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現實誘惑

18

    偃泠糾結于召星漢的行為和態度,淪陷在自己想說又說不出口的渴求中,每天被召星漢抱在懷里撫弄時一邊是滿心的開心,一邊又是失去的焦慮和不安。

    他的掙扎一直持續到接近期末,準備了一學期的晚會終于要開始了,當天晚上便和召星漢一起去看期待了很久的舞台劇《莎樂美》。

    偃泠還是看不太清東西,只能勉強听個台詞和音樂,但他的眼楮還是被舞台上絢爛的燈光照亮了,痴迷地看著光影交織朦朧中人影攢動,完完全全被吸引住了。

    背景音樂和女聲高音交錯混雜,以舞台為起點,傳向校園的每一個角落,落地震撼,將劇中的愛與美還有罪傳達到每一個人的心頭,那些故事在潮水一般的樂音和酣暢淋灕的舞動中展現,迷蒙中讓人仿佛感覺到了來自于聖經的,帶著某種天然而又純粹的神聖與罪惡的滌蕩。

    “好听嗎?”召星漢轉過頭來笑著問。

    偃泠用力點了下頭︰“嗯!”

    可惜看不到,他很想親眼看看舞蹈。

    “我幫你錄了像,”召星漢說,“等到你眼楮好起來了,就可以看。”

    偃泠有些驚喜地回頭看著他,被召星漢揉了揉腦袋。

    他們繼續專注地看著台上表演,全劇中已到了高潮部分,七重紗之舞將氣氛推動到極致,莎樂美也終于向希律王提出那個惡毒又深情的請求,士兵們獻上了盛放著聖人頭顱的銀盤。

    莎樂美親吻著頭顱冰冷的嘴唇。

    “你的嘴唇上有苦澀的味道,那是血液的味道嗎?”

    莎樂美痴狂而又著迷地說︰“不是,那恐怕是愛的味道。愛情是苦澀的——”

    士兵們舉起弓箭,一輪淒冷的白月照在莎樂美身上,將她照得純粹的白,也魅惑地紅。

    台下的觀眾紛紛鼓掌,舞台中央演員們並排站立著向大家鞠躬,然後有條不紊地退了下去。

    在燈光輝耀和音樂的余韻中,召星漢側頭在偃泠臉側吻了吻。

    偃泠有些驚訝地轉頭看著他。

    召星漢就著這個姿勢,在他耳邊說了一句話︰“愛的奧秘比死亡的奧秘更偉大。”

    •

    晚會結束後偃泠和召星漢一起去衛生間,召星漢說在外面等他,但是等偃泠出來後,便沒有看見說要等他的召星漢。

    他忽然就有些迷茫了,站在原地不敢往前再邁一步,平時走熟悉了的路此時也變得十分的陌生,再習慣了那個人牽引他,此刻卻又不在身邊之後。

    周圍來來往往的人很多,偃泠擔心撞到人,于是只能小心翼翼扶著牆往前走。如果遇到認識他的人就好了,那這樣就可以問問有沒有看見召星漢。

    他這麼想著的時候,沒走幾步,果然有人喊住他︰“偃泠?你怎麼一個人在這里?”

    偃泠還在努力辨認這個聲音屬于誰,那人說了一個名字,然後又問︰“之前經統院那位學生會的會長不是經常和你在一起嗎?怎麼沒看到他。”

    偃泠說︰“我也在……找他。”

    這時候旁邊又來了一個人︰“你們找召星漢嗎?剛才看見他和跳莎樂美的女生過去了。”

    他笑嘻嘻地說︰“好像是表白啊,好些人都去圍觀了。”

    “啊?”

    偃泠有些懵了,一時間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只得點點頭︰“我……我過去找他。”

    先前遇到的人問︰“那我扶你過去嗎?”

    “不用,謝謝了。”偃泠拒絕了他的好意,“我可以看到方向的,自己也可以過去。”

    等他走了之後,留下兩位同學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

    “你們又在開什麼玩笑啊……那個跳舞的學姐不是早就有個校外開音樂工作室的男朋友了嗎?”

    “嗨,大家鬧著玩的,誰叫她老是和召星漢走得很近的樣子嘛。”

    偃泠出了衛生間,但是不知道該去哪里找召星漢,外面的路更廣闊卻也更加地充斥著未知和不確定,他一個人磕磕絆絆走得十分艱難,在沒有了那個人的陪伴和牽引。

    他只能一個人摸索著往前走,走了不知道多久,忽然好像听見兩個熟悉的聲音在說話。

    “……你上次來喊我把舞蹈繼續跳完,也是為了他?你還真是夠可以的啊。”女孩子的聲音說。

    另一個讓偃泠再熟悉不過的聲音說︰“不然呢,不過跳得十分不錯。”

    女孩子不太在意地嗤笑一聲。

    于是召星漢又說︰“這是他夸獎你的。”

    女孩子說︰“滾吧你,那邊好像是他?不是說眼楮受傷了嗎,你就這麼放著人不管?”

    然後召星漢這時候似乎才發現他,和女孩子又說了句什麼,這才走過來。

    “怎麼沒有在衛生間外面等我過來接你?”召星漢站在偃泠面前,語氣有些平淡,“到處亂跑等會兒被人撞到了怎麼辦。”

    因為沒有看到你在啊。

    偃泠低著頭,他很想說這句話,但是卻在猶豫著說出這句話到底合不合適,他有什麼理由抱怨?召星漢本來就沒有照顧自己的義務,之前勉強還可以說是接受了陳教授的囑托,那現在又算什麼呢?兄友弟恭?他們誰都很清楚父母那樣的一紙契約和自己沒有關系。

    否則也不會是現在這樣的關系了。

    明明知道誰跟召星漢告白、誰喜歡召星漢,召星漢又在意誰,和自己沒有關系,但他還是感覺到難受。

    他低著頭站在召星漢面前,忽然想起之前他說的話來︰“我不是太陽……不過也只是一個會對某個人產生欲望的普通人而已。”

    就算不是太陽,就算只是站在面前的普通人,他依然仰慕和痴迷這個人。

    不要看別人,看看他吧,他願意為此付出一切,可他什麼都沒有,唯一能夠付出的大概只有這具身體。

    “哥……”偃泠絞著舌頭,聲音里帶著細微的顫抖,“不要看她,好不好。”

    召星漢似乎有些沒太反應過來︰“什麼?”

    “不要看她……”偃泠說,“看看我,為什麼不看看我,我這麼喜歡你,我恨不得把我的一切都給你,你看看我吧,我好喜歡你,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我的心早就是你的了,身體也拿走吧,只要你不介意。”

    召星漢凝眸盯著他,許久後才發出一聲輕笑。

    還真是驚喜,沒想到就走了這麼一會兒,終于等來了他想要的表白。

    他笑過後便沒有再說話,在漫長時間的遷移中偃泠忐忑而又惴惴不安,心髒仿佛攪成一團,過去的那些自卑和對這個人的仰慕,都像是一把利刃在他心頭一下一下磨著刀鋒。

    “好啊,”召星漢這才開口說話了,聲音不急不慢,“那就證明給我看吧,你把一切都交給我了。”

    偃泠尋找著他說話的方向,忍著心底的酸楚和害羞想湊過去親吻他,卻被召星漢躲開後拉住了手腕。

    “別著急,”他說,“走吧。”

    •

    一進家門後,不需要召星漢說,偃泠便已經很自覺地知道要去取悅和討好他,用十分青澀和不熟練的手法,但還是想要這個人愉悅。

    召星漢卻把他抓了起來,帶到浴室里徹底地洗了一遍,然後在浴室里沒忍住對他下手了。

    偃泠太乖了,乖得全心全意都只為了他,好似要把自己當做祭品一樣的獻出,完全不在意會有什麼後果。

    所以即便是被壓制著,被欺負,他也沒有任何的推拒。

    他是那麼的誘惑人心,懂得用最拙劣的方法抓住一個人的心,不需要太多,只要這一個人,綽綽有余。

    召星漢完全控制不了不讓自己興奮,他僅有的一點可憐理智讓他還能溫柔地親吻偃泠,但這也只是為了讓自己為所欲所而做出的假意撫慰,不過即便是惺惺作假,也足以讓偃泠激動得停不下顫抖。

    他用強悍的佔有欲宣告自己的主權,強迫偃泠看著自己,讓他一遍遍地說話︰“偃泠喜歡誰?”

    “你……”

    “我是誰?”

    偃泠小聲抽著氣︰“召星漢……哥哥……!”

    “你是我的嗎?”召星漢舔了舔舌頭。

    “我是……我是……全部都是你的……”

    召星漢這才滿意了︰“你早就是我的了。”

    偃泠微微地睜大眼,眼楮里露出些許迷茫。

    “你還沒有想起來啊,”召星漢忍不住地低聲笑了,“第三件事情……靠你自己想,大概想到天荒地老都想不起來。”

    偃泠迷蒙地望著他,小聲說︰“……哥。”

    “去年那次去郊外玩,我在馬路邊上撿到你,你晚上睡在我懷里是怎麼說的?”召星漢伸手摸了摸他的頭發,“全都忘記了麼?”

    偃泠睜大眼,想了很久之後依然什麼都沒有想起來,搖了搖頭。

    “你燒得一塌糊涂,抱著我不讓我走。”召星漢說,“你說只要我不走,你什麼都願意給我,沒有錢,沒有其他的,不過還剩這具身體,你願意給我,只要我不走。”

    偃泠愕然地微張著嘴︰“……我有說過這種話嗎?”

    “你有,”召星漢低笑一聲,“小傻子,我讓你不要多想,本來讓你回去後等著我,結果你一到學校就自己溜走了,再也不來找我。”

    他將偃泠摟在懷里,有些愜意地半眯著眼︰“所以我很生氣,不過那個時候我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找了你好久。”

    他的語氣好不抱怨。

    “因為你極少參加校內活動,也不愛出門,所以要找你好難。”

    “不過最後我在陳教授的桌子上看見了你的照片,是她告訴我她有一個兒子,叫做偃泠,但是因為離婚沒有親自撫養你,所以現在你都不親她了。”

    這些事情,是偃泠從來都沒有想到過的,也是從來都不知道的。

    召星漢卻又繼續說︰“……我還順便看到她在相親網站上登記信息,正好我爸多年相親未果,于是我就找網站要了兩個人的信息,隨便用網站的算法給他們測了匹配度,用高達百分之九十的匹配度哄我爸去追人了。”

    “結果這才發現,你一直都在悄悄摸摸跟蹤我,偷窺我,偷拍我的照片。”

    偃泠驚得回不過神來,眼楮有些瞪圓了,看起來有點傻模傻樣的。

    召星漢用親吻來安慰他的錯愕和震驚,最後說︰“今晚你是在吃醋嗎?其實學姐沒有來和我說什麼,因為之前不是答應你找她求情,繼續表演這部劇麼?為了還人情,我要幫她拉線,找一位投資人給她男朋友的工作室融資。”

    原來不是表白。原來學姐已經有了男朋友。

    偃泠默默地想著,朝著召星漢懷里蹭了蹭,沒忍住露出笑。

    他不敢抬頭,小聲問︰“所以,哥哥喜歡我嗎?”

    召星漢笑了︰“你說呢?”

    “喜歡,”偃泠說,“我也喜歡你。”

    “我明明那麼愛你,”召星漢說,“可你就只是個小傻子,說你小變態,都高估你了,你有我變態麼?”

    偃泠吶吶道︰“……反正我喜歡。”

    他喜歡的人,他的愛人,在外面是眾人眼中高不可攀的耀眼太陽,可是在他面前,不過是一個愛他的,會對他有欲望和愛的普通人而已。

    •

    周末晚上偃泠被鬧得有點狠了,鬧鐘響了四五遍他都沒有起來,召星漢伸手關掉鬧鐘後,他反而清醒地睜開了眼,從床上爬起來。

    屋子里被拉上厚重的窗簾,昏暗得伸手幾乎都看不見五指,偃泠爬到窗邊想伸手拉開窗簾,卻在光線透入屋子里的瞬間愣了一下。

    他發現自己好像能夠清晰地看見東西了,光照在窗簾上的花紋是那麼的清楚可見。

    一時間的欣喜如狂讓偃泠渾身都微微哆嗦起來,他驚訝地低頭借著光看見自己的手掌,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然後將窗簾拉開一半,貼在玻璃窗上看向外面。

    自從住到這里來之後他還沒有好好地看過環境布置,只知道大概是一套兩層的小別墅,他和召星漢的房間在二樓,卻沒有想到從二樓往外看能看到這麼美的景色。

    不遠處是一片小型的人工湖,翠玉般的荷葉層層疊疊堆積在半個湖中,紅色和白色的錦鯉掩藏在一片又一片的葉子下,再不遠處是一棵高大的銀杏樹,大部分樹葉都是翠綠的,偶爾有幾片葉子邊緣被染上了金色,下方的草坪也是深綠的,點綴著細碎的白花。

    偃泠忍不住驚喜地喊了起來︰“哥——我能看見了!”

    他忍著害羞爬到床頭,用尖利的虎牙在召星漢鎖骨上輕輕咬了一口,然後便看見眉眼英俊的青年睜開眼,溫柔地朝他笑了笑,眼底如有璀璨的星光。

    “能看見我了嗎?”召星漢笑著問,摸著他的後腦勺讓他低下頭來,方便親吻他,“真好。”

    偃泠點點頭,又指著窗外說︰“好漂亮。”

    于是召星漢也不睡了,起身來將他按在窗邊從頭到腳親了一遍,最後惹得偃泠忍不住發出低低的抽泣和求饒聲,終于難堪地在召星漢懷里哭得停不下來。

    “好快,”召星漢捏開他的嘴唇,讓他仔細舔著自己的手指,“喜歡這個姿勢?”

    偃泠紅著眼楮使勁搖頭,抽泣著說不出來話。

    即便這樣召星漢也沒有停下欺負他,偃泠害怕又喜歡,割舍不下,腦子里糊成一團緊緊抱著面前的人,小聲地喊著哥。

    這樣的他,只會讓召星漢更想欺負,明明心里軟成一團,但還是忍不住。

    于是召星漢只用親吻撫慰他,終于讓他慢慢地平靜了下來。

    偃泠聲音沙啞,仰面躺在召星漢身下,嘴唇微微張開,問︰“那天那句話,是莎樂美里面的台詞嗎?”

    “哪句話?”

    偃泠說︰“……就是你說的,愛的奧秘比死亡的奧秘更偉大。”

    “嗯。”

    召星漢低頭靠在他肩上,呼吸綿長而均勻。

    那是莎樂美拿到愛人的頭顱後,依然發出的至深至切的呼喚和告白。

    愛的奧秘比死亡的奧秘更偉大。

    前面還有一句——

    我知道你會愛上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