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星際毛茸茸都愛我

正文 第122章 第 122 章

    對于帝國的官員們來說, 尤其是需要直接面對塞繆伊的那一批,對塞繆伊可謂是又敬又怕,敬是因為他的手段, 眼光, 怕是因為他陰晴不定的性子。

    好比這時,听完大臣的話, 銀發男人只是單手撐著下巴,斜斜靠在寬大椅背上, 語音上挑, 淡淡吐出一個字︰“哦?”

    說話的大臣已然年邁, 而且向來以有事直言著稱,就是在他們陛下最瘋的時候, 也只有這位大臣敢冒死諫言。

    “陛下,您已經到了要娶親的時間了,就算不立後,也該納幾位後妃。”

    這話一出口, 下方的其他幾位大臣死死低下頭,就算知道這位大臣喜歡在死亡線上大鵬展翅,他們也沒想到, 他敢一而再再而三提起這件事。

    陛下對立後納妃的事可以說是深惡痛絕了,以往但凡有人提起, 輕則被貶, 重則丟了性命,這麼多年過去, 這件事已經成了朝堂上一大禁忌, 所有人都墨守規則, 不敢越雷池一步。

    有些和提起這個話題的大臣交好的人已經開始思考拯救對策了, 不管怎麼說,至少要保住好友的命。

    而那些看該大臣不順眼的人,低垂的頭顱下,是幸災樂禍的笑,以往每件事都讓他神奇躲過去了,那麼這次呢,觸踫到了禁忌中的禁忌,他還能逃過一劫嗎。

    一時間,大殿里落針可聞。

    所有人都在等,等陛下發怒,仿佛暴風雨前最後的寧靜,沒一個人敢在這個時候開口。

    奇怪的是,陛下沒有在第一時間發怒,而是好整以暇看著下方的臣子,聲音不辨喜怒︰“諸位愛卿也這麼覺得嗎?”

    說實話,不少大臣都是這麼覺得的,只不過因為陛下這股瘋勁,不敢提罷了。

    底下的人盡量用不明顯的動作看看周圍的人,都從彼此眼中看到了茫然。

    陛下這話是什麼意思?這次為什麼沒發怒?是因為想通了要納妃嗎?……

    一個又一個問題充斥腦海,若不是有陛下在上方看著他們,威嚴甚重,這些人幾乎要忍不住討論起來。

    半晌過去,依然沒有人出聲。

    高坐上位的男人眼眸微眯︰“以前不是很能說嗎?這次怎麼一個個啞巴了?”

    沒有人摸得清高位上那人是怎麼想的,只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還是有為大臣硬著頭皮站出來︰“回陛下的話,臣以為,陛下確實到了成家立業的時間。”

    陛下仍然沒有說話,有些人從這片沉默里琢磨出什麼,壯著膽子上前,說了和前兩位大臣一樣的話。

    後面的話越說越花團錦簇,見陛下沒有發怒的跡象,越來越多的人開口。

    塞繆伊听了一會,才抬手示意眾人停下來︰“這件事孤知道了,既如此,你們開始準備起來,記住,孤要做的不是納妃,孤這輩子,也只會娶這一個人。”

    塞繆伊站起來,深深看了下方眾人一眼︰“不該做的事一件都不要做,具體事宜孤之後會通知你們,在孤為下達通知之前,若讓孤知道有人做了不該做的事,就別怪孤下手不留情了。”

    陛下語氣不重,可在場的人沒有哪一個敢不把這話听進去。

    並不知道自己拋下了一枚多大的炸|彈,又談了些國事,塞繆伊就離開了。

    這一次在離開皇宮的路上,諸位大臣的竊竊私語聲就沒停過。

    “你們說,陛下這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陛下這段時間有了喜歡的人?”若不是有了喜歡的人,以陛下從前對這件事的態度,今天發生的一切未免也太詭異了。

    “還是說,陛下想拿這件事做筏子?”

    “不管陛下是什麼打算,我等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其他事無需擔心太多。”

    會這麼說不是因為這位官員心態多好,而是他深深知道,若陛下真要做什麼,他們再怎麼擔憂也沒用。

    听到他的話,其他人也默默點頭。

    雖然塞繆伊強調了不要做什麼小動作,這件事還是讓不少人動了小心思,那可是帝王身邊唯一的位置,若坐在那個位置上的是自己人,將來的皇帝豈不是……滔天權勢的誘惑又有幾人能阻擋。

    這件事陛下並沒有下令說要封口,且皇宮動靜不小,很快,帝星上層社會就有不少人知道,清冷多年的皇宮要住進新人了。

    有心思的開始各種打听,只是打听來打听去,也只得了這麼個消息,更多的就打听不到了。

    奧倫公爵府也在不久後得到了消息。

    听到消息的那一剎那,公爵夫人忍不住從椅子上站起來,真是連上天都在幫助她,她剛計劃好一切,就有這麼大一個機會送到面前。

    這些人知道的,只是帝王有納人的意思,更多的卻是不知道的,那天在現場听到陛下所說話的人,礙于陛下最後的威懾,並不敢說出更多有用消息,也因為這樣,給了很多人錯覺,公爵夫人是一個,但遠遠不可能是唯一一個。

    敏銳的人留心就會發現,在這則消息散播出去後,帝星暗處的風起雲涌。

    雲洛也在幾天後得到了這個消息,他對帝國這位皇帝沒多大興趣,听了也就過了,並沒有多大關注。

    他最近有些忙。

    一邊是查明原主當年被誣陷的真相,還原主一個清白,一邊還要遠程把控靈盛樓的發展,靈盛樓的發展非常迅猛,迅猛到是時候就擴大規模了。

    文森特將一段時間的發展情況報告給雲洛,最後說︰“先生,我認為,是時候擴大靈盛樓的規模了。”

    將這句話說出口,證明文森特已經有了詳細規劃,事實也確是如此,話音剛落,雲洛就收到了文森特發來的計劃書。

    雲洛打開,一頁頁翻下去,計劃書寫的非常詳細,利弊一一列舉出來,各種應對措施也考慮的很周到。

    “先生,我考慮過,索米爾星到底還是太受限制,雖然星球長已經在花大力氣發展,但這不是一天兩天可以解決的事,天然弱勢不可避免,官博上也不斷有粉絲私信,希望我們可以把靈盛樓開到其他星球,還有一些人來問合作的事。”

    文森特將整理好的名單發給雲洛。

    雲洛打開看了一眼,這些人都是其他星球的,說如果雲洛沒有將靈盛樓開到其他星球的打算,或者有什麼其他可以合作的地方,他們都希望可以和靈盛樓合作。

    雲洛從里面挑了幾個︰“你先去和他們接觸一下,帝星這邊是不是也有人和你聯系?你給他們回個消息,說我可以和他們面談。”

    人都到帝星來了,雲洛自然不可能放棄大好的地方,要說消費力度,帝星絕對比其他星球要高,而且雲洛的支線任務是星際第一食府,自然不可能龜縮在索米爾星這一顆星球上。

    雲洛本來是打算出去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地方,若有,他便將那個地方買下來,作為靈盛樓在帝星的基地,可惜被主角受打斷了。

    交代好文森特後,雲洛覺得自己還是得出去走走,不能一直待在公爵府里。

    雲洛這段時間查原主的事,沒想到除了原主的事之外,他還查到了另一重“驚喜”,種種蛛絲馬跡表明,原主母親當年的死亡,有人為的痕跡。

    這就很有意思了,要知道,原主母親沒去世之前,主角受母子還沒來帝星,當年,奧倫公爵和公爵夫人可是人人艷羨的一對,這樣的情況下,還會有誰想要原主母親去死?

    原主母親去世的原因對外宣稱是重病,藥石無醫,雲洛也能從原主記憶里看出來,那個時候原主母親確實病得很嚴重,奧倫公爵為了治療她,四處求醫,只是最後的結果不盡人意。

    原主母親去世的時候,奧倫公爵的傷心也不似作偽,越往里查,雲洛越感受到迷霧重重。

    時光究竟掩埋了多少秘密?原主母親死亡另有隱情的事奧倫公爵知道嗎?

    雲洛這次來帝星,自然不可能是一個人來的,他自己乘坐奧倫公爵派去的飛船過來,另一批人混在客流里,乘坐回帝星的民用飛船隨雲洛一起到了帝星。

    這些人里一部分是之前跟文森特一起投奔莊園的,剩下的一些是雲洛培養出來的,都是探查消息的好手,雲洛得到的消息差不多都是這些人查到的。

    文森特發來了消息,上面是一個地址,是想和雲洛談生意的人,地點也是那邊定下的,雲洛看著落款人的姓氏,愣了下神。

    “雲”姓。

    緊接著,文森特又發來一份文件,雲洛打開,里面是對雲家的簡單介紹,雲洛看完後關掉光腦,收拾了一下自己,準備出門。

    為表重視,雲家定下的地點是一處隱秘性很高的私人會所,雲洛過去後,早等候在外的工作人員上前,帶著他往里走。

    “雲先生已經到了,您跟我來。”

    雲洛由工作人員引導著,穿過明亮的長廊,最終在一座古色古香的小院前停下腳步。

    雲洛打量著四周的景色,恍然有種回到原來世界的錯覺。

    來這個世界後,雲洛還沒見到過這樣的景色,這個世界的植物都比他原來世界的偏大很多,但這里的植物不是,咋一看上去,和雲洛原來世界的沒多少差別。

    “這位便是雲洛,雲先生吧?”

    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了雲洛的思緒,雲洛回頭,看見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站在他身後。

    雲洛愣了一下,這個人,和雲野有八分相像,只是看起來比雲野更成熟一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