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休了那個陳世美

正文 第243章、找他

    第243章、找他

    【明天再訂閱,今晚別看了】

    這也是柳茹月一開始就否決了直接帶著陳堯回陳府的原因。

    如果方姨娘當真如陳堯所說富有心機,那劉嬤嬤都能活著,陳嬤嬤也不可能死掉了,陳嬤嬤恐怕就是方姨娘留著解圍的棋子吧。

    柳茹月做的這些菜,雖然有些耗費時間,但其他廚娘用心烹制的食物也俱是需要時間的。

    所以她這邊做完兩菜一湯一粥,不前不後,正好是第六個。

    魏嬤嬤听後,表情沒什麼變化,舀了兩份小樣旁邊的小碗里,讓丫環端去了兩旁那一男一女兩位廚子品嘗。

    這兩位吃完柳茹月的菜,表情和魏嬤嬤如出一轍,看不出滿意亦或者不滿意。

    這或許,就是大戶人家的素養吧。

    柳茹月躬身退到一旁,挨著前面五個比她更早做完菜的廚娘後面站著,等著最後的評價。

    “這個綰娘真有意思,陳家的姨娘能和外頭那些小門小戶的姨娘一樣麼,竟然給她做下奶的藥膳。”

    這些廚娘見她過來,其中身材最豐韻的那位羅廚娘好笑的睨著柳茹月的背影,撞了身旁李廚娘一下,小聲嘲諷起來。

    李廚娘被撞了一下,也沒氣,垂著頭小聲打趣,“就是,也不知道是從什麼小地方出來的村姑,這麼不懂規矩,怕是看到這里招廚娘,就急匆匆的跑過來應聘了,也不打听打听陳家是什麼人家。”

    張廚娘拍了拍胸口,“剛才听她說,第一道菜就是藥膳,可把我嚇到了,還以為遇到個行家了,現在听幾位姐姐說,才知道這綰娘怕不是瞎胡謅的吧,藥膳能是隨便抓的麼,可別把人吃壞了。”

    孫廚娘道,“就是這個理兒,她一個外地人恐怕不知道,陳家除了當家主母劉氏,就只有方姨娘一個姨娘了,方姨娘多得寵啊,現在主母探親還未回,家里就是方姨娘主事了,她能不給自己找醫女調理身子麼?輪得到她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人給方姨娘做下惡露的菜?呵。”

    看上去就小心翼翼的張廚娘又松了一口氣,那雙肥

    嘟嘟的手不住的拍著胸口就沒離開過,“听孫廚娘這麼一說,我心里就更有譜了,我們當廚娘的,按照主子的要求做好菜就行了,她還去找那個奶娘問什麼,她給奶娘做菜?魏嬤嬤都說了,是給方姨娘做菜。”

    綰娘是柳茹月現在戶籍上的名字,柳茹月也沒覺得自己就一定會被選上,該考慮的,她都考慮了,如果做的不好,以後再想別的方法就是了。

    她一言不發,那幾個議論她的人也覺得沒什麼意思了。

    輪到後面的人做好了菜,交給了魏嬤嬤走過來之後,她們又議論後來者的不是,亦或者給後來者說柳茹月的不是。

    那幾張嘴兒真是得理不饒人極了。

    這樣的大戶人家,最是討厭多嘴之人了。

    見魏嬤嬤和大廚們的反應,也能猜到陳家治家嚴謹。

    更別說,柳茹月是見過陳家車夫和護衛的,都被教育的很好,只是不知道陳順是否活下來了。

    “好了,大家的菜都已經做完了,就听听兩位大廚的評價,看看留下來的是誰吧,你們站過來。”

    魏嬤嬤招了招手,十個廚娘按照交菜的順序站了過去,站成一排。

    魏嬤嬤念了名字,“羅廚娘。”

    听聞聲音,羅廚娘有些緊張的站了出去,“是。”

    “拿30文給她,帶她去一旁等著,一會兒同其他八位一起離開。”

    “?”

    “為什麼?”羅廚娘不可置信的抬頭,極力力爭道,“我做的乳鴿湯、黃豆豬蹄、五彩鹿肉絲,阿膠大棗羹俱是滋補身體的好菜,火候拿捏得絕對好,味道肯定也沒得說,為什麼評論都不評論,就直接讓我走了?”

    方才一直冷面菩薩似得魏嬤嬤冷笑出聲,“看來,你是沒有把我的話听到心里去。”

    “我說過,這里是陳府,可是你們在一旁議論這個,議論那個,以為我們都是聾子听不到?”

    說到這里,魏嬤嬤生氣的一甩帕子,“真是好大的膽子,還沒進府,就連陳家主母、方姨娘也議論了

    起來,貴人們能是你們議論的對象麼?你們當這里是茶館菜場麼?”

    剛才參與了議論的廚娘們紛紛跪在地上,叩頭,“請魏嬤嬤開恩,我們錯了,請您給我們一個機會,我們進府後絕對好好學規矩,現在的犯過的錯失,絕對不會再犯!”

    “我們不懂規矩,才需要魏嬤嬤您這樣在主子跟前的紅人好生調教的啊。”

    被點名批評的羅廚娘不服氣的跪直了身子,“既然是選廚娘,小的覺得還是廚藝為大吧,規矩這些,大家都能學,我是可以離開,但是後面的妹妹們都是因為我帶壞了頭,才跟著學的,我一人做事一人當,連累了妹妹們,我于心不忍。”

    “再說了,如果我們都因為未進過陳家這樣的大戶人家、不懂規矩說錯了話從而被開除了,那不就只留下綰娘這個沒有開口說過話的廚娘了麼?這是劣幣驅逐良幣,亂做菜的人在府里伺候主子就是對主子負責了麼?”

    被羅廚娘開口護著的廚娘心中感動,再說她們也覺得自己就是因為綰娘而被牽連了,大家都走,那不是便宜綰娘了。

    此刻不開口爭取一番,那就真的留下那個帶著孩子來打秋風的綰娘了。

    “是啊,我們會討論她,還不是因為綰娘亂做菜麼,藥膳是一般人能做的麼,沒有大夫開的方子,怎麼能瞎做藥膳。”

    “我也不服,如果是我們做的菜不好,我們甘願離開,可是兩個大廚對我們的菜也不做點評,直接就找點錯處打發我們走,我還懷疑是陳府是早就內定好了人,找我們來走走過場呢。”

    “找個本事厲害的,我們也認了,可是綰娘做得那些菜,的確不適合給姨娘吃啊,哪個有錢人家的姨娘要自己喂奶啊!”

    “看不出來,一個個牙尖嘴利,你們若是我們府里的人,早就一人30大板了,不過,既然你們要一個理由,那就給你們一個理由。”魏嬤嬤嚴厲的目光掃向柳茹月。

    “綰娘,你可懂藥膳?懂得飲食相克之理?”

    柳茹月上前一小步,微微點頭,“略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