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BE後,攻略對象們重生了

正文 第111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穩住, 不就是遇到鬼嗎?

    一開始在一周目時,听到自己要和繼國嚴勝聯姻,神無月幸一忍不住“哦豁”了一聲, 該說不愧是BL攻略游戲, 什麼設定都不奇怪,在那個年代, 居然也可以兩個男孩子聯姻!

    而且還能想到戰國時代,各方勢力割據對抗, 這種操作無非是加強家族間的關系, 重點在于提高家族間的牽絆, 讓彼此的合作更放心而已,這樣的理由來說明, 一下子就讓人覺得合情合理了。

    不過不管是什麼設定什麼背景,對神無月幸一來說都不重要,反正只要有利于他的計劃就行了。

    二周目在決定聯姻後,他表現出的是郁郁寡歡但不得不听從安排的樣子, 他的本意是想著看看對他好感度一百的繼國緣一會不會有什麼操作。

    繼國緣一和繼國嚴勝是雙胞胎,而在家族中繼國緣一就是被放棄的一個,等年齡到了就要送去寺廟當出家, 神無月幸一也看得出他對繼承家業沒有興趣。

    不過他這人同樣重感情,他很好奇, 在面臨家族和喜歡的人這種選擇題的時候, 他會怎麼做?

    私心里來講,神無月幸一對繼國緣一的好感度還是挺高的。

    他雖然總是不愛說話, 有些冷淡的樣子, 但實際上並非如此。他很細心, 也很照顧別人的情緒, 跟他一起相處整個人都會平和下來。

    當然,這不是他原諒對方一周目拋下他離開的理由。

    神無月幸一表示別小看了玩家的報復心啊,特別是像他這種在《西西里》副本已經被鯊出PTSD,只要攻略對象騷操作,他就按捺不住自己搞事之魂的人。

    接連幾次的接觸後,繼國緣一肯定已經發現他的不對勁了,也知道他雖然沒說,但是他心里肯定喜歡的是他。

    然後繼國緣一又跑了,壓根沒有想把少年一起帶走的意思。

    神無月幸一︰…………

    你可以的繼國緣一!

    我的攻略的對象居然都是這狗樣!

    神無月幸一沒想到,他是真的沒想到!他看好的老實攻略對象居然還能搞這樣的騷操作,居然能這麼給他背刺!真實讓他大開眼界。

    他這次真的是氣得不行了,不想再留在這個游戲里了,不如回去繼續死磕其他副本。

    于是就又讀檔到繼國緣一離開的當天,在白天悲情表演了一通自己並不想和他分開,但是無可奈何,希望他能做些什麼。

    理所當然沒得到回應,他直接傷心地回了家,當天晚上就跑到家里的一個離得遠一些的屋子里,搞了一場火災,直接死回去,連尸體都沒有留下。

    .................................................

    神無月幸一回想那時候,他可是連對方有沒有來救他,在看到他死了之後是什麼反應都沒留意,直接投入新副本去了。

    當時他攻略時很生氣對方的態度,現在倒是覺得這位當真是好孩子,非常慶幸這次這位沒有成為惡鬼,不然他覺得這尷尬程度可能比鬼舞無慘和童磨還要高。

    話說回來,當初攻略他的時候,他還沒有接觸過《獵心情.人》這個副本,不知道念能力方面的能力,也沒有留意過繼國緣一在劍術上的造詣,更不知道原來他天生就擁有的斑紋,倒是不清楚原來這個世界的能力設定可能和念能力有一些相似之處。

    ..

    “說起來,日之呼吸法已經失傳了嗎?這又是什麼緣由?”

    “當初在戰國時期,繼國緣一曾與鬼舞無慘交過手,當時的鬼舞無慘完全不是對手,通過自爆才逃離出去。因為畏懼,鬼舞無慘在此後便對使用日之呼吸法的劍士們進行了全方位的截殺,以至日之呼吸法就此失傳。”說到這里,產屋敷耀哉也不禁感到可惜。

    “原來是這樣……”神無月幸一了解鬼舞無慘,他清楚,那家伙確實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沒有人比他更怕死了。

    “幸一君問這些是有什麼發現嗎?”

    神無月幸一回過神來,輕輕一笑道︰“應該說是我個人的猜測吧,我曾經見過一種修煉方法和呼吸法有點像,就想著了解一下呼吸法,看看兩者是不是有什麼聯系。”

    “那結論如何?”

    “嗯,值得一試。”

    如果他的推測沒錯的話,他可以結合之前念能力的修煉方法,對呼吸法進行改造。尤其是開斑紋這一點,真的和開念似的。重點在與開念之後要能及時把自己的氣【纏】在身周。

    神無月幸一覺得按照現在鬼殺隊的能力,普通隊員遇到普通的鬼的時候都落于下風,而柱們雖然強,但是遇上上弦也一樣無法做到一對一戰斗不落下乘。

    甚至面對童磨的時候,都可能要兩三個柱級別的劍士,做好犧牲自己的準備,才有可能和他同歸于盡。

    這樣不平等的力量對抗,顯然太殘酷了。

    如果自己的研究成功了,也能應用起來的話,對所有鬼殺隊的劍士也有巨大的好處,到時候他們所有人的能力都提升起來,就不會再發生被上弦鬼壓著打的局面了。

    “太好了……真實太好了。”產屋敷耀哉激動不已,眼角止不住落下淚來。

    如果真的能提高劍士們的戰斗力,那無疑就是全方位提升了所有人的生存幾率,而且真的能做到對斑紋操控自如的話,到時候對上鬼舞無慘贏面肯定也更大了。

    “耀哉君放心吧,之後還需要你一一把劍士們召集回來,由我對他們進行指導。”

    “好!”

    ............................................

    神無月幸一說干就干,回去就把所有的呼吸法又集中起來,搭配上自己之前在《獵心情.人》副本的念能力練習方法一起研究。

    這個世界所屬的副本畢竟和那個副本不一樣,就算力量體系有點像,但區別還是很大的,所以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在移植後進行本土化改造。

    經過一段時間廢寢忘食地研究和練習,他終于將呼吸法和斑紋的控制改造好了。

    產屋敷耀哉知道這情況的時候激動得再次淚滿衣襟,當即把消息傳給柱們和培育師,讓他們過來和神無月幸一一起學習。

    神無月幸一也很開心自己的研究有成效,就在蝶屋這里當起了老師,只要回來蝶屋的鬼殺隊劍士,個個都要經過他的一頓磋磨。

    好在這樣的行動是有效的,雖然不可能讓所有的劍士的實力在一瞬間拔高起來。

    但是實力更強的柱們顯然適應能力也更好,對他教導的內容掌握得也更快,邊訓練邊出任務也不過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基本所有人就都隱約能摸到開啟斑紋的臨界點了。

    而其中實力最強的岩柱悲鳴嶼行冥更是在訓練開始一個月後就開了斑紋,之後又在神無月幸一的幫助下成功掌握了控制的方法。

    看著自己努力的結果,神無月幸一非常欣慰。

    他這段時日偶爾也會斷斷續續地看到原本沒有他介入的劇情線下的世界運轉。

    看到在蝴蝶香奈惠死後蝴蝶忍跟現在一樣自創了【蟲之呼吸】,但性格卻跟現在的率真還愛發脾氣不一樣,反而學著他的姐姐一直微笑著。

    看到了山間賣炭少年一家慘死,妹妹變成了鬼,而他也加入了鬼殺隊。

    看到膽小懦弱金發小少年哭哭啼啼,卻能一刀砍斷鬼的脖子。

    看到鬼殺隊豬頭少年咋咋呼呼,一往無前。

    更是看到煉獄杏壽郎會在未來某一天為保護隊友們燃盡生命,卻無法實現與鬼同歸于盡的結局。

    神無月幸一不知道那些具體都會在什麼時候發生,但是他相信,現在有了他新創造的呼吸法修煉方法,所有人的實力肯定都能更上一層!

    指不定不需要等到那個時候,他們就能一起消滅惡鬼了,到那時,他看到的小少年們,也不用再經歷這樣的事情了。

    .....

    等所有的工作終于都上了正軌,基本所有人都知道該怎麼修煉了,事情也算告一段落,神無月幸一終于不用一直再留在蝶屋坐鎮了,他當即就決定要出去外面出任務。

    他從給自己研究出了【時之呼吸】後,還一次都沒有用過。

    他覺得有必要去鍛煉鍛煉,不然到時候等鬼舞無慘找上門來,他的實力拼不過人家,那就很尷尬了,他可是一點都不想被對方抓回去當“壓寨夫君”,更不想真被他搞死。

    產屋敷耀哉對他的決定沒有意見,于是他當天就帶上自己新做的日輪刀,換上一身黑色的隊服,套上白色羽織,瀟灑地出了門。

    在利用自己的【異能力】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鬼後,他終于來到了那天蜘蛛山。

    在夢里,他看到這座山上有十二鬼月的下弦五在,這次他可不會讓他再留他了,正好還能試試自己的實力。

    神無月幸一決定好剛準備往山上去時,在半山腰上遠遠地就看到一個穿著戰國服飾,腰間別著刀劍,一頭黑發綁成高馬尾的人站在前方。

    莫名的熟悉感傳來,神無月幸一心里猛地一突,忍不住皺起眉頭。

    再仔細看,這人身上分明環繞著惡鬼的氣息,肯定也是惡鬼!但惡鬼中除了鬼舞無慘和童磨,自己應該沒有認識的了吧?

    他剛打算慢慢走近探一探,就見那人忽然轉過身來,露出了真容。

    “幸一君,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神無月幸一︰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