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西柚汽水

正文 第61章 全文完

    頭頂明亮的燈光像是在轉動,隔壁門被打開又關上的動靜清晰,听覺到觸覺都開始變得陌生,毫無預兆地將人卷進浪『潮』里。

    他的氣息低沉拂過,從頸間游走過,卻像是走不到終點。

    奚柚連著耳後都是紅的,斷斷續續的聲音嬌柔,“陸枕川……你能、做個人嗎。”

    少年扣著她縴細的腰肢,似是低笑了聲,聲音沉啞︰“玩得舒服嗎。”

    “……”

    狗男人。

    從洗手間里出來,奚柚默認和陸枕川保持了一米以上的距離,她身上還穿著他的外套,有意無意地加快了兩人之間的步伐。

    總有一種。

    做了虧心事的既視感。

    特別是她的指尖,到現在還是怎麼都覺著奇怪。

    奚柚心跳胡『亂』地躁動著,臉頰更紅了些。

    他到底!是怎麼這麼!狗的!

    太氣了。

    撩撥到最後,怎麼吃虧的還是她。

    陸枕川幫她帶上了外套帽子,牽著她的手,漫不經心地扔下一句,“回家繼續嗎。”

    “……?”

    這他媽是人話嗎。

    奚柚仰著小臉看他,有幾分咬牙切齒,“陸神,做個人嗎。”

    陸枕川懶散道︰“不做了。”

    “……”

    很好,你贏了。

    奚柚走到0區的卡座上,齊瑤正坐在那兒和男生說話,看起來有些拘束。

    主要是那個男生還挺熟的,邵和楓。

    隔著一段距離,也不知道那里發展得是個什麼路數。

    奚柚︰“我們過去合適嗎?”

    “不合適。”陸枕川淡聲道,“所以,回家吧。”

    “……”

    十幾歲就已在頂端站穩腳跟的奚柚,娛圈行程卻越來越少,出圈的作品日益增多。

    從《春意鬧》《西江月》《臨江仙》……一部部的舞劇都是成長的證明。

    跟腱斷裂不再是她的禁忌,只是練功房里會聊起的玩笑話。

    “知道奚柚嗎,你真的熱愛,跟腱斷裂都算不上苦。你該上的戰場,就得忍著疼上。”

    人生的齒輪滾滾。

    朝著一個方向前進,哪怕是停下來,你都覺得快樂。

    奚柚有些好笑地看著陸枕川身上的打扮,灰『色』的格紋的『毛』呢大衣,金絲眼鏡,寬肩長腿,介于成熟和少年氣之間的氣場已成。

    “不是不緊張嗎,這麼正式?”

    陸枕川握著她的手,“每次到你們家,會緊張的。”

    她家庭氛圍實在是太好了,沒有所謂的爭吵喧鬧,歡聲笑語里皆是愛與被愛的模樣。

    “不是我家,”奚柚捏了下他的臉,糾正道,“我們家。我可是帶你回家過年的,哥哥。”

    從復出宣布那天,奚諾他們就知道奚柚談戀愛了,對象跟誰也大抵心里有數。

    即便奚諾對陸家的人高看不了幾眼,但陸枕川畢竟是故人的好友。連裴朝也是,被奚柚軟磨硬泡得沒了辦法,同意一起過年。

    走進家門,奚柚其實很懷疑這男人剛才說的緊張是騙人的。

    即便裴朝和奚諾都是氣場全開的狀態,他也不見緊張,問題對答如流,進退有度,不會讓人覺著逾矩。

    裴朝黏在陸枕川身上的目光相當“狠辣”,本來想以酒分個高低,最後因為奚諾不讓喝,變成了在吃雞里廝殺。

    最開始陸枕川有意放水,加上裴朝也厲害,連著幾盤裴朝帶飛。

    裴朝搖搖頭,像是終于有機會抓住了攻擊點,“你們年輕人,怎麼打游戲這麼菜啊?”

    “是叔叔太厲害了。”陸枕川溫聲道。

    這無波彩虹屁雖然明顯但是有用,裴朝是開心的,“來,接著!”

    大概是為了裴朝的那個“菜”,接下來幾局陸枕川“槍神”本質就出來了,『露』頭必狙,勇得很,勝局扭轉。

    裴朝皺著眉,嘆氣︰“你們年輕人,怎麼也不讓讓老人家。”

    陸枕川神『色』未變︰“是我的問題,下局會注意的。”

    “行了,手機都沒電了。”奚柚給陸枕川遞水︰“喝點兒。”

    少年指腹故意在杯壁磨蹭過她的手指,她抬眸看,他又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

    演得可好可好了。

    裴朝低哼了聲︰“阿柚,怎麼平常沒看你給爸爸遞杯水。”

    “爸,您嘮得他聲音都啞了。再說,我這不是準備要給您遞水嗎。”奚柚笑著說。

    裴執禮懶洋洋地靠在沙發上,“怎麼不見你給我遞杯水?”

    “……”奚柚轉頭瞪了他眼,“你想喝梨汁了?”

    “阿柚。”陸枕川偏頭,看著裴執禮,“喝什麼。”

    “我還是喝茶吧,碧螺春。”裴執禮挑眉,“陸神要不要來點兒,看著就很適合你。”

    總所周知,碧螺春屬于綠茶。

    “……”

    奚柚忍無可忍,抬手就拍在了裴執禮大腿上,鬧出的動靜不小。

    打完人,奚柚很還很委屈地對裴朝撒嬌,“爸爸,你看梨子老欺負我。”

    裴朝相當公正,“阿禮,你讓著點姐姐,別老欺負她。”

    裴執禮︰“……?”

    奚諾看不下去了︰“行了多大了還天天鬧。阿柚跟我過來,去餐廳看看。”

    奚柚看了眼陸枕川,“啊?”

    少年眸里帶著笑意,“去吧。”

    “……噢。”

    ……

    沿海城市,有事兒沒事兒桌上就是都是海鮮,波士頓龍蝦張牙舞爪地看著她。

    奚柚心不在焉的看著餐廳里的動靜。

    奚諾淡聲問︰“放心,你爸不會吃了他。”

    “……”

    “別怪媽沒提醒過你,你們現在的年紀,說的那些喜歡,能不能走到最後都是個未知數。陷得太深,對你來說沒有好處。”

    “媽——”

    “別不愛听。”奚諾說,“你知道他現在最缺什麼。”

    陸枕川開始創業了,資金他投了進去,現在缺的是人脈。

    但凡是個有分辨能力的都知道,奚柚是塊多好的敲門磚。

    奚柚小聲道︰“我寧願他接受我的幫忙呢。”

    她倔,陸枕川更傲。

    創業資金這部分,他就不允許她投錢進去。大學生的創業,最開始接見的客戶會是什麼態度,預想可見。

    奚柚已經不知道見了多少次,少年身上都是酒氣,困倦又疲憊地在沙發上睡覺。

    睡不到三四個小時,還要繼續第二天的工作。

    奚柚也跟他鬧過,淚眼汪汪地看著他︰“哥哥……”

    少年『揉』著她的頭發,把她抱在懷里,聲音低啞,“充電。”

    奚柚拉著他的衣角,“我能幫你的。”

    “能,”陸枕川低聲哄著她,“你像現在這樣,待在我能看得見的地方就好。”

    天南海北地聊了一通,少年有膽識有想法,裴朝不欣賞人才是不可能的,這一輪下來,對陸枕川的好感也上升了些。

    裴朝喝著茶︰“你們倆,談了多久了。”

    陸枕川︰“三年。”

    裴執禮一直都很好奇︰“你追的她?”

    “嗯。”

    裴執禮舒服了,最少還沒丟人丟到底。

    “時間可過得太過了,”裴朝感慨,“我忽然想起來,有年年三十,阿柚哭到眼楮結膜炎了嗎。當年我看了就知道,小姑娘心里有人。怎麼現在小姑娘都急著初戀,談戀愛,在爸媽身邊多待兩年不好嗎。”

    裴執禮︰“她初戀不也是——”

    “是?”陸枕川不解。

    “……?”裴執禮愣了下,“你不知道她初戀是誰啊?”

    陸枕川似笑非笑,“我該知道嗎。”

    “……”

    “就是隨口說說,”裴執禮漫不經心道,“她初戀是個渣男,但小姑娘在渣男那兒受了傷也能理解。”

    陸枕川皺眉;“多渣?”

    “很渣。”裴朝嗤道,“讓我知道是哪個小兔崽子讓我女兒哭的,腿都給他打斷。”

    “……”

    年夜飯正式開始。

    水晶燈下,從長桌擺放過精美的菜肴,升騰起的淡淡煙火氣,綴著紅的裝飾喜慶熱鬧。

    奚柚懶,輕輕踫了下陸枕川的手,沒說話,但眼神里意味明顯。

    大概是熟練至極的動作,他開始垂著眸幫她剝蝦。

    奚諾睨了眼奚柚︰“多大的人了,自己動手。”

    “不要。”奚柚笑著撒嬌,“反正哥哥會幫我。”

    听她這語氣,也能看得出來平常陸枕川沒少伺候這位小祖宗。

    奚諾心底有數,“阿川,不用太慣著她。”

    “沒事,不麻煩。”他說。

    這吃飯的過程,跟喂狗糧大賽似的。

    裴朝找不到機會給女兒夾菜,開始拼命往奚諾那兒夾菜,還不忘教育裴執禮,“阿禮啊,將來找了媳『婦』兒,也要記得多疼人家點。”

    “……”裴執禮沒好氣道,“我找個屁。”

    ……

    吃完飯,裴朝按例子發紅包,那一疊放在陸枕川面前,“壓歲錢。”

    陸枕川想拒絕︰“叔叔,我——”

    “阿柚很喜歡你,我們也就算是一家人。她是個小孩兒脾氣,叔叔也很感謝你願意照顧她,也想請你照顧好她。”裴朝眼尾忽然有些紅,“我女兒,可好了。”

    陸枕川第一次知道,在江城說句話都會波『蕩』出巨浪的商界大佬。

    也會因為談及女兒的只言片語里情緒失控。

    他到底是找到了一個,多少人都為之守護的寶藏啊。

    “收著吧。”奚諾淡聲道,“家里的小輩都會給,現在時間也不早了,就住在這兒吧。”

    “家里的小輩”已經是把話題點名了,奚諾明顯松了口。

    這關,是過了的。

    奚柚也有一段時間沒回家了,靠在自己家里感覺整個人都似懶的,她窩在沙發里動也不想動。

    “哥哥,剛才我爸和你說什麼了。”

    陸枕川︰“叔叔讓我照顧好你。”

    奚柚笑︰“很正常,我爸老把我當小孩兒。別看我麻麻不說,她也比誰都疼我。”

    她很清楚,她是靠著愛與被愛長大的,她很感激也很慶幸自己能出生在這樣的家庭里。

    陸枕川吻在她的額間,“我也疼你,只多不少,會很疼你。”

    奚柚心里都是甜的,彎唇笑,“還說了些別的嗎。”

    “說你初戀。”

    “……?”

    陸枕川整理著她桌面上的東西,聲音懶洋洋的,“小朋友,初戀是誰。”

    奚柚紅著耳尖,沒說話。

    她承認也不是,不承認也不是,怎麼都覺著尷尬。

    靜了會,陸枕川移了話題,“我能看看嗎?”

    那里放著的都是些書,最上面那本是《the moon and sixpenc》,月亮和六便士。

    “看吧。”奚柚回憶道,“這些書都是初中的時候看的了。”

    她很不喜歡背單詞,基本詞匯量積累都來自于文章閱讀,會特地去找些淺顯易懂的外國文學作品來看。

    陸枕川看過這本書,草草翻動過書頁。

    她會在文章內容進行單詞標注,也會在旁邊寫上短短的幾句感悟隨筆。

    那句最知名的語錄——

    滿地都是六便士,他卻抬頭看見了月亮。

    小姑娘筆鋒凌厲清晰。

    【你也要,看見月亮。如果月亮不照你,來找我吧。】

    【我當你的星星,帶你去找月亮。】

    【……反正寫了你也看不見,陸枕川是笨蛋。】

    陸枕川腦海里的想法像是在這一刻頓住。

    她初中的時候,會在課外書上提及他的名字,甚至連寫下的文字都是溫柔的。

    他翻動了剩下幾本書,在最後一頁,她總會寫下一兩句關于他的話。

    類似祝福,類似生活日常,也類似小姑娘的少女心思。

    最後一本書。

    【今天,和他,告白。】

    【好緊張怎麼辦。】

    落款是那年三十的日期。

    陸枕川怔愣住,以前的畫面浮現。

    小姑娘醉酒後委屈地問著︰“我等了你很久,很久,你都沒來……你還不聯系我、還搬家……騙子。”

    她約他時,少女嬌羞的心思。

    他竟一點也未察覺。

    奚柚走到他身邊,“有這麼好看嗎?”

    她剛剛靠近,看見最後一頁上自己寫著的字,啪的一下從陸枕川手里把書搶了過來放在身後,仿佛是在藏寶藏似的。

    “!!!”

    真的是金魚腦。

    後來當了個學渣,閱讀習慣根本沒保持多久,根本就不記得讀書後還有這麼一茬。

    陸枕川手撐在她的身側,有意無意的壓下氣息,將她最整個人都籠罩在暗影下。

    “小朋友,藏什麼。”

    奚柚話語磕絆︰“你……你看見多少了。”

    其實她壓根不記得她寫了些什麼。

    只知道多少記錄的,都會是他有關的事情。

    陸枕川嗓音沉了幾分,“你初戀,是我?”

    “……”

    真的要這麼直接嗎!

    奚柚偏過頭,沒敢看他的眼楮,感覺從脖頸那塊的肌膚都開始燒起熱度了。

    即便如此,嘴上卻沒有絲毫認輸的意思。

    “是你怎麼了……誰規定了不能喜歡你。”

    陸枕川閉了下眼楮,啞著聲︰“哪有什麼地方,是值得你喜歡的。”

    他『性』子太極端了,說是陰晴不定也不為過,再冷戾血腥的時候她都見過。

    她喜歡他的時候,是他最暴戾的時候。

    奚柚氣笑了︰“陸枕川,別貶低我初戀,不然我會揍你。”

    “……”

    陸枕川眼底的笑意涌上,手環住她的細腰,“這麼護著我啊。”

    “……誰護著你了。”奚柚小聲嘀咕道,“我那是,疼你。”

    “行,疼。”陸枕川懶散道,“叔叔說,在網上有我們的cp名,叫‘愛奚得陸’。”

    奚柚可太清楚了,從高中的時候齊瑤就開始在耳邊叨叨了,“嗯,有。”

    陸枕川︰“你知道是什麼意思嗎。”

    “好像是日語。”

    陸枕川溫聲誘|導︰“是什麼。”

    奚柚說︰“是我愛你——”的音譯。

    陸枕川看著她的眼楮,眸光深情,落下的話音溫柔又繾綣。

    “我也愛你。”

    “你真的是……”

    光影交織,少年五官立體,垂下的眉眼似是會撩人,他靜靜地看著她。

    眼神里翻涌起來的情緒炙熱,像是預謀了很久的秘密。

    他低頭吻住她的唇,撬進唇齒深入,從未有過的侵略『性』顯現。

    奚柚的氣息都是『亂』的,手下意識地想推開他。動作提前一步被察覺,少年扣住她的手腕,主動帶著她的手走。

    少年的聲音沙啞低沉,“難受。”

    “……”

    他輕吻住她粉嫩的耳垂,似是明目張膽的引誘,“妹妹,多疼我點兒。”

    奚柚的睡衣寬松,被他撩撥得都是皺褶,發絲凌『亂』地散在肩頸。

    “……怎麼疼?”

    陸枕川撩開她頸側的柔軟的黑發,像是終于『露』出獠牙。

    “我們,做|愛嗎。”

    ……

    晉江不允許描述過程,大概大家能懂就行。

    深夜,室外飄零落下白雪。

    肆意點綴過枝丫的雪『色』,黯『色』的夜空里,也像是畫滿了星星。

    熱烈,溫柔。

    其實有個問題,奚柚想問了很久了。

    最開始的時候,陸枕川是不喜歡西柚味道的任何食品的。

    他說那玩意兒要苦不苦,要甜不甜,喜歡不上來。

    但每次,她給他變著法帶西柚味道的食品,類似糖、蛋糕等,他雖不喜,卻也會給面子嘗兩口。

    再後來,上高中再到大學,工作。

    他辦公桌前,都會有意無意地擺著兩瓶西柚汽水。

    ……

    奚柚打開瓶蓋,清甜的味道擁入舌尖,她開心得眯了眯眸子,像是個得到禮物的小孩兒。

    陸枕川擦掉她唇邊的水光,“真喝不膩啊。”

    “不會。”奚柚笑著說,“就每次都感覺,很好喝。你不覺得嗎?”

    陸枕川溫聲笑,沒說話。

    奚柚明白了︰“好奇怪哦。不喜歡,干嘛還老喝。”

    而且,他這個習慣,已經保持好久好久了。

    “听說過嗎。”

    “嗯?”

    少年的美式發音流暢,嗓音磁沉︰“i want to see u.”

    ——你是奚柚[see u]。

    ——我想是你。

    訂婚完,同居。

    奚柚整理行李,陽光躍進桌面,室內披上金『色』。

    她忘『性』大,收拾行李這事兒基本還是得靠陸枕川,簡單點來說,她就是個出來打醬油的。

    少年站在斂著眸,鼻梁高挺,下頜線流暢清晰。深暗的瞳『色』落了些許陽光,側顏好看吸楮。

    “阿柚,送你本書。”

    “什麼?”奚柚眨巴著眼楮。

    書很厚重,能抵得上一本語文五三。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放在那里的,像是有段時間了,燙金『色』的字體,還能看見覆著的薄灰。

    陸枕川翻動書頁,陽光下的顆粒浮動,黑金『色』的字體像是在泛著光。

    “訂婚禮物,打開看看。”

    “……”

    誰家的訂婚禮物是送書的。

    這和高考送了一打五三和必刷卷的區別就是,她不高考。

    陸枕川『揉』了下她的頭發,美名其曰︰“培養你的閱讀興趣。”

    “……陸枕川,你好麻煩哦。”

    奚柚輕哼了聲,還是老老實實按他說的做。

    扉頁的文字清晰,還有幾行手寫的中文字。

    筆鋒剛勁有力,如行雲流水,在勾畫的最後一筆,落筆的力道會加重,很明顯是他的字。

    “夜晚『潮』濕,地面『潮』濕 ”

    “空氣寂靜,樹林沉默 ”

    奚柚有些懵︰“你的字?”

    陸枕川低笑,眼尾微微上揚,“沒白疼,起碼能認得出是我的字。”

    “這寫的是什麼呀?”

    “自己想想。”陸枕川將書合上,公正的擺在了書桌前。

    晚上回家的時候,奚柚又看到了那本書。

    她確確實實不知道字想表達什麼,也問了他好幾遍,那人總是簡單地扔下一句,“自己想。”

    奚柚眯了眯眼楮,自己想?

    那麼大個百度,它不香嗎。

    奚柚照著書上面的文字輸入。

    干淨簡潔的搜索界面,隨著藍『色』進度條跳出來的搜索框。

    出自《seeing you carry plants in》。

    “夜晚『潮』濕,地面『潮』濕 ”

    “空氣寂靜,樹林沉默 ”

    後面跟著半句——

    今夜我愛你。

    在這輕描淡寫的文字里。

    你會永遠被愛。

    【全文完】

    【文|盡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