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十代目在橫濱出道

正文 第176章 第一百七十六章

    g田綱吉離開醫院這件事情, 其實可以算得上是一時興起。

    他昨晚一夜沒睡,就在窗戶前面站了一個晚上,直到天邊亮起來蒙蒙的光芒, 才反應過來原來已經天亮了。

    一旦到了白天, 那麼那些人就又會到病房來。

    不過,g田綱吉感覺自己應該沒有辦法就這樣子去面對他們。

    昨天他能夠掩飾得很好的去面對那些人, 完全是因為事發突然而不得不這麼做。

    現在休息了一天,而且他還整理了一下那些昨天沒有辦法整理完畢的龐大的記憶, 知道了很多自己一開始還覺得模糊的東西, g田綱吉就覺得自己很難再像昨天那樣子好好的和他們說話。

    只要一想到他們, g田綱吉就仿佛能夠看到他們在自己面前死去的樣子,或者是听到他們死去之後所接到的冰冷的報告。

    就算是他也沒有辦法很好的控制自己情緒, 所以,g田綱吉選擇了逃走。

    這是上輩子在遇到Reborn之前他經常做的事情,然而在遇到了Reborn以後,他就完全沒有了逃跑的機會。

    Reborn總是會逼迫著自己前進, 所以就算是再困難的事情,g田綱吉都沒有辦法像是原來那樣子說逃走就逃走。

    他就這麼學會了面對,學會了承擔, 身邊也有了越來越多的同伴,看起來似乎是擁有了一切, 直到那天的變故到來。

    g田綱吉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雙手, 在握緊的時候,還會感覺到肩膀上的疼痛, 卻也給了他一種這是真實而並非夢境的存在感。

    這樣子的話, 就逃走吧……

    只要腦袋里面出現了這個念頭, g田綱吉就完全沒有辦法將它抹去。

    他想要縱容自己一次, 就算是兩輩子之中唯一的一次任性。

    g田綱吉申請了出院,然後在天徹底亮起來之前離開了這個隨時都可能會踫見曾經的同伴們的地方。

    他幾乎是沒有任何目的的就坐上了車,看著窗外不斷倒退的風景失神,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換了好幾次的車,站在一條非常熟悉的街道上面。

    ——這里是橫濱。

    g田綱吉看著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群,有一種自己依舊是孤單一人的感覺。

    盡管他們不停的從自己的身邊走過,g田綱吉也完全沒有辦法感覺到他們的存在,就感覺自己像是一具空殼,又像是幽靈游走在人世間。

    不過,說是幽靈似乎也沒有什麼問題……

    畢竟他已經死過一次了。

    g田綱吉向頭頂的太陽伸出自己的手,陽光透過指縫撒在了他的臉上,好像很溫暖,卻又有一種說不出的冰涼。

    他已經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

    “啊……抱歉!”

    行色匆匆的女性沒有注意到孤零零站在路邊的少年,直接撞到了他的身上︰“你沒事吧?”

    “沒事。”g田綱吉搖了搖頭。

    這段時間的訓練讓他不至于這麼簡單就被人撞倒,反而是扶住了那個撞到他的少女︰“先生,你還好嗎?”

    “……還好。”

    反應過來這一點的少女愣愣地點頭,又像是想起了什麼,連忙向旁邊立著的時鐘看了過去︰“不好了,時間……”

    她重新向剛才的那個方向看了過去,卻發現剛才扶住自己的少年已經不見了。

    本來還在趕時間的少女下意識向左右看了看,才發現對方已經向街道的另一頭走遠,連忙向那邊喊了一句︰“那個……謝謝你呀!”

    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沒有听見。

    她只覺得剛才扶住自己的那個孩子好像不屬于這個世界,就像是隨時就會離開一樣。

    橫濱這座城市,對于從小就經常跑到這邊來的g田綱吉來說非常的熟悉,有些地方他甚至閉著眼楮都可以找到正確的路途。

    不過,這一次他卻覺得自己完全找不到方向。

    同樣的路口走過了好幾次,同樣的道路也時不時會經過,g田綱吉在一個地方打轉了很久,在總算是在一起爆.炸聲里找到了不一樣的道路。

    就像是他印象中的那樣子,橫濱這個城市總是會有各種各樣的事件發生,就算是有短時間的太平,也很難維持真正的平靜。

    這樣子的狀況在這兩年森鷗外的大力整治下好了很多,不過還是沒有辦法徹底的避免。

    g田綱吉向剛才發生爆.炸的那個方向看了過去,看到有軍警及時趕到了現場,而且沒有後續的爆.炸發生,也才算是稍微放下了心。

    不過他的腳步還是向那邊走過過去,听到周圍的人說似乎沒有人員傷亡,才又繼續向前行走,走上了自己剛才沒有走過的道路。

    g田綱吉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久,只覺得似乎是累了,就順勢走進了旁邊的那個公園,坐到了中央的那個噴泉旁邊的椅子上。

    這樣子的地方總是會有一群鴿子,也不知道是被人飼養的,還是自覺在這里向路人討食的。

    g田綱吉看著那些時而時而在地上蹦行走的象征著和平白色鳥類,一不小心就看得入了神,可以說是經過了很久,才緩緩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今天的太陽很好,不過現在他的太陽被擋住了。

    他向站在自己斜後方的那個人看了過去,戴著帽子的眯眯眼青年正站在噴泉池邊緣看著這邊,似乎是在打量著自己,也就因此擋住了他的陽光。

    “那個……”

    g田綱吉在思考自己應該要說什麼,對方反而率先開口了︰“你很有意思。”

    “什麼?”

    “你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家伙。”

    他一邊說著,一邊跳了下來,走到g田綱吉的旁邊坐下來,同時從手里的那個零食盒子里面抽出了一根裹著巧克力的拇指餅干,叼在嘴里“ 嚓 嚓”地吃了起來︰“你介意我坐在這里嗎?”

    “……我如果說介意的話,你會起來嗎?”

    “當然不會!”

    他將戴著的眼鏡摘下來放進懷里,因為嘴巴里面還吃著東西,所以說話顯得有些口齒不清︰“亂步大人走累了,所以需要休息和零食補充體力。”

    “亂步?”

    g田綱吉覺得這個名字非常的耳熟,很快就想起了那個芥川龍之介曾經和他說過的,只要一眼就可以看出一切真相的偵探,開始側目打量起了他︰“不好意思,請問你就是江戶川亂步嗎?”

    “你听說過我。”

    “嗯,听說你是很厲害的偵探。”

    江戶川亂步身體向前傾了一些,臉上帶上了一些得意的笑︰“我可是遲早會變成全日本,不對,應該說是全世界都聞名的偵探的!”

    “嗯,我相信你。”g田綱吉並不認為芥川龍之介會說謊。

    他這樣子坦然的態度獲得了江戶川亂步的好感,側過了一點身體,將手中的餅干遞過去︰“你要吃嗎?”

    “沒有吃早餐就從醫院里面跑出來,應該很餓的吧?”

    本來g田綱吉都不覺得,現在听他這麼說了,倒是真的覺得餓了,也就不和對方客氣,從里面拿了一根巧克力餅干放到嘴里︰“謝謝你。”

    “不客氣。”

    “不過,亂步先生為什麼會知道我剛剛從醫院里跑出來的?”

    江戶川亂步托起了臉︰“這個問題,當然是看了就知道了!”

    g田綱吉沉默了一下,又道︰“你真的和傳聞中的一樣,是一個厲害的偵探呢!”

    “那是當然的!亂步大人可是世界第一的名偵探!”

    這樣子的夸獎對他來說相當的受用,再加上他本來就對g田綱吉有所好感——不然也不會分自己的零食給對方——江戶川亂步繼續開口︰“不過,你最好還是不要這麼做比較好哦?”

    “你說什麼?”

    “我是說,你現在想的事情。”

    江戶川亂步看著g田綱吉,睜開的眼楮里多出了幾分嚴肅︰“這樣子做真的好嗎?”

    “……我也不知道。”g田綱吉在沉默過後,輕輕地搖了搖頭︰“我現在心里很亂,所以只想要逃走。”

    “逃走未嘗不是一個好辦法。”

    他先是給予了肯定,又繼續道︰“不過,沒有人是可以逃一輩子的。社長曾經和我說過,有些事情就算是不想要面對,也一定要面對。”

    “雖然亂步大人並不認為回避有錯,但是顯然你現在的情況是社長說的那種情況。”

    “話是這麼說……”

    g田綱吉苦笑了一下︰“至少現在讓我逃避一下吧。”

    “那你要和我回去嗎?”江戶川亂步偏了偏腦袋︰“反正現在你也沒有住的地方,如果你好好的懇求的話,我是會收留你的哦?”

    他仔細地想了想,還是搖頭︰“暫時還是不用了。”

    “既然如此,那麼作為咨詢費,你就把我送回偵探社吧!”

    這話一出,讓g田綱吉一愣,想了想才問︰“亂步先生,你該不會是迷路了吧?”

    “就算是名偵探也有不擅長的事情啊!”

    看著對方理直氣壯的樣子,今天一天都沒有真正的笑意的g田綱吉忍不住笑了出來,從長椅上站起來,向對方伸出自己的手︰“走吧,我送你回偵探社。”

    武裝偵探社這個名頭,g田綱吉還是听說過的,這也多虧了他經常到港黑大廈去,所以森鷗外听說了不少有關他們的對手的事情。

    所謂的三刻構想之中,代表著黃昏游走在白天與黑夜之間的武裝偵探社,g田綱吉之前就一直很有興趣,不過像是現在這樣子過來,倒也是第一次。

    不過,這似乎還是挺有意思的。

    看著和江戶川亂步站在一起的那個男人,他這麼想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