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我靠種田和反派成親了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做好栽在他手上的準備

    知道了林稚一是將自己當成打下手的,沈亦舟什麼都沒說,按照她的意思辦事。

    在小茶莊內,最貴的東西便是米,每家每戶的米都是不舍得吃的,為了不浪費,征求得李夫人同意後,林稚一將剩下的食材一鍋端,爆炒玉米粒後再下蔬菜和一些蛋,炒熟後,再將半熟的米飯倒入里面,一盞茶時間,香噴噴的炒飯便出鍋了。

    炒飯做好,她也開始清洗咸帶魚,準備炸咸帶魚。

       。

    切魚的聲響無比脆耳。

    不用生火了,沈亦舟站在一旁看著林稚一做飯的模樣。

    看她動作利索,心中的詫異逐漸增加,住在林家這麼久,他從未見過林稚一做飯,也從未吃過這種新鮮的菜式,就連御用的廚子都做不出來這種東西。

    難道,人真的會在某一瞬間變成另外一個人。

    沈亦舟在小時候,听過巫師談過換靈魂的事,他是不信世上有鬼神這種東西,可若不用這來說的話,他是沒法解釋眼前這一幕的。

    想到這,沈亦舟眸光微閃。

    大鍋內的油早就沸騰起來,此時正發出滋啦滋啦的作響,林稚一見火候差不多了,直接將咸帶魚丟入里面,魚下鍋,這沸騰的聲響更大了。

    幾秒的功夫,觸踫鍋的那一面就熟了,林稚一動作迅速,立即將魚的另一面翻過來,讓魚兩面翻炸至金黃。

    魚塊切的有點多,沒一會這鍋中的油就被吸沒了,為了不讓魚過于油膩,在將魚塊拿出時,林稚一特意找了一些干淨的紙張將魚塊表面的油吸干淨。

    沈亦舟打量林稚一時,見她做這動作,忍不住出聲詢問︰“你這是作甚?”

    听到沈亦舟那清冽的嗓音,林稚一繼續著自己的動作,邊弄邊答復︰“今天火候控制得不太好,魚塊吸太多油了,這會需要將多余的油吸走,不然等會會影響口感的。”

    沈亦舟無聲挑動那濃密的劍眉,再出聲問道︰“我幫你?”

    “不用,要好了。”林稚一說完,停頓了會再道︰“你幫我把炒飯和排骨湯端出去吧。”

    接到任務,沈亦舟沒拒絕,直接端起炖湯再朝外走去。

    灶房門剛打開,春

    季里的清爽感迎面而來,令人感到無比舒適。

    剛出來的沈亦舟,只覺得自己身上的油煙味被這一縷清風吹散,不過,他也不嫌棄這油煙味。

    許是林稚一的緣故。

    李蘭看到沈亦舟開始端膳食出來,知道,晚膳已準備好了,也將阿真放在地上,同他叮囑道︰“阿真,娘親要去灶房幫下姐姐,你先乖乖在這陪著大哥哥,能做到嗎?”

    在離開前,李蘭怕孩子不听從自己的話,特意叮囑阿真一句。

    阿真看到沈亦舟,眼楮發亮,猛的點頭,嗓音響亮︰“嗯,阿真能做到!”

    听到自己兒子的答復,李蘭這才放心朝灶房走去。

    本想繼續回到灶房同林稚一呆久點的沈亦舟,听到李夫人同孩子的對話,只能作罷,擔起了照顧孩子的任務。

    李莊長家中有一株蒼天大樹,沈亦舟怕孩子鬧騰,直接將孩子帶到那神蒼天大樹下,同阿真在樹下呆著等待她們出來。

    阿真是個好動的,沈亦舟坐在樹下,他便繞著樹同沈亦舟跑了好幾圈。

    每次跑完身,就同沈亦舟笑道︰“沈哥哥,你陪阿真玩嘛,阿真想再玩會。”

    看著孩子那雙干淨明亮的黑眸,沈亦舟腦海內閃過林稚一那雙比黑葡萄還漂亮的眸子。

    有那麼瞬間,沈亦舟倒失神了,腦海內復習那的想法也是,林稚一的眼楮比較漂亮,也比較吸人。

    望著那襲從灶房內款款走出的倩影,沈亦舟才意識到自己方才的想法有多為危險。

    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他也垂眸看著身邊孩子,同孩子道︰“用膳前,不能有過劇烈的運動,否則,等會是會吃不下飯的。”

    少年音線雖是冷冽但至少干淨好听。

    阿真要求被拒絕,整個人隨即氣鼓鼓,但看到自個娘親端著好吃的從灶房內走出,注意力一下就被吸引過去了。

    整個人蹦噠著朝大廳而去。

    沈亦舟見阿真趕往林稚一那邊,自是跟著他的步伐一同前去。

    “娘親,阿真餓了!”

    林稚一剛將手中的炸咸帶魚放下,一顆小腦袋便從桌底探出,清澈的眸子閃爍出期盼的光芒。

    被阿真小腦袋嚇唬到的林稚一,臉上閃過一抹無奈神情。

    知道孩子本性,她也蹲下身子,

    牽著阿真的手,翻看幾遍後再假裝生氣,板著臉道︰“阿真,沒洗手可不能用膳,不然肚肚會疼的!”

    林稚一,一本正經的同阿真開口。

    阿真听到林稚一的話,眼眶瞬間濕潤起來。

    看孩子要哭了,林稚一也只能牽著他手道︰“姐姐可沒責怪阿真的意思,就是告訴阿真,用膳前得洗手手,不然會生病的。”

    “阿真想吃飯飯的,現在先跟姐姐一起去洗手手,可以嗎?”

    林稚一話落,阿真思考片刻,跟著才認真的點點腦袋答應了林稚一的提議,“好。”

    林稚一教導阿真的一幕,落入眾人眼中。

    李莊長夫婦互望一眼,他們對于林稚一的變化感到奇怪。

    沈亦舟則是皺著眉頭,跟在他們兩人身後,他總覺得林稚一方才的做法有點兒熟悉。

    洗手好的阿真,坐回飯桌沒等其他人上桌,直接抓了一塊咸帶魚放入口中,咸帶魚入鍋炸得香脆,阿真咬時傳出  嚓聲響,讓人很有食欲。

    “好吃!”

    吃到好吃東西,阿真臉龐流露出滿足的表情。

    坐阿真身側的林稚一,看阿真在短時間內不斷變化臉上表情,內心忍不住感嘆︰“這孩子的心情,可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當然,沈亦舟于她來說也格外難以理解。

    李家人圍聚在桌旁,看著桌上那些未曾見過的菜,表情皆為不解。

    這是可以吃的嗎?他們從未見過!

    味道也很香。

    “稚丫頭,這是你自創的菜?”

    李莊長忍不住出聲詢問林稚一,問的同時,夾了塊咸帶魚,放入口中嘗試。

    終于體會到那酥脆感的李莊長,神情滿足。

    林稚一,一本正經的同阿真開口。

    阿真听到林稚一的話,眼眶瞬間濕潤起來。

    看孩子要哭了,林稚一也只能牽著他手道︰“姐姐可沒責怪阿真的意思,就是告訴阿真,用膳前得洗手手,不然會生病的。”

    “阿真想吃飯飯的,現在先跟姐姐一起去洗手手,可以嗎?”

    林稚一話落,阿真思考片刻,跟著才認真的點點腦袋答應了林稚一的提議,“好。”

    林稚一教導阿真的一幕,落入眾人眼中。

    李莊長夫婦互望一眼,他們對于林稚一的變化感到奇怪。

    沈亦舟則是皺著眉頭,跟在他們兩人身後,他總覺得林稚一方才的做法有點兒熟悉。

    洗手好的阿真,坐回飯桌沒等其他人上桌,直接抓了一塊咸帶魚放入口中,咸帶魚入鍋炸得香脆,阿真咬時傳出  嚓聲響,讓人很有食欲。

    “好吃!”

    吃到好吃東西,阿真臉龐流露出滿足的表情。

    坐阿真身側的林稚一,看阿真在短時間內不斷變化臉上表情,內心忍不住感嘆︰“這孩子的心情,可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當然,沈亦舟于她來說也格外難以理解。

    李家人圍聚在桌旁,看著桌上那些未曾見過的菜,表情皆為不解。

    這是可以吃的嗎?他們從未見過!

    味道也很香。

    “稚丫頭,這是你自創的菜?”

    李莊長忍不住出聲詢問林稚一,問的同時,夾了塊咸帶魚,放入口中嘗試。

    終于體會到那酥脆感的李莊長,神情滿足。

    林稚一,一本正經的同阿真開口。

    阿真听到林稚一的話,眼眶瞬間濕潤起來。

    看孩子要哭了,林稚一也只能牽著他手道︰“姐姐可沒責怪阿真的意思,就是告訴阿真,用膳前得洗手手,不然會生病的。”

    “阿真想吃飯飯的,現在先跟姐姐一起去洗手手,可以嗎?”

    林稚一話落,阿真思考片刻,跟著才認真的點點腦袋答應了林稚一的提議,“好。”

    林稚一教導阿真的一幕,落入眾人眼中。

    李莊長夫婦互望一眼,他們對于林稚一的變化感到奇怪。

    沈亦舟則是皺著眉頭,跟在他們兩人身後,他總覺得林稚一方才的做法有點兒熟悉。

    洗手好的阿真,坐回飯桌沒等其他人上桌,直接抓了一塊咸帶魚放入口中,咸帶魚入鍋炸得香脆,阿真咬時傳出  嚓聲響,讓人很有食欲。

    “好吃!”

    吃到好吃東西,阿真臉龐流露出滿足的表情。

    坐阿真身側的林稚一,看阿真在短時間內不斷變化臉上表情,內心忍不住感嘆︰“這孩子的心情,可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當然,沈亦舟于她來說也格外難以理解。

    李家人圍聚在桌旁,看著桌上那些未曾見過的菜,表情皆為不解。

    這是可以吃的嗎?他們從未見過!

    味道也很香。

    “稚丫頭,這是你自創的菜?”

    李莊長忍不住出聲詢問林稚一,問的同時,夾了塊咸帶魚,放入口中嘗試。

    終于體會到那酥脆感的李莊長,神情滿足。

    林稚一,一本正經的同阿真開口。

    阿真听到林稚一的話,眼眶瞬間濕潤起來。

    看孩子要哭了,林稚一也只能牽著他手道︰“姐姐可沒責怪阿真的意思,就是告訴阿真,用膳前得洗手手,不然會生病的。”

    “阿真想吃飯飯的,現在先跟姐姐一起去洗手手,可以嗎?”

    林稚一話落,阿真思考片刻,跟著才認真的點點腦袋答應了林稚一的提議,“好。”

    林稚一教導阿真的一幕,落入眾人眼中。

    李莊長夫婦互望一眼,他們對于林稚一的變化感到奇怪。

    沈亦舟則是皺著眉頭,跟在他們兩人身後,他總覺得林稚一方才的做法有點兒熟悉。

    洗手好的阿真,坐回飯桌沒等其他人上桌,直接抓了一塊咸帶魚放入口中,咸帶魚入鍋炸得香脆,阿真咬時傳出  嚓聲響,讓人很有食欲。

    “好吃!”

    吃到好吃東西,阿真臉龐流露出滿足的表情。

    坐阿真身側的林稚一,看阿真在短時間內不斷變化臉上表情,內心忍不住感嘆︰“這孩子的心情,可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當然,沈亦舟于她來說也格外難以理解。

    李家人圍聚在桌旁,看著桌上那些未曾見過的菜,表情皆為不解。

    這是可以吃的嗎?他們從未見過!

    味道也很香。

    “稚丫頭,這是你自創的菜?”

    李莊長忍不住出聲詢問林稚一,問的同時,夾了塊咸帶魚,放入口中嘗試。

    終于體會到那酥脆感的李莊長,神情滿足。

    林稚一,一本正經的同阿真開口。

    阿真听到林稚一的話,眼眶瞬間濕潤起來。

    看孩子要哭了,林稚一也只能牽著他手道︰“姐姐可沒責怪阿真的意思,就是告訴阿真,用膳前得洗手手,不然會生病的。”

    “阿真想吃飯飯的,現在先跟姐姐一起去洗手手,可以嗎?”

    林稚一話落,阿真思考片刻,跟著才認真的點點腦袋答應了林稚一的提議,“好。”

    林稚一教導阿真的一幕,落入眾人眼中。

    李莊長夫婦互望一眼,他們對于林稚一的變化感到奇怪。

    沈亦舟則是皺著眉頭,跟在他們兩人身後,他總覺得林稚一方才的做法有點兒熟悉。

    洗手好的阿真,坐回飯桌沒等其他人上桌,直接抓了一塊咸帶魚放入口中,咸帶魚入鍋炸得香脆,阿真咬時傳出  嚓聲響,讓人很有食欲。

    “好吃!”

    吃到好吃東西,阿真臉龐流露出滿足的表情。

    坐阿真身側的林稚一,看阿真在短時間內不斷變化臉上表情,內心忍不住感嘆︰“這孩子的心情,可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當然,沈亦舟于她來說也格外難以理解。

    李家人圍聚在桌旁,看著桌上那些未曾見過的菜,表情皆為不解。

    這是可以吃的嗎?他們從未見過!

    味道也很香。

    “稚丫頭,這是你自創的菜?”

    李莊長忍不住出聲詢問林稚一,問的同時,夾了塊咸帶魚,放入口中嘗試。

    終于體會到那酥脆感的李莊長,神情滿足。

    林稚一,一本正經的同阿真開口。

    阿真听到林稚一的話,眼眶瞬間濕潤起來。

    看孩子要哭了,林稚一也只能牽著他手道︰“姐姐可沒責怪阿真的意思,就是告訴阿真,用膳前得洗手手,不然會生病的。”

    “阿真想吃飯飯的,現在先跟姐姐一起去洗手手,可以嗎?”

    林稚一話落,阿真思考片刻,跟著才認真的點點腦袋答應了林稚一的提議,“好。”

    林稚一教導阿真的一幕,落入眾人眼中。

    李莊長夫婦互望一眼,他們對于林稚一的變化感到奇怪。

    沈亦舟則是皺著眉頭,跟在他們兩人身後,他總覺得林稚一方才的做法有點兒熟悉。

    洗手好的阿真,坐回飯桌沒等其他人上桌,直接抓了一塊咸帶魚放入口中,咸帶魚入鍋炸得香脆,阿真咬時傳出  嚓聲響,讓人很有食欲。

    “好吃!”

    吃到好吃東西,阿真臉龐流露出滿足的表情。

    坐阿真身側的林稚一,看阿真在短時間內不斷變化臉上表情,內心忍不住感嘆︰“這孩子的心情,可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當然,沈亦舟于她來說也格外難以理解。

    李家人圍聚在桌旁,看著桌上那些未曾見過的菜,表情皆為不解。

    這是可以吃的嗎?他們從未見過!

    味道也很香。

    “稚丫頭,這是你自創的菜?”

    李莊長忍不住出聲詢問林稚一,問的同時,夾了塊咸帶魚,放入口中嘗試。

    終于體會到那酥脆感的李莊長,神情滿足。

    林稚一,一本正經的同阿真開口。

    阿真听到林稚一的話,眼眶瞬間濕潤起來。

    看孩子要哭了,林稚一也只能牽著他手道︰“姐姐可沒責怪阿真的意思,就是告訴阿真,用膳前得洗手手,不然會生病的。”

    “阿真想吃飯飯的,現在先跟姐姐一起去洗手手,可以嗎?”

    林稚一話落,阿真思考片刻,跟著才認真的點點腦袋答應了林稚一的提議,“好。”

    林稚一教導阿真的一幕,落入眾人眼中。

    李莊長夫婦互望一眼,他們對于林稚一的變化感到奇怪。

    沈亦舟則是皺著眉頭,跟在他們兩人身後,他總覺得林稚一方才的做法有點兒熟悉。

    洗手好的阿真,坐回飯桌沒等其他人上桌,直接抓了一塊咸帶魚放入口中,咸帶魚入鍋炸得香脆,阿真咬時傳出  嚓聲響,讓人很有食欲。

    “好吃!”

    吃到好吃東西,阿真臉龐流露出滿足的表情。

    坐阿真身側的林稚一,看阿真在短時間內不斷變化臉上表情,內心忍不住感嘆︰“這孩子的心情,可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當然,沈亦舟于她來說也格外難以理解。

    李家人圍聚在桌旁,看著桌上那些未曾見過的菜,表情皆為不解。

    這是可以吃的嗎?他們從未見過!

    味道也很香。

    “稚丫頭,這是你自創的菜?”

    李莊長忍不住出聲詢問林稚一,問的同時,夾了塊咸帶魚,放入口中嘗試。

    終于體會到那酥脆感的李莊長,神情滿足。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