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軟妹分化成A之後

正文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靳司銘眉間深皺, “你背後那人有點不對勁,你小心一點。”

    姚瑾視線右移,越過靳司銘地肩膀, 注意到一個穿著條紋襯衫的成年男人, 四周的人都沒什麼異樣, 只有他不懷好意地往靳司銘這邊擠,甚至還蹭了兩下。

    她臉色一變, 目光冷厲地瞪著那個男人。

    男人注意到她的視線,心里驚詫了一下, 沒想到這漂亮的小姑娘看起來挺柔弱的, 瞪過來的眼神卻凌厲又凶狠, 看起來就不是好惹的。

    他下一站就到站了,也不敢招惹硬骨頭, 于是咽了口唾沫,沒再往前擠, 還離靳司銘遠了一點。

    姚瑾收回視線, 揚起下巴,對擋在她面前的靳司銘輕聲說道︰“謝謝。”

    靳司銘盯著車廂頂部, 目光飄忽, “我只是懷疑那人是地鐵咸豬手,你, 你可別想多啊, 換別人我也會這麼做的。而且我們還不熟。”

    听到她那麼著急解釋,倒有些像欲蓋彌彰樣子, 姚瑾有些好笑, 忍不住想要逗她︰“原來我們還不熟哦?可我們不是已經”

    姚瑾話到嘴邊, 又生生把後面沒說出口的咽了回去。

    她怕撩太狠了, 靳司銘又要覺得她“隨便”了。而她也不太確定靳司銘喜不喜歡她這樣,明明能感覺到對方的心跳在加速,但又怕太過火了,對方會排斥。

    真是好煩啊這人。

    姚瑾幽怨地盯了一眼靳司銘揚起的下巴,第一次對自己的魅力產生了質疑。

    之前只知道她在分化前可能對陸學長有些好感,但現在姚瑾甚至都不能確定她會喜歡oga還是alha。

    又坐了幾站,她們終于到達了目的地。

    這家網紅火鍋店生意本就挺火爆的,再加上今天是周五,門外排號的人就更多了。還好高梅夠機智,在來之前就早早的用手機排了號,她排的時候前面只有幾十桌,為了避免路上時間太久而錯過餐號,她們幾個人還輪流每隔十分鐘排一次,等她們到店里的時候,只等了四五分鐘就排到號了。

    服務員帶著她們去了二樓。

    店內整體的裝潢偏古式,有點像古代的客棧,二樓中間是鑿空的,站在走廊的木欄桿旁,剛好可以看到一樓中央的大台子,听說周末偶爾還有表演。

    陳綿綿用手機掃了桌子上的二維碼,號召大家點餐︰“來來來,都告訴我想吃什麼?”

    “蝦滑!”“肥牛。”“毛肚、娃娃菜。”

    點的差不多了,陳綿綿看了一下一直沒說話的靳司銘,笑著問道︰“司銘,你有什麼想吃的嗎?”

    靳司銘吃火鍋向來就是那幾樣大家都愛吃的,早都已經被點過了,便朝她搖了搖頭。

    陳綿綿繼續追問︰“你不太能吃辣的話,不如給你點一份紅糖餈粑吧?”

    其實靳司銘不太愛吃這種又甜又糯的東西,剛想開口,便听到姚瑾說道︰“好啊,剛好我也想吃這個。”

    桌子是一張大圓桌,姚瑾就坐在她右手邊的甦小航旁邊。

    靳司銘看了一眼姚瑾精致的側臉,嘴邊拒絕的話又吞了回去。

    “哎呀~好無聊啊,趁現在還沒上鍋,我們先來玩游戲吧?”方遠提議道。

    他旁邊的李勇看了一眼坐在正對面和他隔了一張桌子的姚瑾,還在為沒能跟姚瑾坐的近一點而懊惱,“玩什麼?真心話大冒險?”

    方遠抖了抖眉毛,嫌棄道︰“都什麼年代了,你怎麼還惦記著這麼有年代感的游戲?”

    被嫌棄了的李勇大大咧咧往後面一靠︰“不玩這個還能玩什麼?這里又沒有什麼道具,不然你說個新鮮的?”

    听到他倆的話,徐如舟想到了什麼,眼珠驟地一亮,連忙說道︰“有很多小程序可以一起玩線下線上結合的游戲啊,我拉個群吧,我們開個房間。”

    說完,他又有點羞澀的看向靳司銘,奔向重點︰“司銘,我可以加下你的微信嗎?”

    “咳咳。”陳綿綿清了清嗓子,揚起頭說,“我和司銘互加了好友的,你拉我,我再把司銘拉進去就好啦~”

    陳綿綿話音一落,原本低頭滑著手機屏幕的姚瑾,手指頓了一下。

    甦小航僵著小身板,吞了下口水。

    她一開始坐在靳司銘和姚瑾中間時就有點小緊張,現在突然感覺到從姚瑾那邊透過來的低氣壓,就更加坐立難安了。

    她偷偷朝右邊瞄了一眼,姚瑾好看的眉眼微微蹙起,明明低頭對著手機,眼神卻似乎飄向了別處。

    甦小航雀躍的心髒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她又往左邊瞄了一眼,卻見靳司銘的面色如常,並沒有什麼多余的反應。

    她跳起來的心又沉了下去。

    嘖,兩邊進度好像不太一樣呢。

    這個時候,方遠又站了起來,揚起自己的手機,擺了擺手道︰“不用拉群那麼麻煩啦,我這有聚餐神器,一部手機就可以了!來來,咱們先玩這個地雷土豆吧,就從靳司銘開始,逆時針輪流轉。”

    他說著,把手機推到了桌子中央,屏幕上滿滿的好幾排帶憤怒表情的搞怪土豆。

    李勇伸長脖子看了一眼,好奇道︰“這是什麼啊,怎麼玩?”

    方遠︰“有點像排雷,每個人隨機點擊一個土豆,如果土豆炸了,就要選擇一個懲罰。”

    見所有人的視線都停留在自己身上,靳司銘便站起身來,伸手在方遠推過來的手機屏幕上,隨便點了其中一個土豆。

    結果,第一個就炸了。

    “哈哈哈哈靳司銘,你臉也太黑了吧!”見靳司銘第一個點的土豆就炸了,李勇大笑。

    “選懲罰選懲罰!”方遠也跟著起哄,伸手在屏幕上點了一下,突出一個選擇框,“發紅包、喝辣鍋湯底還是真心話、大冒險,你選一個吧~”

    “我發紅包好了。”靳司銘沒有多想就選了第一個。

    “拉群拉群!金額不能太少哦,而且不能連續選擇發紅包,那就沒意思了。”方遠咧著嘴壞笑。

    群很快建好了,靳司銘在里面發了五十塊。

    幾人一片驚呼,連忙開搶,結果,姚瑾是手氣王。

    高梅“嘖”了一聲︰“哇,瑾瑾你手氣不錯嘛。”

    姚瑾勾唇笑了一下,然後又咬著下唇,盯著靳司銘的二次元頭像看了良久,手指一滑,點了添加通訊錄。

    土豆排雷的游戲還在繼續,結果一圈轉下了,只有靳司銘的炸了,很快,手機又到了她手上。

    此時屏幕上的土豆已經不多了,靳司銘這次倒是沒有了第一次的果斷,猶豫了一下,選中了其中一個。

    結果,又炸了。

    “哈哈哈哈哼——”李勇笑出豬叫。

    靳司銘繃著臉瞥了他一眼,不明白他的笑點在哪里,這都能笑成那樣。

    陳綿綿︰“哎呀,怎麼又是我們銘銘,銘銘好可憐。”

    甦小航心疼地拍了拍靳司銘的肩膀。

    方遠笑嘻嘻道︰“不可以再選發紅包了哦~”

    靳司銘挑起眉,看了看剛端上來,鍋底還沒煮沸,上面飄著一層辣椒和油的火鍋,最終放棄了喝湯底的選擇,選了真心話。

    方遠盯著手機,大聲念出了上面彈出的問題︰“你的理想型是什麼?”

    “哇哦!”桌上大家都開始起哄,好幾雙眼楮齊刷刷看向她,讓她都有些緊張了。

    靳司銘皺著眉頭想了想,這要是在以前,她會說是腿長還長得好看的alha,但是現在alha好像已經對她沒有什麼吸引力了,oga的話

    她抿著唇道︰“我還沒——”

    高梅立馬打斷︰“不可以說還沒想好,或者是沒有哦!”

    陳綿綿眼楮亮亮的,附和道︰“沒錯,真心話的潛規則,不可以說沒有。”

    姚瑾一直沒怎麼說話,低頭擺弄了下手上的美甲,也撩起眼皮,探究地注視著靳司銘臉上的表情。

    靳司銘被逼無奈,只好又仔細想了想。

    其實以前她就喜歡腿長還長得好看的,現在她也依舊有點顏控,尤其是腿。

    說到腿她腦子里不自覺浮現出姚瑾那雙白皙光滑又線條優美的長腿。

    “我喜歡腿好看的人。”靳司銘面色微紅,“這樣可以了吧?”

    姚瑾下意識低頭看了一眼,雖然不知道靳司銘這個听起來蠻膚淺的答案是不是真心的,但她對自己的腿還是很滿意的。

    陳綿綿驚訝道︰“原來司銘的理想型只要腿好看就可以了嗎?那什麼程度才算是好看的呢?”

    靳司銘提了口氣︰“這個,就不在我回答的範圍內了。”

    陳綿綿吐了吐舌頭,“好吧,你過了,下一個。”

    徐如舟就哭喪著臉了,因為他是出了名的腿短。

    又玩了一輪,快到靳司銘的時候,她以去洗手間為由,借機出來了。她真的是被自己今天的手氣搞怕了,害怕第三次到她手里還是炸,所以才想著出去避一避。

    她在二樓的走廊轉了一圈,才慢悠悠走進了洗手間。

    洗手台前立著一個身材高挑,穿著短裙的長發女生,正對著鏡子補妝。靳司銘本來沒太注意,但從她身旁經過的時候,腳步頓了一下。

    因為她聞到了淡淡的,屬于oga的信息素的味道。

    可是這里明明是alha的洗手間啊!

    靳司銘心里有些詫異,但一時也沒想太多,腳下沒停,去了里面的隔間。

    等出來的時候,那女孩還站在鏡子前。

    靳司銘走到她身旁的洗手池,清涼的水噴灑在手背上,旁邊傳來的oga的信息素味道筆剛剛還要稍微濃一點,是香醇的紅酒味。

    難道,還會有oga跑來用alha的洗手間的?!

    靳司銘驚訝地扭頭看過去,卻見那高挑的少女也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季泠斐抱著雙臂,邁開長腿笑眯眯地走到靳司銘身前,靠在她旁邊光潔的大理石洗手台上,紅唇在燈光下顯出妖冶的光澤︰“怎麼了妹妹,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姐姐嗎?”

    靳司銘︰“”,,網址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