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公主與影後

正文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解鈴還須系鈴人。最終,沈郁休還是找了個時間約卓毅見面。

    “卓毅,咱們也別兜圈子了,我就想听一句實話。”沈郁休單刀直入,“為什麼你要一直盯著劇組的工作人員?你知不知道你的行為給大家帶來多大的困擾?”

    那一刻,卓毅臉上閃過了一絲困惑,像極了那個表情包[猛男好奇]jg

    沈郁休“……你不會沒有听過劇組里的那個流言吧?”

    “什麼流言?”

    “……”

    果然是沒听過。

    想想也是,卓毅是個冷性子,每天硬邦邦地往片場里一站,誰見了都繞道走,會有誰閑來無事和他聊八卦?

    沈郁休簡單說了一下劇組里的鬼魂傳言,重點強調,那所謂的“盯人的鬼魂”,其實是卓毅搞出來的誤會。

    听完事情的來龍去脈,卓毅一時無語。

    沈郁休追問“理由呢?”

    卓毅掀了掀眼皮,語氣毫無起伏地回答“就是隨便看看。”

    “隨便看看?你可不像是隨便看看,”沈郁休說,“你看起來像是來探工作機密的臥底。”

    哪想到,卓毅居然提了提嘴角,用一種自嘲的語氣說“導演你還真說對了。我確實是在探工作機密,想看看誰比較好下手。”

    “???”

    卓毅的表情一整,嚴肅而認真“沈導,我不想一輩子當保鏢當助理,我想轉業內。可是我一點專業功底都沒有,這是我跟的第一個劇組,我想知道向什麼方向發展更適合我,所以才會一直盯著劇組的工作人員,想從他們身上取取經。”

    這是沈郁休認識卓毅以來,第一次听到他一口氣說這麼多話,以往兩人對話,向來是能精簡就精簡,仿佛是比誰說得少一樣。

    這個答案讓沈郁休有些詫異,但他也贊同卓毅的想法,保鏢和助理都不是長久的工作,轉到劇組內掌握一門技術,才是可以立足的根本。

    沈郁休“那你關注了這麼久,有想清楚自己要學什麼嗎?我記得你是退伍軍人?有沒有考慮進武行,對于你來說這算是最好入門的一項,沒有門檻,賺得也多,以後做久了有經驗了,可以再往武術指導的方向發展,到時候帶幾個徒弟,就可以自己當班主接活兒了。”

    哪想卓毅卻打斷他“做武行,可以考大學嗎?”

    “……什麼?”

    “我想讀大學,”卓毅的語氣中帶著不容忽視的信念,“我要考電影學院。”

    望著面前這個高大男人剛毅的眼神,在那一瞬間,沈郁休明白了一切。

    程杏飛想要就讀電影學院,所以卓毅也要去考大學。

    程杏飛要當演員,所以卓毅也要進入這個光怪陸離的圈子。

    這個男人沒有任何業內經驗,他就像神話里那個痴心不改的夸父,在不停的去追逐那個高懸在天的太陽,他又像在水邊撈月的猴子,明知眼前只是幻影,卻依舊想抱月亮入懷。

    他在一點一點縮短他和她的距離,即使他藏在心中的夢想和痴人說夢沒什麼兩樣。

    但是誰說夢想不能成真呢?

    至少現在,沈郁休在他眼里看到了他的執著。

    正是這份“同病相憐”的執著,讓沈郁休決定幫他。

    沈郁休低頭思考了一會兒,問“你對攝影感興趣嗎?”

    “你是說攝影師?”

    沈郁休點頭“電影學院的幾大院系,表演、戲文、攝影、動畫……你的外形雖然不錯,但你現在沒時間去補表演基礎了,能考這個專業的人至少要有三年以上的基礎;戲文就是編劇系;動畫專業需要美術功底;相對來說,攝影系是最貼近你需求的一個,而且你一定想用攝影機追逐繆斯女神的身影吧?”

    “……嗯。”卓毅盤算了一下,發現確實攝影系最適合他,一想到將來有機會用鏡頭記錄下程杏飛的一顰一笑、通過取景框膜拜她的一舉一動,他便感到內心激蕩。“但是我根本沒摸過攝影機,我直到進了劇組之後才听說斯坦尼康這種東西。”

    “就我所知,電影學院每年春季學期會有‘攝影進修班’,我會幫你寫信為你要到一個名額。”沈郁休已經替他計算好了,“那個班只有一個學期,只能幫你補一下攝影基礎。你要是想考電影學院,文化課必須抓緊,電影學院分數線不低。”

    听到文化課三個字時,卓毅頓覺頭大。

    他高中畢業就當了兵,因為體格強體能好,被調進了特種兵團,槍林彈雨間執行過很多次不可說的任務。若不是戰場負傷差點傷到大腦和眼楮,他也不會在體能最好的時候退役離開。

    他當了這麼多年的兵,文化課早就放下了,現在要撿起來突擊……

    對了,他記得電影學院的攝影系有大專課程,考不上本科他可以先考專科,到時候再拼一把專升本……總之,路是人走出來的,只要有目標,即使他這一路上花費再多時間,也不算什麼。

    卓毅把目光投向沈郁休,主動向他伸出手,真心實意地說出兩個字“謝謝。”

    沈郁休審視著他伸出的手,半晌,這位藍眸的青年也鄭重地遞出了自己的手掌“不用謝,幫助你也是在幫助我自己。”

    若是卓毅追到了程杏飛,以後程杏飛一定沒那個閑時間戴著那條圍巾到自己面前炫耀了吧?

    ……

    解決了一大難題,劇組的氣氛重新變得文明民主富強和諧起來。

    時間過得很快,一切都有條不紊的向前奔跑著。

    vose大賽已經進入了第二輪復賽,花昭的作品順利通過了五百進五十、五十進二十五,等到最後一輪投票結束後,前十名就要正式角逐唯一一個金獎之位了。

    花昭深知,她能順利走到這一步,沈郁休的功勞不可小窺,要不是他幫忙搞定了那些水票,小公主現在還不一定被誰擠下去了呢。

    為了感謝沈郁休,花昭每隔幾天都要給沈郁休寄一套游戲服裝,極盡討好之能事。

    沈郁休許久沒上游戲,這天一上線,就被叮叮  砸來的消息提醒驚到了。

    打開收件箱一看,全是《您的好友花花猛男贈送了您一件……》的系統提醒,他往下猛拉進度條,哪想到系統提醒多到他看不過來,一眼望去,他差點被那些消息淹沒了。

    沈郁休哭笑不得。

    他又不常上游戲,花昭送他再多的服裝,又有什麼用呢。

    沈郁休給花昭打電話,想要制止她壕無人性的送禮行為。

    沈郁休“公主殿下,難道你的錢都是大風刮來的嗎?”

    花昭無辜中透著一股理直氣壯“當然不是啊!我的錢都是杏飛給的呀!”

    “……”沈郁休又好氣又好笑,這叫什麼“慈母多敗兒”嗎?

    轉念一想,家里有這麼一個金枝玉葉的小公主在,別說程杏飛願意一擲千金討公主一笑了,就算是他,也願意讓她當條無憂無慮的小咸魚呀。

    沈郁休換了種說法,徐徐善誘“你的錢是程杏飛給的沒錯,但程杏飛的錢又是誰給的呢?”

    “呃,”花昭掰著手指頭算,“代言廣告費,綜藝通告費,工作室分紅,還有……”

    “還有拍戲的勞務費。”沈郁休替她說,“那她現在在拍誰的戲,從誰的手里拿工資?”

    花昭老老實實地回答“她在拍你的戲,從你手里拿工資。”

    “這不就對了?”沈郁休輕而易舉地把小公主騙進了坑里,“你想感謝我,卻拿著我的錢給我買東西,這是不是有問題?”

    “……”花昭被繞暈了。

    她大腦打結,一時間居然覺得沈郁休說的很有道理。

    她囁嚅道“我就是想好好謝謝你。”

    “謝我有很多種方法,不用給我花錢買東西。”

    “還有什麼方法?”

    沈郁休在電話這邊露出一個勝券在握的笑容,聲音中卻沒有透出任何一點端倪“這個嘛……最近橫市降溫了,感覺脖子有點空,要是有條圍巾什麼的就再好不過了。”

    話說到這份上,花昭再不懂就怪了。

    她前不久剛給杏飛織了一條圍巾,今天沈郁休就說也要一條圍巾,這未免也太巧了吧。

    花昭狐疑地眯起眼楮“……沈郁休,我怎麼覺得你在故意坑我?你繞了這麼大一個圈子,就為了一條圍巾?”

    “不是‘一條圍巾’。”沈郁休說,“是‘你親手織的一條圍巾’。”

    “……”

    “所以,”男人帶笑的聲音從听筒里傳來,仿佛真的在她耳邊耳語,“公主殿下能不能滿足本將這個願望呢?”

    怪哉,怪哉。

    花昭摸了摸自己的臉,不知為何覺得臉頰燙燙的。

    難道是屋里的暖氣太熱了嗎?

    ……

    花昭學織圍巾,完全是心血來潮的產物。之前她在家里刷短視頻軟件,剛好看到一個推送,教大家從零開始學織圍巾。

    點贊率特別高,評論里反響也特別好。花昭一時心動,就從網上買了毛衣針和毛線,磕磕絆絆跟著視頻學。

    結果花昭發現,她能舞得了槍、弄得了棒,使得了刀叉劍戟,卻根本搞不定兩根小小的毛衣針。

    視頻博主輕輕松松一勾一挑,毛線便漂亮的挽了個結,上針下針鏤空針,簡簡單單就織完了一排。

    到了她這里,事情卻向著糟糕的方向發展。

    她的眼楮我學會了!

    她的手不,你沒有!

    最後她織了半天,只織出來一整片說不上是什麼玩意的玩意。

    不過,好歹是織出來了。

    花昭興高采烈的把那條“圍巾”寄給了程杏飛,杏飛在劇組里天天披著這條圍巾,若有人問起,就很自豪的說是妹妹送給她的。

    只是沒想到,那條怪模怪樣的圍巾,居然被沈郁休看上了……

    花昭抱著三團毛線和兩根棒針呆呆地坐在沙發上,織一段,不滿意,拆一段;又織一段,又不滿意,又拆一段……就這樣反復幾次,毛線都被糟蹋了。

    真是奇怪,她之前為程杏飛織圍巾時信心滿滿,她堅定的相信,不管她織的多爛,杏飛一定會喜歡的!可現在,她給沈郁休織圍巾,卻束手束腳,擔心自己織的不夠好,不夠完美。

    這兩者的差別,小公主不願深想,也不敢去深想。

    反正……反正就織吧,說不定等圍巾織完了,她心里就有答案了。

    ……

    遠在橫市的程杏飛並不知道最近花昭在忙什麼,《找到你》的拍攝已到尾聲,與此同時,她擔任導師的《演員起跑線》也要進行最後一期決賽的錄制了。

    她當初簽下《演員起跑線》的合約時,並沒有預料到下半年會加入沈郁休的劇組。為了配合她的時間,劇組統籌在做通告表時,每周都給她排出一天空閑,讓她可以做“空中飛人”跑回去錄制《演員起跑線》。

    她總是趕一天最早的飛機飛到華城,再坐當天最晚的一趟航班回到橫市。兩邊同時錄制,對程杏飛的壓力不可謂不大,也幸虧她年輕、抗壓能力強,在這樣連軸轉的工作強度下居然沒生過一次病。

    當然,卓毅的體貼照顧功不可沒。

    轉眼,《演員起跑線》要錄制最後一期了,這一期是決勝賽,所有參加綜藝的選手經過層層篩選,最終會選出前三名,第一名會簽下一份量身定做的主角劇本合約,第二三名也會在名導作品中出演重要角色。

    對于這些還沒出大學校門的小朋友來說,此舉能讓他們未出校、先出道,是所有人爭破頭都必須要搶到的機會。

    最後一期《演員起跑線》的錄制至關重要,節目組向圈內不少導演提前發出了邀請,沈郁休曾經參與過前兩期的錄制,自然也在邀請之列。

    他本不想去的之前為了姜院長孫子的百日宴,他就和程杏飛同時離組過兩天,現在要再一同離組的話,劇組的進度肯定要大受影響。

    但宣傳主任卻極力建議他去,畢竟電影拍攝快要結束,之前拍攝進度抓的很緊,後期稍微松弛一點也沒關系;再說,《演員起跑線》的收視率很不錯,沈郁休和程杏飛一起上節目,也能給他們電影做個正向宣傳。

    最終,沈郁休同意了這個邀約。

    安排好劇組里的事情後,沈郁休和程杏飛一起飛向華城。因為要做宣傳,所以他們這次沒再走通道,而是走了接機大廳。

    提前得到消息的粉絲們聚集在這里,還有專業代拍扛著長槍短炮迎接他們。

    兩人剛一出現,就引發了一陣山呼海嘯。程杏飛還對幾個月前的事故有心理陰影,卓毅寸步不離的跟著她,他一臉煞氣,關鍵時刻替她推開了不少懟臉的大鏡頭。

    有專門拿錢辦事的代拍被他擋了財路,氣到破口大罵“耤A你丫只是一個保鏢,狂t什麼狂!”一邊罵著,一邊“不小心”把笨重的鏡頭落在卓毅身上。

    好幾斤重的大鏡頭重重砸在了卓毅的肩頭,卓毅卻連眉毛都沒動一下,仿佛在自己面前跳腳的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跳蚤。

    他自上而下瞥了那代拍一眼,冷冷警告“你應該慶幸,我現在‘只是’一個保鏢。”

    代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