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連Beta都要咬?

正文 第89章 番外五(大學)

    “我老公, 林南星。”

    詹明志和簡至軒驚呆了,簡至軒手一抖,杯子砸在桌上, 里面的血液沿著杯壁溢了出來。

    林南星也怔住了, 萬萬沒料到,霍德爾會突然喊自己老公。

    掌心被捏了捏, 霍德爾勾了勾他的小拇指,偏頭望著他。

    禮尚往來呢?

    包廂內十分寂靜, 忽地, 門被打開了, 服務員一聲驚呼,幾人齊齊扭頭, 只見服務員盯著桌上的那一小攤血,雙手顫抖,差點拿不穩最後一道甜品。

    簡至軒連忙起身,接過菜, 笑著解釋道︰“沒事的,剛才流了點鼻血。”

    服務員看了看包廂內的幾名客人,沒有絲毫異常, 她勉強鎮定下來,信了簡至軒的說法︰

    “請問需要什麼藥品嗎?”

    “不用不用, 我們坐一會兒就好了。”

    服務員貼心地擦拭干淨桌面上的血液, 收走空盤,帶上門離開。

    林南星慢吞吞地回過神, 點了點頭, 對詹明志和簡至軒說︰“對的, 我們前段時間領證了。”

    詹明志也緩過來了, 哀怨道︰“這麼大的事你們居然沒告訴我們?”

    霍德爾掀了掀眼皮,瞥了眼他們倆手邊的復印件︰“現在不就告訴你了麼?”

    “還有紀念品。”

    簡至軒拿起復印件,端詳了一會兒,問道︰“證都領了是不是準備結婚了?”

    “那我是不是要拿出生平第一份份子錢?”

    詹明志喝了口酒冷靜冷靜,繼續說︰“我的處子錢該包多少啊?”

    林南星笑了笑︰“結婚的事情不急。”

    這才剛訂婚半年,而且現在才大一。

    霍德爾點點頭,婚禮是辦給別人看的,他和小麻煩精都領證了,已經是名正言順的夫夫了。

    想著,他挺直了腰板,蔑視桌上另外兩個單身狗。

    詹明志隱約感受到了他目光中的含義,小聲道︰“我是有女朋友的人。”

    霍德爾嗤笑一聲︰“女朋友。”

    “我是有老公的人。”

    又一聲老公飄了過來,林南星掏出錢包的時候都有些暈乎乎。

    詹明志見是他付錢,咋咋呼呼地說道︰“霍爺,你可是工作的人了,怎麼還讓林小少爺付錢呢?”

    霍德爾驕傲地揚起下巴︰“因為我把工資卡上交了。”

    有家室的人才配上交工資。

    詹明志get不到他的點,上交工資什麼的听起來就很可怕。

    他同情地拍了拍霍德爾的肩︰“太慘了,霍爺,我請你喝奶茶吧。”

    听見後半句話,霍德爾下意識把前三個字忽略了,他挺久沒喝奶茶了。

    “走吧。”

    菜館的設備出了問題,遲遲沒有收到林南星轉賬的金額,林南星便和簡至軒在收銀台等著,霍德爾和詹明志則去街對面買奶茶。

    “好了好了,出來了。”

    收銀員小姐姐松了口氣,笑著道歉︰“不好意思,讓兩位等了這麼久。”

    “沒關系。”

    林南星笑了笑,一轉身,遇到迎面而來的毛立新和崔向明。

    崔向明主動打招呼道︰“南星,巧了,你也在這兒吃飯?”

    “是,好巧。”林南星點頭笑道,和班助簡單的交流片刻,便和簡至軒離開了。

    毛新立打量了眼他身旁的簡至軒,不是剛才那個。

    吃頓飯的時間就換了個Alpha?

    毛新立嫌棄地往邊上躲了躲,避開林南星。

    等林南星離開,崔向明扭頭問毛新立︰“那個Alpha是南星的男朋友麼?”

    毛新立立馬搖頭︰“不是,和我之前看到的不是同一個人。”

    說完,他眼里閃過一絲惡意︰“這好像是第三個還是第四個Alpha了,南星邊上一直不缺Alpha,我看每周來接他回家的車都是不一樣的…………”

    崔向明皺了皺眉,他作為一班的班助,絕大部分同學的情況都是了解過的,林南星不像是那種人。

    “大概是誤會吧,應該只是普通朋友。”

    毛新立是林南星的同班同學,更是室友,不了解的人听見他說的這個八卦,自然是信了,同行的另外幾人紛紛打听起細節來。

    ……

    這個周末林南星一直陪著詹明志到處瞎逛,沒有留意學校的消息,周一早上也帶著詹明志逛了逛首都。

    下午上課前,才搭著爸爸的車,匆匆趕去學校。

    到學校門口的時候,離上課還剩五分鐘,林南星跑下車,連書包都忘了拿。

    林先生連忙喊住他,把書包遞給他︰“這麼著急做什麼,遲到一會兒老師能理解的。”

    一旁的霍德爾點頭附和。

    林先生笑道︰“我和小霍去機場接你媽,然後來接你吃晚飯。”

    “好的好的,那我晚上就直接住家里了,讓室友幫我照看著。”

    林南星說完,揮揮手,跑向離校門口最近的那棟教學樓。

    跑了沒幾步,身後響起範鑫鑫的聲音︰

    “南星,你要去哪兒啊?”

    林南星停下腳步,轉身看見範鑫鑫和白毛背著書包,慢悠悠地走在樹下。

    他看了眼手表,氣喘吁吁地說︰“快上課了,你們不跑麼?”

    教室在四樓,這棟教學樓沒有電梯,只能跑上去。

    範鑫鑫愣了下,笑道︰“今天下午的課取消了啊,你沒看見班群的通知麼?”

    林南星這才松了口氣,解釋道︰“這兩天有點忙,沒有打開過班群。”

    “今天下午沒課,你們要去哪兒?”

    “去圖書館逛逛。”白毛說道。

    他和範鑫鑫對視一眼,猶猶豫豫地問︰“那你是不是也不知道學校最近傳的八卦啊?”

    林南星抬眼︰“什麼八卦?”

    “就是……”範鑫鑫頓了頓,小聲道,“不知道誰傳出去,說我們專業有個姓林的Omega,是大學城知名‘交際花’,就整天坐豪車上下學,身邊的Alpha換了一個又一個。”

    林南星眨了眨眼,八卦之心燃起︰“所以是誰啊?”

    “居然還是我本家。”

    白毛扶額,無奈地說︰“我們專業沒幾個姓林的,姓林的中間你家世最好。”

    大家雖然沒有聊起過自己的家庭背景,但是這段時間相處下來,真少爺和假少爺的區別還是很大的。

    白毛家是開公司的,有點小錢,一眼就看出林南星的吃穿用度和普通人不一樣,不是大牌就是高定,顯然家世不菲。

    林南星恍然大悟︰“有人造我謠啊。”

    範鑫鑫拍拍胸脯︰“你放心,我听到這個八卦的第一時間就告訴大家是假的。”

    “不知道是哪個煞筆東西亂說話。”白毛同仇敵愾道。

    林南星想了想,這段時間也就毛新立看他不順眼,再加上周末他看自己和簡至軒的眼神……

    造謠者是誰顯而易見。

    正想著,範鑫鑫湊到他耳邊,慢吞吞地問道︰“南星啊,剛才我和白毛看見你從車上下來了。”

    “那個……車上的Alpha是你對象麼?”

    林南星沒多想,應道︰“對的。”

    範鑫鑫睜大眼楮,脫口而出︰“他真的是你高中同學麼?”

    白毛拍了拍他的腦門︰“問什麼呢你。”

    說罷,他扭頭好奇地盯著林南星,眼里閃爍著同款光芒。

    “是啊,”林南星納悶,“怎麼了?不像麼?”

    範鑫鑫點頭,委婉地說︰“看起來……好像比我們大那麼……一點點。”

    這一點點大約有個十幾歲。

    那個Alpha帥是帥的,可看起來明顯和他們不是同一輩的人啊!

    這、這怎麼長得這麼老成?

    林南星摸摸鼻子,有些驚訝室友們的火眼金楮。

    居然連霍德爾年紀大都看出來了。

    他想了想,解釋道︰“他年紀是比我們大一些,不過很少有人看出來。”

    他們都是瞎子麼?

    範鑫鑫把吐槽咽回去,他比白毛想的多一點。

    他懷疑林南星被那個Alpha騙了。

    那些個年紀大的老Alpha喜歡的類型都差不多,白白嫩嫩水水靈靈的小Omega。

    可不就是林南星麼!

    連有人造自己謠都反應不過來……

    想著,範鑫鑫又給林南星加了個純潔無知的標簽。

    容易被騙啊……

    林南星完全不知道室友看見的Alpha是他爸,而不是霍德爾。

    見室友的問題都圍繞著霍德爾,他認真地思索了一會兒,合理地懷疑他們是在暗示他該請家屬飯了。

    霍德爾這周末要去考駕照最後一門考試,最早也只能下周末。

    林南星開口問道︰“你們下周末有事情嗎?”

    “下周末學校不是有秋招嗎?我想去——”範鑫鑫笑道。

    白毛打斷道︰“秋招還早著呢。”

    “下周六是組織部的活動,周日校學生會的。”

    範鑫鑫疑惑︰“啊,下周末組織部有活動嗎?”

    “你沒看見群里說麼?”

    林南星听著听著,偏頭看他們︰“你們都進組織部了?”

    “是啊……”白毛嘆了口氣,“我們倆,還有毛新立,就尼瑪無語……他這種人都能進。”

    林南星笑了笑︰“不說他,那下下周請你們吃家屬飯,你們想吃什麼?”

    “火鍋!”

    “沒出息,我要吃米其林餐廳。”

    …………

    家屬飯最後定下的是17號周六的午飯。

    大課不會無緣無故取消,沒上的課老師總是會找個大家都有空的時間補回來。

    周五林南星正準備回家,便看到了班群關于補課的通知。

    周六早上。

    嫌來來去去太麻煩了,林南星周五便沒有回家,等周六上完課,直接和範鑫鑫、白毛去吃飯。

    老師也不想佔用學生們的課余休息時間,講完知識點,早早地下課了。

    離吃午飯還早,林南星想了會兒,主動邀請室友先去家里坐坐。

    剛到小區樓下,他收到了霍德爾的短信。

    【我去公司給爸爸送文件,等會兒直接來學校接你們。】

    林南星彎了彎唇︰【我們已經下課了,剛剛帶著他們進小區。】

    【好的,那我等會兒直接回來。】

    莊女士在美容院做SPA,家里沒有人,

    林南星給他們倒了水,怕他們無聊,便拿出游戲機︰“玩游戲嗎?”

    “好啊好啊。”

    白毛大大咧咧地坐到沙發上,接過游戲機。

    游戲打到一半,他覺得有東西硌屁|股,隨手一摸,掏出一只手機︰“誰的手機在我屁股底下?”

    範鑫鑫搖頭︰“不是我的,我的在兜里。”

    林南星正在緊張激烈地玩游戲,壓根兒沒听清楚白毛在說什麼。

    白毛歪了歪身體,正要問他,手機忽然震了震,屏幕亮起。

    白毛瞪大眼楮,瞳孔地震,一句臥槽從嘴里溜了出來。

    範鑫鑫伸長脖子,湊過去看了看,倒吸一口氣。

    林南星扭頭,一臉疑惑︰“怎麼了?”

    “沒、沒什麼。”

    白毛下意識地蓋住手機︰“我被老範的技術菜到了。”

    範鑫鑫︰???

    白毛給他使了個眼色,等林南星又投入到游戲世界中了,他才小心翼翼地拿出手機,指著屏保上Alpha儒雅的臉,壓低聲音問道︰“上次是這個Alpha吧?”

    “我沒看錯吧?”

    範鑫鑫肯定地點頭︰“對,就是他。”

    白毛低頭盯著手機屏幕。

    屏保是一男一女的合照,兩人年紀相當,動作親昵。

    白毛用只有他們倆才能听見的聲音說道︰“臥槽,他們該不會夫妻吧……”

    範鑫鑫看了看屏幕上依偎在Alpha身邊秀麗端莊的女人,又看了看一旁的林南星,不願相信這個事實。

    “可能是……兄妹?”

    話音剛落,手機又震了震,彈出新的消息。

    【老婆︰你在哪里?】

    範鑫鑫嚇得打了個嗝,居然真的是老婆!

    听見範鑫鑫止不住的打嗝,林南星這才意識到自己沒給他們倒水,笑道︰“你們想喝什麼?果汁還是飲料還是水?”

    “我都行。”

    “冰的吧,我想冷靜冷靜。”

    林南星看了白毛一眼,還以為是游戲輸了,所以他要喝點冰的。

    “我給你們榨果汁吧。”

    “好的好的。”範鑫鑫木木地點頭。

    “那個……”

    白毛慢吞吞地開口︰“南星啊,你平常會看你對對象的手機嗎?”

    “不看。”

    林南星搖頭︰“沒什麼好看的。”

    白毛不忍直視別過臉,難怪這個Alpha這麼囂張。

    連屏保備注都不遮掩一下。

    林南星一走,範鑫鑫嚴肅地對白毛說︰“我覺得南星肯定是被騙了。”

    這時候,手機再次彈出消息。

    【老婆︰我知道了,小霍告訴我了。】

    範鑫鑫越看這個備注越生氣︰“這個老男人,一看就是斯文敗類、衣冠禽獸……”

    “欺騙純情男大學生……”

    白毛心里咯 一下,皺眉道︰“不是,她說知道了……是什麼意思?”

    “該不會……”

    “叮咚——”

    門鈴聲響起。

    林南星正在給他們榨果汁,听見門鈴聲,估計是莊女士做完SPA回來了。

    “你們誰去開一下門吧,我……”

    白毛應道︰“好的。”

    他拉著範鑫鑫,躡手躡腳地走到門邊,透過智能貓眼看到了門外的人。

    正是屏保上的女人。

    白毛下意識擋住貓眼前,緊張地心髒狂跳︰“臥槽臥槽臥槽。”

    “叮咚——”

    範鑫鑫捂著胸口,小心翼翼地問︰“怎麼辦啊?”

    “她是來捉奸的嗎?”

    林南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們身後,迷茫地看著他們︰

    “什麼捉奸?”

    範鑫鑫支支吾吾,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白毛抓了抓頭發,把手機扔給林南星︰“哎……你、你自己看吧。”

    林南星低頭看了看,爸爸的手機。

    他更加迷惑了︰“怎麼了?”

    白毛恨鐵不成鋼地說︰“他有老婆了!現在就在門外堵你!”

    說完, 噠一聲,門開了。

    白毛和範鑫鑫連忙擋在林南星身前,見莊女士身後還站著Alpha,立馬說︰“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動手。”

    他高舉手機,結結巴巴地說︰“我、我報警了!”

    莊女士︰???

    霍德爾︰???

    林南星︰???

    範鑫鑫看看林南星,又看了看莊女士和霍德爾。

    好像沒有那種劍拔弩張的氣氛……

    幾人懵了會兒,霍德爾注意到莊女士手上的幾袋化妝品,開口道︰“媽,給我吧。”

    白毛依然沉浸捉奸的氣氛中,听見霍德爾的話眼楮都直了。

    好家伙,那個老東西兒子都這麼大了?

    “我們南星是被騙的!”

    莊女士︰???

    霍德爾︰???

    林南星︰???

    範鑫鑫又扯了扯白毛的手,弱弱地說︰“老白啊,我們會不會搞錯了啊。”

    林南星茫然地開口︰“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莊女士琢磨了會兒,覺得自己老了,听不懂年輕人在說什麼。

    霍德爾垂下眼,看見林南星手上的手機,說道︰“爸的手機也忘了麼?我再去趟公司吧。”

    “我去吧,順便和他吃頓飯。”

    莊女士伸手接過手機,捋了捋頭發︰“你們年輕人好好玩。”

    “拜拜。”

    林南星揮揮手,關上門。

    看著這和諧友愛的一幕,白毛和範鑫鑫懵了。

    白毛意識到他們肯定搞錯什麼事情,他問林南星︰

    “那個……你和剛才的女士……”

    林南星︰“那是我媽。”

    “奧……”

    白毛木著臉,慢吞吞地轉向霍德爾︰“所以他……”

    霍德爾淡定地掏出結婚證復印件︰“我是林南星的Alpha。”

    “已經結婚的那種。”

    白毛反應過來了,他和範鑫鑫把爸爸和對象搞混了。

    現在想想,那位儒雅的Alpha和林南星長得還是有幾分相像的。

    林南星開口問道︰“你們倆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範鑫鑫麻木地解釋︰“我和老白那天在校門口看到了……叔叔……”

    林南星看著他們,再想想剛才那些台詞,沒忍住笑了出來。

    沒想到他們這麼能腦補。

    白毛和範鑫鑫對視一眼,又尷尬又好笑又松了口氣。

    霍德爾不明所以,追問道︰“然後呢?”

    白毛眼神飄忽︰“不小心把叔叔認成了同齡人。”

    霍德爾眯起眸子,爸爸不在都在拍馬屁,爸爸在還得了!

    林南星笑道︰“不早了,去吃飯吧,馬上到預約的時間了。”

    幾人往外走,霍德爾湊到他耳邊,指了指白毛︰“他叫什麼?”

    林南星點頭︰“嗯,你認識嗎?”

    霍德爾︰“他不對勁。”

    林南星頓了頓,疑惑道︰“什麼不對勁?”

    “他拍爸爸馬屁,有問題。”

    “他是不是喜歡你?”

    林南星︰“……他說的是實話。”

    霍德爾難以置信地看著他︰“好啊,這才幾天你就幫他說話了。”

    “再過幾天你是不是要為了他跟我離婚了?!”

    “渣O!”

    林南星︰“……然後呢?”

    霍德爾神色嚴肅︰“長期分居對夫夫感情有礙。”

    “我得去和你們輔導員聊聊。”

    听出霍德爾是在借題發揮,林南星淡定地無視他,走進電梯。

    一頓飯下來,霍德爾成功地賄賂了白毛和範鑫鑫,讓他們沒事的時候告訴他一些林南星的日常。

    白毛當即把學校里的謠言、毛新立對林南星的敵意等等原模原樣地說了一遍。

    霍德爾皺了皺眉,姓毛?

    “是那個說自己爸爸在林氏工作的人麼?”

    “對的對的,就是他。”

    “我知道了。”

    * * *

    立秋之後,氣溫逐漸降低,流感開始肆虐,越來越多的學生感冒,輔導員臨時召開了年級大會,關心學生們的身體健康。

    天氣一冷,林南星就犯困,午覺一睡根本起不來,還是被範鑫鑫打電話叫醒的。

    他看了眼時間,離年級大會開始還有20分鐘,來得及。

    林南星打著哈欠,慢悠悠地起床、慢悠悠地出發,走小路進教學樓,剛進了側門,便听到前方響起毛新立的聲音。

    “一千?太少了,兩千吧。”

    听到一旁的動靜,毛新立瞬間轉身,第一眼看見的是林南星大衣上奢侈品牌的logo,之後才發現這人是林南星。

    他嗤了聲,繼續說︰“好的,那我等你打錢,爸爸。”

    毛新立著重強調了最後兩個字,說完還瞥了林南星一眼。

    林南星正眼都沒瞧他,直接上樓,去二樓開年級大會的教室。

    教室里坐滿了,林南星靠著白毛那一頭醒目的發色,很快就找到了他們。

    範鑫鑫拍拍一旁的空位,示意他坐下。

    從教室門口到後排的這段路,林南星听見不少同學在聊關于自己的謠言。

    “我听說毛新立的家人在林氏工作誒。”

    “你知不知道咱們專業有個‘交際花’啊。”

    “听過,假的吧,咱們專業姓林的就那麼幾個。”

    …………

    林南星坐下後,發現周圍的同學也在聊這件事。

    不過大多數同學都不相信這件事,影視文學專業一共就三個班,每個班大約二三十個人,平常都是一起上大課,再加上作業都是需要合作的小組作業,大家或多或少對同學都有些了解。

    姓林、Omega、豪車上下學……

    撞到過林南星上下學的人很快就解碼了。

    坐在林南星身後的班長拍了拍他的肩膀,小聲問道︰“你知不知道有人……”

    班長簡單地說了一下學校最近的傳聞,他之前統計過班級成員的信息,知道林南星是真的家世好,學校突然爆出這種消息,顯然是惡意的。

    “我知道了,謝謝班長。”

    林南星抬眼,看向不遠處和二班同學一起坐的毛新立。

    範鑫鑫和白毛都站在他這邊,毛新立和室友關系都不好,除了晚上回寢室睡覺,幾乎不和他們待在一起。

    毛新立正在和同學興致勃勃地聊天,扭頭對上了林南星的目光,他猛地一頓,神情有些心虛。

    “繼續啊,八卦怎麼說一半就停了。”他身旁的同學催促道。

    鈴聲響起,輔導員走上講台,揚聲道︰“好了,安靜一下,咱們把重要的幾件事情講一下。”

    教室里的聲音漸漸消失。

    林南星收回目光,看向講台。

    等大家安靜下來,輔導員開口道︰“首先說一下目前的流感問題,大家上課都開窗通風,寢室里也不要一直悶著……”

    “還有,這周末學校有招聘會和講座,講座是關于職業生涯規劃的,和我們專業有關,所有同學務必到場。”

    “招聘會最好也去看看,雖然現在是大一,但也可以去了解了解他們的要求……”

    輔導員足足講了一個小時,才意猶未盡地結束,擺擺手示意大家可以離開了。

    林南星沒有回寢室,跟著輔導員進了辦公室,開門見山地說了學校最近的謠言。

    輔導員愣了會兒,問道︰“你知道是誰在造謠麼?”

    林南星搖頭︰“不確定。”

    不確定不代表沒有頭緒,輔導員頓了頓,問道︰“最近有和同學鬧過矛盾嗎?”

    林南星沒有遮掩,直接說︰“和室友毛新立的關系不怎麼好。”

    毛新立……

    輔導員皺了皺眉,林南星和毛新立這兩個同學他都接觸過,有些了解。

    “好的,我知道了。”

    “我去了解一下情況,你先回去吧。”

    林南星應了一聲,走回寢室,剛到寢室便收到專業大群@全體成員消息。

    【陳德(輔導員)︰最近學校有不少同學在傳播關于同學的不實消息,希望大家不信謠不傳謠,學校會處理這件事的。】

    同樣的話,輔導員發了三遍強調。

    休息時間不少寢室的門是開著的,消息清脆的滴滴聲此起彼伏。

    “什麼不實消息啊?”

    “害,估計就是那個‘交際花’的事情。”

    “新立,你不是說這是真的麼?”

    “是真的啊,學校肯定是不想傳出不好的名聲,就是說說的而已。”

    “不說這個了,誒,我听芳芳說你寒假要去林氏投資的劇組實習?”

    “臥槽,真的假的啊?”

    “我爸爸在林氏工作的啊,我前幾天還去林氏了呢。”

    …………

    林南星走進寢室,白毛一把將門關上,毛新立聲音被隔絕在外。

    白毛翻了白眼,長舒一口氣︰“舒服了,終于听不見他們說話了。”

    “就離譜,說話不關門,巴不得全校都知道他要去劇組實習了麼?”

    範鑫鑫抱著椅背,幽幽道︰“那可是王導的劇組,王導誒,他拿過多少獎了。”

    “不是什麼小網劇,換成我我也要N瑟。”

    林南星眨了眨眼,笑道︰“你們想去麼?林氏投資的那個。”

    “想是想的,”白毛誠實地點了點頭,隨後說道,“我才不樂意為了個實習機會去找毛新立。”

    林南星喝了口水,淡定地說︰“不用找他,我給你們安排。”

    白毛和範鑫鑫只道他在開玩笑,你一言我一語地附和道︰

    “好啊好啊,有實習工資麼?”

    “包吃包住麼?”

    “包分配Alpha嗎?”

    …………

    周末很快就到了,這次秋招林氏集團也會來,霍德爾負責這次的招聘會,林南星周五便沒有回家,準備等周六下午的職業生涯規劃講座結束,再和霍德爾一起離開。

    招聘會上很多人,林南星遠遠的看了眼認真工作的霍德爾,沒有走近,發了條微信,轉身走向禮堂。

    白毛和範鑫鑫作為組織部的干事,有不少雜活要干,他得早點去禮堂,給他們倆佔個講座的位置。

    看見林南星的消息後,霍德爾起身,整了整衣襟向外走。

    助理連忙喊住他︰“霍總,您要去哪兒啊?”

    霍德爾掀了掀眼皮,淡淡地吐出三個字︰“秀恩愛。”

    助理︰???

    霍德爾走出招聘會的場地,沿著路標徑直走向禮堂。

    走到一個岔路口,路標沒了。

    霍德爾掃視一圈,看到前方站著個穿紅色小馬甲的志願者。

    他走過去問道︰“同學,禮堂在哪里?”

    “就在、在……”

    志願者抬手指著不遠處的禮堂,扭頭看到霍德爾的臉後,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了。

    霍德爾垂下眸子,看見他胸前的工作證。

    戲劇影視文學一班

    組織部干事

    毛新立

    看見這個名字,霍德爾抿了抿唇︰“你是大一的麼?”

    他今天穿著一身正裝,身形頎長,氣度不凡,渾身上下縈繞著霸道的Alpha信息素。

    毛新立早就被他的Alpha信息素迷暈了,絲毫沒有察覺到對方信息素中混雜的Omega信息素。

    听霍德爾這麼一問,他臉頰羞紅,小聲地嗯了一聲。

    “我是大一的。”

    霍德爾知道了,這人就是範鑫鑫和白毛說的那個姓毛的Omega。

    他撩起眼皮,緩緩道︰“不要錯過等會兒的講座。”

    “我肯定會去的!”

    毛新立激動地說,意識到自己的情緒波動後,他連忙鎮定下來,小聲問道︰“您是學校請來分享經驗的學長嗎?”

    霍德爾沒搭理他,滿眼都是正前方,站在花壇邊的林南星。

    他正在給別人指路,嘴角彎起,右臉頰的酒窩若隱若現。

    霍德爾眯起眸子,盯著他臉上的笑容,有些不悅。

    見他一直看著那個方向,毛新立也望了過去,看到是林南星後,羞澀的神情頓時變了。

    他咬了咬牙,開口對霍德爾說︰“他是我們班的同學,好像已經結婚了。”

    “他……”

    霍德爾沒有听他廢話,抬腿跟上林南星。

    講座的事情,他沒有說起過,林南星只知道霍德爾會去招聘會。

    時間還早,禮堂沒什麼人,學生會的同學在門口負責簽到。

    林南星簽好名字,听見同學在耳畔說︰“臥槽好帥啊。”

    “哪兒哪兒?”

    “臥槽,真的。”

    林南星放下筆,好奇地回頭,只看到一抹黑色的衣角。

    他沒有多想,走進禮堂,挑了個中間的位置。

    這次職業生涯規劃講座主要是針對影視文學相關專業的,按理說禮堂會有很多空位,可講座還沒正式開始,禮堂便爆滿了。

    範鑫鑫和白毛艱難地擠過人群,走到林南星身邊。

    林南星納悶地問道︰“怎麼這麼多人?”

    白毛興沖沖地說︰“听說有個國外的演員來給我們分享經驗,半個學校都過來了。”

    林南星︰???

    演員來分享編劇的職業生涯規劃?

    還是國外的?

    林南星抬頭看向台上播放的PPT介紹,更奇怪了︰“上面沒有寫啊?”

    “肯定是怕太多人了,發生踩踏事件。”範鑫鑫十分肯定地說,堅信有演員來分享經驗。

    禮堂的人越來越多,最後一點位置都沒有了,不少同學坐在後排的台階上。

    輔導員看見這一幕的時候面色驚訝,隨即笑道︰“誰把我們有特別嘉賓的事情說出去了?”

    听到這話,禮堂內坐著的人更激動了,有人按捺不住,大聲問輔導員特別嘉賓是誰。

    輔導員笑了笑,賣了個關子。

    他簡單地說了些開場白,便讓本校畢業的學長學姐先來分享經驗。

    他們大多是分享自己的人生經歷,不算是職業生涯規劃。

    林南星听著听著有些困了,打了個哈欠,昏昏欲睡。

    在陷入夢鄉的前一秒,禮堂忽然躁動起來,白毛爆出一聲︰“臥槽!”

    林南星被他晃醒,迷迷糊糊地抬頭。

    只見霍德爾西裝筆挺,握著話筒站在台上。

    他懵了會兒。

    “哇,總經理這麼帥的嗎?”

    “好年輕啊我的媽。”

    “我單方便宣布他是我的Alpha了。”

    …………

    白毛推了推林南星,難以置信地說︰“你家Alpha來了!”

    前排的毛新立听見這話,回頭看了眼,嗤笑了聲,小聲和同伴嘀咕︰“對對對,誰都是他Alpha。”

    範鑫鑫後知後覺地說︰“南星你姓林……”

    “臥槽。”白毛這下也反應過來了,林南星的林,林氏的林。

    他松開林南星的衣角,用手壓平褶皺,問道︰

    “南星,劇組的事情還算數嗎?”

    “你們好,我是霍德爾。”

    霍德爾低啞的嗓音響起,全場安靜下來了。

    他抿著唇,神色淡淡的,舉手投足間有一種成熟男人的魅力。

    林南星恍了恍神,他很少看見霍德爾這麼一本正經的模樣。

    霍德爾沒有多說廢話,簡單粗暴地先介紹公司︰“林氏集團是國內五百強企業,旗下產業覆蓋…………”

    PPT很官方,都是公司的宣傳圖,公司內部辦公場所的照片以及員工的照片等等。

    霍德爾放慢語速︰“林氏秉承著‘以人為本’的理念,目前正在擴建休息娛樂場所……哪怕是臨時的員工,也提供體檢和員工宿舍。”

    說著,他放出擴建的照片,除了場地的照片,還有工人的。

    工人們帶著安全帽,微笑地看著鏡頭,其中有一張照片是工人給自己的兒子帶安全帽。

    兒子只露出了半張側臉,但熟悉的同學一眼就看出來了。

    “誒,那、那不是毛新立麼?”

    “真的啊……”

    听見自己的名字,毛新立愣了下,看見台上的合照後,臉色大變。

    為什麼爸爸的照片在上面?

    為什麼他的也在?!

    看見他的神情,一旁的同學相視一眼,不說話了,側了側身,離毛新立遠了些。

    不是因為毛父的崗位,而是因為毛新立的謊言。

    毛新立摳著掌心,謊言當著所有同學的面被拆穿,前所未有的恐慌席卷了全身,他听不清楚周圍的聲音,反射性地認為大家在呵斥他騙人,說他撒謊……

    林南星沒有注意到毛新立的事情,滿眼都是霍德爾。

    霍德爾沒有隱瞞自己高中畢業的事情,他淡然地講述了自己是如何根據自身的興趣、特點選擇崗位,又是如何努力實現這一目標的。

    不知不覺間,講座結束,到了最後的問答時間。

    問問題需要主持人遞話筒給台下的同學,一個Omega仗著人多,直接喊道︰“霍總,你缺Omega,上過大學的那種。”

    霍德爾听見這個問題,眼里拂過一絲笑意。

    他望向坐在人群中的林南星,輕笑道︰“不缺。”

    “我有伴侶了,正在上大學的那種。”

    話音一落,全場起哄。

    範鑫鑫和白毛激動地手舞足蹈。

    毛新立注意到了霍德爾看向林南星的目光,他僵硬地扭頭,看著林南星的側臉,逐漸意識到了一些事。

    講座結束需要簽退,所有人有次序的退場。

    輔導員握著話筒,開口道︰“一班的毛新立過來一下。”

    听見這話,毛新立背脊發涼,跌跌撞撞地走到輔導員身邊。

    輔導員拍拍他的肩,語氣平淡地說︰“先做人,再做事。”

    “跟我去一趟院長那邊。”

    毛新立眼前一黑,完了、完了……

    當晚,輔導員在班群發了一則通知︰

    【經查,一班毛新立同學在學校故意捏造並散布虛構的事實,破壞他人名譽,先校方作出以下處罰決定……】

    大學有不少在辦公室當老師助理的勤工儉學崗位,通知出來了下一秒,便有“課代表”補足了所有細節,詳細地闡述了一遍前因後果。

    沒過多久,組織部也發了相關通知,因某干事品行不端決定重新招一名干事。

    …………

    晚上,枕邊的手機震個不停,響個不停。

    林南星眼睫顫了顫,推開霍德爾,啞著嗓子說︰“手、手機……”

    霍德爾皺了皺眉,直接關機。

    他俯身吻了吻對方的唇瓣,拉回對方的注意力。

    他側了側身,撫上林南星的敏|感|點。

    林南星剛剛清醒的大腦再次變成一團漿糊,暈乎乎飄飄然,什麼都想不動了。

    霍德爾低垂著眸子,緩緩道︰“我覺得你不適合寢室生活。”

    林南星迷迷糊糊地應了一聲。

    霍德爾再接再厲,繼續說︰“我去找你們老師,說不住校了。”

    不住校三個字,林南星听進去了,哼哼唧唧搖頭︰“要、要住。”

    “不住。”

    霍德爾咬了咬他的耳垂,啞聲道︰“好不好,老公?”

    林南星低哼一聲,酥麻感遍及全身,陣陣激蕩。

    他只能感受到霍德爾灼熱的呼吸,滾燙的肌膚……

    “好、好……”

    霍德爾啄了啄他的鼻尖,低笑道︰“老公真好。”

    第二天早上

    林南星醒來,發現臥室里多了些東西。

    多了些學校寢室的東西。

    他揉了揉眼楮,嗯,沒看錯。

    “霍德爾?”

    霍德爾拎著他的書包走進來,鎮定地說︰“你昨晚答應我了,搬回來住。”

    林南星眯起眸子︰“昨晚?什麼時候?幾點?”

    霍德爾理直氣壯︰“昨晚十點半。”

    “我就知道你要耍賴,錄音了!”

    說完,他掏出手機,播放錄音。

    一問一答間,伴隨著若有若無的踫撞聲。

    听見自己黏膩的嗓音,林南星臉頰燥紅,對霍德爾說︰

    “永遠不要相信男人在床上說的話。”

    霍德爾緊抿著唇,不敢相信地看著他。

    片刻後,他奪門而出。

    緊接著,林南星听見霍德爾悲憤地喊道︰

    “爸!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