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入道者

正文 一百三十九 過玄年(二十五)值得托付終身

    一百三十九 過玄年(二十五)值得托付終身

    玄界天空,點點星流粒子光芒閃過,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點點星流粒子光芒,順著因果之力的聯系,出現在了宇宙內世界中。

    正在閉眼感悟道之雛形的寒秋生,心有所感睜開雙眼,抬頭一看數不清的星流粒子光芒,在上空漂浮。

    以為是仙道韻力搞出來的就沒放在心上,繼續閉眼感悟道之雛形。

    星流粒子光芒,如流星雨一般,從上空墜落下來。

    仙道韻力,慌亂的四處亂飛,飛到寒秋生身旁,拍了一下寒秋生,想提醒他快點跑。

    寒秋生睜眼,疑惑的看著身旁的仙道韻力,道︰“有事?”

    “咻”的一聲,仙道韻力直接開溜。

    本來落向寒秋生的星流粒子光芒,直接轉向去追仙道韻力。

    滿天星流粒子光芒,尾隨仙道韻力,在宇宙內世界中到處亂飛。

    “轟隆隆……”

    星流粒子光芒所過之處,星球爆炸,隕石碎裂,仙道韻力到處亂竄,內心害怕極了。

    寒秋生一臉茫然的看著,被星流粒子光芒追得,四處躲藏的仙道韻力。

    道︰“這點點光芒是什麼?一直追著仙道韻力不放,難不成仙道韻力觸怒了那位前輩?”

    反正不追自己,寒秋生懶得管了,只是有點心疼自己創造的星球,一顆接一顆的爆炸。

    仙道韻力雖有仙人的見識,但有些神秘之力不是它能感知的。

    因果之力就是其中之一,仙道韻力只是一種能量體,沒有肉身魂魄,無法感知因果。

    仙道韻力也是很茫然,不知道哪里飛來的奇怪光點。

    以為是對付寒秋生的,所以飛到寒秋生身旁提醒他一下,見光點墜向寒秋生就慌忙離開了。

    可是沒想到的是,光點直接無視寒秋生,全部追著自己,這明顯就是針對自己來的。

    仙道韻力,一邊逃跑一邊看向寒秋生,見寒秋生一副事不關己,閉眼感悟道之雛形的樣子,頓時火冒三丈。

    一不做二不休,直接飛向寒秋生所在的星球。

    暴怒的仙道韻力沒有在封閉心意相通。

    寒秋生突然感覺到了自己能與仙道韻力心意相通,還感受到了仙道韻力的怒火,和想拉著自己一被奇異光點的追想法。

    寒秋生魂力融入,屁股下面坐著的星球,星球震動,極速飛行逃離。

    寒秋生也怕,被仙道韻力不知從哪里引來的奇異光點砸中。

    大喊道︰“我死了宇宙內世界就完了,你也不復存在,你是仙人的能量顯化,你這麼有本事你對付他們啊!引過來我這里干嘛?”

    仙道韻力以自我意識和寒秋生溝通道︰“我只得了仙人一部分見識,和基礎的運用自身能量,戰斗方面的見識,壓根就沒有傳給我。”

    “我本就是為了你成長,而出現的,如果有了戰斗力,怕你形成依賴,成長緩慢。”

    寒秋生暗自發笑道︰“原來是個唬人的假把式啊!沒戰斗力。”

    仙道韻力,掏心掏肺的把一切交代清楚,就是想寒秋生幫忙自己一下。

    忽然靈光一閃,寒秋生暗道︰“我可以出入自由,仙道韻力不能,我跑出去看你追誰。”

    心意相通,仙道韻力知道了寒秋生心里的想法後。

    依靠自我意識,氣憤的和寒秋生溝通道︰“寒秋生你敢,你跑出去就不要妄想,在進來創宇宙仙韻劍道了。”

    寒秋生笑道︰“威脅我?我想進就進,想出就出。還是擔心你身後的奇異光點吧。”

    話完寒秋生魂力內視己身,瞬息便消失在了,宇宙內世界。

    寒秋生離開後,星球無人控制,仙道韻力身化虛無狀態,進入星球中躲藏。

    “哄!”

    星流粒子光芒,直接撞爆星球,把仙道韻力逼迫出來,星流粒子光芒繼續追來,仙道韻力又開始慌忙逃命。

    離開內世界宇宙的寒秋生,出現在了白月靈舟上面。

    暗道︰“本來就彼此心意相通,居然封閉自己的心意,讓我無法知道,真不是個好東西。”

    寒秋生已經觸摸到了,道之雛形的門檻,接下來更多的是靠感悟,融入其中孕育出道之雛形。

    去與不去宇宙內世界中,都沒多大關系。

    寒秋生隨便在靈舟上找了一個地方,盤腿而坐,閉上雙眼,開始感悟道之雛形,爭取早日孕育出來。

    一日時間,悄然而逝。

    白月靈靠岸,寒秋生從感悟中醒來,睜開雙眼,與幾人一同跳下靈舟。

    落承雨單手結印道︰“收。”白月靈舟,縮小成巴掌一般小後,收入衣袖中。

    三日後便是玄年,歸一書院也到了最熱鬧的時候,外出學子紛紛歸來。

    學院內到處張燈結彩,學子們有說有笑,彼此交流論道。

    落承雨,看著眼前景象感慨道︰“又到玄年了,不知不覺來到玄界已有,二十三年,不知父親是否還好?”

    落承雨永遠忘不掉,那位身形瘦弱,年事已高,手握長槍的身影。

    在自己的眼中是如此偉大,如此難以忘懷。

    獨自面對萬千法境修士怡然不懼,敢違逆聖人意志,提槍戰聖人。

    莫漣玉安慰道︰“莫伯伯戰力無雙,一定會沒事的。”

    落承雨揮手向前走道︰“你們愛去哪玩去哪吧,這二十多日,我玩得太累,只想好好睡一覺不要打擾我了。”

    說罷落承雨獨自走在,人來人往的學子中,略顯孤單。

    幾人也各自散去。陳大胖听說,歸一書院過玄年要大擺宴席,各種美味又有助修煉的食物都會,經過後廚房烹飪出來供學子享用。

    義正言辭道︰“為了讓學院的同胞們吃上,美味可口的佳肴,我決定去後廚房幫忙。”

    打不死屁顛屁顛的跟在陳大胖身後,跑向後廚房。

    風碧瑩沒有跟著陳大胖去後廚房,獨自一人離開了歸一書院。

    炎沙破除心魔後,和打不死的關系也已經和好,看著學院熱鬧的景象,卻沒有一絲高興之意

    ,徑直的向著書院修煉閣走去。

    從神山之巔出來,跟著打不死在書院鬼混幾個月。全族被滅的仇恨已然拋之腦

    後。

    如果不是心魔的出現,修為止步不前,炎沙也不會如此渴望力量,也不會重燃復仇的怒火。

    御天大帝的不可抗衡,讓炎沙學會了安于現狀苟且度日,心魔的出現將他推上了極端,破除心魔讓他重拾了一種自信。

    前路在艱難,敵人在恐怖,我也要去戰上一場,死亦無悔。

    羅摩,羅嚴,輕煙三人同時回到了寶塔寺。

    輕侯的出現讓輕煙出現了心結,以無心過玄年,她想迫切的想要解開,玄天玉佩,自身的冥火之密。

    玄天秘境最後一次開啟,無疑是最好能與玄天大聖見面,問清一切的機會。

    月魂玄聖能留一絲殘魂,寄于魂燈來到玄界。她也堅信玄天大聖,沒有徹底死在玄天秘境。

    羅摩,羅嚴做了少善事,得功德願力,想要回去寶塔寺好好,參悟一番其中妙用。

    寒秋生心態倒是放得輕松,什麼玄天秘境,道之雛形……………各種強敵都是後話。先享受好眼前的美好,才是正事。

    買了好幾壇芳香四溢的靈酒,去到莫漣玉的房間內與其開懷暢飲起來。

    寒秋生也是個男人,身邊有如此絕美佳人,不能擁入懷中同床共枕,實乃一件撼事。

    所以想趁此良機把莫漣玉一舉拿下。

    夜色朦朧,十多壇靈酒被喝光,二人四目相對,空氣中彌漫著曖昧的氣息。

    寒秋生有些頭暈一把抓住莫漣玉的手道︰“漣玉,自從失去若幽之後我本不想再愛,可是你非常突然的闖進我心里。”

    “讓我有些措不及防,慢慢的相處下來,我發現自己已經喜歡上你。”

    莫漣玉感受著寒秋生雙手傳遞的溫暖,已經目光中的愛意,頓時面色紅暈起來。

    道︰“起初你無意中偷看我洗澡,我有想殺你的心。可是見你釋放魂力之時,轉念一想你何嘗不值得我托付終身呢?”

    “漸漸相處我也喜歡上了你,可是我怕有一天我們不得不分離,就算你天姿在絕世,以你現在的修為,有些龐然大物不是你能抗衡的。”

    寒秋生知道莫漣玉說的是莫世皇朝,輕柔的撫摸莫漣玉的頭道︰“傻丫頭不怕,一切有我在。”

    莫漣玉點頭一笑“嗯”,一股暖流在心里翻涌。

    寒秋生本想在多交流一下,在深入接下來的事情。

    沒曾想莫漣玉,主動吻了上來。

    寒秋生瞬間失神,畢竟做過此事,又瞬間回過神來。

    一把抱住莫漣玉的***,忘情的擁吻在了一起,之後……………………………………………………………………。

    第二日清晨,二人穿好衣裳,走出房間,手拉著手在書院,繼續閑逛起來。

    人道,莫世皇朝地底深處,一根法紋密布的石柱上,捆綁著一位滿身傷痕,披頭散發的女子。

    女子身旁還有三件無損聖物浮空而立,釋放聖人意志鎮壓女子。

    女子眼神中露出一絲思念,臉上帶著笑容,虛弱道︰“漣玉,你娘希望你幸福,既然你已經找到值得托付終身之人,就不要在重蹈娘的覆轍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