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刺客之王

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 回歸

    第四百六十九章 回歸

    水源之精的學習能力驚人,靈性也超凡。

    只是遇到了掌握靈魂鎖鏈的高玄,不論水源之精如何隱匿變化,高玄都能洞悉它的動向。

    別的東西可以偽裝改變,唯獨靈魂鎖鏈建立的聯系真實不虛。沒有任何辦法可以改變。

    靈魂鎖鏈能量級別極高,甚至能貫穿不同的宇宙。可以想象,這是何等強大的力量。

    高玄有著靈魂鎖鏈,知道水源之精所有虛實,已經是必勝的局面。

    只是他這人心思深沉縝密,發現水源之精靈性超絕,就冒出來個大膽計劃。

    高玄把自身信息分享給水源之精一部分,其中就有煉器、五行法術。

    水源之精接受到這些信息,立即活學活用。它也看中了弘毅劍,想要趁機奪取弘毅劍。為此出盡全力。

    只是不等水源之精掌管弘毅劍,高玄就施展滅神漩渦把水源之精靈性神魂滅掉了。

    水源之精是水系源力凝結到極致誕生出的靈性,可以看做水系源力的本源神靈。所以,才有那麼強的靈性,對于水系源力才有那麼強的掌控力。

    沒有水源之精,高玄連十二億個玄冥咒刻不出來。

    水源之精對于水系源力的極致掌控,才鐫刻出十二億八千萬兆個玄冥咒,從本質上徹底改變了弘毅劍。

    如果能把十二億八千萬兆玄冥咒全部激發,高玄相信沒有任何神能擋他一劍。

    話說回來,如果他有這麼強的精神力量,不用弘毅劍殺神也是易如反掌。

    重新煉制弘毅劍,劍刃又長了三寸,劍身愈發通透明潤,握在手里真像握著一泓秋水。

    高玄微微一振劍刃,悠悠水光蕩漾綿綿不絕,水天劍意更是流轉無休。

    此時的弘毅劍,既有山中流泉之涓涓清靈,又有碧水一潭的清幽深邃,更有江海奔流的開闊雄奇……

    此劍雖然沒有別的神異之處,只是絕妙劍意和無盡水系源力,已經是頂級神器。

    經過重新祭煉,此劍從里到外已經完全該病,其實應該稱作玄冥劍。

    不過,高玄還是決定不改名字。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

    這段話的意思很簡單,君子必須堅毅勇敢有宏大的志向,這才能擔負重任。把仁義作為自己的責任,這條路是何等的艱難漫長,必須要用盡全部生命和力量盡力前行。

    仁義這個詞,古往今來的定義不同。

    高玄並不去糾結,他喜歡這段話里表達的宏大志向,堅毅、勇敢的品質,承擔責任的器量。

    拯救人類這個主題說起來過于宏大。似乎和他的身份、思想並不契合。

    高玄拯救人類執念,並不是源于他對天下眾生的憐憫,也不是源于拯救生命的崇高理念。

    他是個自私的人,他拯救人類的目的是為了保護自己,為了保護自己的生存環境,為了讓自己活的更舒適自在。

    沒有了人類,就沒有風姿各異的美女,沒有了嘈雜喧囂的同類,沒有好玩的游戲,沒有好吃的食物,沒有舒適房間。

    人類滅絕,他所喜歡的一切也會隨之被消滅。

    還有一點,就是基于人類一份子最基本的同理心。

    異族要滅絕人類,那和他就是無法共存。如此而已。

    高玄對此有著清醒認識,他也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心懷世界的聖人。

    所以他做事不擇手段,也不計較毀譽。說到底,他就是個滿懷執念的刺客!

    高玄收起弘毅劍,催發守護戒指把白玉棠召喚出來。

    在戒指里沉睡了幾個月,對白玉棠來說,就是睡了一覺。她看到高玄很高興,卻沒有那種分別很久的感覺。

    幾個月沉睡,讓白玉棠精神飽滿,靈性十足。看元氣反應,已經達到了十五級。

    白玉棠本就是靈性生命,駕馭元氣毫無窒礙。在高玄幫助下,她又總能吸收到足夠的靈性。

    睡了幾個月,把吸納所有靈性都消化掉,她自然就升級了。

    就是如此,白玉棠也太弱了。根本沒資格和黃金能級的敵人動手。哪怕她有聖光之翼。

    高玄再看到白玉棠卻恍若隔世。並不是恍若,而是真的隔了幾世。他對白玉棠甚至生出了幾分陌生。

    白玉棠也察覺到了高玄的微妙情緒,她輕輕撫著高玄的臉問道︰“阿玄,你怎麼了?看我的眼神那麼陌生?”

    “太久沒見你了,想你。”

    高玄到是很快控制住了情緒,他微笑說︰“這次我可是學到了不少有用的知識。可以幫你快速提升力量。”

    高玄在九轉世界里試煉,天魔舍利可沒休息。

    因為聯盟把高玄列為天罰通緝犯,名列榜首。就算原本不關心劍道聯賽的,這下子都知道了高玄。

    一個十九歲的少年,才多了劍道聯賽冠軍,獲得劍王稱號,轉頭就成了聯盟第一通緝要犯?

    只是這個故事,本身就足夠傳奇。

    至于高玄為什麼成為聯盟通緝犯,眾說紛紜。官方說法是高玄用邪惡手段脅迫了聯賽組委會主席,並在事後謀殺了秦懇。又刺殺了萬靈星域總督提豐。罪大惡極。

    這種官方的說法,完全沒有說服力。高玄一個出身底層的少年,平白無故為什麼要殺這兩位大人物?

    正因為事情錯綜復雜,更讓高玄充滿了爭議。

    加上高玄顏值太高了。無數少女粉絲瘋狂為高玄洗白。甚至有一個龐大的跨星域組織︰為高玄清白而吶喊聯盟。簡稱白聯。

    白聯號稱有五百億成員。是最近幾個月天網上最臭名昭著的組織。

    不論什麼社交平台,只要能發言的地方,必然有人大喊︰哥哥是清白的。哥哥是無辜的……

    白聯就像害蟲一般在天網肆虐,也給高玄招了無數黑粉。

    黑粉和白聯大戰,不知引發多少怨念。這種級別的話題度,又讓信息進一步下沉,觸及到天網的每個層面。

    這也讓高玄成為當之無愧的天網流量之王。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和他話題度相比。

    高玄幾個月不現身,熱度也沒下降多少。巨大的流量熱度,也給天魔舍利提供了源源不絕的靈性。

    幾個月時間,天魔舍利內的靈性差不多蓄滿了三分之一了。

    以前高玄不敢給白玉棠太多靈性,因為吸納的怨念靈性中有太多雜質,太多的個人情緒。

    白玉棠這樣的靈性生命,如果吸納太多外來靈性,都會傷害到白玉棠的

    神魂,甚至讓她神魂錯亂分裂,最終變成一個渾渾噩噩的瘋子。

    在修者世界轉了一圈,高玄可是學了不少東西。尤其是從十二玄都天魔那學到了滅神漩渦。

    這一招專門針對神魂靈性,極其歹毒,卻也異常神妙。

    滅神漩渦能把神魂和靈性徹底絞碎,還原成最本源神魂能量。十二玄都天魔可以吸收這些純淨本源能量強大自身。

    天魔無形無影,說到底其實就是靈性生命。

    天魔舍利吸收的靈性有各種雜念,沒關系,直接用滅神漩渦滅了其中所有雜念,還原成最本源神魂能量。

    這樣白玉棠吸收起來就再無隱患。

    當然,高玄也的大膽設想,小心嘗試。

    他從天魔舍利中取出部分靈性,施展滅神漩渦絞碎其中所有執念。

    那些靈性光芒就化作純淨之極的點點白光。

    白玉棠嘗試著吸收這些白光,果然立即就能轉化為自身神魂能量,沒有感受到任何不妥。

    高玄對這個結果很滿意,天魔舍利吸收的靈性就有用武之地了。

    其實,這些純淨神魂能量他都可以吸收。只是沒有這個必要。他神魂強大穩固,這些外力起不到多少作用。

    再者,神魂復雜之極。高玄神魂內已經有了六翼天蟬,不適合再吸收這些外力。

    白玉棠卻的靈性生命,這些純淨神魂能量對她大有增益。高玄又傳了白玉棠神魂祭煉秘術,這是玄皇派的極夜玄皇經,練到極致可以讓白玉棠轉化為玄皇。

    對于靈性生命來說,這可以說是一條堂皇正道。

    白玉棠吸納足夠神魂能量,來不及和高玄多說,返回守護戒指閉關修煉。

    高玄則悄無聲息從蒼穹戰境離開。

    雖然蒼穹戰境入口有數千萬感應器,卻發現不了施展乾坤挪移的高玄。

    這等空間轉移秘法,比星河世界空間轉移秘術可精妙多了。除非有黃金級強者在入口盯著,才能發現有異常的能量反應。

    只憑數千萬感應器,什麼都發現不了。

    高玄離開蒼穹戰境,他靈魂鎖鏈展開,和他關系最密切的幾個人都出現在靈魂鎖鏈中。

    雲清裳還在紫微市,她待的很安逸,每天就在家里練功,足不出戶。

    情緒方面非常穩定。雲清裳畢竟是殺手出身,足夠堅忍。別說幾個月,就是待上幾年也不會煩躁。

    海倫方面得情緒卻不太好,而且情況也不太妙。

    高玄權衡了一下,還是決定先去找海倫。

    通過強大的靈魂鎖鏈,高玄錨定了海倫的位置。

    雙方距離數千光年,空間距離上非常遙遠。這也遠遠超過乾坤挪移法術的範圍。

    好在有破空神翼,八支機械臂刃同時閃耀神光強行撕裂空間。

    下一秒,高玄已經出現在海倫面前。

    正在房間里生悶氣的海倫,突然看到黑色機械戰甲出現在面前,她也嚇了一跳。

    海倫一伸手已經催發出颶風劍,下一刻就準備動手了。

    黑色戰甲解體,露出了里面的高玄。

    海倫看到高玄頓時大喜,轉又一臉驚疑警惕,手里颶風劍指著高玄低喝︰“你到底是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