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世界我最愛你[娛樂圈]

正文 第211章 番外︰如果幼時相遇(十五)

    番外︰如果幼時相遇(十五)

    “小蕪給你這個。”他把前幾天程峰給他們買的巧克力遞給了郁蕪, “你乖乖坐著,我先和你小郁哥哥坐。”

    郁蕪接過巧克力,很乖的點了點頭, “謝謝哥哥。”

    “不客氣。”

    林安瀾剛說完, 就感到自己的手又被捏了一下,他一抬頭, 程郁一臉的不滿,“我的呢?”

    林安瀾︰……

    “你不是有嗎?”

    程峰買的巧克力, 他們倆一人一盒, 這還需要他再給一次嗎?

    “我現在沒了。”程郁耍賴道。

    林安瀾︰……

    林安瀾只好又掏出了一塊, 遞給了他。

    “你不喂我啊。”程郁得寸進尺。

    “我怎麼不直接替你吃了呢?”林安瀾反問道。

    程郁笑眯眯“那也行啊,反正看你吃我也高興。”

    林安瀾︰……

    林安瀾無奈的剝開了巧克力的糖紙, 把巧克力喂到了他嘴邊,“吃吧。”

    郁蕪“咦”了一聲,嘲諷道,“羞羞, 這麼大了還要安安哥哥喂,你是小寶寶嗎?”

    程郁轉頭看她,“你羨慕。”

    郁蕪哼了一聲, “我有什麼可羨慕的,我才不羨慕呢!”

    她這麼說著, 卻轉手就把巧克力遞給自己的哥哥, 撒嬌道︰“哥哥喂我。”

    郁蘅哭笑不得,看了程郁一眼, “你就是這麼當哥哥的?”

    程郁仰著頭, 一臉得意。

    郁蘅看著他驕傲的和只小孔雀似的, 就差沒開屏了, 不自覺笑了起來,也沒再說什麼,安靜的給自己的妹妹喂巧克力。

    郁含雙和她哥哥看著他們鬧著,倒是心情都很愜意。

    “你最近身體怎麼樣?還好嗎?”郁家哥哥關心道。

    郁含雙之前知道程峰出軌那一陣情緒很不好,導致自己的身體也差了很多,不過好在那段時間並不長,病情發現的也早,所以後面慢慢又養了回來。

    她足夠有錢,家里也足夠有錢,只要身體沒差到不能挽回,那麼就都是可以挽救的。

    郁含雙後面也有些慶幸,還好自己當初沒有在那段情緒中耽誤太久,不然,現在怕是不好過了。

    她想到這兒,通過後視鏡看了後座的林安瀾一眼,林安瀾正在和程郁一起分著吃巧克力。

    他們倆從小到大都似乎很樂于分享自己手里的東西,不管是吃的還是穿的用的,只要一個人有,另一個人也就算是有了。

    郁含雙從來沒想到程郁會和一個人好成這樣,但是她又很慶幸程郁身邊有這樣的林安瀾。

    他對程郁的喜歡,一點都不比自己和這家里的任何一個人少。

    正是因為他喜歡程郁,所以他才會哭著為程郁爭取他的權益,把自己從那段悲傷的情緒中拉出來。

    這世上,能夠讓一個女人戰勝愛情的,排在第一的就是母親的責任。

    郁含雙覺得很神奇,明明林安瀾來家里也才六年,但是卻仿佛是一出生就屬于這個家,就是這個家里的一份子。

    明明最開始他被接回來的時候,程嘯和程峰對他的態度都很一般,談不上冷淡,但是也算不上熱情,可是現在,他們倆卻都很喜歡這個孩子。

    程嘯喜歡逗他,程峰把他當自己的小棉襖。

    也不知道他是怎麼辦到的,不過才幾年,他在這個家里就成了不可或缺的存在。

    她笑了笑,覺得這大概就是林安瀾的魅力吧,他確實是一個很令人喜歡的孩子。

    “還可以,一直在吃著藥,醫生說只要按時吃藥,好好養著,別太累就好了。”

    “那就好。”郁家哥哥放心道。

    幾個人很瀟灑的玩了半個月,這才不慌不忙的回了家。

    程峰去接了他們,不過郁含雙還是沒有搭理他,倒是林安瀾很貼心的給他帶了些紀念品回來。

    程峰看著他手里的禮物,又看了看兩手沉重卻沒有一件是給他帶的禮物的自己的親兒子,愈發覺得,還是這個小兒子靠譜,更像是他親生的。

    “你媽媽這段時間有想我嗎?”他晚上的時候專門找了自己的小棉襖過來,打听情報。

    林安瀾搖頭,“好像沒有。”

    “一點也沒想?”

    林安瀾點頭。

    程峰嘆了口氣,“你媽媽真絕情。”

    明明是你自己先出軌的吧!

    林安瀾覺得他戲太多了,“所以爸爸你繼續努力吧。”

    程峰點了點頭,把桌上的書遞給了他,“之前不是想要這本詩集嗎?爸爸給你找到了。”

    林安瀾驚喜,這本詩集並不出名,很小眾,也因此購買的人很少,早早就絕版了,他收了很久,卻連二手都沒有找到,沒想到卻被程峰找到了。

    “謝謝爸爸。”

    “不客氣。”程峰摸了摸他的腦袋,“喜歡看書是好事,你好好學習,等以後長大了,爸爸送你去國外讀書。”

    “好,謝謝爸爸。”

    “都說了不客氣了,一家人,這麼客氣做什麼。”

    林安瀾拿著書,滿意的出了門。

    程郁在門口不遠處等著他,見他春風滿面的出來,疑惑道,“怎麼這麼高興?”

    “額外收獲。”林安瀾揚了揚手里的詩集。

    程郁拿過去看了一眼,驚訝道︰“怎麼是這個?”

    “是不是很驚訝。”林安瀾也很驚訝,“我都沒想到他竟然會注意到我想要這本書,還專門給我找到了。”

    他記得他就是有一次去程峰的書房借書的時候額外提了一句,沒想到他竟然還記住了。

    林安瀾有些驚喜,決定今晚暫時不在心里鞭尸他了。

    程郁氣呼呼的,“這本沒收了。”

    “為什麼?”林安瀾不解,“我好不容易才有的。”

    “反正就是沒收了。”程郁說著,拿著書往自己的書房走。

    林安瀾一把拽住了他,“你還我。”

    “我不。”

    林安瀾一轉身走到了他面前,“為什麼?”

    程郁支支吾吾的,“你過幾天就知道了”

    “怎麼還得過幾天啊?”

    “反正就是得過幾天。”

    林安瀾︰……

    林安瀾默默鼓起了腮幫子。

    程郁自知理虧,也不敢戳他的腮幫子,默默低下了頭,“反正你也不差這麼幾天。”

    他說完,抬頭瞄了林安瀾一眼,“就幾天。”

    林安瀾,“幾天?”

    “一周?”

    “一周!”林安瀾震驚。

    程郁皺了皺眉,想說什麼卻又迅速挺直了腰桿,理直氣壯道︰“書重要還是我重要!”

    林安瀾氣得狠狠掐了他的臉一下,“你最好幾天後給我個合理的解釋,不然我到時候就要讓你知道到底是書重要還是你重要!”

    他說完,松了手,氣鼓鼓的往自己的臥室走去。

    程郁只得又追了上去,伸手拉住了他的手,好聲哄道,“別生氣嘛,肯定給你一個合理的解釋,我什麼時候欺負過你啊。”

    “你天天欺負我!”林安瀾氣道。

    “哪有,我天天對你好還來不及,怎麼會欺負你。”

    “哼!”

    “哎呀,這麼還哼呢,你又不是小豬。”

    “哼哼哼!”林安瀾故意沖他皺了皺鼻子哼了哼。

    程郁覺得他簡直可愛的不行,要不是手里還拿著書,他就該上手揉林安瀾的臉了,“真可愛,安安你是在賣萌嗎?”

    “你才賣萌呢!你全家都賣萌!”

    “我全家可不就有你嗎?”

    林安瀾︰……

    林安瀾氣得再次捏了他一把,“你,不準說話。”

    程郁乖乖的眨了眨眼,沒有再說話。

    正巧程嘯從樓上下來,看到他們這一幕,笑道,“喲,小郁你又惹安安生氣了,你就是被安安慣的,要我說安安你就別理他,讓他一個人鬧去。”

    程郁震驚的看著程嘯,“爺爺您可真是我親爺爺啊!這種話您都說得出來!太殘忍了吧!”

    程嘯“呵”了一聲,“可不是你親爺爺嗎?”

    林安瀾倏地一下笑了起來,默默道,“就是。”

    他轉身往回走去,只是手還沒松開,剛走了兩步就牽動了程郁,程郁也就沒再和自己殘忍的爺爺計較,繼續專心去哄他可愛的弟弟了。

    一周後,程郁收到了一個快遞,他沒有拆,遞給了林安瀾,“你拆吧。”

    “什麼呀?”林安瀾很好奇。

    “拆開不就知道了。”

    林安瀾聞言,拿了剪刀拆開了快遞盒,然後就看到了自己想要很久的那本詩集。

    林安瀾震驚的看向程郁。

    程郁嘆了口氣,“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有人願意出這本書,新的,塑封都沒拆,就是人不在家,得回家才能寄。結果卻被我爸給捷足先登了!氣死了!”

    程郁想到這里就很生氣,“他簡直太亂來了吧,有他什麼事,他送什麼送啊!這本來是我準備的給你初一開學的升學禮物,結果現在好了,都沒法當升學禮物了。”

    林安瀾看著他一副氣憤的樣子,心里暖洋洋的。

    “也可以當升學禮物啊,反正都是慶祝我上初中嘛。”

    他把詩集從盒子里拿了出來,“我很喜歡,謝謝哥哥。”

    “真的?”程郁問他,“你都有一本了。”

    “那我也更喜歡你送的。”

    “那你不準看他給你送的,得看我給你送的。”

    林安瀾點頭,“嗯。”

    “那你那天還生氣,”程郁看著他,三分委屈也被他說成了十分委屈,“我本來被他捷足先登了就已經很慘了,你還生氣,覺得我欺負你!”

    誰讓你當時不說理由呢?林安瀾心道,你不說理由,我哪知道你是也找到了這個。

    也就是程郁了,不然換成其他人拿了他想要很久的書還不給他,林安瀾覺得自己估計要當場和對方打起來,然後再也不理對方。

    “我不知道嘛,”他好聲道,“你也沒告訴我啊。”

    “那你現在知道了是不是該有些表示?”程郁一歪頭,“比如,補償我。”

    “怎麼補償?”林安瀾問他。

    程郁倒是也很好哄,就張開手笑眯眯的看著他,“抱我一下。”

    林安瀾瞬間笑了起來,毫不猶豫的伸手抱住了他。

    程郁也收攏住了手臂,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真乖。”

    “謝謝哥哥。”

    “不客氣。”程郁道,“你想要什麼,我都會給你的,所以你不要收其他人的,只收我的就好了。”

    “好。”林安瀾應道。

    他是真的很開心,程峰給他這本詩集的時候他也很開心,只是那是單純的為得到了這本詩集開心。

    而程郁給他這本詩集的時候,他更多的是為了這件事的主體程郁這個人開心。

    在所有的開心中,只要加上程郁這個定量,他的開心就會成倍增長,因為,他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最喜歡的人了。

    對于林安瀾而言,他喜歡的人很多,福利院的老師,小喬姐姐,媽媽爺爺,郁蘅郁蕪還有其他他的小伙伴,可是他最喜歡的還是程郁,和他一起長大,一直陪著他,也一直關心他的程郁。

    他們互相依靠,成長在這個家里,他們理所當然的成為了對方心里最重要的存在。

    就這樣,帶著程郁的祝福,林安瀾終于來到了初中時代。

    初中的時間很快,一眨眼,三年就過去了,林安瀾和程郁一起中考完,然後升入了全市最好的高中。

    上了高中是可以住宿的,事實上初中也可以,只是郁含雙不放心他們,所以一直沒讓他們住宿。

    這會兒好不容易到了高中,程郁躍躍欲試的提出了住宿,只是他一打听,宿舍都是四人間,程郁當場就放棄了,毫不猶豫的表示去他的住宿,回家不好嗎?

    “你、安安再加上我和周南,不是正好四個,挺合適的啊。”徐笙游說他道。

    程郁一臉不屑,“為什麼我和安安要和你們住?想得美。”

    徐笙無語,轉頭看向林安瀾,“安安你覺得呢?”

    林安瀾對這個沒什麼所謂,“看小花吧,我都行。”

    “小花???”徐笙頭頂有很多的問號。

    他疑惑的看向程郁,“你?小花?”

    “不行嗎?”程郁一點都不害臊,“我的昵稱。”

    徐笙鄙視道,“你又不是小女生,叫什麼小花,還小花??!”

    程郁拿起書就拍了他的狗頭一下,“你懂什麼,花是郁金香的意思,我單名一個郁字,這不是很正常嗎?!”

    “一點都不正常。”徐笙抱頭反駁。

    “所以你對我起的昵稱有什麼意見?”林安瀾問他。

    程郁拿書又拍了徐笙的腦袋一下,“放心,他不敢有意見。”

    林安瀾,“是嗎?我覺得他很有意見。”

    “你有嗎?”程郁問他。

    徐笙︰……

    徐笙不敢有意見!

    徐笙默默搖了搖頭,“我沒有,我覺得特別好听!”

    程郁一攤手,“怎麼樣?我說的吧。”

    林安瀾微笑︰“那就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