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逃婚之後

正文 第103章 103

    郁清棠在一片黑暗里看著頭頂的天花板, 枕邊女人的呼吸聲越來越綿長,根據她最近和程湛兮同床共枕的細心觀察,她很快就要睡著了。

    之後無論她是看她一晚上, 還是摸她的臉, 輕輕捏她的耳朵,她都不會醒, 一入睡就很沉。

    她們倆住在一起快一個星期了, 待在一起的時間也越來越長,真正意義上的形影不離。程湛兮喜歡吻她, 每天都會和她接吻, 有一次晚上郁清棠備完課兩人看電視,電視劇進到一段很無聊的劇情, 程湛兮就將她抱到腿上, 很溫柔地吻她。

    熒幕的光微微亮著,無人的深夜,安靜的客廳,越來越急促的呼吸,伴隨著情不自禁的聲音。

    擦槍走火成了順理成章的事。

    郁清棠的睡衣被揉得都是褶皺, 指尖劃過光滑肌膚,程湛兮的唇在她最敏感的耳後,不住地吐氣。

    然後……

    就沒有然後了。

    電視里無聊的劇情放完,重新進入主線,而她們發生的那一段激情也如同電視劇的插曲, 無足輕重。程湛兮收回手, 把她卷起來的睡衣放下, 淡然自若地擁著她繼續看電視。

    郁清棠剛剛被她用力親過的地方還隱隱有些疼, 漲漲的, 睡衣穿著更難受了。

    電視劇整集看完,郁清棠方好受一些。

    那是周三的事。

    今天周五了,兩天前落下的一顆火星時明時滅,就在那處,不起眼,但總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靜悄悄地在心尖上輕輕地撓一把,讓你心思浮躁,禁不住去幻想,去渴求。

    要說郁清棠對這件本質是享樂的事本身不是很執著,她只是希望程湛兮能離她更近一些,抱緊她,佔據她,不留下一絲一毫的空隙。

    她不知道程湛兮怎麼想的,為什麼遲遲不……

    她能感覺到程湛兮是喜歡並渴望的,她們倆在一起之前,她就總是想和她做。在一起以後,難道是得到的就失去新鮮感了嗎?連動動手指的事都不願意。

    郁清棠不敢直截了當地問,只能趁著她半睡半醒的時候。

    ——勾引她。

    她借著房間里昏暗的光線端詳程湛兮的睡顏,慢慢靠近她,直到女人的鼻息撲在自己臉上。

    郁清棠腦袋一歪,吻住了程湛兮的唇。

    郁清棠是個好老師,也是個好學生,吻技進步飛快。

    十幾秒後,程湛兮輕輕地唔了一聲,明明腦子昏沉,手卻自作主張地扣住了郁清棠的後腦勺,將她帶往自己懷里。

    郁清棠學得快,但是離青出于藍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所以程湛兮一主動,她就只剩下低聲哼哼的份。

    但這就是她想要的。

    她握住了程湛兮空著的那只手的手腕,微咬下唇,讓她去往該去的地方。

    程湛兮分不清自己在現實還是在夢中,懷里的那具身軀散發著幽淡的體香,像初冬的雪,干淨清冽,教人想攀一座雪山,想飲一口雪水。

    ……

    程湛兮喘著氣醒過來,她的手包裹住郁清棠。

    她也發現了自己正在和郁清棠激吻。

    程湛兮“?”

    郁清棠鼓起勇氣,將自己送上去。

    程湛兮剛恢復了一絲清明的理智立刻陷入混沌,翻身佔據了完全的主動。

    程湛兮閉著眼,從郁清棠唇齒間退出來,濕熱的唇往下,在她的下巴上輕輕咬了一下。

    郁清棠向後仰了仰修長的頸項。

    程湛兮冰涼的發絲踫到了她的鎖骨,癢癢的,郁清棠抬手替她勾往耳後,攏住披散垂落的長發。

    程湛兮的腦袋滑進了被子里,郁清棠閉上了眼楮,五指輕柔地梳理她的長發。

    ……

    洗手間傳來水聲。

    郁清棠眼尾有一點剛哭過的紅,抓著床單的修長指節剛剛松開不久,臉埋在枕頭里,听著身後的動靜,整張臉包括耳朵都紅了。但臥室里沒開燈,黑暗很好地遮掩了這一點。

    程湛兮漱完口回來自身後抱住她。

    “寶貝。”

    郁清棠手覆在她圈在自己腰間的手背上,听著她在自己耳旁溫柔旖旎地吐字,更加深刻地認識到自己剛才的行為有多羞恥。

    “我想睡覺了。”郁清棠低低道,不想讓她說出更羞恥的話。

    “困了嗎?”程湛兮吻了吻她的耳垂。

    “……嗯。”

    “但我不困怎麼辦?”程湛兮下巴低下來,薄唇挨著她敏感的側頸。

    郁清棠頭皮突然發麻,她好像意識到自己似乎引火上身了,而且這火還沒燒完。

    “明天不是和林溪約好了嗎?”郁清棠急急道,生怕說晚了就來不及了。

    “沒事。”程湛兮將她翻過來面對自己,貼著她的唇慢條斯理地吻她,說,“很快的寶貝。”

    “我……唔嗯。”

    程湛兮鼻尖和唇瓣都泛著晶瑩,她對著洗手台的鏡子看了會兒,回到床邊,用手機給自己和熟睡的郁清棠拍了張照,放到了加密相冊里。

    她洗臉漱口,鑽進被窩前看了眼床頭櫃的數字時鐘。

    凌晨三點。

    掐頭去尾,兩次加起來不到一個小時,是真的很快。程湛兮打了個哈欠,把郁清棠撈進懷里,聞著她身上的香味安心地睡了過去。

    郁清棠睡眠稍淺,休息了四五個小時,精神基本恢復,所以早上程湛兮一弄她,她眼球在眼皮底下劇烈地動了兩下,醒了過來,低頭看見程湛兮栗色的後腦勺。

    郁清棠手指搭上程湛兮的後頸,輕輕地捏了兩下。

    程湛兮抬起頭,溫柔一笑“你醒了?”

    郁清棠意味不明地看她。

    程湛兮勾唇,重新低下頭。

    這次郁清棠勾住了她的兩只胳膊,不讓她往下滑。

    程湛兮看出她不想,會意地游上來抱住她,給了她一個早安吻,柔聲詢問“怎麼了?是不喜歡還是不習慣?”

    郁清棠“……”

    程湛兮不認為這有什麼不能出口的,更不是見不得人的事。談情說愛,要談的情要講明白,要做的愛也要說清楚。

    她認真地看著郁清棠的眼楮,想要確定的答案。

    郁清棠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漲紅,半晌,方支支吾吾地回答她“今天不是要出門麼?”

    程湛兮耐心地“嗯”了一聲。

    郁清棠低聲道“我怕沒力氣起來。”

    她光想想程湛兮要對她做的事就腿軟,真的做了她恐怕要軟成面條,一整天都要廢了。

    程湛兮听完凝神思索,好長時間沒有說話。

    郁清棠忍不住問“你在想什麼?”

    程湛兮說“我在想……”她貼近郁清棠的耳朵,輕笑說,“我真厲害。”

    郁清棠眼眸一點一點睜大,仿佛隨著程湛兮的話一點一滴回憶起她具體是怎麼厲害的,她頸子染上薄粉,一路蔓延到耳朵。

    郁清棠滑進了被子里,把臉蒙住,牢牢按住頭頂的被角,催促又帶一絲羞赧的聲音從里面傳出來“你快去洗漱。”

    “我去了。”程湛兮隔著被子告訴她。

    郁清棠一個人在被子里臉紅得像蒸煮的螃蟹。

    程湛兮洗漱完回來,把郁清棠的睡褲從床尾撿起來疊好,郁清棠仍縮在被窩里。

    程湛兮笑笑道“我去做早餐,你待會自己起床,不要賴得太晚。”

    被窩里的小山包拱了拱,算作回應。

    郁清棠听到關門聲,小心翼翼地從被子里鑽出來,打量房間,視線落到門口,程湛兮根本沒走,含笑望她。

    郁清棠的表情瞬間十分精彩。

    程湛兮趕在她第二次當蝸牛前,離開了房間。

    郁清棠肩膀塌了下來,雙手撐著床沿,下地還有些站立不穩,昨晚的後勁太大了。

    原來有沒有感情,做起這件事有天壤之別。程湛兮一踫她她就像烈日炙烤的冰山,不斷地融化成水,把她們兩個都溫柔地包裹其中,程湛兮在她的海洋里肆意徜徉,像一個優秀的水手一樣掌著她的舵,又像是高高在上的神,制造出一波又一波的海浪。

    郁清棠擠好牙膏,一只手撐在洗手台上,不自覺地並了並腿。

    她去沖了個澡,沖澡的過程中她開始後悔沒讓剛才沒讓程湛兮繼續下去,她做不做對自己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郁清棠的遐想一直到程湛兮把車停在村口,過完新年就滿四歲的小林溪撲進程湛兮懷里才結束。

    陽光很好,郁清棠手里提著帶給小林溪和她奶奶的禮物,看向升起炊煙的家家戶戶,飯香味彌漫著整個村落。

    ——她們倆起晚了,出門前又在玄關卿卿我我了好一會兒,到這邊差不多吃午飯。

    程湛兮帶了兩個半熟的葷菜,讓林溪奶奶一塊炒了,郁清棠把補品放進奶奶房間,算是交了她們倆的伙食費。

    中午兩人抱在一起睡完午覺,出來看到小林溪坐在門口的小板凳上畫畫,林溪的年紀正是想象力最天馬行空的時候,他們創作時容易陷入自己的世界,會自說自話,還會為自己畫中別人看不懂的形象命名。

    程湛兮一只手牽著郁清棠,單手後背,專注地看小林溪畫出各種奇怪的符號。

    她沒注意到郁清棠始終沒有往林溪的畫上瞧,反而刻意地扭過了頭,閉上了眼楮,神情充滿抵觸。

    手上傳來掙脫的力道,程湛兮偏頭看去。

    郁清棠表情異常平淡地說“我出去透會兒氣。”

    程湛兮揉了揉回頭好奇看她們的小林溪的腦袋瓜,讓她繼續畫,跟著郁清棠走了出去。

    林溪奶奶家也圍了個小院子,院子里種了一棵棗樹,幾棵桃樹,桃花花期短,三月開,四月謝,一陣清風吹過,桃樹上粉紅的花瓣簌簌飄落下來,落英繽紛,猶如下了一場桃花雨。

    郁清棠黑色風衣肩膀上落滿了桃花。

    程湛兮雙臂從後環抱住她,下巴抵在女人的肩膀。

    郁清棠的手扣在女人白玉似的手背上,往後靠了靠。

    程湛兮接收到她的肢體信號,更用力地抱緊了她,吻了吻她的鬢角。

    郁清棠看著落了一地的桃花,輕輕地吐了口氣,說“我的……母親生前是個畫家,和你一樣。”

    程湛兮道“我知道,外婆和我說過。”

    郁清棠道“她是因為生我難產去世的。”

    程湛兮靜靜地听下去。

    郁清棠說“她去世以後,那個深愛她的男人……遷怒于我,因為我長得太像她了。他不喜歡見到我,不讓我叫他那個稱呼……”

    郁清棠察覺到程湛兮捏緊的指節,安撫地拍了拍她的手背。

    郁清棠道“他不允許世界上任何一個人取代我的母親,哪怕和她有丁點相似,尤其是我是她的女兒,身體里天生流著她的血。他不許我畫畫,哪怕用樹枝和石頭在地上涂鴉,每次見到都會很凶地走過來,大聲吼我,然後搶過我手里的樹枝粗暴地丟掉,丟得遠遠的,我看不到的地方,再讓佣人把我帶走。”

    郁清棠說“我很喜歡畫,但我不敢去了解。我想知道我有沒有遺傳到母親的繪畫天賦,但我不敢拿起畫筆。外婆在我搬回泗城時給我買了一盒畫筆,彩色的,很漂亮,但我一看見那些,就想起那個男人扭曲的臉,他丟掉我手里的畫筆,一遍又一遍地朝我大吼,說我不配學畫畫,我害死了我的母親。”

    郁清棠身體輕微地顫抖起來。

    程湛兮心如刀絞,低聲道“不是你的錯,錯的是他。如果不是他讓你媽媽懷孕,你媽媽也不會過世,他只是在逃避責任,是個懦弱沒有擔當的男人,他才是害死你媽媽的罪魁禍首。”

    郁清棠輕聲反問“那樣就沒有我了,不是嗎?他們倆還是可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程湛兮一時想不到怎麼反駁她的歪理,悲傷道“那我呢?世界上沒有你,我怎麼辦?”

    郁清棠不緊不慢地說“沒有我,還會有別的人。”

    程湛兮開始胡攪蠻纏,說“我們倆投胎前喝孟婆湯的時候約好了這輩子還要在一起,你怎麼能說出這種話?哪有別的人,不可能有別的人!”

    郁清棠被她逗得短暫地笑了一笑,又輕輕地嘆了口氣。

    “或許吧。”

    郁清棠的人生,本該是一帆風順,走在繁花盛開的道路上。她的所有悲哀和不幸,痛苦和掙扎,都是源自于一個不負責任的父親。

    程湛兮氣憤到紅了眼楮,說“我長到這麼大,還沒有真正討厭過一個人,現在我宣布那個男人是我這輩子最討厭的人,沒有之一。”

    程湛兮貼著她冰涼的臉頰,蹭了蹭。

    明明受委屈的是郁清棠,程湛兮卻仿佛比她還要難過。

    郁清棠抬手摸她的臉,輕輕地笑了笑。

    “程老師不要難過。”

    “程老師?”

    “女朋友不要難過。”郁清棠改口,重新握住程湛兮的手,說,“其實我已經沒有那麼在意他了,現在不是有你麼?我很滿足,也很幸福。”

    程湛兮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話,爸爸媽媽女朋友,我都可以兼任,我們仨都愛你,從此我們一家四口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郁清棠清脆地笑出了聲“哈哈哈。”

    程湛兮繼續道“不對,我家還有爸媽和哥哥,是我們七口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郁清棠“哈哈哈哈。”

    程湛兮眼神柔軟,話越說越離譜“以後見家長更方便了,我爸媽見我一個人,我同意,等于你一家都同意,他們就能定下我們的婚事。”

    郁清棠笑得眼角泛出淚花。

    她驀地止了笑音。

    剛剛程湛兮是說了婚事嗎?

    她扭頭看程湛兮,程湛兮神色柔和,定定地望著她。

    郁清棠垂下眼眸。

    她……還沒有考慮過那麼遠的事情。

    程湛兮並不意外,來日方長。

    她會慢慢適應身份的轉變,先是女朋友,再是她的妻子。

    但眼下顯然還有件更重要的事。

    程湛兮扶著她的肩膀把她轉過來,食指挑起她的下巴,慢慢靠近女人的臉。

    郁清棠閉上了眼楮。

    兩人的唇眼看就要貼在一起。

    “程姐姐。”

    兩人觸電般分開,同時回頭看向站在十幾步開外四歲的小林溪,小林溪歪著腦袋看她們,腦子跟短路了似的許久沒有一點反應。

    程湛兮壓低聲音對身邊的郁清棠道“怎麼樣?像不像你?”

    郁清棠掐住她腰間的軟肉。

    程湛兮說“你掐啊,別光打雷不下雨,不會掐壞的,用點力。”

    郁清棠說“第一次見有人主動求掐的。”

    程湛兮道“我與眾不同,白里透紅。”

    郁清棠對她的態度太過小心了,這種情侶間的打情罵俏,打胳膊擰擰腰之類的是再正常不過的行為,她每次都只做個架勢,連擰都不敢擰。程湛兮思路跑偏了一下,將來郁清棠攻的時候,會不會不敢進去,不敢動,那……

    郁清棠看著程湛兮的臉,是挺白里透紅的,收回了手。

    腦子宕機的小林溪重新運轉起來,慢了十八拍地疑惑問道“程姐姐,姐姐,你們在做什麼?”

    程湛兮道“在談戀愛。”

    郁清棠“……”

    小林溪奶聲奶氣地問“什麼是談戀愛?”

    程湛兮邊牽著郁清棠走過去邊道“談戀愛就是我喜歡姐姐,姐姐也喜歡我,我們兩個互相喜歡,就叫談戀愛。”她沖郁清棠挑眉,“對嗎姐姐?”

    郁清棠懶得理會她。

    小林溪聞言歪了歪頭,黑葡萄似的大眼楮天真地看著程湛兮,道“程姐姐,我可以和你談戀愛嗎?”

    程湛兮听到身邊的郁清棠發出一聲冷笑。

    程湛兮用給小朋友講故事的語氣回答道“不行喔,程姐姐只能和一個人談戀愛,就是我旁邊這位姐姐。”

    小林溪惋惜道“好吧,那我找別的姐姐談戀愛。”

    程湛兮“哥哥弟弟妹妹也可以的,不用拘泥姐……啊!”

    她後腰的軟肉被郁清棠二指擰住,轉動了90度。

    程湛兮倒吸了口涼氣,痛並快樂著,看著郁清棠疾步往里走的身影,把剩下的話快速說完“不用拘泥姐姐。”

    小林溪不懂“什麼是拘泥?”

    “我待會再和你解釋!”程湛兮追了進去。

    郁清棠坐在林溪奶奶給她們騰出來的房間榻上,神情不辨喜怒。看到程湛兮走進來帶上門,朝她投去不冷不熱的一眼。

    程湛兮眉眼含笑地上前來,剛要開口,郁清棠伸手,捏住了她的嘴。

    程湛兮眨巴眨巴眼楮。

    郁清棠放開她,說“你對誰都這麼能說嗎?”

    程湛兮目光挑逗,捉過她的手在掌心落下一吻,說“對別人只是說,對你還有別的作用。”

    猝不及防的葷腔讓郁清棠耳根一紅。

    “我沒有和你說這個。”郁清棠聲勢已弱了許多,像只炸毛到一半的貓,軟塌塌的,想rua。

    “怪我,心思不正。”程湛兮坐到她跟前,說,“你罰我。”

    郁清棠全然喪失主動,被她牽著鼻子走,愣愣地說“罰你什麼?”

    “罰我……”程湛兮兩指捏住她的下巴,長長的睫毛半垂,靠近她微張的紅唇,最後兩個字溫柔地淹沒在唇齒間,“吻你。”

    郁清棠圈住她的脖子,熟練地迎合她。

    腦子里暈暈乎乎地在想這算懲罰嗎?是能讓自己開心的事,姑且算懲罰吧。

    小林溪坐在小板凳上,翻開新的一頁,畫了大半張紙,那間緊閉的木門才在她的身後打開。听到動靜的小朋友回頭看去,兩個姐姐的臉都紅撲撲的,像是小林溪剛去山上跑了一大圈,她們也去山上玩了嗎?

    小林溪眨著大眼楮“程姐姐,你還沒有告訴我什麼是拘泥。”

    程湛兮給郁清棠搬了個小板凳讓她坐在旁邊,給小朋友上語文課。

    上完課後,程湛兮看著她的蠟筆盒輕柔道“小溪,能不能借姐姐一支筆,一個本子?”

    小林溪跑進房間里,片刻後跑出來,小短腿倒騰得飛快,往程湛兮手里塞了一盒水彩筆和一個新的繪畫本,奶聲奶氣道“給。”

    程湛兮“謝謝小溪。”

    林溪笑得露出滿口小白牙。

    程湛兮把筆和本子放到桌子上,朝郁清棠招了招手“寶貝,來。”

    郁清棠听話地坐在桌前,不明所以地看著她。

    程湛兮把水彩筆的盒子打開,本子攤開第一頁,推到她身前。

    郁清棠瞳孔一縮,下意識便想逃,程湛兮沒有阻攔,郁清棠一直退到了門口,看著里屋桌上的水彩筆和繪畫本,再看看站在桌旁,柔情似水的程湛兮。

    郁清棠慢慢地走了進去,在桌前坐好。

    程湛兮指尖劃過那些水彩筆,溫和問道“你喜歡什麼顏色?”

    郁清棠沒有回答。

    程湛兮自顧自答道“綠色吧,綠色代表新生。”

    她挑了一支綠色水彩筆,放進郁清棠手中,手握著她的手,在空白的紙上畫下了一片欣欣向榮的青草地。

    郁清棠的眼楮慢慢睜大,為了筆下的神奇。

    程湛兮“接下來是紅色,我們畫幾朵小花,好不好?”

    程湛兮換了紅色水彩,在草叢里點綴出鮮艷的花朵,

    褐色畫出樹木的枝干,抽出新芽,嫩綠色的葉子迎風招展,一棵大樹拔地而起,為那些嬌小的花朵遮風避雨。

    程湛兮耐心地問“接下來是什麼顏色?”

    始終一言不發的郁清棠嘴唇抖了幾下,說“藍色,因為要畫藍天。”

    程湛兮說“對,真聰明。”

    她手把手教郁清棠畫出湛藍的天,潔白的雲,火紅的太陽。

    一幅充滿童真的水彩畫便完成了。

    也是郁清棠人生中第一幅自己創作的畫。

    程湛兮把這張畫放到旁邊,沒有追問上面的濕痕,溫柔問道“接下來想畫什麼?”

    郁清棠眼圈微紅,說“我想畫房子。”

    程湛兮哄道“寶貝自己畫好不好?”

    郁清棠搖頭“我做不到。”

    程湛兮重新覆住她的手背,嘴唇貼著她的耳朵,柔聲說“那我教你畫,你自己選顏色,行麼?”

    郁清棠點點頭。

    郁清棠選了綠色,畫了房子的尖頂。

    橘色的牆,藍色的窗戶,黃色的門,紅色的煙囪。

    涂成深藍色的天幕里,掛著金色的月亮和星星。

    這幅畫成了她的新頭像。

    程湛兮明天要寫生,晚上在林溪奶奶家留宿。住的那間房上方有一個天窗,郊區空氣清新,夜晚能看到星星在銀河閃爍。

    郁清棠脖頸向後仰出一道修長的曲線,那些星光全數墜進她失神的墨色眼眸里。

    老房子隔音不好,林溪奶奶出來起夜,听到木門里傳來奇怪的聲音。

    郁清棠听到越來越近的腳步聲,身體霎時緊繃,加上程湛兮的推波助瀾,她控制不住地劇烈顫抖起來,牙齒咬住食指,留下一排深深的牙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