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紅樓春

第四百零三章 誰家還沒個大人?

    ,

    兩日後。

    布政坊,林府。

    忠林堂上,林如海看著賈薔道“這兩天,听聞你手下那個金沙幫動靜不小”

    賈薔點了點頭,道“連先生都听說了”

    林如海呵呵笑道“京畿重地,風吹草動,都是牽一發而動全身之事。更何況,你還是當下一些人的眼中釘肉中刺義平郡王府的長史前兒去你府上要人,直接被你趕出去了”

    義平郡王李含,太上皇十四子,景初朝時依附在皇九子李向身邊,也是炙手可熱,跺一跺腳動搖神京城的人物。

    賈薔笑了笑,道“義平郡王府那位王長史實在無禮,說話陰陽怪氣的,怕是還以為是在景初朝呢,听了幾句,就讓我趕出去了。不過後來也不知道怎麼牽扯的,義平郡王府居然請來了馮紫英當說客,我也就把人放了。”

    林如海淡淡道“神武將軍馮唐,是太上皇一手簡拔起來的心腹大將。馮家在景初朝時就生發起來,和幾位皇子關系適中,不遠不近。不過我也听說過,他那個兒子為人四海,極好交友。上到王公貴族,下到販夫走卒,皆有其友。馮家大郎和你關系也不錯”

    賈薔點點頭,道“還算不錯,雖還不是真正信得過的人,但表面上的交情,已經十分深厚了。”

    原本嗑著南瓜子,靜靜听著談話的黛玉,听至此後實在忍不得,奇道“交個朋友,還分這些既是表面的交情,又談何深厚”

    林如海和賈薔談事,黛玉即便在,也不會回避她。

    不是為了讓她參與甚麼,而是讓她開闊一下外面世界的眼界,以避免成為賈母、王夫人那樣內宅斗爭手段高超,卻對外面的事一無所知,以至于不明白培養子孫成才的重要性

    听聞她詢問,賈薔笑道“這有甚麼好奇怪的,你們女孩子們交朋友,也分可以交心的,和只面子上過得去的。”

    黛玉不服,星眸看著賈薔抿嘴笑道“便是如此,我們也不會說面子上的交情十分深厚,也沒有你這樣的厚面皮”

    賈薔聞言,哈哈一笑,搬著椅子往黛玉方向移了移,眉飛色舞道“林妹妹,說到厚面皮,我跟你說個好頑的”

    “咳,咳咳”

    林如海簡直莫名其妙的看著賈薔,這邊正經事說完了麼

    見他咳嗽賈薔都沒反應過來,便用鎮紙在桌子上敲了兩下。

    賈薔見黛玉已經伏在幾案上,抖著削肩在笑,方回過神來,面色悻悻的又搬著椅子回到位置上了。

    不是他糊涂,是他真沒想到林如海果真有事要談。

    他忙了兩日未來,今日前來,原是來探望林如海和黛玉的。

    方才已經和林如海問過安了啊

    林如海收起笑臉,看著賈薔微微皺眉道“你手下面那個金沙幫,這兩日突然加大動靜也則罷了,你從揚州帶回來的人,也有許多漏了尾巴,五城兵馬司居然還明晃晃的配合著金沙幫動作。這里面到底是有意為之,還是你對下面人已經有些失去控制了”

    賈薔聞言,回答之前,又看向黛玉,賠笑道“妹妹先去看看姨娘,那蟹粉獅子頭只做一人一盅可不夠我吃”

    黛玉“呸”了聲,沒好氣道“偏你花樣多,不讓我听,我還不想听了呢。”

    說罷,起身嗔了賈薔一眼後,扭身離開。

    等黛玉走後,賈薔方將祁嬤嬤之謀說了一遍,最後嚴肅道“師妹車駕遇襲一案,我總覺得幕後黑手就在宗室里。眼下雖不好輕舉妄動,直接對宗室下手,但卻可以逼出黑暗里的潛伏的人來。能在私下里養得起一撥人手的人家,其實也就那麼些。我想借此計,看看背後到底都有誰”

    林如海聞言,沉吟了好一會兒,方道“我就知道,這其中怕是有名堂。那個祁嬤嬤,好野的江湖路數,居然是個老婦”

    賈薔听出林如海的深意來,道“祁嬤嬤兒女皆亡,死于江湖仇殺,只有一獨孫,還因仇家刺殺跛了腳。她平生別無所願,就希望她的孫子能當個正常人,可以見光,可以讀書。我已經親自將她孫子安排進賈家義學里,視若賈家一份子。”

    林如海聞言,緩緩點頭道“理應如此。至于此計從道理上來看,沒甚麼大漏洞,即便此計不成,也沒甚麼損害。只是,你養那麼多人手做甚麼這些人手的花費嚼用,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林如海手下就有一批人手,但大部分都送去給了韓彬,帶回京的,不到五十人,散在四處。

    以林家家底之深厚,他都覺得養這些人有些吃力。

    而賈薔行個險計就要拋出去三百人,那沒有曝光的,又有多少

    一年下去,怕要幾十萬兩銀子往里面扔。

    況且,原本總共也就才四百來人,且眼下大部分都在揚州,那剩余的人從哪來的

    賈薔忙道“是連帶著金沙幫的一批人手,也要借這個機會掩藏起來。至于花費嚼用,還能支撐一個半月,一個半個月後,進項也該跟上了,就不用跟往無底洞里扔銀子一樣嚇人了。至于干甚麼先生面前不說假話,無非還是自保先生,那一夜未出事前,誰能想到賊人敢喪心病狂的做出那等事來那一夜是師妹的運氣好,可我們不能回回都靠運氣。再者,無論甚麼時候,我總想能在形勢最惡劣的時候,給家人留一條活路。”

    林如海聞言,神情肅穆,看著賈薔緩緩道“不至于此啊,薔兒。”

    賈薔搖頭道“當然最好不至于此,但最後的希望,一定要握在自己手上。所以,我寧肯耗費巨大的財富,哪怕最後能提前一個時辰得了信兒,那也值得”

    林如海輕聲一嘆,道“好好做事,好好做人,便不會讓這種事發生。”

    他的危機感,遠沒有賈薔強烈,林如海不大相信林家和賈家會淪落到那一步

    賈薔點了點頭,笑道“先生放心,我省得。”

    林如海也笑了笑,卻又道“近兩日市井上突然喧囂起來的,關于婦人裹胸布的事,也是你讓人鼓蕩起來的”

    賈薔聞言,嫩臉一紅,干笑了聲,點頭道“是。”

    林如海目光有些深沉,看著他道“應該,不只是為了賺錢罷”

    賈薔忙正色道“絕對不是先生,雖然太平會館那邊的確要賣一些西洋婦人樣式的中衣,但這種中衣樣式沒甚麼難學的,手巧的人看一遍就會做了,也一定會有許多人模仿。若能改變女子裹胸之惡習,絕對是利國利民的大好事”

    看著賈薔一臉正經的模樣,林如海也不知是該笑還是該惱,他再睿智,也是這個時代的一位儒家文人士大夫。

    女子裹胸這種話題,也能搬上台面來談

    何其猥瑣

    不過,想想因這兩日金沙幫“躁動”,引來的對賈薔“飛揚跋扈”、“擁兵自重”的彈劾,添一點荒唐的名聲,未必不是好事。

    武勛將門,要那麼好的名聲做甚麼

    君不見趙國公府的那塊老姜,名聲越臭,地位反而越穩

    “罷了,不管因為甚麼,只要不是一味的貪財就好。”

    林如海搖了搖頭,仍感荒唐的笑道。

    另外,心下也打定主意,晚上同梅姨娘言語一聲,讓她抽功夫將一些該注意的事,同黛玉仔細說說。

    這些話,父親是不好說的

    正念及此,就見梅姨娘和黛玉進來。

    梅姨娘上身穿著櫻子紅對襟褂子,下面則是玉色印金竹葉紋長裙,極蘊江南之美。

    而黛玉上面則是桃紅織金錦緞衫,下面是繡牡丹粉色亮緞裙。

    二人進來,仿佛書房內都為之明亮了些。

    賈薔咧嘴一笑,黛玉和梅姨娘齊齊白他一眼,賈薔忽然想起來,對林如海道“對了,西府老太太催我接林妹妹去住幾天,想的不行了。另外,還要師父你按時吃藥,要不然,她就帶著寶玉和賈家那幾個姑姑,一並拖家帶口來這里,見天兒監督你。”

    林如海聞言,啞然一笑,點頭道“你對老太太說,我記下了。薔兒,家有一老,是好事。很多時候,老人可以將年輕人不顧後果的沖動給按下來,這個道理你要明白,對老太太,也要多一分尊敬。”

    賈薔緩緩點了點頭後,岔開話題道“先生對忠勤伯楊華可熟悉”

    林如海“嗯”了聲,道“不算陌生,楊家雖只一個伯位,但在軍中卻算得上是老將門。楊華性格一如其父老忠勤伯楊振一般,沉穩堅毅,但又多一份攻殺之氣。”

    見賈薔皺起眉頭來,林如海輕笑了聲,道“不必擔心,你和楊魯之間的過失,朝廷里早有公論,陛下親口斷定,你並無過錯。楊華回來後,升官晉爵,好好安撫就是。”

    賈薔揚了揚眉尖,道“他就倆兒子,這次都要死絕了,升官晉爵怕是未必有用吧”

    林如海淡淡道“兒子死光了,再生就是,這並不是楊家遷怒你的借口。楊家雖然立下不少功勛,賈家和林家加起來,總比一個忠勤伯府強吧誰家還沒個大人”

    賈薔聞言,咧嘴嘿嘿一笑。

    黛玉在一旁瞧著也高興,見他望來,嗔他一眼,又抿嘴輕笑。

    一家人吃了蟹粉獅子頭,過了半個時辰,又看著林如海將藥用下後,賈薔便帶著護著黛玉的馬車,駛向了寧榮街榮國府。

    s大老爺們,保底月票啊以我老岳父林如海的名義,求保底月票誰家還沒個大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