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謊言之誠

正文 第四十四章

    第一刻又發微博了, 撰文記者還是孔水起。

    這次孔水起寫了個長微博,標題是《為報恩孤狼追凶二十二年,揭開寧市投毒案的悲涼往事》。

    看到這個標題的一剎那, 紀詢沒有立刻點進去, 他上下拋著手機︰“看來媒體那邊已經掌握到了足夠的消息, 而且不是警方處理過程中泄露的那只鱗半爪,而是有人直接和媒體聯絡爆料……”

    霍染因眉頭緊鎖,在看內容。

    “寫到了什麼程度?”紀詢又問。

    “基本屬實, 但刻意煽情, 避實就虛。”霍染因嘴角抿成一道直線。

    “意料之中,媒體就是個講故事的, 如果故事講得不動听不討人喜歡, 他們就該砸飯碗了。”

    紀詢平淡評價, 他點進去, 長微博的第一段內容是︰

    2016年1月28日, 梁山(化名)敲開吳亮(化名)的房門。他帶著攝像機和刀具,獨自一人用無比決絕的方式來討一個遲到半輩子的公道。

    ……

    22年里, 梁山當過修理工,做過保安, 干過快遞, 也不止一次的當苦力。

    他從沒有一個長期穩定的正經工作, 沒有家庭, 更沒有孩子, 因為他沒法停下, 他一直在奔跑,他孑然一身跑在黑暗里,像一匹孤狼, 奔著沒有盡頭的路,只為那無法企及的真相。

    8000個日子不放棄,可能上天也被他的執著打動,跑遍了全國各地的梁山發現了一條毫不起眼的線索。

    ……

    梁山本不想殺吳亮的,殺人,不是所有人都能邁過這個坎。

    這是人和禽獸的交界線。

    但他知道自己別無選擇。他也不會後悔這個選擇。

    他用攝像機錄下的是自己罪證,他帶著罪證主動投案自首,將希望寄希望于警方,他知道,僅憑他一人沒法找到另外一個凶手,他需要警察。他孤注一擲地獻出人生,用慘烈的方式喊醒打盹的警察,不要再無視這塵封22年,無人問津的血海深仇!

    他用吳亮那沾了人血來發家的奶糖,和警察,玩一個游戲。

    ……

    網友成功地被感動並煽動了。

    辛永初不是一個完美的受害人,他本來不該得到這麼多的憐惜同情,但媒體的報道巧妙利用了春秋筆法,將辛永初變成一個豪情壯志的正義加害者。

    他知恩圖報,因湯志學六年照料,不惜輕擲人生,一飯之恩,千金以酬,將余生都放在為湯志學追凶報仇之上;又有勇有謀,警方尚且找不到的凶手,他單槍匹馬,居然抓住,堪稱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劍鋒旦出鞘,見血封喉歸!

    他是一個活在現代的豪俠,這是一個善惡有報快意恩仇的故事。

    辛永初滿足了網友們的想象,于是他變成了正義的符號,他是正義,正義的對面就是不正義,不正義的當然是死去的吳亮——既趙元良。

    寧市這塊地方,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第一刻》發布的這條長微博,既有案發時間,還有“奶糖”關鍵詞,足以讓網友們扒出更多的東西了。

    “一定是小兔糖,寧市總共就一家出名點的本地奶糖廠,隨便問問就知道了。”

    “28號好像安和大廈那邊發生了命案,警方拉了警戒線,這麼一看對得上啊。”

    整個案件就這樣輕易的被網友扒了出來。

    一時之間網絡上充斥著這樣的話語。

    “小兔糖ptsd,感謝媒體爆料,我不會再吃了。”

    “定點投毒小兔糖,那不吃就好了咯。感謝梁山做事還挺有分寸,善惡終有報,蒼天饒過誰,小兔糖還是讓它涼了吧。”

    “趙元良殺人償命,賺了那麼多錢舒服了那麼多年,死了活該啊。”

    “逼上梁山,都是可憐人,主動自首能別判死刑嗎。”

    網友的怒氣在評價完凶案雙方後並沒有因此而平息,關于自首減刑的討論愈演愈烈後,理所當然的,指責開始轉向當年調查案子的警方︰

    “警察是干什麼吃的?22年了還沒有破案,要讓死者的親屬自己找人自己破案?”

    “就基層那工作效率,反正舊案堆著,沒人催就懶得破是吧,[滑稽]都把老實人逼到殺人了。”

    “梁山也是蠢,干嘛親自殺人,找媒體像現在這樣曝光一下,輿論一壓,那些警察肯定態度不一樣。微博破案這話真不是調侃。”

    “趕緊的,快曝光是哪個縣的警察,我的12315市長舉報熱線已經為他們準備好了。”

    當然,大規模的輿情之中也夾雜著反方,例如“新聞等三天再看看反轉”這類話也屢見不鮮。

    可正反雙方此刻,都有一個極為相似的訴求。

    他們希望警察出來說點什麼,隨便什麼。

    他們灼灼的目光聚集成炙熱無比的探照燈,打在那些他們平常看不到的角落,平常不在意的議題,平常想不到的人或事上。

    亮的,似乎要把故事的幕布點燃。

    “好了。”紀詢合上手機。“現在可以來討論一下,究竟是誰把這麼詳細的內容透露給媒體了。”

    “一,內鬼。”霍染因接話,語氣也很平淡。

    “嗯?”紀詢看向霍染因,“為什麼你的第一反應是內鬼?”

    “二、辛永初同伙。”霍染因說完兩個選項,才不緊不慢補充,“沒什麼第一反應,就這兩個選項,很好判斷,將哪個選項放第一又有什麼差別?”

    “差別大了,這反應了你內心對周遭同事的深深不信任,刑警對萬事抱持懷疑是個鑽研精神,但好歹掌握個度,要不然關鍵時刻可沒有同伴去救你。”紀詢調侃道。

    霍染因的視線在紀詢臉上輕輕一轉,收回了。

    他換了個話題︰“上回給你寄mp4的,你有眉目了嗎?”

    “一絲也沒有。”

    “我看你倒不緊不慢,毫不在意,怎麼,原來不是智珠在握?”

    “咦?這難道不該你們去調查的事情嗎?我還以為身為公民的我遇收到了可疑且危險的mp4,警察會擋在我面前保護我的。”紀詢慢悠悠,“就像你剛才一樣,堅定地擋在我面前,接過重擔,阻住風雪……”

    “……好好聊天。”霍染因雞皮疙瘩冒了一圈。

    紀詢嘆氣︰“唉,你這人啊,就是太裝了,偶爾白天時候,也可以放下身段承認內心的嘛——罷了,說回案子吧。既然有專人向《第一刻》爆料,再看《第一刻》對辛永初如此全盤了解精準把握,那你覺得《第一刻》下一步會做什麼?”

    “……”霍染因看著車窗外的縣城,有了想法。

    “不管《第一刻》在網絡上如何攪風弄雨,它的本質是一家媒體,它會做的,也只是媒體會做的事情。”紀詢繼續說,“媒體需要關注和熱度。現在所有人的視線都聚焦在辛永初身上——順勢再扒到怡安縣和湯志學,都不是難點。他們很快就會如同蜂擁而至,而《第一刻》,要保持自己的領先,自己的熱度,只會在所有人之前,沖到怡安縣……”

    紀詢兩手一攤。

    “我們不用趕著回寧市了。可以和他們先見見面,再說。”

    霍染因眼神閃了閃。

    “和《第一刻》記者見面意義不大,局里已經去他們編輯部三令五申讓他們配合調查,趕緊把線索交出來,連周局,都親自打了電話,沒用。他們始終采用拖字訣,也不是不交,只是想拖過輿論消息熱度最黃金的72小時,再將線索拿出來。”

    “你去當然沒用,你是警察嘛,要文明執法。”紀詢說。

    “……你去就能夠不文明了?”霍染因說。

    “警察弟弟,不要揣著明白裝糊涂。”紀詢豎起一根手指,按在唇上,“你敢說你拉著我一起辦案,從沒一點這方面的考慮?一些事情,心照不宣,噓。”

    輕輕一聲,像點含在嘴角的笑。

    霍染因望著紀詢,腦海里閃過一絲和案子無關的事情。

    紀詢的唇形好看。

    手指也很修長。

    他抬手觸上這跟手指,紀詢飛來一道疑惑的眼神,依然如此輕佻,如同天邊流雲對你漫不經心地一顧。你追逐它,它卻嬉笑而去。霍染因用力一些,將紀詢的手指從唇上戳下去。

    “別作怪。”

    他以平淡口吻掩飾內心。

    和一個白天里死要面子假正經的男人搭檔,實在好難。紀詢咸魚嘆氣,甩甩手,托著腮︰

    “總而言之,現在是該行動了。為了不讓你事後被問責,我們還得找個有監控的地方吵個架,再分頭行動,以示你對我做的事情一無所知——哈,你確實一無所知,除了知道我要去找《第一刻》。”

    “我們吵什麼?”

    “隨便吵什麼,我覺得光吃不吃辣這個話題就能吵到翻臉,你覺得呢?”紀詢說。

    “……大概只有你會這樣覺得吧。”

    “好了。”紀詢打住沒什麼營養的聊天,拉開車門,下車,“抓緊時間,去找監控。”

    霍染因沒動,他看著紀詢,問︰“時間,地點。”

    去找你的時間和地點。

    “警察同志,不該知道的事情不要問太多,不要你要怎麼向上級打報告?——至于什麼時候來找我,去什麼地方找我,自己判斷,我相信你可以的。”

    *

    孔水起是個四十歲的男人,模樣周正,臉上戴著金絲邊眼鏡,口袋別根派克金筆,全身上下都洋溢著書卷的氣息。

    他撰稿的長微博,實打實爆了!

    一路上,孔水起光看著《第一刻》微博粉絲蹭蹭地漲,手機通訊軟件里全是同組同事的恭維和領導的贊許,就忍不住微微翹起嘴角。

    誰能想到,一個不起眼信封里裝著的居然是這種爆炸新聞?

    應了那句話,薛定諤的貓,盒子打開之前,你永遠不知道見著的是活貓死貓,金貓銀貓。

    這時手機叮了一聲,工作郵箱里新郵件出現。

    他拿眼楮掃一掃,心髒突地一跳。只見郵件上簡短寫道︰

    “孔記者,你們在微博說的案子是湯會計的案子吧,我看了微博,看出來了,關于這個案子,我有點消息,你們收爆料嗎?”

    “當然,”孔水起剎那回復,“你有什麼消息?”

    他發完郵件後,看了眼郵件賬號,不是手機號郵箱,是注冊郵箱,不能通過手機號判斷更多的消息。

    “爆料給爆料費嗎?”匿名爆料人問。

    “給。”

    “那我要一萬塊錢。”

    “……”

    掉錢眼里了。

    孔水起撇撇嘴。

    “錢不是問題,但你要先把你知道的說說,我不能白給你一萬塊錢,也不知道你這爆料值不值一萬塊錢,萬一你拿了錢就跑了,我找誰去?”

    “萬一我給你說了事情,你轉頭就跑了,我又找誰去?”爆料人反問。

    還挺軸的。

    “我有名有姓,是大雜志社的編輯,跑得了和尚還跑得了廟嗎?”孔水起說。

    “那也不行,這年頭,欠債的是大爺,我一個小縣城的人,連你們的雜志社的大門都摸不到,更別說討薪要債了。”爆料人說。

    “這不行那不行,怎麼樣才行?”孔水起有點煩了,怡安縣距離寧市不夠遠,他發出的長微博反響太大,周圍的同行肯定已經蠢蠢欲動,干媒體的,就是要攻城掠寨,搶佔輿論的最前沿陣地,要是耽誤了時間,說句糙話,吃屎都趕不上熱乎。

    “我剛剛看見警察來了,把王彩霞帶走了,王彩霞是湯志學的媽媽,這麼多年里每年兒子的祭日都會帶點雞蛋,跑警察局一趟,問問兒子的案子究竟怎麼樣……”

    孔水起看到這里,眼楮刷地亮起來。

    好新聞!

    他盼著爆料人再多說兩句,但爆料人話鋒一轉︰“網上交易我們都不放心,那我面對面談,這樣雙方都放心。”

    “好,時間,地點。”孔水起一口答應。

    *

    約定好的見面地方,看著像是一個保安室之類的地方。

    跟著導航找到地方的孔水起暗暗想著,這地方倒不難找,面前就是個很顯眼的爛尾樓,那保安室從外頭看去,也空蕩蕩的。

    對方還沒到?或者藏在里頭?

    孔水起掂量著,又在心里不屑輕嗤。

    小地方的人,爆點料都像在搞地下工作,真是沒見識。

    他提著包,大步走進去,這回看見了人影,對方正坐在桌子上,一下下拍著籃球,無聊晃著腿,但逆著光,他一時沒見到對方的面容,只下意識感覺到點古怪的不對勁,但這不對勁沒進他的心底,他急迫問︰“你就是和我聊天的爆料人嗎?”

    籃球從他耳旁掠過,砸向保安室虛掩的大門。

    轟然一聲,大門關閉。

    室內光線驟暗,孔水起腦袋一轟。

    上當了!

    他回身撲向大門,想要開門出去,但大門像是被鐵焊在了門框上,怎麼也開不出來。

    他一急,立刻嚷嚷起來︰“警察打人啦——”

    “——哎呀。都說了,我不是警察,只是爆料人。孔記者這麼想見警察嗎?”

    一聲抱怨,坐在桌子上的人兩手手肘撐上大腿,向前傾身。

    他自黑暗中浮出。

    “自我介紹,我叫紀詢。”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長評,辛苦了,啾︰

    《可能跑偏的一些猜測》作者︰木

    *

    隨機掉落20個小紅包~

    *

    感謝在2020-09-11 10:37:59~2020-09-12 09:50:2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顧賀就是最配的 2個;kaliope、然、顧賀後援會會長、  藏、一只超級暴躁的橙子、死而復生的燈、α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江星星 12瓶;段嘉許. 10瓶;  藏 9瓶;混亂、阿栗 8瓶;四季 6瓶;戍崖、α 5瓶;七七、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