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偵探推理 > 他來自虛空

第四十四章 警告標志

    凱恩讓鑽地蠕蟲挖出的地道,通往人類聚落外千米遠的一處風蝕岩中。

    層層裸岩堆掩住了地道的出口,隱蔽性很強,而且旁邊就有高高的岩柱,方便凱恩在高處俯瞰聚落內的情況。

    鑽地蠕蟲並不會因為幫了凱恩的忙就被放過,凱恩從一開始就決定過河拆橋。當它挖通地道的那一刻,還沒來得見到陽光就被凱恩召回到地下殺掉了,取走心髒補充精神控制消耗的能量。

    他不敢將虛空生物拋尸荒野,鬼知道正常的生物吃掉它們的腐肉會發生怎樣的後果。虛空侵蝕正常生命然後引發變異,一個不小心引發的連鎖反應就能讓附近的生物圈崩潰,甚至害死人也不是沒可能。

    為了顯眼讓人們盡早發現,凱恩要將顱骨放到一座高高的獨石柱上。凱莎沒法再幫他了,他只能用空運的方式將顱骨運上去。

    這塊巨獸顱骨即使被挖空了,其重量也達到了凱恩體重的數倍。為了將其搬上石柱,他耗費了不少能量。

    顱骨的尖牙巨口正對著聚落的方向,這是一種警告,意味著這片土地並不安全。

    凱恩本想在頭骨上面刻字的,讓警告更加直白。不過想到這上面也沒人會爬上來就手下留情了。

    凱莎也爬了上來,她單腳踩著頭骨,眺望著不遠處的聚落。

    她聞到了烤肉的香味,听到了人們的歡聲笑語,嘴角微微翹起,是一抹微笑。

    但這半截微笑馬上就沉了下去,因為她也想起了黃沙之下潛藏的東西。

    “難道這些人不知道自己處在危險中嗎”凱莎跺了跺腳,帶著氣憤說道。

    “做好長久作戰的準備吧。”凱恩嘆了口氣,恐慌需要時間來發酵。

    他也知道強行拆遷是最快的辦法,只要把聚落的城牆和街壘炸毀,再放火燒屋子,這些人就不得不離開這里。

    但那不太實際。

    要是考慮到人們的死活,他們就不能直接破壞房子。

    得給人們時間跑出來,準備行囊,帶著所有不忍放棄的東西上路。

    如果直接炸房子的話,一些人就會被倒塌的房屋砸死。另一些則還沒來得及將東西搶救出來,帶不夠東西只能空手上路。

    然而還沒等這些人走到下一個聚落,殘酷的沙漠就會將他們吞沒。

    然後問題就回到原點要怎麼讓人們乖乖收拾行囊呢如果他們不想走,死也要待在房子里,那這房子還怎麼拆

    他們又不是游牧民族,每一次搬遷都是對生存的一次不小的挑戰,又怎麼會輕易搬走呢

    溫和的舉措注定無法快速達到他倆的目的。

    跟凱恩取經之後,凱莎解鎖了許多新姿勢。

    現在,她會尋找那些跟動物單獨相處的人類作為目標。

    無論遇到老人小孩,她會隱身站在動物的旁邊,對目標說話。

    而在當事人看來,就變成養了好久的動物突然成精說話了說的還是可怕的預言

    遇到膽大敢回話的,她還會回答對方的疑問。

    因為被頭盔扭曲了聲音,她的聲音如同嗆血,那詭異的聲道說什麼都能讓人印象深刻。

    許多人都遇到了同樣的狀況,听到了也都是大同小異的內容快逃虛空隨時可能吞噬這里

    然而,怪事並不只有動物開口說話這一種。

    有人發現自己的牆上出現了深深的爪痕,或者代表虛空的三元性標記,甚至是“危”“逃”“吃”之類的字刻。

    反正怎麼故弄玄虛怎麼來,而且不止牆上有,城牆有,有人連天花板上都出現了警告印記,屋主人甚至都不知道有誰進來過自己的屋子。

    此外,聚落里開始有牲口接連離奇死亡。有的被留下了腐蝕性的傷口,有的被挖掉的心髒,有些則直接被嚇死,各種死法稀奇古怪。

    這麼多怪事在不到千人的小小聚落接連發生,恐慌逐漸在人心中發酵。

    虛空怪獸對聚落虎視眈眈的傳聞漸漸傳開了,每個人都心慌慌的,宵禁的時間越來越早,平時沒事禁止單獨外出。

    如果這些怪事都沒有足夠的證據來證明怪獸真的存在,那人們接下來的發現,就坐實了這一說法的成立。

    有人在聚落的石柱上發現了怪獸存在的證據

    一尊巨大吞下成年人的頭骨被安置在石柱的頂端,那針牙密布的上下顎完全就是非自然能產生的結構,它面朝不遠處的聚落,無聲的訴說著亙古的恐懼。

    “糟糟了我要我必須要把這件事告訴酋首”第一個發現頭骨的年輕人慌慌張張的跑回去將他的發現告知聚落的酋首。

    很快的,城里又來了一批人確認情況,並且還在附近的石堆里發現通往地下深處隧道,其中有怪物經過的足跡。

    現在他們不信也得信了,虛空生物真的就在地下。在他們故鄉的骨髓里蠕動的,是一種病態的、不可言說的恐怖。

    “跟你們磨了一個月了,這下總該搬走了吧”

    站在岩柱上目送這這些人離開,凱莎憑空顯現出身形,獨自喃喃。

    這一個月里,為了驅趕這些人類離開危險地帶,她一次次越過自己的底線,做的事越來越過分從裝神弄鬼、到破壞房屋、再到殺害牲畜

    已經見血了,已經到了殘害生命的地步,再繼續下去,就差殺人了

    還好,這些人沒逼她越過自己最後的底線。

    現在,她已經累了,比一刻不停的戰斗三天三夜還累。

    如果這就是拯救的代價,那也太沉重了。

    凱莎回到地下,她不想狩獵,不想進食。

    只想跟凱恩發發牢騷,然後躺在他身上好好睡覺。

    “那些人發現頭骨和地道,應該這幾天就會收東西離開了吧。”

    她如釋重負的趴在凱恩的身上,因為肩莢的緣故,凱莎只能趴著或者坐著休息。

    “或許吧。”凱恩也不太確定,除了殺人放火,他們能做的都做了。

    為了避免虛空生物擴散到地面,他這一個月來光是殺就殺掉了上萬只,有的隧道里堆滿了大量的殘骸,至今都沒有虛空生物去清理。

    因為一旦被他發覺,這些東西就別想活過兩小時。

    而現在,兩人事也做盡了,怪也殺光了,地上這些人再不遷走的話,那就說不過去了。

    凱莎的安穩覺沒能睡多久,就被怪物的襲擊驚醒了,然後陷入了一波又一波的戰斗。

    不知為何,深淵中突然毫無征兆的接連涌出大群虛空獸,弄得他們分身無力。連續好幾天里遭遇了大大小小各種戰斗,完全抽不出時間去看看地上的情況。

    凱恩一開始也弄不明白,直到熟悉的老朋友出現,讓他們從獵人突然轉變成為了獵物。

    “為什麼會有獵殺者出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