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死對頭每天都在黏我

正文 第157章 第一百五十七章

    15

    戎玉發現自己又長高了一點。

    自從進入了星校, 他每年都要跟季禮比一比身高,並期待著自己能夠超過季禮,成為一個高大威猛的家伙, 最好看起來強悍一些, 這樣就能夠全方位地震懾所有想欺負季禮的混蛋,全方位保護公主了。

    但往往事與願違, 他已經長到了十七歲, 還是比季禮矮上那麼一點,身材也絲毫沒有威猛的跡象,至多能稱得上清勁矯健。只不過在機甲上的天賦, 倒是一日日顯露出來。

    他很快就要成年了,季禮則要更早一些, 在幾個月前,過完了自己成年的生日。

    但自從成年以後, 季禮讓他看不透的地方,也一天天變多了。

    他裝機甲的時候, 季禮總是坐在邊兒上看書、或是看著光腦, 但是最近讀的書都被包上了厚厚的封皮——

    他也湊過去要看, 季禮就會躲閃著呵止他。

    每每都會演變成一場打鬧,最後季禮的觸手纏著他、他又死死抓著季禮,季禮微紅著臉訓斥他。

    “你是不是有秘密了, ”戎玉帶著點兒壞地審視他,“季禮哥哥?”

    他成年後, 就很少這樣叫他了, 季禮的喉結滾了滾, 還是壓下了情緒, 垂眸道︰“是。”

    “我不能知道嗎?”戎玉可憐巴巴地問。

    季禮“嗯”了一聲。

    戎玉只好不滿地松開他, 抱著他的小觸手哼哼唧唧,全是些什麼︰“公主已經不喜歡我了、已經不是跟我天下第一好了”這種不著調的話。

    季禮有些想反駁,可看到光腦上那些瀏覽記錄,還是保持了緘默。

    ……有點丟臉。

    而且時機還沒到,會嚇到戎玉的。

    他這樣想著,無意間瞥見了戎玉起身時露出的一小節腰來。不知怎麼的,忽然就紅了臉頰。

    16

    公主有秘密,這很正常,畢竟他也有自己的秘密。

    戎玉這樣想著,審視著自己面前的學弟,溫聲道︰“你是跟季禮同一節戰術課的學弟嗎?”

    學弟懵懵懂懂地點頭,尚且沒有意識到危險,畢竟站在他眼前的,是全校都傳聞好脾氣的戎玉學長。

    季禮和戎玉,是形影不離的兩個人,也是星校實力和人氣的兩座高峰。如果說,季禮是傲慢、高不可攀的高嶺之花,戎玉就是恣肆又慵懶的冬日暖陽。

    戎玉的機甲戰斗在系統訓練過後,少了很多角斗場帶來的、固有的凶悍可怕,人也和藹自在,總是懶洋洋地呆在季禮的身邊,像是一頭正在休憩的大型貓科動物。可如果同學私下去找他詢問機甲相關的問題,也會瞧見他目光灼灼、熱情又認真的神態。

    關于他的身世有許許多多的傳聞,大多說他是長公主的養子,為了報答恩情,才會一直跟在季禮的身邊,作為他忠誠的左右手。

    但無論是不是真的,戎玉學長都是一個好脾氣的人。

    學弟這樣堅定地相信著,靦腆地笑著,摸著自己的後腦勺︰“是的。”

    戎玉的笑容更溫和親切了︰“那就是你昨天請季禮跟你約會嗎?”

    學弟更不好意思了︰“我隨口說說的……”

    其實他也只是報了一丁點的僥幸心理,希望季禮學長能記住他,才在輸掉戰術賽之後說出了那樣的話︰學長可以跟我約會嗎?

    只不過失敗了,季禮甚至沒有分給他一個眼神,只是淡淡地說︰“不可以。”

    回答得字正腔圓。

    戎玉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眯眯地說︰“沒關系,隨便聊聊,我們來打場練習賽吧。”

    學弟高興地答應了。

    然後在三個小時之後,失魂落魄、踉踉蹌蹌地逃出了模擬艙。

    戎玉神清氣爽地從模擬艙走出來,撐著下巴,有點兒心虛地思考,這次是什麼原因呢?

    一定是因為,這個學弟太過不鄭重,邀請季禮約會,怎麼能是“隨口說說”呢?

    可無論怎麼找理由,也沒辦法回避掉這個問題。

    ——這並不是第一次。

    無論是誰,只要向季禮告白,他都會因為各式各樣的理由,私下找對方切磋,並且毫不留情面。然後再偷偷找出各種理由,解釋自己的行為。

    以回避自己是在嫉妒和無能狂怒的事實。

    戎玉總是小心翼翼地守著季禮,他甚至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保護季禮,還是在守著自己的寶藏。

    但只要——

    “該上課了。”熟悉的聲音從門外響起,季禮輕輕叩了叩練習室的門,隨即微微皺眉︰“你在低年級的機甲室做什麼?”

    “跟學弟交流交流,”戎玉的眼楮立刻就亮了起來,飛快地撲到季禮的身邊,勾著季禮的肩膀,笑吟吟地問︰“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的?”

    當然是一路找過來的。

    季禮平平淡淡地答︰“踫巧看到的。”

    戎玉的笑容一下變得好大。

    沒錯,只要季禮出現在他的面前。

    空氣會變得繾綣、光線也會變得明艷,目之所及的一切都會染上眩惑的色彩。

    他的心髒也跟著怦怦跳動起來。

    17

    季禮坐在座椅上讀書。

    戎玉倚在窗邊,懷里抱著一只軟糯糯、不斷掙扎的胖毛球。他們總是這樣出現在同一個場景,仿佛天生就應該是這個樣子。

    最後一個同學離開教室的時候,沖他倆自然而然地揮了揮手︰“明天見。”好像在對一個人道別。

    戎玉笑著擺了擺手︰“明天見。”

    季禮只微微地頷首。

    戎玉便再一次把注意力聚焦到毛球身上,不顧毛球掙扎,輕柔地翻開毛發檢查︰“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但還要再養兩天才行。”

    說著,指尖兒亮起了一點光點,逐漸融入毛球的身體,毛球舒服的渾身的軟毛都在抖動,但卻又本能地畏縮著戎玉向後退去。

    這是他們撿到的、一只受傷的毛球,一直養在教室附近的樹下。

    戎玉一松手,小家伙就慌不擇路、逃也似的跳到窗外,被季禮的小觸手一把撈了回來。一系列的配合行雲流水,戎玉甚至沒有露出意外的表情,就重新把毛球抓回手中,懶洋洋地嘆氣︰“幸好毛球一般都比較遲鈍,不然治都沒辦法治療。”

    像是學校里普通的貓貓狗狗小鳥,見到他就像見到了大型野獸,如果被他抓在手里治療,恐怕傷口還沒愈合,就先受驚嚇到病倒。

    說著,戎玉熟稔地抓過一條小觸手,親昵地蹭了蹭︰“還是你們好,從來都不害怕我。”

    他對觸手的喜愛是堅定不移的,甚至一直保持到了現在。

    季禮目光閃了閃,耳根微微熱了,卻又低聲問︰“你……是不是要過生日了?”

    盡管是個疑問句,他卻記得很清楚,過完這個生日,戎玉就要成年了。

    戎玉笑眯眯地點頭,蹭到他耳邊︰“干嘛?季禮哥哥要送我禮物麼?”

    “嗯。”季禮本想保持禮物的神秘,可想到自己的準備,卻又忍不住想要炫耀,盯著他棕色的眸子,認真道,“我已經準備好了。”

    他的小觸手,很快就可以分化出來了。

    等到能夠離體,就可以送給戎玉一個不會害怕它的寵物了。

    除此之外……

    “你要成年了。”季禮低聲說著。

    戎玉便猝不及防被那雙藍瞳弄亂了心緒,連毛毛球逃走了都不知道。他微微俯身,盯著季禮的嘴唇,眼眸的顏色竟漸漸變了。

    “所以呢?”戎玉弄不清楚季禮的意思,心髒怦怦亂跳著,臉頰卻逐漸熱得發燙,滿腦子都是不切實際的妄想。

    “所以……”季禮自己也臉紅了,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指尖兒動了動,想要捉住什麼,卻沒有移動。

    卻猛地被打斷了。

    “這是你們的毛球嗎?”季演站在門外,拎著逃走的毛球敲門,“差點逃走了。”

    繼而打量著他倆,露出一個意料之中的神色來︰“終于忍不住下手了?”

    一句話,兩個人都以為說的是自己。

    戎玉慌慌張張、瞬間把目光轉移開。

    季禮的眼眸結了霜。

    完了,是不是暴露了。

    有兩個人在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