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武道求長生

第三十五章定計

    第三日清晨,裴正練完一套拳,做了一大鍋肉粥,給李遠盛了一碗。

    這一次,裴正什麼都沒說,只是看著李遠搖頭嘆息了兩聲,走到一旁喝粥去了。

    李遠由一介貴公子變成階下囚,本就心情煩躁,看到裴正這副作派,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揮手將裝有肉粥的碗打翻在地,怒不可遏沖著裴正的背影喊道

    “三天,真不知你與本公子有何不共戴天之仇,能讓你鍥而不舍接連詛咒本公子三天”

    然而裴正假裝沒听到,自顧往遠處走去,連頭都沒回,使得李遠心里憋著氣無處發泄。

    李河走過來勸道“公子何必因這種小人置氣莫要氣壞了身子,不值當的。”

    李遠憤憤不平道“二管家,你說他是不是腦子有病,本公子深受父親大人的倚重和期望,奉命留守太原,父親大人和族老們豈會輕易放棄我”

    李河神色有些復雜,這兩天他想明白了一些事,禮部侍郎兼大夏使團正使文烽死在李家,無論李家再怎麼推脫責任,都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總要有人替李家承擔。

    李遠身為家主之子,李家肯定會想盡辦法保下他,而他作為李府管家以及李家旁系,用來犧牲再適合不過。

    退一步說,這次的事鬧得沸沸揚揚,若李家費盡心思都無法保下李遠,又憑什麼保下他這個下人

    所以,李遠或許有事,但他李河,將很難幸免。

    李遠見李河半天不應,不由皺眉“難道你認為他說得對,家族當真會拋棄本公子”

    李河回過神來,勉力一笑道“不會的,公子安心,老爺一定會救您的。”

    遲疑、敷衍。

    李遠暗自評價了一番李河的表現,心中平白多了幾分惴惴不安。

    過了一會,李遠總覺得心里不踏實,示意李河跟他走到一旁人少點的地方,神色誠懇道“二管家,你是看著本公子長大的,請你如實相告,真如他所說的那樣,本公子會被放棄嗎”

    李河早已回過神來,便以極其肯定的語氣回道“當然不會,不過是那裴正胡言亂語罷了,公子何必掛在心上”

    李遠依然有些不信“此話當真”

    李河只得重復說了一遍。

    然而他低估了人性,懷疑的種子一旦種下,很快就會長成參天大樹。

    李遠聞言反而更加懷疑李河是在敷衍他,徑直撇開李河朝裴正所在方向走去。

    裴正通過余光望見李遠走來,臉上不動聲色,默默在心里說了一句“終于要上鉤了嗎”

    李遠在裴正三尺前停下,毫不掩飾問道“你憑什麼認定李家會放棄本公子”

    裴正看了一眼即將靠近的邱百戶,搖頭否認道“李公子應該是誤會了,在下從未這般認為過。”

    李遠怒道“你少在本公子面前裝蒜”

    話還未說完,邱百戶的聲音遙遙傳來“你們兩個在那嘀咕什麼呢”

    裴正想都沒想回道“回稟大人,他嫌卑職做的肉粥不好吃,還打翻了碗,卑職這會正在跟他理論呢。”

    說完不著痕跡朝李遠使了個眼色。

    好在李遠雖然智商低了點,但還不是無可救藥的蠢貨,連忙會意道“難吃還不讓人說嗎”

    邱百戶聞言輕笑一聲“行了,你們兩個就別在本官面前裝模作樣了,本官每年至少抓獲二十余個嫌犯,難道還看不出來你們這點小心思嗎”

    “別廢話了,趕緊收拾一下準備啟程,若是因為收拾不及時耽擱了千戶大人的時間,本官保你二人沒好日子過。”

    裴正趕緊回了一句“卑職這就去收拾。”

    話剛說完趕緊離開,留下滿心疑惑不已的李遠。

    人有時候容易因為反復被洗腦而對自身產生懷疑,並漸漸試著去相信別人說過的話。

    那些看上去完全經不起推敲的傳銷案,便是明證。

    外人會覺得很蠢,這種騙人的話怎麼會有人信

    然而深陷其中的那些人,還一直在等創業成功分紅,哪怕他們從未見過所謂的某某項目。

    早上出發後,李遠一直沒機會和裴正搭上話。

    對心性尚未穩定,性情多疑的他而言,更像是一種折磨。

    直到中午,周青下令找個地方落腳,李遠這才抓住機會靠近裴正問道“你到底想到了什麼憑什麼認定李家不會救我”

    裴正一邊切著菜,一邊漫不經心回道“李公子若是受了傷,傷口發疽,你是直接拿刀將帶疽的這塊挖掉,還是放任不管,直到全身腐爛”

    李遠聞言臉色蒼白,艱難吐出兩個字“挖掉。”

    裴正笑了笑道“這不就得了,李公子領悟能力倒是挺強的。”

    李遠深吸口氣,竭力保持平靜問道“廢話少說,你覺得本公子該怎麼做”

    裴正攤了攤手道“必死之局,恕在下無能為力。”

    李遠聞言冷笑道“別裝了,你費勁心思告訴我這些,不就是為了這一刻嗎難道你想要告訴我,是因為你心地善良”

    裴正聞言轉身就走,同時在心里默念道“三、二、一”

    “且慢。”

    李遠快步跑過來,攔在裴正眼前“你的建議還沒說,為何匆匆離開”

    裴正輕笑道“在下居心不良,不敢誤導李公子。”

    李遠一時氣結,卻拿裴正沒辦法。

    裴正笑了笑,從他身邊繞過。

    如李遠所說,裴正的確替他想過應對之法,可裴正不想這麼輕易說出來。

    一是李遠心中尚有疑慮,裴正順著李遠的猜測說出建議,相當于間接證明自己早有預謀。

    二是太容易得到的東西,往往不被人珍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