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春秋大領主

第33章︰俺要發達了?

    接下來的半個月,一直都是在進行圍獵野人。

    呂武還在琢磨魏相讓自己更有心計一些到底是什麼意思,思考自己是不是干了什麼,導致魏相覺得自己很有心計。

    中途,魏氏那邊再來人,魏相不得不離開老呂家。

    他在臨走之前與呂武又深談了一次。

    大意上講的就是,魏氏並不是什麼壞貴族,相比起一些貴族還十分的大方。

    吧啦吧啦之後沒蹦出一個小魔仙。

    講了一些意有所指的的話。

    魏相帶著自己龐大的隊伍,走了。

    宋彬卻是留了下來。

    起先,呂武以為宋彬是被魏相留下,直至某天的清晨宋彬找來,才知道不是那麼回事。

    來自宋國的彬,他經過半個多月對呂武的觀察,認為呂武是一個腦子很靈活並且力求發展的小領主。

    他還幾乎走遍了老呂家的封領,查看了所能觀察的情況,發現老呂家在大搞冶煉,同時也在興建水利系統。

    更重要是什麼他知道魏氏要栽培呂武,也多少清楚韓氏受了呂武的恩惠而沒有表示,認定呂武的是個有前途的貴族。

    這些事情他並沒有對魏相提及,幾次找到呂武問了不少問題。

    呂武都習慣會被一再詢問,挑一些能講的告訴宋彬。

    然後,宋彬開始介紹自己的情況。他說自己原本是一個貴族,只是在戰爭中失去了封領,宋國已經沒有他的發展空間,選擇來中原霸主國,也就是晉國尋求新的機遇。

    這年頭的戰爭爆發很頻繁,時時刻刻都有貴族失去自己的封地,變成了沒有封地的落魄貴族。

    有些貴族在失去家業之後,會選擇留在本國想要奪回封地。

    但他們通常無力再奪回屬于自己的封地,不想落寞下去大多會低頭謀求新的出路。

    晉國是中原的霸主國,于列國卻不再是霸主了。

    現在的霸主國是楚國,但楚國並不認為自己是華夏的一員。

    很多落魄貴族會選擇來到晉國,投靠一家大貴族,宋彬就是其中之一。

    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魏氏覺得宋彬並不適合在自己的家族發展。

    本來宋彬要去再找下一家,魏相卻找到他,說是推薦一個正在上升期的貴族。

    至于宋彬願不願意服務,看他自己的意願。

    呂武做出很高興宋彬願意到老呂家發展的態度,內心則是在思考,這家伙是不是魏氏安排過來的間諜啥的。

    不是沒可能,對吧

    現在的老呂家對魏氏就是一只小蝦米。

    魏氏真要對付老呂家,一指頭摁死的事。

    所以了,呂武接納宋彬會成為一件既定事實。

    貴族接納家臣有著很嚴格且隆重的儀式。

    家老卓一點都沒有地位正在遭受挑戰的自覺,興高采烈地安排了儀式。

    呂武在卓以及家族武士的見證下,接受了宋彬的割獻,賜下了禮物,連帶住所、奴僕也該安排妥當。

    宋彬對呂武沒有第一時間明確自己的職位,不顯得多麼迫不及待。

    貴族接納家臣之後,肯定是要觀察一番,發現這人有什麼擅長的地方,再安排職位。

    成為老呂家臣下臣的宋彬,他迫不及待地要展現自己的作用,請求接下來對野人的圍獵由他進行指揮。

    這是宋彬將自己的定位,往軍事方面傾斜。

    呂武自然應允下來。

    “彬有才,卻非貴人亟需。”程嬰在魏相走之後重新活躍起來,評價道“貴所需者,為文也。”

    老呂家正在建設期,急切需要的是懂得建設的人。

    呂武覺得程嬰的話太有道理了。

    可是,那又怎麼樣

    在宋彬成為呂武的家臣之後,他對呂武解析了魏相那些話的意思。

    魏氏因為呂武獲得了方方面面的好處,他們哪怕是裝,又或者不是那麼樂意,都該給予大大的回報。

    用給予呂武的回報,來證明魏氏是一個懂得欣賞有才能之人的家族。

    他們不但會給予回報,還會做得很是轟轟烈烈,證明自己的人品,也是吸引其余貴族跟魏氏展開合作。

    從那一番解析中,呂武又得出一個結論,自己絕對會上戰場,超大概率還是去魏氏所在的軍團服役。

    結果,魏相走後的第十七天,派來魏氏家臣進行通知。

    霍城的“中軍”馬上就要被調離,新進駐的是“下軍”。

    而呂武需要在秋收之後,率領兩個“兩”前往霍城听候調遣。

    也就是說,呂武接下來將得到什麼征召令,又該帶多少戰車和士兵,去哪支軍團服役,魏相提前告知了。

    這個消息讓呂武將一切串聯了起來。

    搞餐飲不止是魏氏,韓氏也參與了進來。

    但是韓氏明明從呂武這里獲得了諸多的收獲,卻是長時間沒有什麼表示。

    這年頭,收到了好處而沒有表示,是很不貴族的行為,會被唾棄與鄙視的。

    所以了,韓氏原來是在這里等著。

    覺得搞明白的呂武,他開始了為參與戰爭進行準備。

    給他用來準備的時間只有三個月不到,甚至隨時都會接到命令,帶著該帶的戰車與武士離開封領。

    魏相離開後的第二十四天。

    當時呂武正在親自當鐵匠,他有了一把好的武器,覺得都要親自上戰場了,必須要有一副能保命的甲冑,肯定要親自打造一副出來。

    中途,家老卓來稟告,說是魏氏送來了兩輛戰車以及三十五車的糧秣、兩百把長戈、二十五柄劍。

    另外,還有一支五百人的武士,他們將會駐扎在呂武的封領內,直至呂武服役完畢回來,他們才會拔營離開。

    那一刻,呂武真真覺得魏氏太貼心了。

    老呂家消耗太大,盡管有陶器買賣的收獲能向外購糧,卻是陷入捉襟見肘狀態,需要等秋收後才能緩過來,結果老魏家來支援了。

    不止是物質上的支援,連保衛老呂家的武力也派了過來。

    其實呂武也明白,魏氏從自己這里得到的收獲,遠比他們贈予的要多得多,但事情卻不是那麼算的。

    “主。”宋彬一次圍獵歸來,听說魏氏已經事先透露,又得知呂武會去下軍服役,難以掩飾興奮地說“今次,主或可再進一步。”

    很明擺著的事情。

    魏氏和韓氏已經為呂武進行了鋪墊,上升的渠道已經開放。

    接下來就看呂武在戰場上的表現,但凡不出錯就會有功勞,老呂家這是要發達了。

    宋彬比較積極地請命“主,臣求戰”

    呂武肯定是願意。

    他真不是那麼懂春秋的軍事,有宋彬這麼一名家臣跟隨,能得到時時的提點,是好事嘛。

    宋彬又說“听聞下軍將治軍甚嚴。主若無出彩,功必微。臣自當為主,籌謀。”

    靠

    原來不是去走個過場鍍個金

    終究還是得拼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