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我變成太陽之後

正文 果然

    正上方。

    老巫正在吟唱什麼, 顯然,空中的那低沉古老的聲音就是他唱的。

    伴隨著那聲音,賀啟陽感覺自己的體內開始慢慢發熱。

    從脊椎骨的上風有熱度開始上升, 到達後腦勺部分的時候, 上升速度變慢,最終在太陽穴位置停下。

    這是他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感覺。

    很舒服。

    就如同心底有什麼東西被從沉睡中喚醒一般, 蠢蠢欲動。

    “喝下去!”下一秒,空中的吟唱聲停止了, 取而代之的是老巫沙啞的聲音。

    白色花紋中的眾人毫不遲疑, 立刻將硬殼碗湊到嘴邊, 將碗中烏黑色的藥液送進口中, 至于味道……

    很差。

    差到賀啟陽以為老巫是不是有意做成這麼難吃的, 那味道,酸甜苦辣咸各種混合在一起, 還夾雜一種奇奇怪怪的氣味, 讓人作嘔。

    旁邊就有人喝著喝著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這是藥液太過惡心, 身體本能抗拒, 只可惜因為藥液的特殊性, 它根本不會吐出來, 只會直直的往胃部沖。

    這才有這樣的聲音。

    賀啟陽不想發出那種聲音,他哥肯定在旁邊看笑話,所以他強逼著自己喝下去, 思維冷靜, 盡可能忽略從舌頭根部傳過來的味道。

    喝完之後,他毫不猶豫的扔掉手中硬殼碗。

    眾人也差不多速度。

    上首的老巫也在這一刻動了。

    他手中拿著如同干枯樹枝一般的手杖,在手杖頂部, 有一顆蒼白色的骷髏頭,黑洞洞的雙眼直直的看向下方,看起來髒兮兮的彩色布條將它纏繞在手杖上方。

    看不清楚這骷髏頭到底是不是人類的。

    老巫拿著手杖在青銅鼎的四周做出一種可以說是怪異的姿勢。

    可以說是獻祭,可以說是崇拜。

    他的身形帶著一種難以窺見的神性,高高舉起手杖,發出類似于獸類的吼叫聲。

    邊吼叫邊圍著青銅鼎開始跳,姿勢不斷變換,周圍的氣息也慢慢低沉。

    “嗚……”

    這是風吹過青銅鼎雙耳發出的聲音。

    鼎中滾燙的液體更加沸騰,持續有氣泡開始漲裂,上升的水汽慢慢轉變成白色,成為霧氣彌漫在四周。

    “吸收!”

    下首的新生听見老巫的聲音,立刻開始吸收自己身旁的霧氣。

    新生只有十幾人。

    即使現在白色花紋中,也一眼看得清楚每個人的表情,他們閉上眼楮,霧氣在他們四周消失,賀啟陽也听從老巫的命令。

    他任由霧氣彌漫在它的身旁,開始吸收。

    霧氣們開始慢慢攀上他的身邊,纏繞在上半身,它們如同有意識一般,開始慢慢侵入賀啟陽的體內。

    劇痛。

    皮膚有如同密密麻麻針刺一般的感覺,針刺進你的體內,太疼了,即使忍痛如賀啟陽都皺起眉頭,垂在身旁的雙手緊握。

    另一種感覺就是不適應。

    格格不入。

    “……!!”賀啟陽立刻睜開眼楮,察覺到違和的地方。

    不,不對勁。

    這個霧氣,在排斥他,仿佛即使進入到他的體內也在拒絕融入血脈,甚至還在他的體內攪風攪雨。

    甚至就像是要把他擠出去一般。

    賀啟陽第一反應就是老巫有問題,在取得賀啟鬼的信任之後,想要暗害他,畢竟那群黑袍人也是如此。

    下一刻,他又推翻自己的想法。

    不會,老巫不是那種愚蠢的人。

    特別是在獸祭這種大型點亮傳承儀式上面,點亮傳承的不止是他,有眾議院一直關注的天才,有陽翟大家族的繼承人。

    老巫要在這方面動手腳的話,除非他傻了。才遇這麼多人為敵。

    況且他也找不出老巫害他的理由,他也信任賀啟鬼看人的眼光,他說沒問題的人,那十有**不會錯。

    真的要害他的話。

    作為巫類覺醒者,老巫根本不需要大費周章,他有很多詭異恐怖的咒可以做到這一點,全程不被任何人發現。

    想到這里,賀啟陽繼續觀察,首當其沖的就是畫在上半身的捕獵標識,那如同節肢動物又如同藤蔓的詭異獸紋圍繞在它的身旁。

    發出淡淡的微光。

    顯然,這是有用的。

    賀啟陽隨後觀察自己的體表,發現那圖紋的確有用,雖然效果很少,可的確實實在在替他阻擋外面這群霧氣的侵入,即使入侵後,他也沒有感覺到疼痛。

    只不過他吸引過來的霧氣實在太多了,幾乎可以說密不透風,雙眼只能勉強看清楚周圍的景色。

    這種情況下,捕獵標識的效果自然沒多大用處。

    意識到不對,賀啟陽當機立斷,準備放棄,及時止損是他的準則。

    周圍這些霧氣他只能勉強感覺到有暗屬性和毒屬性的參雜,也不知道老巫是怎麼做到的,總之,相當厲害。

    即使是賀啟陽都感覺到一絲不好的預感。

    如果再不跑,他很可能有危險。

    事情出現變化,他完全不適合這次的儀式。

    現在只能跑出去,回到家族,看看有沒有其他辦法。

    想到這里,賀啟陽一邊用靈力將體內的霧氣排斥出去,一邊環顧四周看看有哪個角度更適合跑路。

    至于通知賀啟鬼?

    他不是沒想過。

    然而當他看向賀啟鬼原先呆的位置時候,他發現那里原本烏壓壓的人群早已經消失不見,這個時候才想起來,賀啟鬼說過,他是過來後勤的。

    獸祭只是一部分。

    他們這群學生負責獸祭的準備工作。

    現在獸祭已經開始,他們當然要去忙別的事情了。

    強烈的劇痛讓他開不了口,更呼不了救,賀啟陽知道一旦他開口的話,早已經圍在他身旁的霧氣絕對會第一時間進入他的口中。

    那樣,他的情況會更加惡劣。

    他想要跑。

    霧氣卻已經正式發力,大量的霧氣聚集,此刻他的眼前已經呈現一種白茫茫的狀態。

    賀啟陽清楚的感知到自己的體內霧氣所有的行蹤,它們開始污染血肉,整體如同瘟疫一般開始蔓延全身,伴隨著劇痛。

    讓他臉色蒼白,汗水開始從額頭滲出。

    再繼續等下去,他恐怕有生命危險。

    這個時候喊外人已經沒有用,他必須讓自己在這堆霧氣中活下來。

    他也終于明白老巫之前怎麼都不肯幫助他,想來是擔心會遇到這件事情。

    逆屬性的覺醒,真的不行。

    賀啟陽難得心中有一絲後悔。

    他不該那麼急功求利,起碼也應該試驗完事情,確認可行,再在自己身上用。

    現在的話,他應該怎麼做?

    環顧四周的場地,賀啟陽注意到自己腳底下注入獸怪血液的白色花紋,頓時眼楮一亮,想起自己一開始過來時候看見的場景。

    對了,花紋。

    破壞完花紋,他應該能夠出去,畢竟儀式一定程度上依賴腳底下的獸怪血。

    他抬手就要破壞自己腳底下的花紋。

    然而,他慢了一步。

    體內的霧氣發展速度十分快,在入侵完他的軀干,已經沿著血肉開始慢慢往上面跑。

    已經差不多跑到他的脖子處,下一步的目標就是他的腦部,針刺一般的疼痛開始隨著脖子慢慢上揚,賀啟陽只感覺自己快要動不了。

    劇烈的疼痛讓他忍不住悶哼一聲。

    汗水更加多了。

    “……混蛋!”賀啟陽眼楮被汗水逼得幾乎快要睜不開了,眼睜睜感覺到那一股霧氣從他的脊椎往上,那種被迫要背水一戰的感覺。

    眼底閃過一絲狠意。

    逆屬性點亮的痛苦他已經感受到了。

    霧氣進入到他體內。

    現在的情況是,他動彈不了,完全出不去整個獸祭。

    如同甕中之鱉。

    強烈的求生欲.望讓他立刻想到曾經在石城操場上面的場景,那只在天空中憤怒傲慢的神鳥,即使在地上,他都能感受到那股唯吾獨尊的氣勢。

    能不能再一次讓對方出來?

    這個想法涌出,賀啟陽覺得自己成功的可能性高達八成。

    首先要知道什麼是點亮傳承,每個覺醒者血脈中都會有一段段的沉睡意識,所謂的點亮傳承就是喚醒意識,儀式呼喚血脈,身上的花紋讓他們融于獸祭,氣息更加偏向于獸怪,也更容易讓血脈認可。

    認可後得到傳承。

    那也就從側面證明

    血脈是可以被激醒的。

    成功的經驗就是那次的操場,出現的血脈意象,直接將整個操場的人都暴打一頓,換作是賀啟陽絕對不可能,即使神話級也不行。

    他懷疑是自己的血脈原因。

    賀啟陽並不算太了解三足金烏,後者的信息實在太過稀少,賀家的研究院只能勉強知道它和太陽有關,在遠古時期,曾經是某個部落甚至是王朝的崇拜圖騰。

    至于它有什麼技能,會干什麼,一概不知。

    只能清楚,這是一只神鳥。

    但是之前的證據表明,這種鳥脾氣暴躁霸道,見不得有人在它頭頂挑釁,一旦有人在它面前耀武揚威。

    十有**就會憤怒。

    賀啟陽十分清楚的記得老巫曾經說過的話,他說,不能讓自己參加儀式,因為太過純粹的火屬性會導致儀式失敗,火屬性壓制暗屬性和毒屬性,現在霧氣之所以能夠在他體內肆意妄為,仗著的是他體表的捕獵標識掩蓋他的氣息。

    再加上霧氣實在太多了。

    現在即使捕獵標識失去作用,賀啟陽還是落入下風。

    可不管怎麼樣,歸根結底,這群霧氣原本只是三足金烏的獵物,在它的下層。

    那麼問題來了?

    地盤被獵物挑釁的話,你會醒過來嗎?

    三足金烏。

    賀啟陽在理智快要崩斷的前一刻,他放開一直壓制的霧氣,任由他們開始往腦部前進。

    果然,他還是很在意自己的傳承啊。

    作者有話要說︰  還有。

    今天可能還有1-2更,不一定,看能不能碼完。

    要等。

    莫催。

    碼的慢!感謝在2020-09-12 19:29:15~2020-09-13 09:23:06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沐魚一、楓林染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清圖 50瓶;作者更新完結了、素錦如新、一個隱匿的種田文 20瓶;清風嶼鹿 12瓶;夏清淺、tokyo糖糖、忍冬 10瓶;杜 6瓶;鬼卿、小平淡、16131703、薈婭婭 5瓶;雨夜未艾 3瓶;雲霧仙居、麒御、軟萌的櫻詡、卿玉、曦曦思、哈哈哈哈哈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