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諸天福運

第三百二十九章 我的地盤我做主

    回到山谷莊園,一切如常!

    陳英並沒有受到自制藥丸暴露之事影響,依舊按照計劃,有條不紊建設莊園所在山谷。

    此時的山谷,已經和荒郊野外沒有絲毫聯系。

    農田阡陌縱橫,沿著兩條交叉河流,已經建起規劃齊整的民居,還有兩個巨大市集。

    俗話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依托大雪山豐富的生物以及植物資源,眼下的山谷已經形成了兩個規模不小,而且作用不一的集市。

    一個則是出售普通的凶禽猛獸,進入大雪山狩獵的隊伍,打得最多的是尋常凶禽猛獸,那些變異的玩意不說實力太強,數量不多也並不好尋找。

    大雪山上的野獸多得很,狩獵得多了自然而然形成了售賣市場,規模可是不小。

    陳英的反應很快,發現自發出現的市集,當即做好了規劃,同時派出了手下的制藥學徒,給了幾個尋常方子,讓他們根據尋常山野猛獸的血液以及髒腑筋骨,配置一些效果還算可以的成藥。

    就算沒有發生變異,可大雪山上的猛獸凶禽,全身也都是寶,只要利用得當效果也是相當不錯的。

    什麼鹿血酒,虎骨酒,虎血散,豹髒湯等等等等,對于尋常人以及低階武者,可都是大補之物。

    同時,根據陳英給予的藥方,還做出了那種萬靈藥一般的止血散以及各種效果不同的傷藥。

    隨著時間流逝,北地城還有附近城池的武者團體,基本已經知曉了山谷所在,也對山谷出品的傷藥和補藥贊不絕口。

    每天,都有不少的外人進入山谷采購傷藥和補藥,一下子帶動了整個野生動物市場的發展。

    很快,圍繞市場周圍就出現了專門的客棧和酒館,還有一系列的服務行業。

    不僅野生動物市場發展迅猛,野生植物市場同樣不甘示弱。

    說起來,植物湯藥以及補藥的成品,比起動物制藥便宜不少,很適合尋常百姓的需求。

    陳英依舊大方的拿出了不少尋常方子,吩咐手下的制藥學徒制作成中成藥,專門于植物市場出售。

    當然,那些珍貴的植物傷藥和補藥也是有的,價值也是相當高昂的,尋常百姓根本享用不起。

    陳英並沒有把口子關死,直接推出了一本動植物大全,作為莊園公用藏書樓的典籍,強令莊園和田莊附屬居民必須在規定時間認全,不然可是會影響到全家的福利待遇。

    就是外人,只要交一個銅板,就能夠在公用藏書樓待一天,基本算是免費讓外人有增長知識和閱歷的途徑。

    若是手中銀錢不夠,卻又需要效果良好價格不菲的成藥,那就上山采藥去,拿等價藥材兌換也是允許的。

    不管是低端成藥還是中高端成藥,價錢全部都在公示板公開,至于收購的各種藥材價格,也全在免費公開的價格冊子上可以找到,不用擔心被藥店坑。

    陳英定下的規矩極嚴,隨時都會派遣不同人等,組成的不同監督小隊下到田莊,一旦有人投訴藥店有故意欺瞞的行為,處罰可是相當嚴厲的說。

    我的地盤我做主!

    陳英可不管外頭是什麼規矩,反正在山谷莊園和田莊,所有人都得守他的規矩!

    不守規矩的,莊園和田莊聯防隊可不是吃素的。

    其中,甚至有趙家旁系子弟加入,一般的化勁高手都別想討到便宜。

    還有熊剛等人派駐的手下,一個個都是好手,真遇到了麻煩也不會吝嗇出把手。

    無規矩不成方圓!

    從莊園和田莊啟動以來,陳英便定下了極為苛刻的規矩。

    剛開始那些遷移過來的佃戶還有些不適應,難免怨聲載道,可受到懲罰過後慢慢都適應過來,沒有一個願意離開的。

    先不說得罪了鎮北公府三少爺的後果,單說田莊的福利待遇,就足以叫遷移過來的佃戶們舍不得放棄。

    時間一長,他們自然習慣了干淨整潔的環境,還有蘊含在生活中的各種守則和規矩,反倒對那些不守規矩的十分不待見。

    特別是,家中的子弟幾乎全部進入莊園作坊,甚至幸運成為了制藥作坊的學徒後,遷移過來的百姓自覺維護田莊哪里的各種規矩。

    等時間一長反應過來,他們才驚奇發現如此堅持行事的好處,整個田莊的環境甚至比起北地城都要強。

    每次有外人進入,看到這里干淨整潔,秩序井然的模樣都忍不住大發感嘆。

    田莊佃戶的自信心,還有那點子優越感,就是在一次次的驚嘆聲中慢慢建立起來。

    山谷莊園和田莊,以藥材出名吸引了大量外來客商光顧,給山谷莊園和田莊帶來了源源不斷的利益,使得這里的發展相當迅猛,已經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小城鎮。

    只是小城鎮的規矩森嚴,這里也沒有正常學堂,而是各種各樣的夜校,不僅傳授各種書本知識,還有簡單的硬功修煉之法,以及各種技能本事。

    不是陳英舍不得銀子辦學堂,而是根本就沒有必要。

    白天,所有適齡孩童和少年,都要去莊園外圍的作坊做事,又或者在制藥作坊當學徒,哪有功夫上課讀書。

    只有晚上,才有空閑時間,和父母家人一起上夜校提升知識儲備和理論水平。

    當然,也有那不求上進的玩意,不僅自己不求上進,而且還不許自家子女以及媳婦也跟著上進。

    對付這樣的家伙十分簡單,直接將本人驅逐出山谷莊園轄地,願意上進的妻子還有兒女全都留下來。

    只要家中有一個在作坊上工或當學徒的,起碼混個半溫飽不成問題,就是有嬰孩存在也不用擔心吃飯問題。

    當然,如果有那死心塌地的媳婦,非要跟著不求上進的丈夫共同進退,甚至還要牽連自家子女的,那莊園也不侍候,從哪來就回哪去。

    按陳英的說法,機會留給你們了,既然不願意珍惜那也沒什麼好說的,只要等孩子長大不怕怨恨就成。

    在莊園和田莊,根本就容不得好吃懶做的存在,真要有這樣的家伙護衛隊會很熱情上門,邀請他們常年打掃市場衛生,還有修繕道理之類的活計,根本就不怕他們閑著。

    外來的客商到了莊園和田莊,哪一個不是羨慕得眼珠子都發紅了,這樣好的環境他們根本就沒見過。

    特別是莊園這邊,強行要求居民不管男女老幼共同進步的口號和策略,對他們最有吸引力。

    于是,通過申請田莊哪里,尤其是兩處藥材市場旁邊,多出了不少的自由民居所,同樣是經過統一規劃的宅院。

    統一的供水用水,還有地下排污系統,對于生活環境的提升,還是很有作用的。

    不僅在經濟上,山谷莊園和田莊發展得紅紅火火,在武力上也沒有絲毫放松。

    基礎鍛煉之法的普及,讓莊園和田莊百姓的身體素質迅速提升,然後在夜校學習基礎的內家拳鍛煉之法,特別用功或者天賦出眾者很快就能脫穎而出。

    莊園外圍和田莊各處,各種規模和形式的練武場,以及比試場所很多,只要願意下苦功都有成為真正武者的可能。

    公用藏書樓里,可是收集了北地邊軍的基礎鍛煉之法,外頭最尋常的硬功和內家拳修煉之法,還有一些兵器攻擊防御之法,只要達到了某個標準都可以借閱修煉。

    雖然公用藏書樓里,連一本中等層次的修煉之法都無,可架不住這里的基礎鍛煉之法多種多樣。

    對于尋常百姓,甚至佃戶子弟來說,已經相當不錯了。

    若非在山谷莊園和田莊,他們除非加入邊軍拿命去搏,不然想要獲取基礎修煉之法都是千難萬難。

    像陳英這樣,一口氣拿出十幾門基礎鍛煉之法,其中甚至不乏攻擊防御之術,已經相當不錯了。

    說句不客氣的,就憑這些基礎鍛煉之法作為底蘊,足以支撐一家鄉下豪強崛起了。

    沒見叫熊剛等人頭疼萬分的柴刀青年,也只不過修煉了基礎的邊軍鍛煉之法麼?

    話說,隨著山谷莊園的興盛,聚攏于此的退役邊軍將士越來越多,都是身手不錯的存在,也是田莊兩大市集猛獸,以及草木藥材的主要提供者。

    當然,他們的主要目的,都是大雪山里的變異凶禽猛獸。

    作為邊軍退役將士,他們自有一套熟悉的合擊之術,也不會盲目自大到胡亂深入大雪山腹地的地步。

    也是因此,到現在都沒有人遇到過柴刀青年。

    陳英有過提醒,若是遇到柴刀青年的話,可以直接自暴自己乃是邊軍將士的身份,想來那廝絕對不會痛下殺手。

    熊剛等帝都來的強手,最近半年時間根本就沒有進入大雪山腹地的打算。

    陳英不明白他們的心思,也懶得多做理會。

    總之,山谷莊園和田莊這里的發展相當不錯,若是再有個十年八年的順當發展,怕不是能夠成為一座實力不俗的北地富裕城池。

    顯然,有些人絕對不會答應,就是鎮北公府三少爺也不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