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正文 【78】

    淅淅瀝瀝的雨從車頂滑過玻璃,模糊了車外的視野。

    他們的世界好像被無限度縮小成只有車內這半寸空間,一舉一動都如此明顯。沈雋意看到她霎時放大的瞳孔,看到她緊緊掐在一起的手指頭,看到她咬腮屏住呼吸,而後一寸一寸紅了眼眶。

    除了拍電影的時候,他什麼時候見她哭過呢。

    她那麼耀眼,像天上的太陽,無時無刻都散發著璀璨奪目的魅力。可這顆太陽卻在此刻像被這漫天大雨澆滅了光芒,只留下陰天的哀傷。

    沈雋意一瞬間又心疼又緊張,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放了。

    他忍不住想要伸手抱她,可想到剛才自己一伸手她躲避的動作,又硬生生忍下來。只僵硬地坐在原位,微微低頭看著她通紅的眼楮,很小聲地問她“趙虞,我可以喜歡你嗎?”

    她一動不動的,眼眶卻越來越紅,固執地繃著眼底洶涌的淚意,像鬧脾氣的小孩子,強忍的哭腔從緊繃的唇間擠出來“不可以!”

    他卻一點也不失望,還是那樣珍重又認真的語氣“那我可以等到可以喜歡你的時候再喜歡你嗎?”

    趙虞睫毛根全都濕了“不可以!”

    他抽出一張干淨的紙巾放到她手心“那等你說可以的時候我再喜歡你好不好?”

    趙虞揩了下鼻涕,把紙巾揉成團砸他身上“不可以不好不行!你不準喜歡我!”

    他就笑起來,又遞給她一張新的干淨的紙巾“可是我已經喜歡上你了呀。那我盡量忍一忍不來打擾你,給你時間好好思考行嗎?”

    趙虞咬著牙看他眼里笑意清明的模樣,眼眶通紅地別過頭去。

    雨不知何時小了下來,透出雨過天晴的跡象。被雨水打垂的枝芽又重新伸展開來,綻出了更加明艷的花葉。沈雋意拉開車門,將要下車時又回頭笑著對她說“太陽快出來啦,開車注意安全哈。”

    趙虞不看他,打開車窗伸出手用紙巾擦拭布滿雨水痕跡的後視鏡,嗓音有種別扭的悶“嗯”

    他下車關上門,站在外頭笑眯眯地朝她揮手。

    一點也不像告白被拒的人。

    冬天最後的尾巴在這場雨之後徹底消失,天氣漸漸回暖,街邊的粉櫻也開始盛開。

    春天到來了。

    趙虞的專輯定在下月發售,她每天都忙得腳不沾地。沈雋意說不來打擾她,那天之後果然就沒有再來打擾了。只每晚睡前準時發了一條晚安,像在提醒她別忘了思考。

    趙虞看著他每天變著花樣說晚安的表情包,噘著嘴戳戳戳戳他頭像。

    才發現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把頭像換了。

    那張用了很多年的天下第一帥的照片換成了夜空下漂亮的摩天輪。

    是那一晚他們一起坐過的那架摩天輪。

    趙虞耳根透紅地退出了微信界面。

    周末時,每天只有晚安問好的沈雋意終于發了條內容不同的微信過來“過年定的骨雕寄過來了,我給你送過來嗎?”

    過年他們出去玩的時候踫到一家手工骨雕店,趙虞挺喜歡那家店的風格,訂了一款產品,沈雋意也跟著訂了一個,工期是兩個月,當時留了他在北京的地址。

    他不說,趙虞都快忘記這事兒了。

    趕緊回微信“不用,我讓南南來拿。”

    他說給她時間思考,就一次也沒催過她,回了一個點頭說好的表情包。

    林之南剛在公司開完會,收到趙虞的微信就轉道去沈雋意家了。敲了門,笑著揮手打招呼“虞虞叫我幫她來取東西。”

    沈雋意笑吟吟的“在琴房,跟我來吧。”

    林之南還是第一次來他家,有些好奇地打量了一圈,跟在他身後走進琴房時,被靠牆一整面櫃子驚呆了。

    沈雋意從箱子里把骨雕拿出來,回頭看見她驚訝打量的目光,摸摸腦袋笑道“都是粉絲送的。”

    林之南入行這麼久,從沒見過哪個明星這麼認真地對待粉絲送的禮物。他家是獨棟別墅,一樓的琴房比尋常人家的客廳還大,一整面牆櫃都密密麻麻擺滿了各種禮物。

    是屬于粉絲的心意,也是她們遙不可及的愛意。

    這當然擺不下,他還有專門一個房間用來儲存粉絲的禮物。

    林之南咋舌,接過他遞來的骨雕,正要轉身離開,突然被櫃子上某一個禮物吸引了視線。

    一顆晶瑩剔透的水晶球。

    林之南站在原地愣了好一會兒,不可置信又有些驚喜地指過去“那個你還留著啊?”

    沈雋意順著她視線看過去,有些疑惑地眨了眨眼。

    林之南走過去踮腳把水晶球拿下來,吹吹上面的灰,有些激動地說“你還記得這是誰送給你的嗎?”

    沈雋意搖了下頭。

    林之南指了指自己“是我啊!有一年聖誕節,在機場!你還記得嗎?”

    沈雋意噗的一聲笑出來了“你還追過我啊?”

    林之南捧著水晶球左看右看“我追什麼啊,是虞虞。當時她不是喜歡你嘛,買了聖誕禮物想送給你又不敢。就是我們去韓國那一年,當時都在機場候機了,然後剛好你也在機場,我就拉著她去圍觀啊……”

    她自顧說著,再抬頭時才發現沈雋意臉上的笑意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整個人像快雕塑似的僵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看著她手里那顆水晶球。

    林之南一下抿住唇,有些緊張地摸了摸臉。

    過了好半天,才听到他聲音異樣地問“虞虞喜歡過我?”

    林之南眨巴眨巴眼楮,支支吾吾開口“就……就粉絲那種喜歡啦,她是追過你一段時間,後來……後來就脫粉了嘛。”

    沈雋意笑了下。

    很苦澀的一個笑。

    他們從小就認識,她就算追星也不會追他的。

    何況那時候她對他的疏遠冷漠,可一點也不像追星的小粉絲。

    他曾經也疑惑為什麼長大後的小姑娘對他的態度變化如此明顯。他也疑惑,為什麼他的告白會令她那麼難過。

    喜歡就答應,不喜歡就拒絕,可為什麼,在他說出喜歡的那一刻,她會那麼難過呢?

    原來是這樣啊。

    原來,在他不知道的漫長時光里,她已經孤獨地喜歡他那麼久了啊。

    而他連她是什麼時候喜歡上自己又在何時放棄都不知道。

    他都錯過了些什麼啊?

    林之南看著面前眼眶逐漸變紅的男人,緊張地吞了口口水,卻見他朝她伸出手來,嗓音低啞說“給我吧。”

    林之南顫巍巍把水晶球遞過去。

    沈雋意低聲說“還有骨雕。”他抬眸看著她,“我給她拿過去。”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林之南居然從那眼神中看出了一絲懇求。她抿了下唇,慢騰騰把東西都給了他。

    沈雋意甚至沒換衣服,也沒管她,拿著水晶球和骨雕就迫不及待出門了。

    林之南懵懵地在琴房站了一會兒,才默默鎖上房門離開。上車之後,想了又想,還是給趙虞發了條消息“沈雋意來找你了,還有……我不小心把你以前追過他的事說漏嘴了,他好像怪怪的qaq”

    等了好一會兒,趙虞也沒回消息。

    專輯制作已經進入尾聲,趙虞終于可以好好休個假,關了靜音窩在沙發追劇,完全沒注意旁邊充電的手機里跳出來的信息。

    房門被敲響時,她還以為是林之南來了。

    她拿起遙控器按了暫停,跳下沙發跑去開門。

    臉上的笑意在看見門外眼眶通紅的沈雋意時頓在了臉上。下一刻,她看到了他手上的水晶球。

    那顆她經過櫥窗時一眼就看中,忍不住想要買下來送給他的水晶球,過去多年後依舊晶瑩剔透,雪片飛舞地躺在他手掌。

    記憶像一陣狂風,呼嘯著將她拉回了那個寒冬。

    趙虞猛地想關門。

    但慢了一步,他已經擠進屋來,左手拿著水晶球,右手提著骨雕,看上去又蠢又傻,眼圈卻紅得不行,低頭看她時,眼里洶涌翻動的情緒幾乎要將她淹沒。

    趙虞垂下的雙手緊緊握在了一起。

    誰也沒說話。

    午後的春風撩起半拉的窗簾,吹進樓外粉櫻的花香。

    好半天,沈雋意甕聲說了句“對不起。”

    趙虞深深吸了兩口氣,終于抬頭直視他通紅的眼楮“有什麼好對不起的?”

    沈雋意睫毛都在顫,聲音低得不像話“我錯了。”

    趙虞看了他好半天,很無奈的,輕輕的,嘆了一聲氣“沈雋意,別跟我道歉。”她看向那顆水晶球,抬手摸了摸“暗戀這件事,你沒有錯,我也沒有錯。”

    她抿唇笑了下“我們誰都沒做錯什麼。”

    愛情哪能分出對錯呢。

    不過是她早了一步,而他晚了一步罷了。

    沈雋意把骨雕和水晶球放在旁邊的櫃台上,朝她走近了兩步。

    趙虞後仰了一下,臉上還有笑意“干嘛?”

    他手掌輕輕放在了她頭上,是輕撫的姿勢,低頭看她時,連被淚意打濕的睫毛都根根分明。

    他喊她名字“趙虞。”

    她咬了下唇“嗯?”

    沈雋意說“我會很喜歡你的。”他努力笑著,眼里光芒閃爍“我會加倍,十倍,千倍的喜歡你,把那些年丟下的喜歡全都補給你。”

    趙虞很輕地呼吸著。

    他低下頭,用額頭溫柔地踫了一下她的額頭“你可以不用那麼快重新喜歡上我。這一次換我來追你,好不好?”

    額頭相貼,肌膚溫熱的觸感像春日溫暖的陽光,輕盈地落滿她眉間心上。

    趙虞閉著眼。

    好半天,輕聲說“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