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朕今天也在等男主篡位[穿書]

正文 第92章 番外︰最初的緣(二)

    霍采瑜目光頓時沉了下來, 握住了長劍,攔在李錦余面前。

    李錦余愣了一下。

    桑托這句話明顯是對著他說的。

    李錦余歪了一下頭,將靈力凝聚在雙眸, 盯著桑托認真觀察起來。

    開了天眼之後看,桑托全身纏繞著詭異的暗色光芒,在他的身體里來回竄動;而那些黑光的來源就是瓖嵌在他頭上的狡神骸骨。

    李錦余想了想, 直接開口問“你是誰?”

    反正肯定不是桑托。

    “桑托”听了李錦余的問題, 露出的雙眸中閃過了一絲陰沉,旋即又恢復了正常“你已經把我忘了麼?不過也是……都這麼多年過去了,這具軀體又不是我原來的身體,你不認識我也正常。”

    他向前一步,滿是血污的雙手伸出, 雙眸亮了許多,“你的名字還是我為你起的, 星穰。”

    李錦余愣了愣“星穰?”

    “我們相逢于荒野, 一同打下整片江山。”“桑托”聲音逐漸變得有些狂熱, “我許諾過要永遠、永遠、永遠陪在你身邊……現在我終于把你等來了!”

    不知道為什麼, 眼前這個人在說到“永遠”這個詞的時候,讓李錦余有些不寒而栗。

    “桑托”的聲音驟然變得陰森了下來——“然而, 你現在身邊卻跟著另一個男人……不听話啊, 星穰。”

    李錦余一愣,瞬間反應過來,靈力驟然噴出,在霍采瑜面前撐起一道護盾。

    下一秒,一道暗紅色的光圈從“桑托”額頭上的骸骨中涌出, 撞上李錦余的靈力屏障, 發出“滋滋”的聲音。

    霍采瑜眼神一冷, 手中長劍一揮,眼神看向了李錦余。

    妖魔鬼怪與人類的差距沒有很大,霍采瑜斬過全盛時候的黑貓,也劈碎過狡神的雕像,完全能夠對付現在的“桑托”。

    李錦余想了想,稍微搖了搖頭。

    他還想從“桑托”嘴里再套一點話出來。

    直覺告訴他,這個人能夠解開他為何來到這個世界的迷惑。

    他試探著問“我什麼都不記得了……你到底是誰?”

    “桑托”的攻擊被擋住之後,眼眸中閃過一絲困惑,似乎有些奇怪為什麼自己的攻擊竟然沒有奏效。

    听到李錦余的話,他沉默了一下,忽然輕笑了一聲,聲音變得溫柔了許多“你睡了這麼久,也許真的忘了……沒有關系,我慢慢解釋給你听。”

    剛才還有些陰森,現在卻變得十分柔和。

    李錦余反而更覺得警惕——“桑托”的精神可能有點問題。

    “曾經我對你許諾過,要永遠和你在一起……可是人的壽命始終是有限的,你是天生的神獸,我只是一個人類。你是我的唯一,那我也該是你的唯一。

    “你不肯分享生命給我……沒關系,你是想考驗我,看我配不配在你的身邊?不過你選擇了我,那我飛不上天空,你也只能落在地上陪我了。”

    听到這里,李錦余心里泛起一絲涼意。

    他猜出這個人口中的“你”是誰了。

    上古神獸狡!

    那邊“桑托”的話語卻變得有些憤恨“可是我做錯了什麼?你竟然想要離開我?不可能,你只能待在我的身邊!”

    他情緒忽然激動了起來,聲音嘶啞,“你寧可舍棄神獸之軀、寧可把自己封閉在鼎里也不肯見我!你以為等我死了就結束了嗎!”

    李錦余愣了愣,和霍采瑜對視一眼。

    鼎?

    “既然你不要神獸之軀,那我便要了;既然你想睡在鼎里,那我再給你加兩道封印。”“桑托”忽然平靜下來,聲音帶著一絲森冷的笑意,“確實,我縱然佔據了神獸軀體,靈魂也在日復一日地消耗,撐不了太久——但是沒關系,你總有一天要從鼎里出來,我在現在找不到你,那就只能去未來找了。”

    李錦余又是一愣,抓住了這個關鍵的詞匯“未來?”

    “你從哪一年過來?是誰解開了你鼎上的封印?”這個篡奪了神獸骸骨的人死死盯著李錦余,“不過也沒關系了——我動用所有的力量,跨越歷史的長河把你從未來抓到了現在,從這一刻開始,不論你有過多少過去,你的現在和將來都是我一個人的了!”

    李錦余沒有理會這人顛三倒四的宣言,只抓住了重點“是你把我從……未來帶過來的?”

    “是的!你從鼎中脫困出去,第一時間一定就是想找回你昔日的軀體吧!我利用我所佔據的這具軀體在時間長河中尋找共鳴,找了這麼久,終于找到了你!”那人張開雙手,聲音有些狂熱,“好了,快到我這里來!”

    李錦余沉默了片刻,搖了搖頭“不。”

    “桑托”微微一愣。

    還沒等他說什麼,李錦余便嘆了口氣“你找錯人了。”

    他已經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不打算再跟這個瘋子虛與委蛇。

    霍采瑜的怒氣都快壓制不住了。

    “桑托”愣過之後根本不信,冷笑一聲“你又想騙我?”

    “我沒有騙你……不過這對你來說也沒什麼區別。”李錦余目光拉遠,放在了“桑托”背後的山洞中。

    那里面的血腥味昭示著那些失蹤的牧民的下場。

    如今那些都是他大荻的子民。

    他後退一步,神色鄭重了一些,看向了霍采瑜“出手吧。”

    霍采瑜自從這個瘋子對著他的陛下表露可怕的佔有欲的時候便已經要按捺不住,只是考慮到陛下需要套話才勉強穩住不懂。

    現在得到陛下的許可,他飛身上前,長劍蘊含著龐大的內力,向著這人狠狠地劈了下去!

    那人冷笑一聲“區區人類,也……”

    話音未落,霍采瑜的長劍已經刺到了他的眉心!

    狡神骸骨上瞬間綻開一道暗紅色的光圈。然而霍采瑜的劍上緊跟著閃起淡紫色的光暈,與狡神的力量互相湮滅。

    霍采瑜的劍幾乎沒有任何阻礙地刺入了“桑托”的額頭。

    “ 嚓。”

    被桑托的血肉粘合成一體的狡神骸骨上出現了片片裂縫,隨後從他的頭上脫落,跌在地上。

    “桑托”捂著額頭,踉蹌著後退一步,似乎還有些茫然,想不到竟然會被如此羸弱的人類所傷。

    李錦余停下施法的手,上前一步,警惕地道“小心。”

    誰知道這個竊取了狡神骸骨的家伙還有什麼道道。

    那人被霍采瑜的長劍貫穿了腦袋竟然還沒死透,被鮮血染紅的眼眸緊緊盯著李錦余,聲音仿佛從九幽而來“星穰……”

    “我不是星穰。”李錦余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你想召喚誰,但是顯然你召喚錯了,我只是一個剛剛成精、平平無奇的小妖怪。”

    那人盯著李錦余,一口血直接吐了出來。

    他支撐到現在勉強靠著狡神骸骨的力量,但那力量並不足以支撐這具殘破的身體太久。最後他只丟下了一句話“等著我,星穰……”

    隨後便徹底失去了生命氣息。

    李錦余湊近看了眼,皺了皺眉“感覺他還沒有完全消失。”

    狡神骸骨中仍然給他同樣邪異的感覺。

    霍采瑜也皺了皺眉“要去找那個道人嗎?”

    從剛才這人對話的只言片語中霍采瑜也猜到那個睡在鼎里的人就是這人真正想要召喚的對象。

    李錦余想了想“我們先把這些骸骨封印起來,免得還有其他人受害。”

    桑托應該是心志不堅定,才會被骸骨蠱惑。如果放任它繼續留在這里,可能還會出現新的受害人。

    李錦余這幾年下來修煉進步不小,也有了一些正兒八經的法術。

    他借用這里的地勢,簡單布置了一個封印陣。實際上嚴密的封印還需要按照方位修建不同的器具,不過為了避免來這里干活的平民受影響,只能暫且這麼搞了。

    等到正兒八經的封印完成,李錦余還特意在封印骸骨的陵墓外面豎了一塊石碑。

    霍采瑜並指成劍,在石碑上刻下了預警的文字,還特意標注了荻朝官方的印記。

    兩個人拒絕了北狡郡官員送他們回去的車馬,兩人同乘一騎慢悠悠趕回京城。

    李錦余保持著人形,望著天上魚鱗狀的細雲,忽然感嘆了一句“原來我是這樣來到這個世界的。”

    狡神的力量竟然能跨越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時間把自己和黑貓抓了進來。

    “但是為什麼會是我?”

    他左思右想都沒找到自己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霍采瑜低頭輕輕親吻了一下他的耳朵“想不明白就不想了。”

    李錦余揉了揉耳朵,笑了起來“嗯。”

    不論他穿越過來的原因是什麼,如今他在這個世界擁有了事業、擁有了愛情,擁有了他曾經未曾想象過的整個世界。

    他已經十分滿足。

    他們擁有更加輝煌、更加燦爛的未來。

    全文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