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工具人的自我修養[快穿]

正文 不能再忍耐

    系統看出再下去林奇就該做傻事了, 趕緊把林奇拉了出來,林奇從凍得不輕的狀態一下回到常態,不知怎麼地很不適應,睫毛沉重, 像是那些雪花還掛在那兒, 輕輕一眨, 就落下了一點水珠。

    林奇呆滯地想︰他把雪從那個世界里帶出來了。

    “你哭什麼,多大人了,快擦擦, ”系統無奈道, “對著一串數據這麼多愁善感, 你這樣怎麼走劇情?”

    他哭了嗎?林奇遲鈍地抬手摸了下臉頰,頰面上濕漉漉的,是熱的, 他想錯了, 真的不是雪,是他哭了。

    他為什麼哭了呢?

    一股強烈的戰栗襲來,林奇的腦海中像龍卷風一般閃過無數情緒, 虛擬世界里劉琰的眼神穿過層層風雪定格在了他的腦海中, 不可忽視。

    林奇的心又在亂跳了。

    “我……”林奇喃喃道, “我有點奇怪。”

    系統︰“你確實很奇怪, 我建議你再去做一次情感收束。”

    情感收束?

    被砍掉記憶這件事對自己造成的影響太過突出,林奇都沒去想他是因為‘情感收束’失敗才被砍掉了記憶,也就是說他在小世界里和小世界的人物發生了感情,那感情強烈到了連情感收束都無法解決的地步。

    听起來完全不像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怎麼樣?休息一會兒再進?還是直接進?”系統打斷了林奇的思緒,林奇怔了一會兒,抹了下臉, 鎮定道︰“我還行。”

    “再次提醒你,你沒有犯錯的機會。”

    “我知道了。”

    *

    “都機靈點,糊里糊涂的,往哪踩呢?!兔崽子——”

    林奇肩膀被人蹭了一下,一個踉蹌摔倒在地,面前是一片混亂的景象,許多灰袍太監手腳麻利地抬著箱子進進出出穿梭走動,亮堂的殿內鮮紅的橫椽,日光如箭矢般射過窗扉,照出點點浮沉。

    “喲,誰把林公公撞倒了,”笑臉太監上來扶了林奇,“林公公,您坐,等著瞧好了,一盞茶的功夫,我保證這承闕宮內收拾得妥妥當當。”

    林奇順著他的力道坐下,承闕宮?劉琰和‘林奇’從冷宮里出來了?

    輔助系統及時地補上了背景,“時光荏苒,劉琰已經長到了十六歲,經過他不斷的籌謀,終于得以從冷宮中放出,一直陪伴在他身邊的林奇也跟著水漲船高,成為他身邊最受信任的心腹。”

    林奇問道︰“這麼多年,我一直在給他下毒?”

    系統︰“是的。”

    林奇心里有點莫名的難受,熱鬧的聲音在耳邊轟鳴亂響,他胡亂地用手去摸旁邊的茶碗,想喝口水壓一壓,手一抖卻是將茶碗打翻了,淅淅瀝瀝地澆在自己的衣袍上,茶碗滴溜溜地在地上打轉。

    殿內太亂,沒人注意他那,林奇怔怔地看著袍上的水漬,出神地想︰身邊唯一親近信任的人卻一直在給自己下毒,劉琰如果知道了真相該有多絕望?

    那個眼神,他怎麼忍心讓那樣溫暖的眼神破碎?

    一雙蒼白的手很突兀地出現在林奇垂下的視線里,輕拍著他袍子上的水漬,林奇猛地抬頭,見到了一個長大的劉琰,劉琰的輪廓無疑很俊美,額頭舒展眼眸清亮,臉上的疤痕淡了,成了一條彎彎扭扭的蚯蚓,單薄的少年臉頰因這一道疤而顯得心事重重。

    劉琰咳嗽了一聲,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了淡淡紅暈,目光很有力地望向略顯呆滯的林奇,他等了這麼久,在他快要等的絕望時終于又等到了,等待折磨了他,將他那一顆飽受煎熬的心磨礪得粗糙不堪,讓他足以泰山崩于前而不變色,再次見到他的愛人,他也只是平靜微笑道︰“想什麼呢。”

    不知什麼時候殿內的太監都已經撤出去了,華麗空蕩的殿內只有劉琰一腳踏在林奇坐的軟榻台階上,彎著腰靠近林奇,天然地表明了一股親近。

    輔助系統沒吭聲的情況下,面對劉琰林奇幾乎是有些慌亂,他不知該說些什麼,做些什麼,劉琰無知無覺地與‘林奇’這條毒蛇相依為命,說話的語氣和動作都是這樣的親昵,甚至讓林奇感到了一絲嫉妒。

    他不是‘林奇’,他只是短暫地進入這個角色。

    林奇很失落,輔助系統說的‘時光荏苒’這四個字忽然在他的腦海里變得豐富起來,這幾年‘林奇’不斷地在對劉琰下毒,劉琰不但不知道,而且還待‘林奇’很好吧。

    患難與共的情誼,能不好嗎?

    林奇抓了身下軟榻的緞面,垂著眼睫輕抿著嘴唇不說話。

    他不說話,劉琰也不開口,只是定定地看著他,近乎貪婪地享受這片刻的獨處,因為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林奇會再消失,只剩下一具空空的軀殼。

    日光透過林奇身後的窗扉,將他臉頰邊的絨毛照得縴毫畢現,劉琰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很慢很慢,不是他不激動,而是此刻太激動了,他不得不壓制自己過分的心跳,心中小心翼翼地盤算著,一雙手抖了又抖,在克制與放肆之間來回握拳與收緊,終于還是抬起了手輕踫了一下林奇的臉。

    冰涼的手踫到臉的那一瞬,林奇觸電般地顫抖了一下,驚愕與歡喜兩種情緒同時傳來,耳膜里像有一面小鼓咚咚咚地敲打,與劉琰手指接觸的那塊肌膚劈里啪啦地閃起了小火花,麻麻的刺刺的,林奇張著嘴正要說話,輔助系統終于開口了。

    “你眼看著劉琰起勢,劉琰的心機城府讓你感到惶然不安,對他用毒這件事終究會是紙包不住火,現在你面臨著兩個選擇,a︰賭一把這麼多年劉琰對你的感情,據實相告請求寬恕,站隊到劉琰這一邊。b︰一不做二不休,做都做了,不如就狠到底,替大皇子除掉劉琰,在大皇子那記一大功。”

    林奇沒有直接選,尖銳地反問道︰“我這樣真的是在扮演工具人而不是在扮演反派嗎?我質疑這個副本的合理性。”

    輔助系統柔聲細語︰“你的這個角色非常的有意義,讓劉琰在羽翼未豐時能認識到身邊之人無一可信,徹底褪去了他人性中的最後一點溫情,對他成為帝王稱霸偉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這樣的角色怎麼會是反派呢?”

    林奇靜默著,劉琰的聲音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怎麼,還要我伺候你換衣裳?”

    年少的友情,即使雙方的身份差距巨大,即使劉琰已東山再起貴為皇子,他對‘林奇’依舊是這樣沒有一點架子,真誠得讓林奇心酸。

    “他對林奇的確是不一般,但這跟你又有什麼關系呢?”輔助系統循循善誘,“你並不是這里的林奇,無論你作出什麼選擇,後果都不需要你自己來承擔,除非你選錯了,那你可要真的體驗一把‘林奇’的經歷了。”

    “听上去很可怕,”林奇出了神,沉默了一會兒才緩緩道,“……我選a。”

    輔助系統完全沒有聲音了,林奇只感覺到大段大段的台詞涌入腦海中,頭腦都有些發脹般地疼,他對劉琰夢游般道︰“殿下,這些年來我一直都在騙你,大皇子命我在你每日的飯食中……”

    “不要說了,”劉琰的手蓋住了林奇的嘴唇,眼中一如既往地閃動著溫暖得讓林奇想哭的光,他一字一頓地輕聲道︰“我知道你的難處。”

    林奇在想哭的情緒中被拉扯了出去,時間和空間在他身邊扭曲成形,他感覺自己變得很小很小,手腳都被綁住,嘴唇被粗暴地捏住,辛辣的酒液灌入他的喉中,他想吐出來,舌尖亂顫地吞咽下了更多,喉嚨如火燒一樣地疼,林奇想大叫,卻只是發出了微弱如貓叫一般的聲音。

    “守護者,鑒于您糟糕的選擇,您將面臨體驗人設的懲罰,精神時間為期兩年,客觀時間兩分鐘,為了讓您有浸入式的體驗,全程我將不提供幫助,感謝您為守護事業作出的努力,兩分鐘後見。”

    “怎麼樣,醉了嗎?”

    “急什麼,我這刀都沒燙好呢。”

    “小娃子,”粗糙的大手不輕不重地拍在臉上,林奇的意識逐漸開始昏沉,“好好睡,一覺醒來,保你切得干干淨淨。”

    對了,輔助系統說了要讓他完全體驗‘林奇’的人設,從被閹開始……林奇想哭又想笑,沒關系,他堅持做了自己,就算受苦也沒關系,都是假的……很快……很快就會過去的……

    再醒來時,林奇只覺渾身酥軟,眼皮沉重地打開,頭疼得厲害,仿佛是做了很長的一個夢,夢里全都是黑暗與恐懼,唯有一雙溫暖的眼劈開了重重迷霧。

    “醒了?”稚嫩的聲音傳來,林奇這才發覺他面前的確有一雙好眼楮。

    不單是好眼楮,還是好相貌,紫金冠白玉肌,精致的男童相貌毫無瑕疵,“還難受?”

    是劉琰。

    林奇記得這張臉,在稍大一些的時候,這張臉上會多一道難看的疤。

    小小的手摸在了他的臉上,藍色火花再次從林奇的頭上閃過,劉琰擰眉望著他,“燒得厲害,蠶室那幫老家伙不煮麻湯用酒,真是禍害人。”

    林奇張了張口,短促地‘啊’了一聲。

    “你放心,”劉琰原以為他怎樣都不會變臉色了,察覺到在數據世界里林奇的位置時,他還是差點要瘋了,劉琰拉了他的手,單薄得像紙片一樣的手,“你沒事。”

    幸好是在數據的世界里,他還有力量能護住林奇,及時地截下林奇。

    看著林奇茫然又驚懼的眼神,劉琰的手用力攥住他,傷害他,他可以忍耐,連林奇都要欺辱,他……不能再忍耐了。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老板︰小楊在放羊、輕紅、想吃雪綿豆沙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老板︰安山士 17個;繁縷、曹承衍邊抱著我邊 2個;tako魚魚、愛良平愛生活、浮梁買茶去、白面書生、、信女願一生吃素、傅清、該用戶已注銷、輕紅、阿鈺、小喜2020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老板︰魔王l 150瓶;阿鈺 117瓶;果茶 92瓶;輕連 80瓶;阿擼擼醬、落 50瓶;春江潮水平 44瓶;沫_夏 42瓶;矮又方 40瓶;豆 30瓶;星象-巨蟹 28瓶;你有本事翻書、嗑糖專用號、曹承衍邊抱著我邊、木樨茶、水煮魚片、天堂之鴿、鴛鴦兩邊都辣、雲深不知處、小小雲端花、九酒久、咻咻咻 20瓶;徽章 17瓶;字米名蟲的家伙、吃炸雞不喝啤酒、維生素m99、十二曰、王久王久王久、謝烏鴉、十分紅處竟成灰、我磕的cp都是真的、雪夜歸舟、見崎檁子、tako魚魚、文秋成、銀衣、花花不發灰、薛洋官方認證媳婦、無工具男孩、沐湫 10瓶;絨絨 9瓶;孤酒清歡 7瓶;eunhyuk 6瓶;op體mists、張清新、幻夢醬、天寶寶寶寶寶_、葉葉葉葉葉曦、好多愚、會織毛衣的小戳 5瓶;白面書生、38076569、九啾啾、藥藥是歐皇 4瓶;秋朔、親愛的夏飛你好 2瓶;番茄炒西紅柿、joy.z、喲喲呦、dkira、桃烏、星空下的霞 1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