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寶石商人和鑽石小姐

正文 第48章 第 48 章

    “我們進去說吧。”聞謹言低著頭, 拍掉她衣服上的雪花,動作溫柔,像是雪地里的一根火柴, 點燃的瞬間, 能看到生火的壁爐,溫暖將人包圍, 驅使著讓人一點一點放下心房。

    陸喬薇哦了一聲, 轉過身,只是在聞謹言直起腰微笑的時候, 又往後面跑了一大截,道︰“別想勾引我, 這事謎底太多了, 我總覺得不對勁!你別想著敷衍過,你家里的寶石哪兒去了?”

    剛剛跟戚一歡通過電話,很顯然寶石不在戚一歡那里, 陸喬薇深深地看著聞謹言,“不會丟了吧?”

    聞謹言沒說話。

    “不是, 那麼多珠寶都丟了啊, 我又不會罵你, 你丟了就說啊, 報警了沒有啊。”陸喬薇急的咳嗽了幾聲,可把她氣壞了, 看到聞謹言那樣兒,又不敢說重話, “什麼時候的事兒啊?”

    “沒有丟, 我轉到公司的珠寶庫了。”聞謹言把她的圍巾往上拉, “你別擔心。”

    “那就好那就好。”陸喬薇摸摸胸口, 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這次她听到聞謹言吸氣的聲音,偏頭看向聞謹言,“不對啊,你提前把珠寶轉走了,然後你房子塌了,這麼巧的嗎?”

    聞謹言嘴唇動了動,垂眸看她,那樣子明顯是有心虛作祟的成分,所以才不敢看她。

    陸喬薇抬頭,去瞅她的眼楮,那對異色瞳都暗了下來,聞謹言說︰“我房子沒有塌啊,就是在裝修。”

    “真裝修啊!”陸喬薇感覺自己被騙了,又覺得不對,聞謹言一開始就說過,房子只是裝修,但是她以為是塌的,“不是,誰家裝修跟你家那樣,砸牆又掘地三尺的。”

    聞謹言說︰“大家家里裝修都這樣。”

    陸喬薇︰“……”

    好氣,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聞謹言道︰“對不起,我不應該騙你。”

    聲音低低的,一副歉意到不知道該怎麼說的樣子。

    你說聞謹言這人單純吧,確實,她追個人單純的要死,就知道遞情書,你說她有心眼吧,的確,她能把房子砸了。

    陸喬薇又氣又悶,簡直就是恨鐵不成鋼,道︰“進來啊,你還在外面站著干嘛?”

    “我還能住在你家里嗎?”

    “你想在門外站一夜嗎?”

    陸喬薇帶著她上樓,開門的時候看她還站在門口,又折回來,她把門打開,那樣子,明顯就是只給她開一次門,聞謹言迅速進到了她的屋子里。

    屋里沒開暖氣,有些冷,倒是比在外面冰天雪地的好太多了,陸喬薇按了開關,愣著臉坐在沙發上,聞謹言也跟她坐一塊看。

    幾分鐘後,陸喬薇放了一個電影,一個很有年代感的港片,叫《左眼看到鬼》,看著有鬼的名字,其實一點也不恐怖,還是一部催淚片。

    講的是女主跟自己的老公認識七天,閃婚,然後老公意外死了,女主繼承了遺產,但是她沒什麼才智,做什麼都不順,自己也很廢,干啥啥不成,就開車去自殺,遇到了一個熱心鬼非要幫她還魂。

    因為車禍,女主眼楮受損,能見到鬼,她跟熱心鬼朝夕相處,然後發現這個熱心鬼其實是暗戀她的小學同學,兩人處的有打有鬧,看的還挺搞笑。

    陸喬薇很努力的憋著笑,免得崩了情緒,好在劇情也發生了反轉,開始催淚了,女主在熱心鬼離開要投胎的時候,跟他坦白,說是想自己的老公。

    熱心鬼讓她站在海邊,讓她對著大海喊反話,女主就喊老公我不想你,你不用回來了,但是回來的只有他老公的一條狗,熱心鬼就站在狗旁邊看著她。

    熱心鬼投胎的時候,對女主說了一句話,也不知道女主看明白了嗎,倒是陸喬薇看的要流淚。

    實在太不好意思了,她憋紅了眼楮,往房間走,到門口喊聞謹言,“睡覺啊,我膽子小,怕鬼,你今天跟我一塊睡。”

    “好。”

    夜里兩人躺在床上,陸喬薇想著劇情偷偷抽泣,聞謹言側身看她,“別哭了,都是演的。”

    陸喬薇說︰“你不懂,你都沒看明白。”說著開始跟她分析劇情,“其實那個熱心鬼就是她老公變的,熱心鬼只是想讓她能遇到更好的人,活著能接受別人愛上別人,他才變成別人的樣子,在女主身邊給她溫暖,而且……”

    “嗯?”聞謹言一副沒听懂的樣子。

    “而且,她老公讓她喊反話,只是想讓自己放下她,親耳听到她說不想自己,叫自己別回來。愛她的不是什麼小學同學,也不是什麼熱心鬼。”

    陸喬薇抽著鼻子,眼淚掉了兩滴,本來想擦掉,想著這麼黑應該不會被看到,繼續說︰“女主自殺不是因為過不去,而是因為太想她老公,撐不住了。也許,女主也感覺到了熱心鬼是她老公,只是笨了點,不敢確信,害怕清醒老公就不見了。”

    聞謹言很疑惑地問她,“那熱心鬼是她老公的話,他過奈何橋的時候,跟她說的話是什麼?”

    “老婆我愛你啊,笨蛋。”

    聞謹言認真地嗯了一聲。

    ……

    周日,陸喬薇幫著聞謹言收拾東西,去的時候她的房子“塌”的更狠了,現在應該用拆更合適一點。

    二樓情況的確沒那麼慘,但是一樓那個樣子,她是真不放心讓人住進去,聞謹言就跟在她後面,說︰“你在這兒等著我,我去收拾衣服。”

    陸喬薇在一樓坐了一會,想著她衣服應該很多,又跟在後面,看看衣帽間里沒剩幾件衣服,她哼哼兩聲,沒說話,幫忙收拾東西。

    衣服挺多的,各個季節的禮服,平時的私服,還有各色的西裝,一兩個箱子還收不完,疊起來的時候,陸喬薇都怕給她弄出折痕,毀了她的衣服。

    聞謹言收了兩三件私服加西裝,就打算完了。

    “剩下的這些衣服怎麼辦,到時候把你二樓拆了,衣服都放在哪兒?”陸喬薇問道。

    聞謹言說︰“到時候秘書來收,先帶這幾件衣服過去,其他的帶過去也沒地方放。”怕她擔心,又加了一句,“禮服什麼的,每次活動都有新款。”

    “哦……”真是咸吃蘿卜淡操心。

    陸喬薇幫著把箱子搬下去,繼續生悶氣,保持沉默。

    準備走的時候,聞謹言又搬了一個大箱子下來,陸喬薇瞅了一眼,只覺得眼熟,有點好奇的想問她,想想自己還在生氣,就抿著唇作罷了。

    聞謹言關上後備箱,過來開車,道︰“把東西送過去,帶你去打針。”

    “已經退燒了不用去,外面也太冷了,我們在家里收拾東西。”陸喬薇看向窗外,過了一會又低著頭上淘寶搜東西。

    出租房她一個人住挺寬敞,兩個人住就顯得擁擠了,聞謹言的衣很貴,小衣櫃不夠掛兩件,大冬天的也不夠穿,她在淘寶上買了大的組裝衣櫃。

    到地方陸喬薇幫忙搬箱子,進電梯的時候箱子晃了一下,里面的東西撞的只響,她皺著眉問︰“你不會把你家里的鍋碗瓢盆裝過來了吧?”

    “沒有。”聞謹言看了看她抱在懷里的東西,道︰“不過的確是吃飯的東西。”

    陸喬薇低頭看了看,想著是電腦什麼的,抱東西的動作更謹慎了一些,進了屋子,沒敢放在地上就放在沙發上。

    然後把她的東西收到隔壁的房間,讓她住在這間,看聞瑾言在發呆扭頭看她,“你怎麼了?”

    “沒什麼。”聞謹言說,“就是想打戚一歡一頓。”

    “為什麼?”

    還能為什麼,差一點,臨門一腳被趕走,現在還只能住隔壁間,聞謹言笑了一下,道︰“因為我看她不爽。”

    兩人收拾東西收拾了一天還沒收拾完,聞謹言還是去她屋里睡覺,但是很安分,陸喬薇盡管生氣也沒表現出來,上班的時候坐聞謹言的車上班。

    聞謹言提醒她吃藥,又給她塞了一個小包,陸喬薇到公司才看,里面除了她吃的藥,還有幾包奶粉。

    陸喬薇嘴饞喜歡吃小零食,感冒了就吃不了了,有牛奶喝可以解饞。

    兩個部門的茶水間是共用的,陸喬薇去倒熱水的時候,踫到丁悅妍在倒熱水,丁悅妍給她讓路,笑著說︰“薇薇姐,你先倒吧,我後面倒。”

    陸喬薇說了句沒事,又道︰“听于總監說你生病了,身體怎麼樣?”

    “還好,就是一點小感冒。”丁悅妍咳嗽了兩聲,關心道︰“薇薇姐,你也要注意身體啊。這天氣簡直凍死人。前天聖誕節有沒有誰來約你啊?”

    她又笑著打趣地說︰“于總監有沒有約你出去啊,我看于總監挺想約你出去的。”

    陸喬薇吸了吸氣,道︰“聖誕節沒怎麼出去玩,有事。”

    丁悅妍一臉斥責的表情,“姐你不能熬夜了,你看你黑眼圈都熬出來了,再天生麗質,這個年紀熬久了,皮膚也會變差的。”

    她正說著,莊如芮在後面插了一句,道︰“薇薇你不是感冒了嗎,你這麼勇的嗎,不好好休息,還在家里盡職盡責,你不要命了嗎?”

    “怎麼可能。”陸喬薇笑著說︰“我這幾天沒有工作,上一醫院打了三天針,一坐就是一整天。真要說玩兒,那就是在醫院玩兒。”

    丁悅妍的動作停了下來,問道︰“你去醫院了啊?”

    陸喬薇不緊不慢拿咖啡豆的罐子,想到早上那幾句叮囑,把咖啡豆換成了奶粉,她拿勺子攪了攪,再看向丁悅妍,“對啊,就擱一樓坐著,冷風一直吹,人多還吵。”

    “哦……”

    “怎麼了,你臉色這麼差,身體還是不舒服嗎?”陸喬薇看著櫃台慢悠悠地說著,“小年輕情緒不能太急躁,要穩,不然容易得病。”

    “沒事,沒事。”丁悅妍握著杯子的手緊了緊,“要是沒什麼事,薇薇姐,我先走了。”

    “你們部門不是還沒上班嗎,再聊一會。”陸喬薇笑著留她,道︰“還沒說說你呢,你們這些小年輕都是怎麼過聖誕節的,有沒有和男朋友一起出去玩兒,都是去什麼地方浪漫啊。”

    陸喬薇繼續喝牛奶,很醇厚的味道,又悠悠地道︰“這個月底你是不是要轉正了,到時候我幫你寫寫評語,你平時表現我還是清楚的。”

    丁悅妍身體往前踉蹌了一下,陸喬薇仰著頭繼續喝奶,味道還不錯,于是她又泡了一杯奶,打算待會再喝一杯。

    等回到辦公室的時候,陸喬薇哼了哼歌,因為嗓子啞了,唱得有點變調,她扔了一包糖果給莊如芮。

    莊如芮疑惑地看著她,“你要結婚了嗎,突然這麼熱情的給我糖果。”拆開一看,她驚訝,“費列羅,你真的要結婚了嗎?”

    “別胡說,我要是結婚送你orcena!”陸喬薇道,“開玩笑的,感謝你的。要不是你,我還被蒙在鼓里發現不了。”

    莊如芮更懵,“你發現什麼了?”她拆開了一個糖果,隔壁的同事來搶,她只分了一顆,走到陸喬薇身邊,壓低聲音道︰“難道,難道你終于發現聞總對你有所圖謀,一直在饞你的身子?”

    陸喬薇正喝著牛奶呢,牛奶差點從鼻子里嗆出來,道︰“胡說八道什麼,我是說丁悅妍。”

    “丁悅妍怎麼了?”莊如芮好奇地看著她。

    “你不記得了?上次你不是跟我說她把我買的小吃扔垃圾桶了嗎?”陸喬薇疑惑地回視,見她沒印象,就沒往下說,只是笑了笑。

    莊如芮完全不記得了,道︰“那姑娘得罪你了?其實,我也不太喜歡她,像個舔狗,舔的還不真誠。”

    “去忙了。”陸喬薇端著杯子離開。

    中午陸喬薇跟曲青竹一塊去餐廳吃飯,曲青竹很疑惑,“你今天怎麼想著來餐廳吃飯了,聞總沒約你?”說著她盯著陸喬薇看,發現陸喬薇胖了一點。

    “別多想,我就是為了刷個臉。”陸喬薇拿著餐盤,跟曲青竹一塊坐下,然後把在醫院的事跟曲青竹說了。

    曲青竹一臉驚訝,道︰“你的意思是丁悅妍懷孕了?她才剛畢業吧,二十剛出頭就敢懷孕?公司可不會收懷孕的實習生。”

    陸喬薇嗯了一聲,“你記不記得我跟你說過,駱一言出軌的時候一直叫小三‘言言’,我就是通過‘言言’定位到聞謹言,認為她是小三的。”

    曲青竹睜大了眸子,點頭道︰“所以當時駱一言喊的是‘妍妍’不是‘言言’,如果是這樣的話,臥槽,這女的也太能裝了,還裝到你面前了,她這臉不是一般厚啊。她想干嘛?”

    “她不止是裝,她還跟我演呢。前段時間一口一個薇薇姐,知道我喜歡听好話,還天天講彩虹屁給我听。”陸喬薇冷冷地說,“講真的,一開始我就知道她懷孕了,我只是沒打算揭穿她。”

    “你一早就知道了?”曲青竹略驚。

    陸喬薇說︰“之前我們部門不是有個懷孕的設計師嘛,懷孕的癥狀我都知道。丁悅妍跟我待一個辦公室,她表現那麼明顯,天天吐,比我還能睡,我肯定看的出來啊。”

    “我是看她干事手腳麻利,工作方面沒差,加上我又不是人事和財務那邊的就當不知道,到時候給她送回財務部,怎麼樣是她的造化,沒想到這貨不要臉啊。”

    曲青竹一臉驚訝地看著她,那眼楮充滿了不可置信,陸喬薇皺了皺眉,看向曲青竹,“我懷疑你在羞辱我。”

    “沒有沒有。”曲青竹哄了她兩句,心說這不是你跟聞謹言待久了,我天天看你傻愣愣的,情商低到了谷底,一時間忘記了你還有智商這事嘛。

    但是陸喬薇能發現丁悅妍的異常,是真的很敏銳了,丁悅妍不止跟陸喬薇朝夕相對,隔壁財務部那麼多人,也沒听誰八卦過,鬧出動靜來。

    丁悅妍這貨有點東西,這會還坐在同事旁邊跟同事有說有笑的,看到她們還會回笑過來,都不帶一點怕的。

    這麼想丁悅妍調到這邊來,目的就不單純。

    陸喬薇道︰“這兩天我想過,她估計也是為了避開財務部眼楮,她同期實習生好幾個,競爭壓力不小。她來我這邊,大家都不太熟,鋌而走險。”

    “這女的有點心機啊。”曲青竹皺眉,“居然都敢跑到你身邊來,做小三沒點數嗎?”

    “她要是有數會做小三?像她這種小三被哄兩句,腦子都比天高。”陸喬薇說,“她敢來我就讓她有來無回。”

    曲青竹為她抱不平,丁悅妍調過來那個月,幫陸喬薇處理了不少文件,還和她客戶接觸過,指不定留了後手,細思甚恐……

    曲青竹皺眉道︰“那上次駱一言找到你辦公室十有是她干的,難怪這貨突然又調了回去,是怕你報復她。”

    “我要那是報復她嗎,就駱一言那樣兒值得我為了他去報復嗎,我這是收拾她。真以為我上次就是放狠話嗎,沒那個道理。我說搞死她就搞死她,不帶一點開玩笑的。”陸喬薇語氣很是嚇人。

    曲青竹道︰“人事那邊我還有點關系,只要說她懷孕了,人事肯定找個理由不給她轉正開了她……”

    “不用。”陸喬薇打斷她,“這不是還有幾天嗎。”

    “那……”曲青竹看看手中的餐盤,“你要把盤子扣她頭上,這也不是不行,就是……”

    “不不不,這麼多人在,隨便拍個小視頻我不涼了,前段時間我還上熱搜,我人設不能崩,我可是個有粉絲的設計師。”陸喬薇淡定地說。

    曲青竹突然摸不清陸喬薇的想法了,以前陸喬薇可是沖動的性格,誰要是惹到了她,她就是打你沒商量,上去干就完事了,現在居然這麼理智。

    陸喬薇夾了塊豆腐放在嘴里,“我嚇死她,直接找她攤牌,搞她多沒意思啊,我就讓她心驚膽顫的,每天都揪心會不會被發現會不會被開除。”

    “她敢在我面前玩把戲,那就做好被我玩死的準備。我嚇不死她!”

    陸喬薇起身,拿著餐盤去清理,空出一只手給人事經理打電話,“陳經理你看看什麼時候有時間,安排給我們設計部的實習生轉正,我這邊就等著她們幫我分擔工作量,你要是覺得麻煩,我讓她們自己去做體檢。”

    說完對後面的丁悅妍笑,笑完直接走。丁悅妍什麼表情她懶得去看,後面才是重頭戲。

    晚上下班,陸喬薇神清氣爽,聞謹言來接她,她開開心心的,聞瑾言看她一眼,陸喬薇想起來自己還在生氣,趕緊把表情收了回去。

    一路沒說話,直到到樓下,兩人一前一後的回家。聞謹言追到她身後,問道︰“你還生氣嗎?”

    “你覺得呢?”不提還好,一提就來氣,追就追唄,干嘛搞那麼可怕,還把房子砸了,她一個普通人哪里消耗得起。

    陸喬薇轉身看著她,認真地道︰“你要追不能好好追嗎,干嘛搞那麼多套路?我不喜歡這樣。”

    她之前是挺嫌棄聞謹言情商低,不太會追人,那知聞瑾言就表現了一下,直接砸了一套房。

    現在想想,還是那個純情的樣子好。

    笨是笨了點,至少真誠,是吧。

    怕傷害到聞謹言的自尊心,她盡量說的委婉點,道︰“我知道像你們這種聰明人,智商很高,情商有時候很低,但是這不是你的錯,因為……”

    還不等她說完,聞謹言溫聲說了一聲謝謝。

    陸喬薇嗆了一下,嚴肅地說︰“以後能不能做最真的自己?”

    “能。”

    陸喬薇又說︰“能不能少點套路。”在聞謹言點頭前,她伸出小手指,“你的套路就是這個,沒那個情商就不要嘗試,在我面前笨點沒什麼,曉得嗎?”

    “曉得了。”

    陸喬薇心里有點得意的,別人還說她情商低,可算讓她逮到了一個情商比她還低的,她掏出新換的鑰匙遞給她,“喏,給你的,你之後下班自己回來,這麼冷的天,不用等我。”

    聞謹言點頭,小小的一把鑰匙,放在她手心有點涼,她手心收緊,看著陸喬薇笑了一下。

    陸喬薇覺得怪怪的,上次她偷偷看姬片,被大家逮個正著後,她立馬換了一把防盜鎖。

    “收好了,只給你一把。”陸喬薇說。

    聞謹言嗯了一聲,突然問道︰“你感冒好點了嗎?”

    “好了。”陸喬薇燒早退了,又被聞謹言用牛奶補著,現在都好全了,陸喬薇說︰“我現在猛到能撕裂一頭牛。”

    說著對聞謹言做了個動作,警告的意思不言而喻,她哼哼兩聲,掏出另一把鑰匙準備開門,突然感覺聞謹言離她越來越近,扭過頭還沒看清聞謹言,腰直接被聞謹言的雙手環住了。

    “你干嘛?”陸喬薇嚇了一跳,沒掙脫開反倒被聞謹言抱得更緊了,聞謹言低著頭,呼吸落在她的側臉上,溫熱的,刮弄她皮膚的時候,帶著明顯的癢意。

    聞謹言說︰“我在做最真的自己啊。”

    “不是,我讓你做真的自己,沒讓你抱我!”陸喬薇繼續掙扎,“你笨就算了,居然還動用武力,放開。”

    “可是真的我就想抱你。”聞謹言雙手收緊,身上的涼氣幾乎在一瞬間,變成了熾熱的火。

    陸喬薇伸手去掰開聞謹言的手,聞謹言直接連她的手一起抱住,陸喬薇立馬警惕起來,道︰“你、你干嘛!你要是敢對我做什麼,我現在就把你趕出去信不信!”

    聞謹言輕聲笑了一下,在她側臉上親著,行為極其囂張,“我有你的鑰匙了,你趕不走我了,你不是想知道,真正的我是什麼樣兒的嗎?”

    “我表現給你看好不好?”

    陸喬薇剛懟了她兩句,感覺把身後的人直接激怒了,立馬後悔了,腦子有一個詞只往外崩。

    引狼入室!引狼入室!

    “我每天都好想好想你。”聞謹言咬著她的耳朵,“擁抱你,親吻你,把你欺負的哭。”

    “真的忍了好久好久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