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我的粉絲追星成攻[重生]

給媽媽買個披肩

    “師父,你又送我東西。”

    “以前開到的,留著也沒用。”楚惜D淡定回復。

    “哦,這樣啊。”黎洋帶上金龍試飛了一圈,一樣的配方,一樣的味道,一樣的威風。

    黎洋其實也有點不好意思,自己總拿楚惜D給的東西,雖然自己是打算做絕代風華回送的,但是現在楚惜D也不知道有這回事,這樣下去似乎不太好。

    “師父,你以後別送我東西了。”

    “我開心。”

    “……我老這樣白拿會良心不安的。”

    “哦?是嘛。”

    “嗯嗯。”

    “那你給大爺唱首小曲。”

    “……”

    正所謂拿人手軟,吃人嘴短。

    黎洋看看自己□□的大金龍,糾結要不要為五斗米折腰,可這可是大金龍啊,才不是什麼五斗米。

    唱了!

    一曲罷了,褚岩的心情是既好又壞,五味陳雜。

    他本來是決定和黎洋少來往些的,卻因為游戲這巧妙的緣分避也避不得。再加上自己……雖說是索求回報什麼的,但其實,還不就是想听他唱歌。

    黎洋啊黎洋。

    越相處越覺得。

    他就像染上的毒品,好難戒掉。

    隨緣吧,隨緣吧。

    “去練賽跑吧,拿不了小組前三可對不起我的龍啊。”

    “好。”黎洋答應下來,一頭鑽入賽跑練習。

    三天後的半決賽如約而至,事先準備好的競技場格外大而空曠,還增設了不少的觀眾席,一共有四個公會,應該每個項目都有三十二個人。

    但是黎洋數了數,面前這一片人,應該不到三十個。

    問了人才知道,有一個公會里面都是些同學朋友,人數本就不多,要人家同時出來那麼多人,實在做不到。

    這次最有望奪冠的,恐怕就是他們的喵薄荷之毒和凌想想的new秀了。

    【系統提示】︰本次比賽規則︰不能下坐騎,先到為勝。各成員采取計分制,計入總成績。

    黎洋心里莫名有些不安。其實他這幾天練得還算不錯,躲障礙物也有了幾分技巧,但就是不放心。

    游戲正中出現【ready】

    大家屏息凝神。

    【go!】

    早已經按在前進鍵的手指讓黎洋的金龍像離弦之箭一般飛出,金龍作為傳說級坐騎,有先天的速度優勢,而且在一段時間的冷卻後還能進行短暫的加速。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黎洋看著漸漸被他甩開的人,心里總算平靜一點。

    砰!

    大金龍摔了個大馬趴。

    黎洋嚇了一跳,看見自己腳下被人扔了個滑溜溜的蠟油。

    正是剛超過去的那個new秀公會的人干的!

    等他爬起來這一會,他已經從第一名掉到了第五名。黎洋氣不打一處來,連忙在yy提醒隊友,“小心new秀的,可能會扔道具或者技能。”

    流年葬愛嗯了一聲。

    暴脾氣信仰回手就是一個煙花炸的緊跟著他的new秀的人七暈八素。緊接著,就被對方的冰凍給凍了五秒。

    最後,好好的賽跑,愣是變成了騎戰。

    第一和第五都讓無恥的new秀拿下了,喵薄荷拿了二和四,第三被那個人沒來齊的拿了。

    這大家都很憂心。

    喵會長其實也擔心,但是不敢表現出來,還安慰著大家,半決賽沒那麼重要啦,決賽能贏就好。

    好在,搶據點拿了第一名,食尸鬼拿了第二。

    決賽肯定是能進了,預估了比賽結果的喵會長總算松了一口氣,安排起三天後的決賽。

    黎洋伸了個懶腰從座位上站起來,一直專心致志地盯著電腦也是個費勁的事兒,尤其是剛經歷了一場比賽。

    他在房子里逛了逛,想起來之前買的大了的衣服,扔掉有點可惜,送人又沒有合適的人選,要不,捐了?黎洋一邊想著一邊打開櫃門,拿出了之前的衣服。

    “哎?”黎洋一愣,看到了被遮擋住的快遞服。

    中秋節過去一個多月了,因為看到陸長帆過得還好,加上這月又一直比較忙,倒沒怎麼想媽媽。只是如今看到了這套衣服,心里的想念和悸動就一下擴散開來了。

    看了眼時間還早,快遞店還沒開門。黎洋和楚惜D說了聲如果安排他公會戰任務了給他說一下,便匆匆忙忙的出門了。

    找了家離得最近的店,買了一沓快遞袋子和快遞單,黎洋又忽然有些迷茫,上次是中秋節,可以送些月餅,那這次送什麼好呢。

    他順著街邊的路走著,如今已是十月的下旬,天氣有些微涼,即便是個小伙子,也不免感到一些冷意。

    那不如,就給媽媽買個披肩吧。

    黎洋進了一家店,挑了一件玫紅色的披肩,他之前有給媽媽買過一件類似的,但是是墨綠色的,當時光想著時尚,好看,現在想想,還是枚紅色更讓人暖心些。

    等裝好,已經快七點了,黎洋匆匆忙忙的回家換了衣服,把快遞單上的信息填好,地址、電話……至于寄件人,當然和上次一樣,還是一片空白。

    再次出門,已經夜色茫茫。可黎洋還是心急,又過了一月的他體重已經降到了74公斤,之前借來的快遞服早已不合身,穿起來空空蕩蕩的,灌滿了冷風。

    可他快趕到地方,才意識到,這麼晚,媽媽多冷呀。

    所以他只好和上次一樣,站在小區外面遠遠望著,懷里還捧著那個打包好的快遞盒。他的唇緊緊抿著,直到看著房子里忽然亮起的光,才露出一個微笑。

    小區不遠處就有一家快捷酒店,黎洋想了想,為了明天能更早些起床,還是就住在這吧。

    還要洗個澡。然後明天早點起去做個發型。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黎洋就醒了,翻來覆去的怎麼也睡不著,但是這個點理發店肯定還沒開門,媽媽呢,估計也還在睡覺,自己不如早點去理發店門口等著。

    他記得,這跟前有個理發店,店主人不錯,手腳也麻利。

    小區門口這片空地以前經常和媽媽來玩,那里還停過他的車。

    上次有個熊孩子,在這玩噴水槍,還噴了他一身。門口那家川菜館味道不錯,尤其是水煮肉片,肉嫩極了。不遠處的公園好像不久前變成免費開放的了,但是因為一直忙工作,卻再也沒去過了。

    黎洋靠在理發店門邊,望著遠近的風景,腦子里也紛亂的想著什麼。

    又擔心媽媽會出門,便發了個短信給她。

    提醒她有快遞將會在十點左右到達,十分重要,不要出門。

    再一抬頭,這不是理發店店主嗎?還抱了個孩子。

    沒想到這才多久沒來,人家都有孩子了,一時間黎洋心中又生出一抹物是人非的傷感。

    好在老板的技術絲毫沒有減弱,唰唰幾下,把黎洋野蠻生長的頭發剪了精神。正是當下小年輕們喜歡的發型,精神又不失親近。

    “看你是新客,順便幫你修個眉毛吧。”

    黎洋點點頭。

    混娛樂圈的人才沒有什麼男人不該修眉的念頭,這些對他們來說,簡直是家常便飯。

    老板拿著個小刀片,利索地給黎洋剃著眉型。

    他如今已不算胖,只是壯了些,老板給他剃地眉毛微微上揚,配著五官竟有幾分冷冽。

    看看時間,九點半。早點去等媽媽吧。

    他抱著快遞箱子,慢悠悠的,又到了那個門衛大叔的小屋外。

    “大哥,我送快遞。”

    大哥還是那副回答,“都說了多少遍了,你們這些快遞員怎麼還是記不住,我們小區不能隨便進,你把放在我這就行啦。”

    黎洋一臉討好,“大哥,我是新來的,寄件人說一定要當面簽收。”

    “那你給業主打電話吧,讓他出來拿,反正你不能進去。”

    兩個人正說著,就看周雅芸從不遠處過來了,雖然現在已經快十點,早已經出了太陽,可她還是一副怕冷的樣子,緊緊裹著一條綠色的大披肩。

    因為那披肩,黎洋看不出她最近胖了瘦了,只是看她的眼窩似乎更深了些。瘦了吧,一定是瘦了。

    “阿……”叫出“阿姨”兩個字對黎洋來說還是有些難,他動動嘴,還是沒叫出口,“你的快遞。”

    “恩,我看見你的短信了。”周雅芸接過去,朝黎洋露出一個笑容。

    “我,我可以現在就打開嗎?”她看起來有些緊張和局促。

    “當然可以。”黎洋看著媽媽,努力壓抑著自己給她一個擁抱的沖動。

    周雅芸因為長期的貧血和營養不良,手上已經沒什麼肉,根根青色的血管在薄薄的皮膚下面顯得清晰極了。她笨拙地拆著,可是又沒用工具,只好用指甲一點一點地撕扯。

    黎洋實在不忍了,奪過周雅芸手里的包裹用力扯開還給她。

    周雅芸看到自己手里的包裹被他拿去了先是怔住,然後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她是一個有一對梨渦的美麗女人,驚訝和感謝的目光都會讓人忍不住擁她入懷。

    黎D也一直遺憾自己沒能遺傳上酒窩,雖然陸長帆說,他長著一張棺材臉,長一對酒窩肯定不和諧。

    她打開披肩的包裝盒。輕輕一抖手腕,枚紅色的披肩帶著淺淺金色的流甦——和身上這件墨綠色的像極了。

    周雅芸失了魂魄一般,拍了拍黎洋的胳膊,“謝謝你啊。”

    然後暈了過去。

    黎洋嚇了一跳,連忙掏出手機打120,門衛大叔也嚇了一跳,從小房子里匆匆忙忙地趕下來幫黎洋扶著周雅芸。

    去醫院一檢查,才知道,周雅芸因為兒子出了意外,長期不好好吃飯,得了慢性胃炎、貧血又受了刺激,這才一下暈倒了。

    黎洋放心一點,還好不是什麼大病。

    醫生看他一直守在旁邊,也嘆了口氣,“你是患者的兒子吧,你們這些年輕人,總是在父母還健康的時候不知道多照顧照顧,出事兒了才著急,也不知道她有沒有厭食,這得等她醒了才知道。”

    黎洋點點頭,絲毫不反駁。

    醫生看他態度挺好的,也拍拍他的肩,“醫院食堂在負一層,你去吃點東西吧,順便給你母親打點,最好是流食。”

    “恩。”黎洋點著頭,眼楮卻一動不動的看著床上的周雅芸。

    他這麼一呆,就在醫院呆了三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