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總裁,夫人又又又掛了

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理智灰飛煙滅

    “蔣蔣,”梁逸桓努力晃了晃頭,又伸手揉了揉眼楮,輕喘著氣說道,“你別這樣,我現在這個狀態,受不了你這樣。”

    蔣蔣嘆了口氣,沒有說話。

    “你不是同情我吧?我不要那些亂七八糟的,我就問問你的真心。”梁逸桓又說道。

    蔣蔣看著還坐在床邊的梁逸桓,梁逸桓的眼神明顯已經是朦朧的狀態了,可卻藏不住里面的期待。

    “我是真心的。”蔣蔣輕聲說道。

    梁逸桓笑了一下,看著蔣蔣,又伸手拉了拉蔣蔣的手腕,把蔣蔣的手握進了自己手心里。

    “我們別離婚了,其他的事情,都交給我,你相信我。”梁逸桓認真的說道。

    蔣蔣抿著嘴,露出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點了點頭。

    梁逸桓笑了一下,往自己身後的床上一趟,長舒了一口氣,又和蔣蔣說道︰“你走吧,明天見。”

    蔣蔣走到梁逸桓身邊,躺到了梁逸桓身側,伸手摟住了梁逸桓,把腦袋貼在了梁逸桓的胸前。

    梁逸桓伸手把蔣蔣往自己身上緊了緊,又忍不住側臉吻了下蔣蔣的額頭。

    可即使如此,梁逸桓的呼吸已經開始加重了。

    蔣蔣起身拿濕毛巾遞給了梁逸桓,梁逸桓很是听話的擦了擦臉,可還是于事無補。

    “你走吧。”梁逸桓有些尷尬的再次催促道。

    “這就沒有別的辦法嗎?”蔣蔣皺著眉頭問道。

    “我沒事,我自己來幾次就好了,沒別的事情的。”梁逸桓寬慰了一下,卻看見蔣蔣的臉肉眼可見的變紅了。

    蔣蔣微微低頭,輕聲說道︰“我們都是領了結婚證的人了,我就不走了吧。”

    話音剛落,蔣蔣感覺自己的手被瞬間拉扯,梁逸桓用了十足的力氣,蔣蔣瞬間就被拉進了梁逸桓的懷里。

    沒有片刻停歇,細密的吻如同狂風暴雨而來。

    梁逸桓掐著蔣蔣的下巴,吻得攻擊性十足,讓蔣蔣節節敗退,動情的小舌輕而易舉的撬開了蔣蔣的貝齒,和蔣蔣糾纏在了一起。

    梁逸桓努力按捺住自己想要撕咬的欲望,可柔和的吻之下,全是罪惡和欲罷不能。

    蔣蔣伸手攀上了梁逸桓的脖頸,很是害羞,可也是盡力的回應了。

    可這還不夠,梁逸桓感覺自己要瘋了,一手托著蔣蔣的後腦勺,瘋狂在蔣蔣口中掠奪,一手開始解自己剛才還沒有解完的襯衫。

    等梁逸桓脫掉了襯衫,漏出緊實的肌膚時,蔣蔣剛想害羞一下,卻直接被梁逸桓撲倒了。

    耳邊是梁逸桓喘息的聲音,身上能感受到梁逸桓的溫度,蔣蔣紅了臉,有些害羞的輕輕閉上了眼。

    梁逸桓把頭埋在蔣蔣的頸窩,一邊喘息著一邊吻著蔣蔣的耳垂,因為欲望太強烈,導致梁逸桓掌法全亂,整個人也跟著發蒙。

    可再怎麼恍惚,梁逸桓卻一點也沒忘了伸手解蔣蔣的衣服。

    等兩人肌膚相親的時候,梁逸桓卻停下了進度,把蔣蔣緊緊摟在懷里,喘息著,輕聲問道︰“蔣蔣,趁現在,還有得後悔,你想好了。”

    蔣蔣抬眼看了看已經快被欲望沖昏頭腦的梁逸桓,竟然還努力克制著來問自己這個,心里有些想笑。

    蔣蔣沒有回話,只是微微起身,俯在梁逸桓身側,輕輕吻了一下梁逸桓的嘴角。

    點火就著的梁逸桓此刻猶如看到希望的困獸一般,沒有半點猶豫,翻身將蔣蔣壓在了身下,伸手掐著蔣蔣的下巴,動情的吻了下去。

    梁逸桓的身體熱得發燙,可對于蔣蔣來說,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當梁逸桓瘋魔了一樣把蔣蔣的衣服徹底撕扯掉之後,沒有半分猶豫,將蔣蔣抱入了自己的懷里。

    兩人的肌膚相親,彼此的溫度互相傳遞著,也叫囂著梁逸桓的欲望。

    “我……”梁逸桓喘著粗氣說道,“我剛才扯你衣服的時候,有些粗魯了,有沒有弄疼你?”

    蔣蔣要了下嘴唇,眼神不敢看梁逸桓,很是害羞的說道︰“沒……沒有……”

    “你別……別這麼被動,我現在……我盡力控制我自己,要是你不舒服,一定和我說……”

    蔣蔣紅著臉側過了頭,輕聲答應著。

    梁逸桓忍不住伸手用指腹很是溫柔的蹭了蹭蔣蔣緋紅的臉,看蔣蔣已經羞到不行,便吻住了蔣蔣。

    蔣蔣感覺渾身都跟著梁逸桓燥熱了起來,耳邊是梁逸桓的喘息聲,而梁逸桓也沒有閑著,手順著蔣蔣的脖頸向下。

    可出乎蔣蔣的預料,梁逸桓剛剛還說的柔情蜜意,後一秒就完全是粗暴至極,這也難怪,畢竟當欲望和藥物同時出現,又怎麼去要求梁逸桓能保持理智。

    沒有任何的前戲,梁逸桓也沒有給蔣蔣任何的心理準備,一切都過分急切,粗暴的吻之後,就是掠奪。

    而當梁逸桓三下五除二解除掉身上最後的衣物,沒有片刻停歇,直接撲倒了蔣蔣。

    蔣蔣感覺自己像是藏在昏暗不見天日的沼澤里,前方是茂密的森林,而遠方的野火肆虐,毫無顧忌的撞過來,將自己徹底吞噬。

    當蔣蔣下意識想要挺腰迎合著迅猛和激烈時,發現自己已經如同溺亡的魚一般了,額前的汗水和身上的薄汗,已經將床單浸染出一片曖昧又難以言喻的陰影。

    蔣蔣感覺自己要死了一般,全身軟倒在梁逸桓的懷里,嗓子甚至已經開始有些啞了,差點兒就只有進氣沒有出氣了。

    一抬眼,里面盡數是搖擺的燈光,曖昧的濕意和翻涌不息的情愫。

    這種瀕臨死亡的感覺讓蔣蔣開始一陣一陣哀求,可此時的梁逸桓明顯已經是懵掉的狀態了,身體完全被藥物控制,而欲望更是加成。

    梁逸桓如同是什麼也听不到一般,完全停不下來,埋在溫柔鄉里,不曾有一絲停歇。

    “梁逸桓,梁逸桓你清醒點,我求你,我真的……”蔣蔣斷斷續續的說著,可這話跑到梁逸桓的耳朵里,全成了不可控制的欲望之火。

    蔣蔣看梁逸桓完全沒有要放過自己的意思,伸手開始推著梁逸桓。

    可蔣蔣的那點力氣又怎麼可能推動了梁逸桓,而且,蔣蔣的這個做法,完全點燃了梁逸桓的**,讓最後的那一點點理智也灰飛煙滅。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