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無限王座

正文 第175章 恐怖旅館23

    “您的卡牌真的安全嗎?”一位賓客問道。

    眾人都將視線投向洛恩, 見他斯文俊秀,舉止優雅,下意識生出一些好感。

    僅從外表上看來, 洛恩與這里的貴族們格格不入, 簡直是遵紀守法的代名詞,絕不會做出違法亂紀的事。

    來參加宴會的賓客們大多互相認識, 知道彼此私下里的小癖好。他們都不認識這位陌生的紳士, 反而因此覺得他是個好人。

    “我的卡牌絕對安全,不會危及性命。”

    “要是你們不信,我以神.的名義發誓——”

    “假如這張卡牌危及生命, 將有天火降臨,將我焚燒致死。”洛恩十分鄭重, 神色虔誠。

    這個世界真有神明存在,人們並不輕易起誓, 如果違背誓言,懲罰會如期而至。

    【正義使者】︰洛恩大善人

    【文學帶師】︰人間自有真情在

    【瓜田里犯了錯】︰淚打濕了眼眶

    林夜白看了洛恩一眼, 公布最新的游戲規則︰

    “你們必須選出自己最喜歡的卡牌, 將序號寫在掌心。”

    “游戲一共進行了三輪, 可以在掌心書寫1、2、3、4。”

    “4是即將抽取的卡牌,也是你們的機會。”

    “它的內容是什麼,由你們自己來選擇。”

    1是吊死, 2是人皮玩具,3是鐵板燒。

    4是未知, 但有一位陌生且英俊的紳士自稱卡牌上的內容很安全, 並為此發誓。

    他們交流卡牌內容時, 沒有直接說出具體內容, 十分隱晦, 至今不知道洛恩手中的卡牌是什麼,只能確定,沒有太大危險性。

    “在游戲開始前,寫出自己的決定。”

    “作為獎賞,你們會親自體驗它。”

    “你們有十個呼吸的時間選擇。”

    不需要十個呼吸,他們就知道自己該選什麼,表面上有四個選擇,其實他們能寫的只有4。將希望留給未知,這也是他們活下來的唯一機會。

    這種將自己的生命交由其他人決定的感覺十分糟糕,平時引以為傲的武力、財富、美貌、高貴的身份在這里失去作用,就連安德魯國王都衰老至死。

    他們完全不知道接下來會遇到什麼事。

    時間已經不多了,洛恩是僅剩的希望。

    在鼓聲響起之前,其他賓客都在掌心寫下4。

    鼓聲響起以後,玫瑰花束繼續傳遞,落在洛恩手里時,他沒再繼續傳遞下去。

    鼓聲于是也配合地停了下來,洛恩終于得償所願,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

    所有人都無比緊張,盯著洛恩手中的卡牌。

    他寫下的究竟是什麼?

    或者說,每個人抽到的卡牌是自己親手寫的嗎?

    背景音樂也緊張起來,戰戰兢兢,就像在走鋼絲一樣,其中還有些戲謔味道。演奏樂曲的銀,一直冷眼旁觀游戲過程,同樣期待接下來的畫面。

    緊張而驚懼的來客、美貌而無措的蘿絲夫人、帶著惡意的地下室吃瓜群眾、居心不良的洛恩、操控全局的林夜白,或坐,或站,陰暗的大廳里,光影晦暗,構圖完美,隨便截張圖,足以作為傳世名畫。

    視線匯聚之處,洛恩手中的卡牌顯出一行歪歪扭扭的字——

    生孩子。

    【恐怖值89%】

    眾人嘩然。

    “先生,這是您說的安全內容嗎?”

    “我並不覺得這安全,實在是太荒唐了!就應該讓天火降臨,將你燒死!”

    “早知道我就不應該在掌心寫4號!”

    “兄弟,想開點,前面三個更不是什麼好選擇。”

    “難道生孩子就不危險嗎?我是男人怎麼生孩子,又從什麼地方生出來?”

    對洛恩抱有很大希望的賓客或意外、或憤怒、或放松,大廳頓時喧囂起來。

    杰米看著洛恩手里的卡牌,有點不解。那不是自己親手寫的卡牌嗎?

    根據眾人的推測,前面三場游戲,每個人都抽到的是自己寫下的卡牌,怎麼到了第4次,事情就不一樣了?

    “諸位,我覺得這是個好選擇。”

    “如果沒有生過孩子,人生是不會圓滿的。”

    “只有生了孩子,你才能獲得成長。”

    “生孩子,包治百病!”

    “生孩子,刻不容緩!”

    “如果你們不願生孩子,人類滅絕怎麼辦?”

    洛恩語氣悲憫,神色溫和,就像教堂里的神父,整個人散發著聖潔的光輝,讓人覺得他說什麼都很有道理。

    【宇智波波奶茶】︰好家伙,老催生人了

    【真理至上】︰我覺得洛恩說得有道理!憑什麼男的不能生孩子?性別歧視嗎?我覺得男性也該生孩子!

    【平凡的我】︰倒也不是不行

    【瓜田里犯了錯】︰嚇得我瓜都掉了

    【性感蜘蛛路易斯】︰我想起了王教練,不知道他和七個小蜘蛛過得怎麼樣

    【男上加男】︰我們男媽媽也是很光榮的!

    【左右為男】︰為男媽媽搖旗吶喊!生孩子生孩子!全宇宙男人聯合起來,一起生孩子!

    听了洛恩的話,賓客都若有所悟。

    好像這張卡牌還不錯?也許生了孩子就能離開這個鬼地方?要是真的能活下來,生孩子也不是不行。

    “但我們男的要怎麼才能生孩子呢?”

    “那就不知道了……”

    “難道這個人一直在研究關于男性生孩子的事?”

    “他的愛好竟然是這個?”

    不管在什麼時候,都有抓不到重點的人。有的賓客喜歡剝皮,有的賓客喜歡吊死,有的賓客喜歡烹飪……但洛恩居然喜歡生孩子?

    這實在是太……了。

    人不可貌相。誰能想到相貌堂堂,氣質優雅的洛恩,居然喜歡生孩子呢?

    除了杰米以外,那些參與者們都不知道洛恩手里的卡牌上誰寫的,就連一些地下室囚徒也不知道。

    反正這個鍋洛恩背定了。他收到了許多奇怪的眼神,但洛恩完全不介意這一點,反而十分期待,崽崽接下來會怎麼做?

    崽崽會怎麼對待自己這個老父親?我的行為會讓他感到冒犯嗎?

    悄悄把【生孩子】卡牌丟給洛恩的林夜白並不知道眾人的復雜心情,他只知道恐怖值很快就要薅滿了。

    “麻耶,他們就拜托你了。”

    林夜白提前已經和麻耶說好關于卡牌的事。

    生孩子這種事,由麻耶來完成。

    “沒問題,但是洛恩先生那邊,我沒有辦法。”

    麻耶有點惋惜,如果她足夠強大,說不定也能讓洛恩的肚子鼓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只要想到這種畫面,她就莫名其妙的興奮。

    不只是洛恩,麻耶的力量不會作用到其他地下室囚徒身上,那會引起眾怒。

    一股溫柔清新的氣息覆蓋整個大廳,那是獨屬于山林草木的芬芳氣息,就像雨後的森林,還能聞到若有若無的泥土氣息。

    萬物生長,又到了繁衍的大好時機。

    前來參加宴會的賓客紛紛陶醉,前所未有的放松,忘記了所有恐懼,露出歡喜,的笑容,想回歸母親懷抱之中,做個無憂無慮的嬰兒。

    普通人根本無法抵御古神的力量侵染,地下室囚徒們紛紛離開人群之中,站在一邊,十分期待接下來要發生的事。

    洛恩仍然留在中間,把玩那束玫瑰花。神色不愉,只差一點就將花朵彈落,又停手。

    為什麼我可愛的後裔不看我?

    難道是因為這副人類的軀殼不夠好看,不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就算是珍貴的後裔,也應該知道,父神才是最重要的。那些小螞蟻只是無趣時的玩物,不該佔據太多精力。

    洛恩輕輕抬腳,點地——

    麻耶的力量被中斷,那些人瞬間從放松狀態驚醒。

    與此同時,更加強勢邪惡的力量降臨。

    冰冷、血腥、瘋癲、無智。

    無數扭曲的陰影在洛恩身後掙扎、扭動,似乎即將逃出束縛。

    洛恩眼瞳之中出現一抹猩紅的亮點,很快染遍整個眼珠,嘴角上揚成詭異的弧度,突然開始發笑。

    林夜白初來這個世界時,洛恩瘋笑,失去理智,將旅館清理一空,留下零星殘肢,以及大片大片血跡,吉姆和莉莉婭一起打掃了很久,才弄干淨。

    現在洛恩又開始了。

    即使過程中斷,那些可憐的賓客肚子已經隆起,行動不便,心中產生一種無比致命的危機感,想迅速爬走,離開這個鬼地方。

    大門終于出現了,今夜竟然無雨。

    旅館大多數時候都籠罩在陰雨之中,好像永遠也得不到陽光的垂憐。

    但今晚月光照在庭院中,清澈明亮,那些花朵紛紛盛放,如夢似幻。那實在是一副很完美的畫卷,令人心生向往。

    飛蛾趨光,這些人也像飛蛾一樣,連滾帶爬,試圖逃出大門,沐浴在月光之下。

    他們甚至顧不上自己為什麼會懷孕,只想迫切離開這里。肚子里蠕動的東西同樣令人遍體生寒,但他們已經別無選擇。

    【恐怖值91%】

    林夜白冷漠注視這一幕,只在乎任務進程,並不關心那些人爬得快不快。

    蘿絲夫人已經被他移進一間空房間,有玫瑰花在身體里生根發芽,她和別人有些差別,小腹只是微微隆起,臉色紅潤,並不痛苦。

    “為什麼你的視線就不能停留在我這里?”

    洛恩壓抑著自己的瘋笑,試圖保持理智。

    笑聲冰冷而尖利,像催命的惡鬼。

    落在耳中,讓人頭痛欲裂,恨不得用頭撞破一面牆壁,撞到暈厥,失去神智,才能止住這種痛苦。

    那些挺著大肚子的人捂住耳朵,拼命把頭往地上撞,就算磕破腦袋也無濟于事。滿地鮮血溶在猩紅地毯上,外面的月光就落在門口,與地毯只有一線之隔。

    門內門外,兩個世界。

    【恐怖值94%】

    林夜白皺眉,擔心那些人死得太快,在恐怖值刷滿之前就徹底死掉。

    洛恩看出他在不滿,捂住裂開的嘴,想停止發笑。

    但徒勞無功,笑聲反而越來越癲狂,嘴角裂開,露出尖銳森白的齒牙,形如怪獸,扭曲猙獰。

    他身後的陰影瘋狂扭動,大部分地下室囚徒都匆匆躲回地下室,只留了幾個,都用擔憂的目光看著林夜白。

    猙獰的怪物從洛恩那具優雅高貴的皮囊里爬出來,巨大的骨節幾乎刺破屋頂,明顯異于任何一種生物,難以名狀,看一眼就會陷入永久譫妄狀態。

    賓客們根本不敢直視,只覺得一種冰冷且詭異的氣場壓迫而來,從影子里入侵,貪婪而凶狠,即將抽空全身血肉。

    他們不得不加快爬行速度,有些賓客直接陷入狂熱狀態,大聲吟頌禱神詞,改變信仰,祈求變成信徒,獲得一線生機。

    【恐怖值96%】

    “你不是想讓我生孩子嗎?”

    “為了滿足你的願望,我要把你吞進去,再生一次!”

    洛恩居高臨下俯視林夜白,猩紅的眼珠緩緩轉動,張開長滿利齒的大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