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腹黑相公枕上寵

正文 第1080章 打死也不說

    隨著晉王一黨被剿滅,大越真正意義上的統一了東洲。

    蕭羽割了晉王的頭托人送回了新京,他自己要在這邊整頓,還要一段時間才能班師回朝。

    這是個好消息,因為之前瘟疫的事情,舉國上下都恨死了晉王,他一死,整個新京為之沸騰。

    衛琮曦臉色有些陰沉,施落本意外,她還以為衛琮曦會很高興。

    施落問了他原因,他只說沒什麼。

    施落覺得他有心事,可再問他什麼,他也不願意多說。

    施落問了他身邊的人,得知他去大理寺見了孫嘉。

    施落才知道孫嘉見過衛琮曦後就自盡了。

    孫嘉死了,他為什麼是這個反應?衛琮曦和孫嘉沒有什麼交情,孫嘉又是晉王的謀士,他死了難道不該高興?就算是不高興,

    現在這個反應也不對吧。

    除非,孫嘉臨死前說了什麼。

    施落微微皺眉,到底是說了什麼,才讓衛琮曦如此?

    晉王死了,明睿那邊的威脅到底小了太多,皇帝的判決果然下來了,和施落想的一樣,明睿被囚禁了,至于陳詩詩和明家,在

    這一系列打擊之後,明家損失慘重,不過好在保住了一條命,皇帝已經下令讓他們離開新京,並沒有治罪。

    畢竟明家沒有做什麼。

    陳詩詩沒走,她要留在新京陪著兒子。

    明成安勸說無果,自己離開了。

    他是真心喜歡陳詩詩母子,可他不是毛頭小子,為了喜歡的人就要葬送家族的利益,畢竟他上有老,下有小。

    能做的也都做了。

    此次明家損失慘重,他回去後,怕是也要有一番波折。

    明睿囚禁的地方還算是不錯,陳詩詩一個月可以去看他一次。

    他住在單人的牢房里,倒是也干淨整潔,小小的窗戶中,有陽光投射進來。

    牢里都是陰暗潮濕的,他這個算是及其豪華的。

    明睿看到瘦了一圈的母親,眼淚頓時涌了出來。

    “母親,對不起!”

    他跪倒在地,滿臉的悔恨,到底是個孩子,對于他來說,這個跟頭栽的足夠大了。

    陳詩詩紅著眼眶抱了抱他,一邊從飯盒里拿酒菜,一邊道︰”你和你父親一樣,都是討債鬼。”

    明睿不說話,眼底只剩下後悔和自責。

    他愚蠢嗎?太蠢了。

    他就像是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螻蟻,妄圖撼動整棵大樹。

    可他錯了嗎?

    也不能談對錯,那個女人說了,為父報仇這沒錯。

    可到底是自不量力了,也不值得。

    明睿收回思緒,看著眼里沒了光彩,又老了幾歲的母親,他才真正的明白自己是有多麼愚蠢。

    …

    蕭沂算是最清閑的了,林家倒台了,全部下了大牢,林嫣然雖然給商月明做了小妾,可商月明充分的把商人重利輕別離這話詮

    釋的很好,在林家因為謀反一事一出,他果斷的休了林嫣然,林嫣然倒是沒有被抓進大牢,可娘家倒台了,她自己壞了名聲,

    只能去妓院謀生,就這麼過了一段時間,林嫣然忽然就消失了,據說跟一個商人跑了。

    除了老鴇痛心沒了個賺錢的,沒有人會在意丟了一個下等的妓女這種事。

    壓在蕭沂心里的石頭挪開了。

    他覺得整個人挺輕松,他又變成了那個瀟灑的沂王。

    可到底有些東西是不一樣了。

    謝明再沒有以前那麼積極了,和他一起吃喝玩樂,他要回去陪如夢。

    其他人也是各有各的忙,施落和衛琮曦打算離開新京帶著平安出去轉轉,到處看看去。

    蕭沂看著其樂融融的一加三口,只覺得心里泛酸。

    他去了白家,想問問白二爺,白想容的下落,卻連門都沒進去,就被白家的趕了出來。

    蕭沂又去了施落那里,施落正在收拾東西。

    他詫異︰“你真的要走?”

    施落道︰“是啊,早就想出去看看了,正好現在有時間。”

    蕭沂摸了摸鼻子︰“那個白想容…去哪里了?”

    施落樂了,回頭看了他一眼︰“四哥想去找她?”

    蕭沂點點頭。

    施落看了他一會兒,樂了︰“想好了?”

    蕭沂還是很別扭,他覺得施落在奚落他。

    施落卻說︰“想好了再去,別到時候又無端的撩撥人家,想容這輩子為你做的夠多的了。”

    這要不是她四哥,她一定不會幫他。

    不過,蕭沂在施落眼里到底還是個渣男,不管他有什麼苦衷,他都是個渣男,她替白想容不值。

    施落還是給了他一個地址,白想容是去了南海那邊,蕭沂也不是個墨跡的人,他比施落還早出發了。

    施落走之前,先進了宮,正好皇後在太後宮里。

    太後听說她要出遠門,有些驚訝,不過現在她也算是看清楚了,兒女長大了,遲早要飛走,施落只是出去游歷,又不是不回來

    。

    太後現在看的很通透,她接下來又有事要忙,皇後肚子很大了,太醫說是雙生子,再過一兩個月就要生了,皇後年紀大了,也

    算是大齡產子,加上又是雙生子,太後注意力全在這一胎上。

    而且蕭羽很快要回來了,蕭羽年紀不小了,從前常年在軍中,如今大越國泰民安,沒有仗可打了,他也該成家了。

    太後的態度從從前的放任變的強硬起來,這一次,蕭羽必須成親。

    施落覺得太後這樣也挺好,而且蕭羽年紀這麼大了,不被逼婚都對不起他的一把年紀。

    施落也不打算現在就走,她要等著皇後生完再走,不過到底不放心,而且,新京還有些事要解決下。

    她去找了秦雁九,秦雁九今天正好在家,看到施落有些意外。

    施落也沒有隱瞞,問了她孫嘉的事情。

    秦雁九問︰“你懷疑孫嘉死的時候和衛琮曦說了什麼?”

    施落點頭︰“他情緒不太對。”

    秦雁九說︰“那時候孫嘉單獨見的他,之後孫嘉自盡了,我們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你想知道為什麼不自己去問他?”

    施落很無奈的嘆了口氣︰“他若是肯說,我也不用問你了。”

    這麼多年了,衛琮曦什麼毛病她還不知道嗎?秦雁九這里走不通,施落只能去找衛琮曦問了。

    衛琮曦還是打死都不說,為此,施落還和他冷戰了一段時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