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甜蜜的糖先生

好氣啊我

    唐景珩離開沒多久,唐樺也帶著女兒訕訕的告了辭。

    少了最會活躍氣氛的那一個,滿屋子的人愣是覺得缺點兒什麼。

    陳佑敘問老太太還想不想打牌,單君華想也不想便搖頭喊累,不見半分興致。

    喬昕看了眼時間,鬼使神差說︰“忽然想起明天要去一趟學校,我還是回文海住吧,方便點。”

    陳佑敘好心道︰“現在快十點了,外面記者那麼多,從這兒到你們學校四十來分鐘,也沒多遠。”

    肖萍附和道︰“家里又不是睡不下,著急回去做什麼。”

    仇歡打電話叫顧池開車來接,隨口問︰“昕姐,你真要去弄那個周末劇場啊?”

    喬昕這周就兩個活動︰周四的彩妝旗艦店開幕站台,周五晚上《柔軟的胃》第三期錄制。

    其實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說,可是說都說了,正好仇歡幫她想到理由,連忙點頭應下來,上樓跟肖蕊打招呼,換衣服走人。

    說來也巧,就在喬昕決定回文海的時候,機場那邊傳來消息,虞雅君的私生子虞一擇回國了!

    當年虞天後未婚生子,密不透風隱瞞多年,直到兒子念大學才被捅爆——震驚整個娛樂圈!

    時至今日,天後甘願背負罵名生下孩子的男人依舊是個謎。

    不過這並不影響大家對虞一擇的關注。

    虞一擇現年二十三歲,完美繼承了虞雅君的優良基因,不但外形出眾,還是名校哲學系的高材生。

    去年畢業後,拒絕多家獵頭公司,背上背包開啟徒步旅行。

    也是個任性的主兒。

    他用微博記錄路上的所見所聞,給旅游app寫攻略,推薦當地特色美食……

    短短一年,粉絲突破千萬。

    暫且不論這里面有多少得利于虞雅君的光環照拂,他本人的商業價值是毋庸置疑的。

    就在數日前,虞一擇結束旅行,將過程中賺取的錢財全部捐給邊遠地區用作教育發展。

    因此上了熱搜,引發熱議,博得不少路人好感。

    當時就有娛樂博主放話說,虞一擇很快就要回國出道了。

    沒想不到一個月,一語成讖。

    不過娛樂圈每天都有藝人出道,小紅靠捧,大紅靠命。

    喬昕早就見怪不怪。

    虞一擇回國,對她來說最大的好處就是幫忙吸走家門口大半記者。

    回到文海是十一點過。

    喬昕進門鞋也沒換,蹲在玄關跟兩只小短腿親熱了會兒,不知怎麼就發起呆來……

    三分鐘後,她皺起眉頭,咬牙暗罵了一句什麼,掏出手機撥出某個爛熟于心的號碼,接通,劈頭就問︰“你在哪兒呢?”

    唐景珩那邊的通話背景很安靜,只他沒正面回答,而是反問︰“這麼晚給我打電話,您老有什麼指示?”

    才過去幾個小時,又恢復嬉皮笑臉的模樣了。

    喬昕還蹲在玄關,勾著腦袋和面前的小短腿對視,悶聲悶氣地︰“沒指示。”

    臭小景和笨小珩以為她在對它們說話呢,玻璃似的眼珠子里滿是茫然。

    電話里,唐景珩忽然悟了︰“擔心我?”

    喬昕果斷‘呸’了一聲,完了,眉頭繼續皺起來,猶豫不定道︰“我以為你這輩子都不會搭理你爸,更別說幫你……那個誰解決讀書的問題。”

    那個誰,不就是他同父異母的妹妹麼。

    “你覺得我在委屈自己?”唐景珩這話,問得挺試探的。

    他是否委屈,取決于她是否在意。

    喬昕听出來了,輕哼地笑了一聲︰“我哪兒知道你怎麼想。”

    唐景珩不慢不緊的打起太極,鋪墊道︰“我家這事兒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我媽那想法,跟你媽差別大了去了。”

    肖蕊愛了喬啟 大半輩子,以前甘願守著一只婚書,總以為過盡千帆還能繼續相守,直至走完此生。

    齊姍不肯離婚,因為她還愛唐樺?還是說她愛唐樺的錢?

    依得旁觀者所見,不過是咽不下那口氣,放不下執念罷了。

    “說得也是。”喬昕認同,為此遺憾的撇撇嘴,絲毫不覺自己正被帶進溝里,還主動問︰“你真要幫你那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出道啊?”

    這事兒要是讓齊姍知道,母子兩準得決裂!

    “我也不知道。”唐景珩的態度模稜兩可地︰“不過總不能讓我爸為這事去麻煩你外婆,不合適。”

    所以他只好讓唐樺明天等電話,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攬。

    所以他就是委屈了!

    喬昕剛舒展的眉頭再度隆起小褶皺︰“你對你爸這麼好干嗎?就因為他是你爸?”

    唐樺為了現在的小三,把唐景珩打了個半死,這事兒喬昕還一直耿耿于懷呢。

    唐景珩倒好,一轉眼答應幫小三的孩子張羅學校,甚至送進娛樂圈?

    這是缺心眼兒還是過分善良,還是……喬昕也不知道怎麼說了。

    沉默的間隙,他漫不經心問︰“你在哪兒呢?”

    喬昕立刻警覺︰“家里!”

    “哪個家?”

    “你管我在哪邊家!”

    別告訴他就對了!

    唐景珩啞著聲音笑了笑,甦死個人的慵懶調調︰“你回文海公寓了。”

    喬昕︰“……”

    從小到大,她就沒在他這兒成功撒過一次謊。

    真的好氣啊……

    “我明天要去學校辦點事情,回文海住很奇怪麼?”她為自己辯解,有點兒強詞奪理的意思。

    “不奇怪,很正常!”唐景珩覺得時機到了,“我的意思是,我過來找你,咱們坐下慢慢聊。”

    他真實的意思,喬昕一听就懂。

    “聊什麼?有什麼可聊的?”

    “聊什麼都可以,什麼都可以聊。”

    是‘聊’還是‘撩’?

    文字游戲又開始了。

    而從父母家庭方面來看,喬昕爸媽已經離婚各自求得解脫了,唐景珩家那水深火熱的情況……值得同情。

    是故,喬昕沒把話說得太絕,拐著彎婉轉回絕︰“都快後半夜了,要你專誠過來找我多勞煩你,又不是十分鐘就能見上,聊完了你還得回去,多累啊。”

    唐景珩更她客氣︰“不不不沒那麼復雜,用不了十分鐘。”

    喬昕愣了下,隱隱覺得有蹊蹺?

    唐景珩壓根不給她反應抑或改口的機會,“等我五分鐘,馬上就到!”

    說完,掛線。

    喬昕︰“……”

    喬昕︰“???”

    喬昕︰“!”

    再回撥過去,唐景珩不接電話了!

    喬昕扭身看向身後緊閉的大門,眼里布滿不可思議的驚悚,仿佛五分鐘後這道牢固的防線即將被洪水猛獸突破。

    她耳朵里一炸,從腳底板到一雙小腿開始抽抽著發麻。

    麻感直激頭皮!

    都沒有五分鐘。

    準確地說是3分53秒,唐景珩按響了喬昕家的門鈴。

    喬昕發麻的雙腿都沒完全緩過來,听到門鈴聲,渾身不受控制的打了個激靈!

    事發突然,情況緊急,她不能慫!

    必須和他剛到底!

    十秒鐘內強行平復情緒,外加收斂表情。

    隨後,喬昕自以為鎮定的打開門。

    門里門外,開啟互相對視打量模式——

    喬昕眼里的唐景珩是這樣的︰身穿英倫款深藍色絲綢睡衣,外套是和喬昕同款的巴寶莉風衣男士款,腳踩拖鞋,光著腳,手里拿著一支紅酒。

    從頭到尾,要多居家有多居家!

    而在唐景珩眼里,喬昕是這樣的︰妝容完好,連口紅都沒退一點兒顏色,小香家經典淺粉套裝規規矩矩穿在身上,鏈條包斜跨在身,腳上是一雙柔軟的羊皮平底鞋,鞋面上有珍珠做點綴,與香家的套裝相輔相成。

    從上到下,要多正式有多正式!

    唐景珩目光定在她鞋面上那一粒粒瑩潤飽滿的珍珠,“我只想找你談天說地,你就要出門回避我,不至于吧?”

    喬昕盯著他藏在拖鞋里的光腳,不可置信的語氣︰“你來得也太快了!”

    “對不住啊,讓你失望了。”唐景珩得意的笑出聲,又見喬昕身後有兩只小奶狗,夾著尾巴沖齜牙咧嘴,“小東西挺可愛,什麼時候養的?”

    “是挺可愛的。”喬昕知道今晚自己算成功引狼入室了,放棄治療的換了拖鞋,往廚房走,“我去拿開瓶器……”

    唐景珩把門關上還特順手的反鎖,大搖大擺在沙發中央坐下,抱起一只小狗子揉搓,揚聲問︰“狗子取名沒?”

    喬昕探首出來看了一眼,幸災樂禍道︰“你抱著那只叫笨小珩,趴到你膝蓋上那只叫丑小珩。”

    唐景珩︰“……”

    唐制片人黑臉三秒鐘,重新死灰復燃︰“看不出你這麼重視我,嗯,行!回頭我也養三只貓,分別取名叫︰白小喬、富小昕、美嬌嬌!”

    廚房飄出喬昕的請求,對唐景珩︰“請你先去死一死,好不好?”

    “好啊。”他這不就死過來了麼。

    喬昕在廚房里翻了半響也沒找到開瓶器,唐景珩放下狗過去幫忙找,喬昕不想跟他挨太近,上樓卸妝換居家服去了。

    到臥室里,門一關,順手反鎖,燈都不想開,她整個人往門上一靠,泄氣,並且自言自語——

    “瑪德混蛋,又套路我!”

    “要不我睡了得了。”

    “反正他也進不來!”

    總之就是不甘心!

    包包里的手機響起短信提示音,拿出來一看,唐景珩給她發來一張照片,她家廚房的大理石灶台上,水晶杯洗干淨了,開瓶器找到了,紅酒開好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