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強行標記被發現後

正文 57、Chapter57

    小男生似乎被林子安嚇了一跳,下一秒耳朵紅得更厲害了。

    他想了想紅著臉說︰“要不,要不我們一起吧?”

    林子安微微眯起眼楮,看向江念,“你覺得呢?”

    江念朝他笑了一下,把抉擇權推了回去,“我都听你的。”

    小男生看著他倆的互動,總覺得有點不對。

    旁邊的女生可能是他的朋友,性子比較大大咧咧,完全沒有感覺,她在看到林子安時就完全提起興趣。

    林子安今天穿著米色的圓領毛衣,下身是黑色的牛仔褲配黑色高幫皮鞋,將他的身材完美勾勒出來,再加上他長得帥,笑起來很痞,更討女孩子喜歡。

    那女生插嘴道︰“我覺得挺好的,我們剛好四個人。”

    說完還偷偷瞥了林子安一眼。

    江念原本還在笑著圍觀,林子安的吃味讓他心情愉悅,但是看到她那直勾勾的眼神,他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他拉下林子安的手反手握住,偏頭在林子安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林子安的心猛地一跳,萬般滋味在心里散開,一時間只覺得心里五味雜陳。

    江念沒有察覺到他的不對勁,他抬眸淡淡地看她一眼,“還跟嗎?”

    女生臉上的血色瞬間褪得一干二淨,小男生拉拉她的衣角,表情看起來有點委屈。

    “妍妍,我們走吧。”

    被稱作‘妍妍’的女生狠狠地瞪了江念一眼,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在小男生的阻攔下咽了回去。

    她十分可惜地看著林子安,眼神滿是期許,希望對方能主動挽留他們,但是林子安卻笑著不吭聲,她最後還是戀戀不舍地走了。

    待兩人走遠,林子安才掙開江念的手,似笑非笑地看著他打趣道︰“小念,沒想到你手段還可以啊。”

    江念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有點不滿地說︰“難道你想跟她一起看電影?”說著皺眉看向他,眉毛聳拉著委屈巴巴地說,“那我去找他們。”

    說完抬腿就要走,就被林子安一把扯回來了。

    江念當然沒打算真去找人,他順勢轉頭可憐兮兮地看著林子安。

    林子安被他看得一抖,心里涌起一個質問。

    我們不是朋友

    嗎?你現在這個表現又是什麼意思?

    但他看著江念數秒,又咽了回去,他裝作開玩笑地說︰“你小子影帝附體啊,演戲演得差不多就行了。”

    江念眨了眨眼楮,不說話。

    林子安突然皺起眉頭,湊在江念脖頸處聞了聞,抬頭看了江念一眼,“你今天出門是不是忘記噴阻隔劑了?”

    江念微微一愣,下意識答道︰“出門前噴過了。”

    “是嗎?”林子安皺起眉頭,“你身上有一股甜甜的牛奶味兒,不是阻隔劑的味道,像信息素。”

    江念抿了抿唇,眸光微閃,似乎在想什麼。

    “江念?”

    “是我記錯了,我現在補噴一下。”

    江念從外套口袋里拿出阻隔劑,往自己身上噴了兩下。

    那股淡淡的牛奶味被七里香的花香徹底蓋住了。

    林子安也沒多想,瞥了他一眼,不懷好意地舔了舔嘴唇,“之前我還以為你的信息素類似香火味呢,沒想到居然這麼甜。”

    江念垂眸笑了一下,那笑容有點冷,“我的人更甜。”

    “自己夸自己,你還要不要臉了。”林子安笑罵一句,反問道,“你想看什麼電影。”

    江念隨手指著剛剛換上的電子海報,“就看這個吧。”

    林子安順著他的手看去,待他看清屏幕上的畫面時,表情一瞬間有點僵硬。

    畫面里是一名長相清秀的女生,頭發濕漉漉的黏在臉上,膚色發青,雙眼渾濁且空洞,讓人頭皮發麻。

    林子安板著臉說︰“國產鬼片沒什麼意思,到最後都是心理有問題,咱們換一部吧。”

    正好畫面跳到一部新上映的歐美動作大片上,林子安忙道︰“這個怎麼樣?”

    “不要。”江念說,“我就想看恐怖片。”

    林子安的臉色差點綠了。

    江念眨了眨眼楮,眼底閃過一絲笑意,然後故作天真地問道︰“子安哥,你不會害怕吧?”

    林子安的性格里有一個致命缺陷,就是死要面子。

    他脖子一梗,硬著頭皮說︰“沒有,我只是怕會無聊,你想看就看吧。”

    “好。”江念點點頭,“那我去買電影票,爆米花就拜托你了。”

    “行。”林子安看著江念去買票的身影,只覺得心底一片淒涼。

    他已經開始

    思考看電影的時候要怎麼克制住不尖叫,但是他爆米花都買完了也沒有想出一個好方法。

    江念買好電影票正站在檢票口等著,林子安抱著一桶大爆米花走了過去。

    那僵硬的步伐仿佛在準備慷慨赴死。

    江念臉上的表情差點沒繃住。

    他輕咳了一聲,從林子安懷里拿過爆米花桶,將一張電影票遞給他。

    “還有十分鐘就開始了,我們現在入場吧。”

    林子安點點頭,接過電影票時卻發現不是那部國產鬼片,他訝異地抬起頭。

    江念揚起嘴角笑了一下,笑容有點狡黠,“那個恐怖片沒票了,咱們還是看歐美大片吧。”

    林子安的表情有點呆滯,半晌後,他反應過來笑罵道︰“媽的,你小子怪缺德的。”

    恐怖片怎麼可能會滿場,這話明擺著就是在給他找台階。

    江念完全沒有被拆穿的尷尬,他笑嘻嘻地說︰“我怎麼缺德了,你又冤枉我。”

    林子安掐了一把他的臉頰,突然笑著說︰“謝謝。”

    謝謝你的體貼。

    電影結束後,兩人和約定一樣去逛街換上相同的衣服,然後一起去了電玩城,厚顏無恥地把初中小屁孩們血虐一頓,離開時抱著一堆亂七八糟的獎品。

    江念開車將林子安送回家,還在他家里賴了一會才依依不舍地離開。

    林子安笑著握住門把,江念站在門外,看向他的眼神分外可憐,像極了被遺棄的流浪貓,但激不起他半點同情心。

    “ ”大門應聲關上了。

    林子安將身上的衣服換了下來,正打算丟進髒衣簍里,動作突然一頓。

    他想了想拎著衣服走進衣帽間,打開很少被使用的衣櫃。

    里面裝的都是童年留下來,舍不得丟的衣服,大多是姥姥姥爺買的。

    林子安拿出衣架,把衣服掛在衣架上,仔細整理了邊角褶皺,才小心翼翼地掛進衣櫃里。

    他看著那套衣服幾秒,露出一抹淺笑。

    他想,這樣慢慢來也挺好的。

    周四校運會。

    和別的學校開幕式走方陣不一樣,附中的開幕式簡直是牛鬼蛇神的比試現場。

    有全員女裝的,也有cosplay的,更絕的是當場來段X感辣舞的。

    高三一班比較中規中矩,全班訂了英倫校服,打算

    來場大合唱。

    江念穿上統一定制的英倫校服,手長腿長,面容英俊,好似從大熒幕里走出來的混血王子,高貴優雅又難以接近。

    林子安雖然長得也很帥,但奈何氣質太痞,穿上以後反倒更像校園惡霸了。

    但痞帥也是帥,小女生、小男生們就吃這套,看到他就不由地發出驚呼。

    周淺蹭到他身邊,酸溜溜地說︰“林哥人氣真高,走哪都有迷弟、迷妹。”

    “羨慕?”林子安一挑眉,“羨慕也沒用,回娘胎重新長吧。”

    周淺︰“......”

    他就是犯賤才來找懟。

    林子安一把攬住江念的肩膀,笑咪咪地調笑道︰“小念,你穿這身也太帥了。”

    “該不會是混血兒吧?”

    說著,伸手偷偷在腰部揩了一下油。

    腰部本就比較敏感,細嫩的皮膚被有些粗糙的指腹摩擦,江念忍不住顫了一下。

    他扣住林子安的手腕,稍稍拉開了點距離,“嗯,我有四分之一俄羅斯血統,奶奶是俄羅斯人。”

    林子安微微頷首,“怪不得。”

    江念突然俯身在他耳朵道︰“子安哥你更帥。”說著他舔了舔唇,眼楮微亮,“應該說是更性/感。”

    他說的是實話。

    剪裁得當的褲子勾勒出林子安筆直修長的雙腿,挺翹的臀部完美貼合,讓人忍不住遐想非非。

    如果不是場合不允許,他一定要讓林子安把衣服換回去。

    一想到這個景象還有別人能看見,江念不知道為什麼,心底居然有些煩躁。

    “操,你小子膽肥了。”林子安笑罵道,“居然敢調戲我?”

    江念故作無辜地眨了眨眼楮。

    林子安對他這套早就免疫了,伸手狠狠地掐了他的臉頰一把,白皙的皮膚迅速紅了一片,看起來可憐極了。

    旁邊不明所以的圍觀群眾打上了“家暴”的標簽。

    很快就輪到高三一班到主席台前表演,唱的是一首勵志歌曲,他們花了兩天時間緊急排練出來的,但是效果意外的不錯。

    表演結束後,一班學生們全部換回秋季運動服。

    附中的秋季校服有兩套,一套是休閑西裝為常服,一套是運動長衫專門在體育課上穿的。

    等林子安到操場的時候,跳高需要的器材都已經安裝完畢

    。

    按照班級序號來,一班是第一個上場的,第一階段高度是一米,林子安輕輕松松就跳過去了。

    隨著難度一層層遞增,每次增加十厘米,在第五次以後大半的人都失敗退場。

    第七次抬高杠桿時,高度達到了一米七。

    林子安站在準備區做熱身運動,垂眸專注的模樣帥得不行,圍觀的女生們開始變多。

    隨著一聲開始的哨向,他像離弦之箭一般沖了出去,然後腳尖一踮,整個人跟躍龍門的鯉魚似的,身子在空中順暢地扭轉,背貼著杠桿劃過,衣擺被動作撩起露出底下結實的腹肌。

    在陽光下白得有點刺眼。

    “ ”他穩穩當當地站在保護墊上。

    周圍安靜了幾秒,突然爆發出巨大的喝彩聲。一群迷弟迷妹們瘋狂尖叫,嗓音都快沖破雲霄。

    一名和林子安很熟的男生喊道︰“我操,林哥你太強了,人家的小心肝都要為你怦然心動了。”

    林子安遞了個眼刀過去,“滾,別他媽來惡心老子。”

    江念則是笑吟吟地看著他,但林子安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他嘴唇微動緩緩地說了一句唇語,林子安看懂了——

    “子安哥加油,你好帥。”

    “操。”林子安低聲罵了一句,卻帶著濃濃的笑意。

    這小子太雞賊了,居然把之前說的“加油語”用到他身上。

    按照班級序號來,一班是第一個上場的,第一階段高度是一米,林子安輕輕松松就跳過去了。

    隨著難度一層層遞增,每次增加十厘米,在第五次以後大半的人都失敗退場。

    第七次抬高杠桿時,高度達到了一米七。

    林子安站在準備區做熱身運動,垂眸專注的模樣帥得不行,圍觀的女生們開始變多。

    隨著一聲開始的哨向,他像離弦之箭一般沖了出去,然後腳尖一踮,整個人跟躍龍門的鯉魚似的,身子在空中順暢地扭轉,背貼著杠桿劃過,衣擺被動作撩起露出底下結實的腹肌。

    在陽光下白得有點刺眼。

    “ ”他穩穩當當地站在保護墊上。

    周圍安靜了幾秒,突然爆發出巨大的喝彩聲。一群迷弟迷妹們瘋狂尖叫,嗓音都快沖破雲霄。

    一名和林子安很熟的男生喊道︰“我操,林哥你太強了,人家的小心肝都要為你怦然心動了。”

    林子安遞了個眼刀過去,“滾,別他媽來惡心老子。”

    江念則是笑吟吟地看著他,但林子安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他嘴唇微動緩緩地說了一句唇語,林子安看懂了——

    “子安哥加油,你好帥。”

    “操。”林子安低聲罵了一句,卻帶著濃濃的笑意。

    這小子太雞賊了,居然把之前說的“加油語”用到他身上。

    按照班級序號來,一班是第一個上場的,第一階段高度是一米,林子安輕輕松松就跳過去了。

    隨著難度一層層遞增,每次增加十厘米,在第五次以後大半的人都失敗退場。

    第七次抬高杠桿時,高度達到了一米七。

    林子安站在準備區做熱身運動,垂眸專注的模樣帥得不行,圍觀的女生們開始變多。

    隨著一聲開始的哨向,他像離弦之箭一般沖了出去,然後腳尖一踮,整個人跟躍龍門的鯉魚似的,身子在空中順暢地扭轉,背貼著杠桿劃過,衣擺被動作撩起露出底下結實的腹肌。

    在陽光下白得有點刺眼。

    “ ”他穩穩當當地站在保護墊上。

    周圍安靜了幾秒,突然爆發出巨大的喝彩聲。一群迷弟迷妹們瘋狂尖叫,嗓音都快沖破雲霄。

    一名和林子安很熟的男生喊道︰“我操,林哥你太強了,人家的小心肝都要為你怦然心動了。”

    林子安遞了個眼刀過去,“滾,別他媽來惡心老子。”

    江念則是笑吟吟地看著他,但林子安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他嘴唇微動緩緩地說了一句唇語,林子安看懂了——

    “子安哥加油,你好帥。”

    “操。”林子安低聲罵了一句,卻帶著濃濃的笑意。

    這小子太雞賊了,居然把之前說的“加油語”用到他身上。

    按照班級序號來,一班是第一個上場的,第一階段高度是一米,林子安輕輕松松就跳過去了。

    隨著難度一層層遞增,每次增加十厘米,在第五次以後大半的人都失敗退場。

    第七次抬高杠桿時,高度達到了一米七。

    林子安站在準備區做熱身運動,垂眸專注的模樣帥得不行,圍觀的女生們開始變多。

    隨著一聲開始的哨向,他像離弦之箭一般沖了出去,然後腳尖一踮,整個人跟躍龍門的鯉魚似的,身子在空中順暢地扭轉,背貼著杠桿劃過,衣擺被動作撩起露出底下結實的腹肌。

    在陽光下白得有點刺眼。

    “ ”他穩穩當當地站在保護墊上。

    周圍安靜了幾秒,突然爆發出巨大的喝彩聲。一群迷弟迷妹們瘋狂尖叫,嗓音都快沖破雲霄。

    一名和林子安很熟的男生喊道︰“我操,林哥你太強了,人家的小心肝都要為你怦然心動了。”

    林子安遞了個眼刀過去,“滾,別他媽來惡心老子。”

    江念則是笑吟吟地看著他,但林子安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他嘴唇微動緩緩地說了一句唇語,林子安看懂了——

    “子安哥加油,你好帥。”

    “操。”林子安低聲罵了一句,卻帶著濃濃的笑意。

    這小子太雞賊了,居然把之前說的“加油語”用到他身上。

    按照班級序號來,一班是第一個上場的,第一階段高度是一米,林子安輕輕松松就跳過去了。

    隨著難度一層層遞增,每次增加十厘米,在第五次以後大半的人都失敗退場。

    第七次抬高杠桿時,高度達到了一米七。

    林子安站在準備區做熱身運動,垂眸專注的模樣帥得不行,圍觀的女生們開始變多。

    隨著一聲開始的哨向,他像離弦之箭一般沖了出去,然後腳尖一踮,整個人跟躍龍門的鯉魚似的,身子在空中順暢地扭轉,背貼著杠桿劃過,衣擺被動作撩起露出底下結實的腹肌。

    在陽光下白得有點刺眼。

    “ ”他穩穩當當地站在保護墊上。

    周圍安靜了幾秒,突然爆發出巨大的喝彩聲。一群迷弟迷妹們瘋狂尖叫,嗓音都快沖破雲霄。

    一名和林子安很熟的男生喊道︰“我操,林哥你太強了,人家的小心肝都要為你怦然心動了。”

    林子安遞了個眼刀過去,“滾,別他媽來惡心老子。”

    江念則是笑吟吟地看著他,但林子安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他嘴唇微動緩緩地說了一句唇語,林子安看懂了——

    “子安哥加油,你好帥。”

    “操。”林子安低聲罵了一句,卻帶著濃濃的笑意。

    這小子太雞賊了,居然把之前說的“加油語”用到他身上。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