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上北大還是上清華

正文 第87章 蜜月(2)

    奧蘭多有全球最大的環球影城。

    紀汀對此期盼了好久——因為印象里, 她和溫硯並沒有像普通情侶一樣去游樂園的經歷。

    正值春假,環球影城里面游人如織,熱鬧非凡。

    到處都是奇裝異服的歌舞表演, 街邊的商店吐出一連串的泡泡, 大人和小孩頭上都戴著各種新潮有趣的裝飾。

    正好步入哈利波特區,紀汀拉著溫硯進了一家精品店︰“在游樂園里就要有游樂園的亞子。”

    她拿出一件魔法袍給男人穿上,又給他戴了一頂巫師帽。

    溫硯很乖地任由她上下擺弄, 兩人站在全身試衣鏡前, 紀汀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不行, 這個帽子——”

    男人看著有些滑稽的帽檐, 明知故問︰“不好看麼?”

    紀汀抿著笑摟住他的脖子,一本正經︰“好看好看,你最好看!”

    溫硯彎起嘴角。

    過了一會兒,他突然把巫師帽取下來,戴在紀汀的頭上。

    被一下子套懵了的紀汀︰“???”

    只听男人溫柔道︰“糖糖才是最好看的。”

    紀汀︰“……”

    討厭呀,瞎說什麼大實話!

    人家家會害羞的啦~

    兩人各自買了一件魔法袍, 人手配置了一根魔杖, 又排隊去買了久負盛名的“黃油啤酒”。

    不知道是用什麼東西做的, 喝起來有種汽水的感覺,咕嘟咕嘟地冒著泡, 甜甜的一直沁到心里面。

    紀汀走著走著,忽然看見一家雪糕店, 雙眸登時亮了起來。手上新鮮熱辣的飲料還沒喝完,就又指著香草味說︰“哥哥, 我要吃這個!”

    她滿眼期盼, 誰知一向很好說話的溫硯斷然回絕︰“不行, 你現在不能吃涼的。”

    紀汀今天剛來大姨媽, 這會兒經他提醒才想起來還有這麼回事兒,只好悻悻地縮回了脖子。

    其實也不是一定要吃冰激凌,但就是興之所至,不能得償所願還是會覺得有些失落。

    可一想到溫硯記她的生理期比記自己的事情還要牢,就又感到無比甜蜜。

    害,女人的心思就是這麼飄忽不定。

    紀汀幾經變換的神情落在溫硯眼中更像是悵然若失,他遲疑片刻,溫聲詢問︰“真這麼想吃?”

    紀汀啊了一聲,還有些沒反應過來,就見男人邁開步伐,去買了一個香草味冰激凌回來。

    他抿著唇,神情無奈又縱容︰“只準吃一口。”

    紀汀眨了眨眼,笑眯眯地應道︰“遵命。”

    ……

    哈利波特區的兩個項目還蠻有意思的,游客坐在魔法衣櫥形狀的座椅里,觀看隧道中的3D影像,有種在電影中身臨其境的感覺。

    魔法衣櫥可以隨意上下左右移動和懸空,還模仿了打魁地奇時坐在掃帚上俯沖的失重感,讓大家直呼過癮。

    另一個則是小型過山車,在其中有一段會沖上斷裂鐵軌,快到盡頭時才堪堪停下,朝反方向加速回程,刺激又驚險。

    紀汀很喜歡這種如處雲霄的快感,提議去坐最富有挑戰性的紅色過山車——足有17層樓高,列車完全垂直于地面上升,再迅速俯沖下來。

    興許是因為這個項目很考驗膽量,排隊的人並不算特別多。紀汀仰頭看著呼嘯而過的列車,耳邊落下一陣陣密集的尖叫聲。

    溫硯牽著她的手︰“怕的話咱們就換一個別的?”

    紀汀咽了口口水——她的確有點臨陣退縮,但是又真的想玩。

    她問溫硯︰“你怕嗎?”

    男人噙著笑意搖了搖頭。

    “那……那我也不怕!”紀汀咬了咬牙,像是壯膽般地小聲自言自語,“反、反正你會保護我的……”

    “嗯。”溫硯輕笑一聲,覺得她怎麼看怎麼可愛,“我會保護你的。”

    兩人跟著隊伍行進,紀汀一路上都在積極地給自己做心理建設,嘴里念念有詞著什麼。

    溫硯湊過去听,發現她竟然在背清華校歌。

    “左圖右史,鄴架巍巍,致知窮理,學古探微……服膺守善心無違,海能就下眾水歸,學問篤實生光輝。”

    “光輝,光輝,學問篤實生光輝……”

    溫硯抬手掩唇,紀汀察覺到他的舉動,不自然地威脅︰“不許笑!”

    男人極力憋著︰“好。”

    終于坐上過山車,在檢查安全帶的過程中,紀汀愈發緊張,心髒打鼓似地跳。

    靠得距離近了,她才真切地體會到這個過山車究竟有多高,說是直上青天都不為過。

    然而已經沒有後悔的余地了。

    鳴笛聲響起,列車緩慢行進,開始以完全垂直的角度向上攀爬。

    紀汀總感覺自己要掉出去,全身僵硬地抓著前排扶手,每一秒都覺得度日如年坐立不安。

    在過山車上升至最頂端的時候,她清晰地感到心態慢慢崩塌——接下來,就是那個魔鬼角度的大俯沖了。

    嗚嗚嗚,瑟瑟發抖。

    “別怕。”

    手腕被修長好看的手指握住,溫硯在耳畔柔聲低語,混合著獵獵風聲,給予紀汀一種不真切但又極踏實的感覺。

    她張了張口,想說些什麼,喉頭卻仿佛被扼緊。

    心髒鼓噪,不安和驚慌處于爆發的臨界值。箭在弦上,列車在短暫的預告後突然加速朝下滑翔。

    就在這時,紀汀听到溫硯說︰“看著我。”

    他的嗓音低沉堅定,她在失重的一瞬間扭頭。

    ——那雙漂亮的眼楮里映照著溶金爛漫的朝陽,融雜著雲層旖旎煥麗的光暈。

    紀汀迷失在這樣的光景里面,忘了自己身處何地,也忘了今夕何夕。時間好像被放慢了,畫面一幀一幀地掠過。

    而她,只是一眼不眨地注視著他。

    突然想起他曾酒醉生病時的那個夜晚,攥著她的手呢喃︰“你的眼楮好亮。”

    溫硯常夸她的眼楮漂亮,但是他大概不知道,此刻他的雙眸有多麼迷人,好像承載了全世界的流光溢彩和璀璨鋒芒。

    他的手牢牢地握著她皓白手腕,是一種無論發生什麼都不會放開的姿態。

    紀汀的心安定下來,逐漸適應了拋起落下的一波三折,開始享受這肆無忌憚的跌宕起伏。

    ——反正,只要有他在,她就什麼都不怕。

    -

    從紅色過山車上下來,溫硯和紀汀去自助機器查看他們的抓拍相片。

    這種東西一向是慘不忍睹,買回家也就是圖個樂。

    紀汀已經做好了面對自己黑照的準備,沒想到相片出來的時候,完全出人意料——拍到的恰好是他們深情對視的那一幕,浪漫中還帶點唯美。

    紀汀想買,卻又想起田佳慧之前說過的話︰“這種二十美元一張的照片,傻子才要呢。”

    掏錢的手不由得頓了一下。

    誰料溫硯早已從善如流地拿出信用卡,三兩下付好了款。

    紀汀看著他,忽然抿著唇笑了起來。

    “怎麼了?”溫硯刮了下她的鼻尖,“笑得像個小傻子。”

    紀汀不說話,神情狡黠地依偎在他懷里。

    ——可不是嗎。

    -

    整整一天,兩人玩了各式各樣的項目,久違的充實自在。

    從園子里出來的時候,紀汀說︰“那邊那個紀念品店好像還挺有趣的。”

    溫•對媳婦有求必應•硯立刻道︰“那我們去看看。”

    琳瑯滿目的商品讓人看花了眼,五顏六色的糖果罐,奇形怪狀的帽子,各種酷炫手辦擺件,都加入了好萊塢電影的元素。

    紀汀挑了兩件可可愛愛的海綿寶寶情侶裝,又去看毛絨玩具。

    溫硯拿起一個卡通發帶在她額前筆劃︰“寶寶,你戴這個挺可愛的。”

    “是嗎?那就買它嘿嘿~”

    紀汀的目光很快被一雙小黃人的拖鞋吸引,“哥哥,咱們以後在家可以穿這個啊,這個也很可愛!”

    溫硯睇了眼鞋上那雙傻里傻氣的大眼楮,表情有點抗拒。

    幾乎能夠想象紀琛方澤宇等人上門拜訪時對他嘲笑的臉孔——“一大男人用這麼娘的東西blabla……”

    溫硯打心底希望紀汀能夠回心轉意。

    然而寶貝老婆並沒有給他退路,在旁邊輕輕搖著他的手臂,嗓音甜軟︰“哎呀,你就陪人家穿這個嘛~我想看你穿,肯定很帥很好看的!”

    空氣凝結片刻,溫硯沉默地彎下身,把兩雙鞋拎進了購物車。

    算了,娘就娘吧,老婆開心最重要。

    付完錢提著大包小包出去時,兩人忽然听到身後一陣躁動。

    “啊那是不是溫硯啊!”

    “是吧!我觀察好久了,旁邊那個應該是他太太!”

    “啊啊啊啊溫總好帥啊!”

    出門在外,紀汀常常會忘記他們已經算是名人了。這會兒突然被認出來,也不知該采取什麼樣的反應。

    三四個華人女生走上前來,緊張又激動地問︰“請問能給我們簽個名嗎?”

    溫硯笑了一下︰“其實我們也不是什麼明星。”

    這話是在婉拒,但對方仍然特別熱情地請求,于是兩人還是答應了。

    簽完名,為首的女生欲言又止。她看了眼紀汀,小心翼翼地開口︰“請問我們能和溫總合照一張嗎?”

    紀汀︰“……”

    害,早該料到的。

    望著幾個女孩子期許的目光,她也說不出什麼拒絕的話,畢竟只是合影而已。

    倒是溫硯又確認般地詢問她︰“糖糖,可以嗎?”

    紀汀點點頭︰“當然。”

    她退到一旁,看著自己的先生被一群異性簇擁在中間,對著某種美圖自拍界面揚起淺淡的笑容。

    心里要說暢快舒適那是不可能的。

    紀汀知道在這種事情上吃醋有點無理取鬧,她索性不看了,撅著嘴踢起地上的小石子。

    過了好一會兒,身前傳來動靜。

    紀汀都沒注意到溫硯那邊已經拍完了,收拾好心情抬頭,卻倏忽愣住。

    ——男人拿著三個畫著笑臉的粉色氫氣球,爭相飄在她面前。

    “怎麼買了這個?”紀汀疑惑。

    “這不是,”溫硯微微俯身,似笑非笑地彎起那雙好看的桃花眼,“想哄我家小孩高興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