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替身我是專業的(快穿)

正文 第32章 篡位將軍vs清貴公子10

    燕驍對處理外傷顯然很有一套, 他熟練地翻出藥粉、火燭,隨身攜帶的小刀在火上烤過。

    再轉回身,卻是呼吸一滯。

    他視力極好, 就算在這沉沉夜中, 也能借著窗戶投入的那一丁點光亮,看清那邊情形——

    那人衣衫半解, 半側衣襟已經滑落, 露出圓潤的肩頭,大半胸膛也袒露在外……

    他很瘦, 精致的鎖骨突出, 線條流暢好看。但卻絕不縴弱,薄薄的肌肉附在縴細的骨架上,隨著他的動作微微起伏。

    那傷口滲出的血早已凝固, 右肩上的衣服和血肉黏連, 他正小心地動作, 試圖將二者分開。

    那必然是疼的。

    他整個身體都微微顫抖,牙齒緊緊咬在形狀漂亮的下唇上,幾乎都咬出了血。汗珠順著額角往下淌, 滑過喉結, 又沿著胸膛往下,隱沒到更深處。

    ……

    …………

    那都快把人燒死的眼神,白穆就是再遲鈍也發現。

    他抬眼看過去, 卻被燕驍眼底的凶光嚇了一跳, 手上的力道一時沒把持住,猛的掀起一大塊粘在傷處的布料, 疼得他痙攣, 死死咬住下唇, 還是忍不住發出一聲壓抑的痛呼。

    白穆︰“三兒,他是不是要趁機捅死我?!”

    “臥槽!這麼沒良心的嗎?老子可是專門來救他,捅刀不說,這會還要來個殺人滅口……”

    “膉F!膉F!!”

    “……”

    系統︰“我覺得不是。”

    白穆搖頭︰“你不懂。”

    和他家三兒相處了這麼久,白穆也大概知道人工智能分析危險的方式——無非是周圍環境因素、外加對方肢體語言。

    但燕驍剛才什麼動作也沒有,白穆也沒法跟它解釋,剛才燕驍那個眼神是怎麼讓他毛骨悚然的。

    ……他甚至懷疑自己會被活生生的拆吃入腹。

    系統︰“……”

    它從善如流,“好的。”

    白穆︰神t“好的”!還能不能有點系統愛了?!你宿主現在正水深火熱,下一刻就可能小命不保啊!!

    他開始講條件,“我要是被主角攻捅死,這能不能算工傷?”

    “我要求不高,也不用你們補償什麼,只要這次任務失敗不扣積分就行……”

    “……”

    白穆和系統逼逼叨叨算是日常,可沒因此放松對燕驍的警惕。或者說他本來大半心神就放在燕驍身上,是以對方一動,他立刻就發現了。

    渾身肌肉緊繃,隨時準備跳起。

    這狼狽又警惕的模樣……

    燕驍低笑了一聲,是低啞的沉。

    ——這要是只貓,這會兒大概渾身的毛都炸起來了。

    他走到跟前,按住了那裸露在外的肩膀,“我來。”

    白穆︰……

    請容他拒絕。

    燕驍當然沒給他這機會,直接動手。

    他可比白穆剛才那磨磨唧唧的做法干脆多了,上手就撕,布帛破裂的響聲伴隨著一陣劇痛,白穆險些厥過去。

    白穆︰!!!

    他剛才說什麼來著?!這人是想活活疼死他吧?!狠!太狠了!!

    緊咬的牙關被人捏著臉頰強行打開,嘴里塞進來一塊東西,燕驍依舊言簡意賅,“咬著。”

    白穆已經疼得不太清醒,下意識的搖頭拒絕,試圖把那塊軟木往外吐。

    燕驍似乎“嘖”了一聲,伸手把軟木往里推,確定不會被吐出來,這才低頭去看那傷口。

    白穆受傷之後又是一路折騰,這傷口早就不是最初的那樣,匕首在肉里攪過,看起來很是猙獰。

    燕驍卻沒什麼意外之色,他早就料到了。

    就這樣,還打算直接出城?

    怕是沒走幾步,人就涼了。

    沒法點燈,只借著那微弱的月色,看都看不清楚,本該很難處理,燕驍下手卻非常干脆。

    燕驍本來還擔心白穆會掙扎,結果除卻那細微的顫抖,白穆硬挺著一動不動。

    ——這會兒倒是乖了。

    雖然這麼想著,但他心里還是贊了一句“硬氣”。

    畢竟在營里見多了處理傷口哭爹喊娘的,就連燕凌當年處理類似的傷,都得七八個人一起按著,稍不留神就要跳起來。

    秉著“長痛不如短痛”的想法,燕驍這傷口處理的不算精細,但卻絕對迅速。

    ——這也沒條件精細。

    他最後把繃帶打上結,抬頭看向白穆,卻又是一怔。

    那人眼神渙散,眼中蒙著一層薄薄的水光。

    在他的注視下,那沾濕的長睫顫了顫,一滴淚珠涌出,沿著眼角的濕痕蜿蜒往下。

    燕驍呼吸窒了窒,像是被蠱惑一樣,他抬手輕輕抹掉那滴淚。

    軟……又細膩……

    燕驍心里瞬間閃過好幾個形容——

    江南進貢的綢緞、伊犁進獻的羊脂玉、龍泉瓷器……

    ……卻都不及手下的觸感。

    他動作已經放得極輕,卻仍在上面留下一道明顯的紅痕。

    稍往下一點,臉頰側邊,兩道清晰的指印,明晃晃地控訴著他剛才的暴行。

    他大約天生沒有什麼愧疚情緒,對此竟然也不覺得怎麼抱歉,反倒生出一種莫名的沖動興奮,甚至想要留下更多的痕跡。

    手無意識地在臉上磨蹭,沾了一層濕漉漉的水痕,淚水、汗水……還有……

    生著厚繭的手指在那微微開啟的唇瓣上壓過,頓了片刻直接伸手探入口腔,動作粗暴地去扣那軟木。

    然後……

    被咬了。

    白穆下了狠勁兒,等燕驍抽手出來,食指指節上明晃晃一圈牙印,都有點滲血。

    白穆︰神清氣爽。

    他沒什麼誠意道︰“抱歉。”

    燕驍看向白穆,那眼楮又恢復了平時的靈動,倒沒想到這會兒工夫就緩過來了。

    他笑了一聲,“牙口不錯。”

    白穆︰“……”

    這一拳打在棉花上的無力感。

    燕驍又摸了摸手上的齒痕,意味不明地看著他笑。

    白穆︰“……”

    不知道為什麼,他甚至覺得自己有點吃虧……

    這到底是什麼魔鬼?

    和這人一比,新手世界的顧大總裁簡直都是乖巧無害的小天使。

    ……

    那邊處理完白穆的傷口,燕驍毫不避諱直接當著他的面解開上衣。

    白穆︰“……”

    他看著那緊繃流暢的肌肉線條,羨慕了一瞬,但很快就收束思緒。

    耤A八塊腹肌了不起啊?!想當年老子還是……

    白穆吐槽了一半,突然頓住。

    他看見,那結實緊繃的腰側,一道長形刀傷橫亙其中,血肉外翻,比白穆肩頭上那道簡直有過之而無不及。

    然而剛才一路過來,白穆竟沒有絲毫察覺。

    他咬牙嘶氣,這貨也太能忍了吧?!

    這麼重的傷,要是再深一點點可就捅腎了……結果可倒好,這貨一路沒事兒人似的……

    白穆咂摸了半天,沖系統感慨︰“我敬他是條漢子……”

    他看著燕驍處理傷口,恍然明白自己剛才是誤會了。

    ——這人對自己下手只有更狠。

    撕衣服清理傷口上藥……動作糙到圍觀的白穆都忍不住眼皮直跳。

    ——就好像那塊肉不是自己的一樣。

    對比起來,剛才燕驍對他都算是溫柔了。

    白穆︰……

    這熟悉的感覺。

    這個世界的主角攻受雖然方向不同,但是在讓他感覺“敗了”這一點上……還真是如出一轍。

    ——d,這果然是地獄難度吧?!

    不慌不慌,他還能苟。

    白穆安慰自己,下意識想摸摸懷里的玉佩,試圖憑借任務道具找個心安。

    然而……

    …………

    玉佩呢?他那麼大一個玉佩呢?!

    走之前他特意放在好幾層衣服里面的!!

    燕驍粗粗處理完傷口,就看那從來都是風姿卓然、就連剛才那情形都能硬挺著不吭聲的監軍大人,這會兒正很沒形象地趴在地上,一臉焦急。

    這倒是奇了。

    燕驍對這位監軍了解不算深,今天甚至是兩人第一次獨處,但他也從沒想過能在對方臉上看見這種情緒。

    ——這是在……找東西?

    辛苦半晌,卻一無所獲。

    白穆已經開始放大範圍,回憶自己剛才經過的路線。

    ——哪里最可能掉東西?

    他想了半天,悲哀地得出一個結論︰哪都有可能。

    不管是剛才和燕驍的打斗,還是那一路頭朝下被扛的姿勢……都踏馬是容易掉東西的場景。

    白穆試圖掙扎︰“三兒啊,你看哈,這玉佩本來就是燕驍的,四舍五入他就是半個主角攻啊。你……能定位嗎?”

    系統︰“……”

    它沉默了半天,似乎是在檢索資料,半晌才給出答案——

    “……只能定位一整個主角。”

    半個的不算。

    白穆︰“……”

    他懷疑系統在嘲諷他。

    ……

    既然系統不行,那只能……

    白穆泄氣抬頭,打算跟燕驍說一聲,他要折返回去找點東西。

    卻見燕驍低頭看手,一臉深思。

    手有什麼好看的?能長出花來嗎?

    白穆暗槽。

    等、等等!!

    他手里的那玩意兒。

    ——怎麼……有點兒眼熟?!

    白穆︰臥槽?!

    他立刻劈手去奪,不留神扯了肩上的傷口,疼得臉色煞白。

    燕驍則只是稍側了側身,輕易就避開了白穆伸過來的手臂。

    白穆︰同樣是受傷debuff,為什麼這人的敏捷屬性沒被扣?!g我要舉報這人開掛!

    “給我!”

    白穆厲聲道。

    然後……被“ 當”一下、超過三位數的人設扣分給驚得臉都綠了。

    同樣是崩人設,在不同人面前,扣的分數也不一樣︰要是個人獨處,系統也就意思意思扣上一兩分,再被白穆磨上幾句,這一兩分有時也可以免了;沒有姓名的炮灰同上所述,但有影響主線的風險;而有姓名的配角,扣分會上兩位數,對任務的影響也更大,要更警醒一點;最後,最要緊的,在主角攻受面前,後果……就如白穆現在所知了。

    因為要趕著過來救人,白穆這段時間對崩人設的提醒聲都快免疫了。過度放飛的後果就是,他在主角攻面前……也忘了收斂。

    白穆顫抖著手,調出了扣分記錄,登時眼前一黑。

    ——辛辛苦苦二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