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娛樂圈神婆

正文 第106章 第106章蹊蹺

    張青佟打听來的故事是這樣的。

    縣城里有一家有錢人,痛失獨生愛女,于是想找一個跟他們的女兒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孩兒,認了做干女兒,以彌補他們的喪女之痛。

    他們就拜托了親戚朋友打听,並且說,一定會把這個干女兒當親女兒一樣看待,而且還會給干女兒的家里一大筆錢,當然,幫忙介紹的親戚,也能拿到一筆錢,結果正好小張的村子里有這家有錢人的一個遠房親戚,于是也幫忙打听,這一打听,就打听到了小張的頭上。

    那時候小張還在北城。

    這個有錢人的親戚擔心橫生周折,就出了個主意,讓小張的媽媽裝病先把她騙回家里來再告訴她。

    張青佟打听來的消息信息源也並不準確。

    村民們有人說那家有錢人給了小張家五十萬,有的說不止,足足給了一百萬,不然小張的哥哥怎麼可能那麼大方還給他老婆買了個好幾萬的鑽戒。

    反正村民們對小張家那是又羨又妒,那家人那麼有錢,而且說了,小張過去,他們就把她當親女兒看,那他們家幾十億的身家,手指縫里隨便露點,那都是好大一筆了。

    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所以張家人當然也沒辦法不動心,特別是小張的哥哥嫂嫂,一直鼓動著父母同意。

    後來一家人終于串通好,用小張媽媽的身體把小張騙了回來。

    小張回來以後,起初並不同意,她並不是那種好高騖遠,盼望著天上掉餡餅的人。

    而且她現在過的很好,簡直就是她夢想中的生活,她沒有再多要求了。

    張青佟打听來的信息,故事是這樣的。

    縣城里有一家有錢人,痛失獨生愛女,于是想找一個跟他們的女兒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孩兒,認了做干女兒,以彌補他們的喪女之痛。

    他們就拜托了親戚朋友打听,並且說,一定會把這個干女兒當親女兒一樣看待,而且還會給干女兒的家里一大筆錢,當然,幫忙介紹的親戚,也能拿到一筆錢,結果正好小張的村子里有這家有錢人的一個遠房親戚,于是也幫忙打听,這一打听,就打听到了小張的頭上。

    那時候小張還在北城。

    這個有錢人的親戚擔心橫生周折,就出了個主意,讓小張的媽媽裝病先把她騙回家里來再告訴她。

    張青佟打听來的消息信息源也並不準確。

    村民們有人說那家有錢人給了小張家五十萬,有的說不止,足足給了一百萬,不然小張的哥哥怎麼可能那麼大方還給他老婆買了個好幾萬的鑽戒。

    反正村民們對小張家那是又羨又妒,那家人那麼有錢,而且說了,小張過去,他們就把她當親女兒看,那他們家幾十億的身家,手指縫里隨便露點,那都是好大一筆了。

    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所以張家人當然也沒辦法不動心,特別是小張的哥哥嫂嫂,一直鼓動著父母同意。

    後來一家人終于串通好,用小張媽媽的身體把小張騙了回來。

    小張回來以後,起初並不同意,她並不是那種好高騖遠,盼望著天上掉餡餅的人。

    而且她現在過的很好,簡直就是她夢想中的生活,她沒有再多要求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長歲身邊待久了的緣故,小張總覺得這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背後隱藏著什麼陰謀,總有種奇怪的不舒服的感覺。

    一家人連同那有錢人的遠房親戚圍著小張說了一下午,都沒有讓小張改變想法,媽媽也沒病,她甚至想要立刻買票回北城。

    誰知道當晚,那家人就親自從縣城里過來,甚至還請了鎮長過來擔保。

    小張覺得自己跟著長歲也算是見過不少世面了,但是面對鎮長還是很緊張,而且那對父母看起來的確不像是壞人,他們臉上的喪女之痛還有在看到她的時候的欣喜。

    小張一個人孤立無援,被他們用各種攻勢圍攻甚至道德綁架,最後終于妥協,當晚就被接走了。

    從那天晚上以後,她再也沒有回來過。

    听說第二天那家人就專門派人給小張家送了錢來。

    至于金額具體是多少,沒有人知道,大家都是猜。

    不過小張的哥哥張雄這幾天異常得意,本來要出門打工的,也不出門了,以前就打打麻將,輸個幾百塊都要罵罵咧咧的人,現在每天就在村口的小賣部里坐莊賭博,輸幾千上萬都面不改色。

    “那天那家人來的時候,就是那對夫婦嗎還有沒有別人”

    長歲忽然問道。

    張青佟一愣,然後說“這我沒問,那我再去打听一下”說著就要下車。

    這時坐在駕駛座一直沒說話的張小龍突然說“這個我知道。那天晚上他們家有兩個快遞,我正好幫他們拿了就順路給他們送過去,那天晚上是有個年輕女的跟他們一起來的,個子蠻高地,也蠻漂亮,像個模特,不知道是不是他們家的什麼親戚。”

    長歲追問“她有說什麼嗎”

    張小龍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我沒大注意,我就是去送個快遞,而且他們家里有人,我就沒好意思多待,送了快遞我就走了。”頓了頓,他又忽然想起什麼,補充道“她好像在算生辰八字什麼的,而且她看著有點怪怪的,反正盯著人看的時候看的人涼颼颼的。”

    張小龍說完,突然問“你們為什麼要問這個啊那家人不會是騙子吧”

    他沒有懷疑他們是壞人是因為出于對張青佟的信任,他不覺得他們是來做什麼壞事的,而且他自己的感覺也覺得他們也不像是壞人。

    所以他更懷疑那家有錢人。

    畢竟他從小受到的教育也是天上不會掉餡餅,要真掉了,那也有可能是有毒的。

    村里人都在羨慕嫉妒恨,他卻有點擔心,不過鎮長都來了,總不可能鎮長幫著一起騙人吧

    “我們是有點擔心她被騙了,所以才打听一下。”長歲順著他的口風說道,然後說“辛苦你再送我們去縣城吧。”

    張小龍爽快的答應了。

    胖子忍不住說“我看就是你想多了,要不是真的,那能出動鎮長村長什麼的一起來嗎小張就是怕尷尬,才不好意思跟你說,你說要是咱們貿貿然找上門去,她半點準備都沒有,看到我們多尷尬啊。”

    張青佟都有點被說動了,看向長歲。

    長歲因為擔心小張,這會兒心情並不輕松,說“你要是怕尷尬,等會兒你可以和姐夫一起先走。”

    胖子扭頭看了一眼,他很少見長歲這樣凝重的表情,心里也是一沉,不說話了。

    車子開到縣城,已經是下午兩點了。

    一車人就吃了個早飯,這會兒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

    一車人決定先找個地方吃飯,張小龍有個朋友在這里開了家飯館,問過長歲他們之後,就帶他們過去了。

    長歲在車上吃了兩塊巧克力,這會兒還是餓的發慌,拿著菜單一口氣點了十多個菜。

    點菜的老板娘都忍不住問“你們還有人”

    其他幾個人知道長歲的胃口,都見怪不怪,張小龍也忍不住好奇,是不是還有人。

    胖子說“沒人了,放心,我們吃的完,讓廚房快點上菜就行。”

    老板娘就去後廚下單了。

    等菜的過程中,張小龍按照之前在車上長歲交代的,開始打听那家人的事。

    老板娘先給他們上了幾碟小食,一听是這件事,立刻就來了精神。

    “這事兒大家都知道他們家特別有錢,家里就一個獨生女,寵的跟寶貝疙瘩的似的,她是自己喝了酒開車,撞了別人的車,把自己給撞死了,人家被她撞的那輛車,一家三口,就剩下一個小孩兒了,真的是造孽,這事兒還上新聞了嘛不是。”

    老板娘十分義憤填膺“你說這些人真的是作死啊,自己喝了酒開車,自己死了就死了,那是活該,還拉了人家一家三口,人家的車好好的在那兒等紅綠燈就被撞了,就留下一個四歲的小孩。”

    張小龍接著問“你知道他們家認干女兒的事嗎”

    老板娘說“那能不知道嘛,他們家前兩天還辦了酒,在飯店擺了一百桌呢”

    胖子說“這認個干女兒還夠正式的啊。”

    老板娘說“可不是嗎,不過大家也都說著家人奇怪,他親女兒才死了不到一個月呢,這就歡天喜地的辦酒認干女兒了,也太奇怪了。”

    胖子驚訝“他們女兒才死不到一個月啊”

    桌上其他人除了長歲,也都驚訝的看著老板娘。

    老板娘說“可不是嘛,就上個月的事。”正說著,有客人進店了,她跟他們打了聲招呼,就去招呼新進店的客人了。

    胖子這會兒臉色也有點變了,看著長歲說“這事兒也太詭異了吧,這親女兒才死不到一個月,這邊就大張旗鼓的認干女兒,還辦酒”

    他突然有點起雞皮疙瘩,覺得這事兒是真的有點詭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