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在綜漫世界當官方究竟是為了什麼

正文 第115章 番外9

    降谷零一路奔逃, 慌不擇路中跑進了別墅的地下室。

    今日是公安聯合他最厭惡的FBI等國外勢力發動總攻,對黑衣組織進行圍剿的日子。

    可結果卻是出人意料的慘敗。

    組織那方,忽然多了一個殺傷力強大的不明邪惡生物助陣, 那外表丑陋的生物殺傷力巨大, 用熱武器也很難對它造成傷害,降谷零率領的突擊組因此幾乎全軍覆沒, 只他一人莫名能用子彈對那生物造成一點傷害, 由此才逃出生天。

    可也只能走到這一步了。

    那只邪惡生物緊追不舍, 依此下去,他最終還是會喪命。

    他死了不要緊, 但不能對不起景光和那麼多同志, 讓他們白白犧牲。

    “可惡!子彈已經用光了!”

    從身上再也找不出一發剩余的子彈, 降谷零一拳狠狠砸在身邊的牆面上,發泄憎恨, 卻不想“咚”的一聲, 將什麼東西震落掉到地面,降谷零打開手機手電筒查看,卻發現跌落的是把武/士刀。

    這所別墅是烏丸蓮耶所屬, 他喜好藝術品是出了名的,想來這是他的收藏品。

    沒有子彈,用冷兵器的話能否對它造成傷害呢……降谷零腦海中剛閃過這個主意,就發現在手電筒光線所及之處, 地面上畫有很奇怪的線條。

    他將燈光往旁邊移動幾寸,方一覽這些線條的全貌。

    這是一個畫在地板上的召喚陣。

    巧合的是, 這個召喚陣降谷零恰巧認識。

    因為組織首領烏丸蓮耶對一些奇談怪聞極為感興趣, 作為高級情報人員的波本為此, 都會經常被上面要求搜集各地的靈異傳聞, 比如說人魚島之類,久而久之,降谷零對這方面的一些消息就格外留心。

    這本記錄了聖杯戰爭和與之相關的召喚英靈戰斗信息的古籍,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降谷零閱讀到的,他原本將書中記載當做一個故事,一個虛無縹緲的傳說,因為在此之前,降谷零根本不相信這類怪力亂神的東西在世上真的存在。

    直到烏丸蓮耶召喚出了那種邪惡生物。

    “可惡……”降谷零再一次自責為何沒有早些重視烏丸蓮耶的這部分情報,緊接著一個瘋狂的念頭涌上他腦海,如果他可以對聖杯許願的話,能不能終結掉永生不死的烏丸蓮耶和他掌下的黑衣組織?

    隨著這樣念頭的涌出,降谷零忽然感到手背一陣灼熱,他抬起手背看到令咒的那刻,便決定孤注一擲。

    除了地板上早已畫好的召喚陣,降谷零在房間里尋到了古籍上寫的召喚儀式所需的所有材料,看來這間地下室本來烏丸蓮耶派人研究聖杯戰爭所使用。

    依照記憶備好所有,降谷零站在召喚陣前,深呼了一口氣,然後詠頌出冗長的召喚咒文。

    隨著他詠念的咒文,召喚陣上泛起一陣金色的光芒,在他最後一個字音落下之刻,光芒大綻,刺得人睜不開眼楮。

    金色光芒閃爍過後,地下室內被魔力沖擊得一片狼藉,一道倩影從煙塵中步出,降谷零凝目望去,意外發現是一名容貌美麗非凡的年輕女子,她身著覆著輕甲的女式羽織,黑發金眸,自帶一股凜然不可侵犯的氣質。

    這就是英靈……?降谷零怔怔地想到。

    對方看到他亦是微微一怔,隨即唇角一勾,泛起笑意︰“喲,你就是我的Master啊。”

    她笑起來像晴朗天空下的太陽,燦爛奪目。降谷零甚至懷疑她是不是使用了什麼魔法,不然自己為何會失神呢?

    還不待降谷零開口,那只追逐降谷零的邪惡生物察覺到召喚時產生的魔力,劈開門闖了進來。

    “真是的,現在的惡魔長得越來越倒人胃口了……”

    美麗的英靈嘆了口氣,消失在原地,等降谷零的視線再一次捕捉到她,已經是她將惡魔一刀兩斷之後的事了,沖天的火焰伴隨著耀目的雷光,很快焚燒掉了惡魔的殘軀。

    于降谷零而言那麼難以撼動的惡魔,對于這名英靈來說,竟不是一合之敵。

    她執刀回轉過身,對他笑道︰“忘了自我介紹了,我是凜,職介是Assassin,擅長神速超爆發的劍術。”

    她緩慢將刀收歸鞘中,走回降谷零面前,臉上仍泛著輕笑︰“可以請問你參與聖杯戰爭目的是什麼嗎?這將決定我對你的態度和之後的行為模式。”

    *

    降谷零理所當然地回答,是為了消滅烏丸蓮耶和他掌控的組織。

    然後降谷零就目瞪口呆地看到,名為凜的英靈一路摧枯拉朽殺到烏丸蓮耶面前,最終用具有魔力的劍招將他送下地獄。

    “你們英靈都是這麼厲害嗎?”降谷零既好奇又略微有點對未知事物的恐懼。

    凜點頭又搖頭︰“是,也不是。”

    她回頭笑道︰“你別看我對付他這麼容易,那是因為我的招式剛好克制。”

    英靈凜的獨有招式【戮惡之劍】,在對付邪惡陣營的人或魔物有天然克制效果,而且還能墮落人類的永生之線,讓他早日重歸地獄。

    “英靈能力的高低大部分取決于在生前世界的名氣,而被召喚出來之後,能發揮出多少,得看御主的魔力供給。”凜這樣解釋道。

    聰明如降谷零很快反應過來︰“這麼說,如果我的魔力太低會給你脫後腿?”

    “是這麼一個意思吧,”凜找了一塊干淨地方坐著,慢慢和降谷零聊天,“不過我剛被召喚出來,魔力還很充沛,一時之間不愁魔力的事。現在——是時候談御主你的事情了。”

    她臉色轉為嚴肅︰“你的心願我已經為你達成了。你知道你現在的處境非常危險嗎?”

    降谷零一愣後搖頭,雖然在古籍上知道聖杯戰爭的意義和進行方式,可從只言片語中並無法窺見真實的聖杯戰爭。

    “這不是游戲,能隨時選擇退出,其他的參與者為了各自的目標,一定會對我們發起以一方死亡為結局的戰斗,我是英靈死了沒關系,御主你要是死了,性命是真的沒了。”說完這話,凜站起來開始向屋子外部走去。

    “我的性命不足掛齒,既然烏丸蓮耶和組織已經被消滅了……”降谷零小跑跟上她。

    凜回頭對他說︰“你打電話聯系人來處理現場吧,除了首領以外的人我一個沒殺,要一個個帶走也是很麻煩的。”

    “你知道電話?”降谷零驚奇于她對現代物品的熟練,竟然連電話都知曉,看到羽織的時候他還以為對方是古時候的人物。

    “當然,”凜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聖杯會將所有關于現代的知識灌輸給英靈,即使是神話和傳說里的人物,一樣會通曉現代常識的。”

    “處理結束你盡快抽身離開吧,”好心的英靈如此告誡,“如果被其他御主發現你,就連你身旁的人都可能遭到連累。”

    *

    第一波襲擊比想象中來得早。

    降谷零剛剛吩咐風見處理完當前之事,凜就忽然出現為他擋下一波攻擊。

    “Saber?”敵方的英靈思考了一會兒,搖了搖頭,“不,這種隱匿氣息的本事,你是Assassin。”

    凜將劍歸鞘,重新擺出對敵的出手式,嘴中嘟囔道︰“所以說為什麼是Assassin,除了氣息遮斷和行動神速外,我根本不符合Assassin的特性吧,哪里愛殺人了。”

    降谷零聯想到她之前在別墅里沒有取走除烏丸蓮耶外任何一條人的行為,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

    凜揮手對他道︰“你躲到安全的地方去,注意身旁可能的襲擊,如果襲擊者是英靈就過來找我,御主的話就自己想辦法對付。”

    對于大部分徒手戰斗力不行的御主而言,凜還是相信降谷零可以應對的。

    降谷零聞言立刻跑開躲了起來,為自家從者減輕負擔。

    *

    這場戰斗凜並未花很長時間,畢竟她擅長的就是速戰速決。

    而降谷零在遠觀時深刻了解了英靈的真正厲害,並背著被上司懷疑的可能向其臨時請假,然後開始了與凜兩個人的旅程。

    為了躲避參賽的御主,降谷零將公安臥底的手段,凜將Assassin的氣息遮斷都發揮到了極致,在整個日本各地游玩,偶爾有敵人發現他們,也會很快被凜擊退甩開,然後兩人再次遁走。

    這種感覺,好像私奔被追逐的小情侶似的,降谷零不禁想到。

    有次戰斗危急的時候,魔力不足了,凜還抽空返身回來按著他親了好一會兒,面對完全怔楞住而後臉爆紅的降谷零,凜抹了抹唇,笑道︰“不會是初吻吧?”

    “怎麼可能?!”降谷零強撐著男性自尊心反駁,事實上排除掉扮演波本的時候,這確實是降谷零的初吻。

    “謝啦,魔力收到了,我回去戰斗了。”凜揮了揮手,又飛速跑了回去。

    *

    “凜是什麼時代的人?”

    北海道的雪地里,降谷零這樣問道。

    凜啃著當地特有的糕點︰“為什麼想知道呢?”

    降谷零態度很誠懇地說︰“因為想更加更加的了解你。”

    “所謂英靈呢,就是無數個世界關于某個意識的集合體,”凜喀嚓喀嚓啃著糕點,避重就輕地說,“所以這個世界的我生活在古代,那個世界的我生活在現代,都是有可能發生之事。”

    “這樣啊……”降谷零心中輕嘆,面上卻沒表現出絲毫異樣,“所以聖杯戰爭結束後,你就要回那邊去了?”

    凜歪了歪頭︰“嘛,應該吧,我也是第一次被召喚,不清楚流程。”

    *

    “凜——!”降谷零撕心裂肺地大喊。

    面對兩名英靈的聯手,凜最後為降谷零擋了必死的一招,代價是她即將返回聖杯之中。

    離別是這般令人措手不及,降谷零本以為他們會有更長久一段時間的相處。

    “別做出這副悲傷的表情,”凜伸手抹去降谷零眼角的淚水,“你忘了,英靈是不會死的。”

    她目光落在降谷零一直帶在身邊的武/士刀上,只要從劍鞘中抽出刀,就可以看到劍身上金色的閃電紋路,這把日輪刀,曾是大正時期在鬼殺隊的某個【她】所使用的武器。

    “既然日輪刀在這里……”她喃喃道,綻開最後一個笑容,“那你就一定會遇見她,不要放棄呀。”

    “凜!”

    無論降谷零如何挽留,消散的英靈都不能再被他懷抱甚至觸踫。

    *

    半年之後。

    終于洗清了叛變嫌疑的降谷零重歸了正常的工作生活。

    雖然只與凜相處了短短不到半個月的時間,這段無疾而終的感情,刻骨銘心,他永遠不會忘懷。

    只是偶爾,他會產生一種錯覺,那樣美好的女子,其實是他做夢產生的幻覺吧?

    又或者,他降谷零果然是一個被詛咒的人,凡是他在乎的人事物,最終都會失去。

    他的手什麼都留不住。

    而現在能證明凜曾經存在過的證據,就只有這把武/士刀了。

    最後那次他們閑聊時,她曾說過這把刀就是召喚出她的聖遺物,可能是過去的她使用過的武器也說不定。

    迎風站在橋欄邊,降谷零對著太陽的方向緩緩地拔刀出鞘,刀身上有著金色的閃電紋路,正如同凜的招式一樣,絢爛又奪目。

    “等等,那位先生,你不要自殺啊!”

    熟悉的聲音入耳,降谷零一怔,手上一松,那把刀就順勢跌入了下面的河流中。

    降谷零來不及思考,直接脫下外套,就縱身往水里一跳。

    那是凜的東西,一定要找回來!

    他只有這一個信念。

    幸好橋面離水面不高,水也沒那麼深,他深吸一口氣下潛,幾個來回之後,就在刀入水的位置將其找到了。

    精疲力盡的降谷零剛浮出水面,就被另一個人拉住了,正面看到那張熟悉的面孔,降谷零一時失去了所有的反應,任那個少女將他拉回河岸。

    他此刻終于明白,凜讓他不要放棄等待的是什麼了。

    “大叔,我看你年紀一大把了,懂不懂得珍稀生命四個字怎麼寫啊?”青春靚麗的女高中生渾身濕漉漉的,校服還在不停滴水,正氣憤填膺在教育降谷零不愛惜自己。

    “呃……大叔?”降谷零變成了豆豆眼,生怕第一次擔心起自己的年齡來,雖然他的確到了被年輕一代叫大叔的年齡,但一般人看到他的外表,根本猜測不到他二十九歲了,一般都會喊哥哥。

    “怎麼,難道我喊錯了。”女高中生斜睨了他一眼,她直覺最準了,對面這個池面一看就童顏臉嫩,肯定不止外表的歲數。

    “沒……隨你喜好就行,”降谷零看到她就沒了脾氣,他鄭重地鞠躬道歉,“抱歉,我並不是想自殺,讓你誤會了,不好意思,為此今天對你造成的各項損失我都可以賠償。”

    “G?不用不用,”看他態度如此坦然,女高中生反而不好意思了起來,她低頭看了一眼對方手中此刻都緊握的刀,“不是自殺麼,我還以為……非常抱歉,哎喲!”

    她慌忙鞠躬中,卻和降谷零撞了個正著,不禁痛呼起來。

    降谷零捂著額頭直起身,二人目光相對,看到彼此狼狽的模樣,不由一起笑了出來。

    “我是若松凜,你呢,大叔?”自我介紹之後,若松凜爽朗地伸出手,釋放出和解的信號。

    降谷零握上她伸出來的那只手,是活的,有溫度的手,心中一時感慨萬千。

    “我是降谷零,”他真誠地笑了起來,“很高興認識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