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穿成霸總的私人秘書

正文 第二十五章

    等賀易寒換好衣服出來, 她母親依舊不滿意,“怎麼穿的這麼隨便,咱們這次過去是談正事, 你這……”

    “您要是覺得不合適, 我可以回去換,遲到也沒關系嗎。”

    顧無雙終于停止說教, 下樓看到坐在客廳還在看報紙的賀父, 她沒忍住嘴邊的牢騷, “你們父子倆真是一個德性,做什麼都不緊不慢的。”

    她輕輕推了下兒子肩膀,“你怎麼一點也不像我。”

    賀易寒無奈的搖頭,“媽, 您就別把在公司管理員工那套帶到家里了。”兩個急性子生活在一處,這家早晚讓兩個炮仗給點了。

    “行了,我不說了, 我去車庫開車, 你們兩個趕緊出來。”

    “好。”

    再是覺得誤了之前說好的時間, 車子上路時顧無雙也沒提速度,到望山別墅區那邊時太陽才將將落山, 黃昏下的別墅群像是打了一層暈黃的濾鏡。

    顧無雙直接將車子開至車庫,保姆迎上前時她順手將手提包遞過去,“芳嫂, 修承和修讓過來沒有。”

    “也是才到沒多久,兩位少爺嫌客廳人多到後山那邊釣魚了。”

    顧無雙神色略凝,“我哥把公司董事也喊到家里了?”

    “是啊,先生說畢竟事關股權,還是得听听公司元老的意見。”

    “這樣……”她沉思片刻, 看了一眼氣質溫雅的兒子還有一副老學究做派的丈夫,原本就煩悶的心思更覺得壓抑,“易寒,倉庫應該還有魚竿,你去找你表哥表弟聊天去,公司事務你從來沒有插過手,听也听不明白。”

    賀易寒一眼便看出她又在耿耿于懷父親家世太低,在爭取公司利益方面不能給她助力,“媽,放寬心,不該是我們的爭也沒用。”

    顧無雙朝他揮揮手,“我自己有分寸。”

    公司姓顧,即便她是外嫁女,該她得的東西她寸步不會讓。

    賀易寒看著她雄赳赳的身影只覺得疲累,是她自己年輕時放棄了與門當戶對的豪門聯姻,選擇了嫁給所謂的愛情,時至現在再耿耿于懷股權分割不公又有何用。

    說是後山,實則只是別墅群後的土丘,底下有條河從此經過,附近的人往里面撒了不少魚苗,水漲魚肥時滿足了一干中老年人垂釣的野趣。

    賀易寒拎著水桶走過去時正巧看到顧修讓正背著他哥偷偷從里面捧了兩尾魚往自己桶子里擱。

    頂上有扯起的涼棚,燈光明亮,他竊喜的抬頭時與賀易寒含笑的眼眸對上。

    顧修讓連忙朝他比了個噤聲的動作。

    賀易寒笑著點點頭,從旁邊拉了個凳子在顧修承旁邊坐下。

    顧修承道︰“我就知道姑姑會打發你過來找我們。”

    “不歡迎嗎?”賀易寒坐定後,開始往鉤子上掛餌,看夜光浮標在水面上蕩漾,他才悠悠靠著躺椅放松身體。

    “要是不歡迎你就不會多準備一張椅子了。”顧修承說著,斜了一眼做賊的顧修讓,“做人別那麼貪心,拿個一兩條就算了,你想把我釣的魚都偷光是吧。”

    顧修讓訕笑著把收回手,“你怎麼知道我干了什麼。”

    賀易寒指了指頭頂的白熾燈,“影子將你出賣了。”

    “哦。”顧修讓撇撇嘴,“這麼大一塊地待了三人,再多魚也不夠釣的。”他收了魚竿往燈光照不到的地方挪。

    “別離太遠,那邊沒有驅蚊草。”

    “知道了。”

    賀易寒把魚竿固定在地上,自己仰面看著頭頂的天空發呆,天上星子分布的稀稀拉拉,月亮被雲彩半遮半掩,只剩一圈淡白的光暈。

    “他們討論的事跟你所佔股份比例有關,你就一點也不好奇。”

    賀易寒輕聲道,“不好奇,我姓賀,不姓顧,顧氏能發展到今天跟我一點關系也沒有,外公在我成年時給我百分之二的股份已經足夠了。”

    “可惜姑姑不這麼想。”顧修承說道。

    “我媽……”賀易寒語氣不自覺壓低,“她大概還是不明白顧小姐與賀夫人身份之間的差別。”未嫁時她是同齡女子中眾星捧月的存在,嫁人後,夫家只是普通的知識分子家庭,她邁不過心里那道坎了。

    “你還真是跟姑父像了個十成十。”

    “我媽一直對此不滿意。。

    顧修承笑了笑沒說話,看浮標突然上下起伏,他迅速收線,水波蕩開,一條肥碩的魚兒在魚鉤下拼命掙扎,“為了點吃的把命丟了,嘖。”

    賀易寒摸著魚竿,他說的對,不到最後,誰都猜不到美味的餌料下面究竟會埋著何種致命的東西,爭不代表是好事。

    這般過了半個小時,賀易寒桶里還是空蕩一片,顧修承卻是收獲滿滿,他苦笑著說道,“難怪修讓要從你桶里扒拉魚了,敢情它們真是上趕著往你面前送。”

    听到這話的顧修讓扯著嗓子喊,“易寒哥,你離咱哥遠點,他是親魚體質。”

    顧修承悠哉的把魚竿甩出去,“學醫的才不會信這種無稽之談。”才這般說罷,賀易寒已經拎著釣魚的物件跟顧修讓作伴去了,“有事實證明,我信。”

    “等上了飯桌還能少你們一口吃的。”顧修承嗤笑道,那兩人湊在一起聊著閑話,氣氛熱烈,他在這燈下更顯形單影孤,嘖,瞬間沒有釣魚的動力了。

    一直到別墅那邊的唇槍舌戰結束,顧修承等人方才停止釣魚。

    幾個外姓董事已經離開,他們進屋時,里面正討論著最近的時事政治,光看面相,卻是完全猜不出這件事究竟商量出了什麼結果。

    “奶奶,飯做好沒有啊,我都餓了。”

    顧老太太拉著他的手坐在自己身邊,“剛才出去時沒帶吃的呀,最近功課是不是太累了,我怎麼瞧著你這小臉都瘦了,沁如(顧修承母親),你去廚房催催,正事都忙完了,趕緊開飯吧。”

    “知道了,媽。”連沁如瞪了顧修讓一眼,“釣個魚還累著你了。”

    顧修讓往老太太背後縮了縮,“奶奶,我媽天天嫌我吃的多,我這不是發育期還在長個嗎。”

    “是是是,我的小孫子趕明個子肯定能超過你哥。”而後她目光看向賀易寒,語氣越發慈愛,“你這孩子自己都是學醫的,怎麼也把自己累瘦了,學習得勞逸結合。”

    “你們看阿承,他就沒讓我操過心。”

    顧修承默默翻了個白眼,他鍛煉的多,身上都是肌肉,看起來自然沒有弱不禁風的書生氣。

    “外婆,您聲音有些干澀,晚上休息的不好嗎。”

    “沒事,就是上了年紀,覺少,醫生每個月都來檢查著呢,你們不用瞎操心。”

    被三個容貌出眾的(外)孫子環繞,老太太臉上的笑就沒斷過,看顧修讓一直撓手,她笑罵道,“不好好在屋子里呆著,非要跑出去釣魚,那邊蚊子又多又毒,自個找罪受,別撓了,一會涂點藥膏止癢。”

    顧修讓撒嬌道,“奶奶就不想吃孫子親自釣的魚嗎,滿滿的都是愛啊。”

    連沁如走到他身邊在後背上輕拍了一把,“別耍嘴皮子了,飯做好了,扶你奶奶去飯廳。”

    “知道了。”

    飯桌上並無外人,話題便也是圍繞著底下的小輩聊。

    听到老太太問起賀易寒的課業問題,顧無雙像是突然有了發泄渠道,“易寒這孩子興趣愛好廣泛的很,他才不會讓自己累著,之前買了個觀星儀,一到晚上就盯著上面的星星看,最近更有意思了,他開始收集起十二生肖了。”

    “其他那些擺件到也罷了,擱在屋里瞧著也挺有意思的,只是他連十二生肖的存錢罐都往櫃子上擺,不知道的,還以為那是個小孩子的房間呢。”

    賀易寒有些尷尬的摸了下鼻尖,“媽,那不是普通的存錢罐,那套瓷器制作工藝精良,放在外面也算的上藝術品,還有底下的字,我爸都說是大家手筆。”

    賀父贊許的點頭,“沒錯,那象形文字的走筆氣勢雄壯的很,看起來很有幾分王派的飄逸端正,收藏價值頗高。”

    桌上一眾人只當作笑話听了,到是顧姜承愣住,這麼多特性組合到一起讓他有種詭異的熟悉感,他記得某人少年時曾向他炫耀過某種類似的東西。

    他便也直接問了,“什麼樣的存錢罐,有圖片嗎?”

    顧父(顧無爭)看了顧修承一眼,“小孩子的東西,你也感興趣。”

    自己家的孩子她想怎麼說都行,卻是容不得別人貶低,顧無雙不輕不重的回了一句,“易寒看重的是瓷器本身的特質,大哥別只是著眼在它的作用上。”

    顧正信(顧爺爺)看了一眼行色各異的眾人,輕咳一聲道,“他們小輩之間的愛好讓他們自己交流,你們不用管,吃飯。”

    連沁如輕笑著轉移了話題,“阿承易寒他們釣了不少魚,可惜咱們今天沒口福了,不如放在家里養幾天,下次再聚的時候吃,到時候不知道能長多大。”

    一時桌上又是言笑晏晏。

    飯畢,長輩們去茶室閑話,顧修承朝賀易寒使了個眼色往院子里走。

    靠近花園的籬笆旁有個亭子,四周都點了驅蚊的香草,伴著夜晚的徐徐涼風,正適合飯後在此休息。

    “修承哥,你不會真對那套十二生肖感興趣吧?”

    “有點好奇。”顧修承往藤椅上坐下,“怎麼,寶貝的連照片都不能讓人看一眼?”

    “當然不是。”賀易寒失笑,找到之前拍的圖片,把手機遞給他,顧修承仔細翻看,不去看上面所謂的象形文字,他特意放大十二生肖的頭像,果然右側均寫著四個字,全是健康平安、開心快樂之類的祝福語。

    呵,穆清燁,說什麼爺爺親自讓人督造的獨一無二的生日禮物,踫都不讓踫,如今怎麼讓他輕易看到了同款,無論如何,他要拿著這套東西去打某個自以為是之人的臉。

    作者有話要說︰  大姨媽太凶殘了,干不過干不過,只能寫到這了。,,網址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