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我不可憐[快穿]

正文 第115章 山神的祭品(03)

    很多話雖然听不懂, 但容真能看得出來麟識需要他的陪伴,而他正好也需要陪在麟識身邊完成任務。

    他就這麼和一條龍在山中住了下來。

    空曠的洞穴邊緣有清泉,泉水下則是天然的大水潭。

    住在山洞的第一天夜里,容真就借著這個水潭看到了麟識的果體。

    對方毫不避諱他的存在, 也沒弄什麼遮擋物, 脫下衣袍就光腳走入水潭。

    容真想, 那水潭, 應該就是龍的浴缸了。

    麟識的身材真的很好,肩寬直挺,健壯的背肌在長長的白發下若隱若現, 由于長年囚于山底洞穴, 皮膚有種近于病態的蒼白, 隔著幽若的光線遠遠看去……容真看饞了。

    容真呼叫998, 說︰“他真好看。”

    998︰“……”

    容真說︰“原書里,有詳細寫他的感情戲嗎?我想知道他一直等的是誰。”

    998立馬回答︰“沒有。”

    容真哦了一聲,沒再和系統聊天,仗著麟識背對著自己,專心坐在石床上欣賞。

    麟識並不像他所想的那樣會水里抬胳膊左搓右搓地洗澡,只是靜靜坐在水里泡著, 全程幾乎不動。

    看了一會兒,他就讓自己閉眼睡覺,可實在睡不著,索性扭頭繼續看,看得久了,總覺得那背影十分孤單寂寥, 他心里莫名漫出憐惜, 下意識就開了口︰“一直在水里, 你不冷嗎?”

    他聲音其實不大,對方卻將他的每一字都捕捉得很清楚,瞬間回頭看他,目光深邃遙遠,仿佛期待已久般,啞聲回道︰“你可以過來試試。”

    容真不是那麼流氓的人,但人家都這麼坦率了,不去又有點虧。

    他慢吞吞地起身下了床,又慢吞吞地移到水潭旁邊。

    水中的人早就轉了身,面對著他等他過來。

    容真走到岸邊,眼楮時不時瞟向對方赤/裸的上身,肌肉均衡,人魚線完美。

    他忍不住摸了好幾次鼻子。

    “下來。”對方聲音很低。

    “我先試試水吧……”他蹲下去,手正要探入水里,前面人影不知何時移了過來,他還沒來得及反應,胳膊就被倏地往下一拽,水花嘩然濺起。

    他整個人摔進了水中,撞到銀白長發的男人身前。

    落水前一刻,他就做好了會被冰到的準備,可真正到了水里,卻愣住了。

    水是溫熱的,就像個溫泉一樣。

    他驚喜地慢慢睜大眼楮,都忘了與麟識此時肌膚相貼的尷尬︰“好暖和!我說你怎麼會泡這麼久!”

    他最喜歡泡澡了!

    麟識直直地望著他笑,手指微動,輕巧地將他沁了水的衣服褪下︰“要脫了衣服泡。”

    轉瞬,濕淋淋的紅衫就被他甩到附近石壁上的木枝上掛著。

    兩人坦誠相見,麟識表情流露出幾絲愉悅來,全然不在意地伸手撩了撩他的頭發。

    容真有些別扭,稍微往後退一些。

    麟識看了眼自己空蕩的手,繃著唇線,隱去眼底的情緒。

    容真坐在水里,手在水里晃著,小聲嘀咕︰“沒想到這里居然還有溫泉……”

    “這里沒有溫泉。”

    容真下意思道︰“你說這不是溫泉?那水怎麼會是熱的,難不成是下面有火在燒?”

    說完,他自己就覺得很好笑,翹嘴笑個不停。

    男人幽幽地盯著他看,到底還受不住他那張笑臉,忽然湊過去,將人抵在岸邊,雙手撐在兩側,完全堵去了對方所有可以逃跑的路線,在容真呆愣間,垂頭在他臉蛋上親了一下。

    容真徹底不笑了,張了張嘴巴,又合上,像個被調戲的黃花大閨女,臉上迅速發起燙來。

    他的第一反應倒也不是將人推開,因為剛剛一親,他其實並沒有生出任何反感,可若在平時,剛認識的人這麼對他,他一定會覺得那人輕薄風流……但此時差不多的情況下,他完全沒法將輕薄一類詞放在麟識身上,只是不能理解,怎麼突然就親他了?一雙手放在水里捏緊又松開,嘟囔︰“你干嘛?”

    麟識垂眸,好不講理︰“誰讓你那樣笑,我忍不住。”

    他一直都在努力地忍,忍得幾乎心口發疼,才讓自己在無盡的等待後,只放肆地輕輕吻一下心上人的臉頰。

    容真莫名被他那句不講理的話噎住,低頭不看他。

    他心里有一點說不清的亂,索性問998︰“998,好奇怪,我好像對他發不了脾氣,可我記憶里,以前做任務時對任務對象都很理智的……”

    998沉默一秒,說︰“可能是他長得太好看了吧?”

    容真想了想︰“可是……”

    998︰“剛剛查了數據,很多宿主做任務都會被任務對象的外表迷惑,明明有時候不用談戀愛也可以完成任務,但大部分人覺得任務對象那麼帥不談白不談,反正戀愛工作兩不誤,這很正常。”

    容真皺眉︰“可能是這樣吧……”

    998︰“容真先生,只要能完成任務就好,繼續加油。”

    容真︰“謝謝,我會的。”

    麟識依舊維持之前的姿勢,將容真困在自己身前。

    兩人都不說話,麟識望著容真,容真則低頭望著水面。

    龍在這里等待上千年,最不怕的就是寂靜,一直不動聲色地凝視他。可容真慢慢有些受不了,越安靜他就越尷尬,只好回想兩人之前的話題,開口打破沉默︰“你……你那會兒為什麼說這不是溫泉?”

    對方微微動了下,松開一只手在水里撥弄他的黑色長發,盯著他低聲答︰“因為我不在水里,這里就是一潭冷水。”

    容真抬頭︰“啊?”

    麟識挑眉︰“要不要試不試?”

    容真想了下,信了,立馬揪住他︰“別走,我想泡熱水。”

    麟識盯了他一會兒,道︰“怕什麼,真要試,我肯定會抱著你上去,到時候讓你用腳尖踩一下水面試水溫,試完就和你一起繼續泡,怎麼會舍得凍到你……傻真真。”

    容真縮在水里,半晌後道︰“我才不傻。”

    麟識繼續在水里撩撥他頭發︰“嗯,不傻。”

    容真想趁著這個機會多聊會兒,努力獲取信息,熟悉了也能慢慢打開任務對象的心房,問道︰“你能把水弄熱,火氣應該很大吧?那你是不是會噴火啊?”

    “……”原本在他家肩頭撩撥頭發的手一下頓住。

    容真不解看向他。

    男人似乎在忍笑,薄唇緊繃成一條直線,繃了許久,忍不住了,唇間溢出一聲短促低啞的笑。

    容真正無言,就被他伸手一下滿滿抱著,男人下巴輕壓著他的肩,側頭貼著他的耳廓︰“可愛,真真還是這麼可愛……”

    容真臉紅,滿腦子都是麟識剛剛的笑,失神地任他抱著,等再回過神來,對方依舊沒松開。

    他本來準備推一下的,可在抬手的那一剎那,一股潛意識突然讓那只手垂了下去。

    容真怔了下,便有些無奈地呼叫998,對它道︰“我好像饞這個任務對象的身子。”

    998頓了下︰“……怎麼說?”

    容真︰“我如果說我的手你不讓我拒絕被麟識抱,你信嗎?”

    998︰“……你想拒絕嗎?”

    容真想了想︰“好像也不是那麼想。”

    998甩了句心靈雞湯給他︰“那就听從自己的內心吧。”

    “……”

    容真安靜地待在麟識的懷里,對方除了抱著他,並沒做出其他越線的舉動。

    他跟著慢慢放松下來,繼續和任務對象進行良性談心︰“那你是不會噴火嗎?”

    對方下巴在他肩膀微微蹭了下,道︰“你想看,我可以噴給你看看。”

    “……”看來還是會嘛,容真小小地得意一下,搖頭道,“不了,那樣的話,像是在看動物表演,不太好……那你會噴水嗎?”

    “……”

    容真還要再問,肩頭忽地被輕咬一下,他悚然一驚,耳邊頓時傳來麟識沉啞的聲音︰“真真居然變壞了……”

    容真不明白他這話從何說起,剛剛不是正常提問嗎?

    他一時納悶,轉眼也忘了肩頭被咬的事了。

    兩人又泡了好一會兒,泡得差不多了,容真被麟識牽著上岸,出水那一瞬間,反射弧有些長的容真猛然明白那個“噴水”一詞的另一重含義。

    他像是被煮熟了一樣,臉紅得要冒煙。

    麟識那邊不知用了什麼法術,原本濕透的紅衫被他拽下後,半點濕意都沒有了。

    容真披著衣服跟著他往石床那邊走,不願再說話了。

    山洞內一切都是原始的。

    石桌、石椅、石床……

    已經是深秋了,晚上很冷,容真看著那個光禿禿的石床,連個床單被褥都沒有,硌也就罷了,主要是冷,容真怕自己會被凍感冒,他在這個世界體質不好,怕弄出個感冒會折騰得自己幾天起不來床。

    之前忘了這事兒,現在必須提一下。

    即將上床前,他問︰“你可以變被子嗎?”

    麟識看了他兩眼,不知在想什麼,忽然道︰“我只能根據山中的東西來變化,不會無中生有。”

    容真失望地哦了一聲,無奈地爬了上去。

    麟識緊隨其後。

    容真意外道︰“我還以為你會變成龍,盤身子著睡呢。”

    麟識挨到他身側,順勢半摟住他的腰︰“變成龍身,床就不夠睡了。”

    容真︰“……”

    他的意思是變成龍盤在石柱或地上睡!哪有龍盤在狹小的石床上睡的?

    不過容真也只敢在心里吐槽一下,麟識是主,他是客,客隨主便嘛。

    他閉眼開始休息,剛泡完澡,並不會很快感到冷,但他怕後夜著涼,還是側躺著將身子蜷縮在一起。

    沒一會兒,一雙手緩緩從旁邊伸來。

    容真剛察覺,就被突然扣進一個火熱又寬闊的懷里。

    麟識緊緊圈著他,一條長腿輕壓在他腿上,幾乎用身子將他整個人包裹住。

    容真先驚後愣,反應過來後,完全沒有動力去掙扎。

    畢竟……那里太溫暖了。

    簡直像被一個加熱的大型抱枕抱著。

    他一動不動地縮在麟識懷里。

    男人的下巴貼著他的耳尖,磁沉的嗓音低低震著他的耳膜︰“沒有被子,但我可以當真真的被子。”

    容真沒吭聲,心想你要不當,我可能後半夜尋著熱源就自己蹭上去了,一想,就忍不住把身子蜷得更彎了,像只蝦米,讓“被子”少些壓力。

    麟識把他箍得更緊,另一只腿又從下面鑽過去,兩腿幾乎將他夾著。

    容真覺得自己像是躺在熱乎乎的被窩里,除了好好睡一覺,什麼都不想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著的。

    黑暗中,麟識斂眼,看懷里人鼻翼微動的熟睡模樣,心尖逐漸滾熱,悄悄在他發旋上親一下。

    千年來,洞里龍第一次滿足地閉上了眼楮。

    容真醒來時,在舒服地被窩里滾了一圈,滾第二圈時,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猛地睜開眼楮。

    他記得洞內石床上是沒有被褥的!

    可此時,他身上蓋著的、身下墊著的,全都是布料極好又嶄新的床單和被褥……

    人在洞內,床上只有他一人。

    他迅速抬起頭,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對面高處搭秋千的麟識,他沒有用法術,全程用自己的雙手在那里搭建,听到他起來的細微動靜,回頭看他︰“睡好了?”

    容真有些恍惚,點頭穿衣,坐在床邊拿起鞋,穿之前沒忍住問︰“你……你不是不會變被褥嗎?”

    麟識倏然移到他跟前,直直蹲下去,撥開他的手給他穿鞋。

    他給人穿鞋時神情莫名認真,動作小心,力道很輕,看著不像在穿鞋,像是在做一件工藝品。

    男人幾縷長發垂在眉側,從上往下看,凌厲的輪廓顯得柔和很多,容真總覺得眼前的畫面有些熟悉,卻又說不上來,愣神間,鞋已經被他穿好了。

    他連忙說了句謝謝,潛意識竟沒覺得被他穿鞋這件事很奇怪,起身繼續問被褥的問題。

    “你是不是一直就會變啊?”他覺得自己昨晚可能被騙了。

    麟識默了下,道︰“昨天不會變,今天才會變的。”

    容真懷疑地眯了下眼︰“真的嗎?進步也太快了吧?”

    這種升級速度,那這條巨龍的悟性還真是不一般吶!

    麟識嗯了聲,瞥著對方沉思的小模樣,斂著眸,薄唇緊抿,卻還是沒能隱去眼底笑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