p></article>

    <div class="reader-hr"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