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紙片人同時求婚怎麼破

正文 第85章 第 85 章

    大膽?

    鄔星文不明所以。

    宿沿有什麼大膽的?

    這人——平日里雖然瞧著乖乖巧巧的, 但真要說,也確實大膽,在感情方面什麼事情都干得出來。但宿沿腳踏兩條船的事情, 應該沒直接鬧到盛校長面前吧?

    他面上不顯, 笑了下︰“盛校長,這話怎麼說?”

    宿沿正與校長對視, 看到後者眼中的復雜,心中登時警鈴大作。

    他不知道鄔星文和校長的關系究竟好到哪種程度, 或者校長三觀正到哪種地步, 生怕校長現在多說兩句, 暴露宿沿和沈宿擇之間的關系,導致之前的努力前功盡棄。

    “應該是說我和你這個關系吧?你是不是沒跟校長說我是個男的。而且我能和你在一起, 確實挺大膽的吧?如果關系曝光,我肯定要被你的女粉罵死。”

    宿沿哈哈一笑,趕緊圓了句,他抬手, 拉住鄔星文的手腕,小聲說,“學校里人太多了, 你現在暴露身份,不太好繼續待著。要麼跟我一起出去?”

    他壓低了聲音, “我答辯完了, 可以去酒店住。”

    鄔星文︰“嗯。”

    鄔星文來這一趟的目的就是宿沿,當然是宿沿說去哪里就去哪里。

    何況, 如果是酒店的話……

    鄔星文心中想到什麼, 眼眸中的光暗了暗。

    他沒繼續在意校長之前說的“大膽”, 只對校長說︰“之前約定好的演講, 我會來的。”

    校長還沉浸在宿沿竟然腳踏兩條船,把他學校里兩個知名人物一起“搞”了的無敵八卦中,他看看鄔星文,又看看不敢看他的宿沿,才點頭說︰“辛苦你了。”

    “沒事,這也是我的母校,當初受益良多,現在為母校盡薄力,是我應該做的。”

    兩人與校長告別。

    一號樓並不是教學樓,來這里的人不多,且大多數都是老師。

    宿沿一路上沒見過幾個人。

    倒是有些學生,在樓下的空地處徘徊,應該是在等鄔星文。

    宿沿直接帶鄔星文從另一頭的小門出。

    他問︰“橙汁沒來?”

    “來了。”鄔星文無奈,“我怕他跟我身邊暴露我身份,就沒讓他過來。沒想到還是被認出來了。”

    他聲音微啞,“沒能看到你答辯,抱歉。”

    “不需要道歉啊。”宿沿心虛,想到學校論壇里的那些帖子。

    ——鄔星文看不成答辯,也有他的一份推波助瀾在。

    “快走吧。”

    到底還是在學校,宿沿生怕被人爆出黃頭發學長和鄔星文在一起的消息,被沈宿擇看見。

    他一路悶頭疾馳,鄔星文長腿都差點跟不上。

    等兩人終于出了校門,坐進王成之開的保姆車中,宿沿微喘的氣息總算慢慢平息。

    鄔星文看宿沿出了一頭的汗,狐疑道︰“你這麼著急干什麼?”

    他眯了下眼,“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不愧是鄔星文!

    又猜對了!

    可惜宿沿早就預判了鄔星文的預判。

    ——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慌亂的海王了。

    現在的他是鈕鈷祿•海王。

    宿沿一臉淡定,搖頭說︰“不是啊,只是學校里好多你的粉絲,我怕他們把你堵住,我們就出不來了。到時候我們關系曝光,肯定還有很多認識的不認識的來找我要你簽名,或者八卦我們……”他故意湊過去,靠在鄔星文肩膀上,“而且我好不容易和你見一面,想多和你相處,被他們纏上,豈不是浪費時間。”

    鄔星文一頓。

    他原本覺得哪里不對,但宿沿毛茸茸的腦袋在他的脖頸處蹭,搞得他什麼都想不出。

    “別蹭了。”

    鄔星文聲音有些啞,沒再糾結,“先去酒店開個房。中午帶你去吃飯。”

    宿沿眼楮一彎,笑了下︰“好。”

    鄔星文對前面開車的王成之說︰“找個酒店。”

    王成之︰“附近比較好的是天城酒店。現在直接過去?”

    “嗯。”

    一行人抵達天城酒店。

    王成之還要回公司一趟,只把房卡交給鄔星文就走了。

    宿沿之前和祝啄就住在這里,上樓時,他有些尿急,幾乎房間門一開,直奔廁所去,等出來後,就見鄔星文蹙眉看著他,臉色有些發沉。

    宿沿︰“?”

    他小心翼翼問,“怎麼了?”

    ……鄔星文這臉色,活像是宿沿欠了他幾百萬不還。

    嚇人得很。

    宿沿難免不多想。

    ——難不成是趁他在廁所的這段時間,校長把他和沈宿擇的關系告訴鄔星文了???

    啊啊啊。

    很有可能!!

    宿沿心中崩潰。

    鄔星文前幾天和宿沿語音,還讓宿沿乖乖的,不要亂搞,不然就淦死他,他當時答應的好好地,結果轉頭就和學弟有一腿……現在一切曝光,他豈不是要血濺酒店???

    宿沿心中暗道不好,正想著如何解釋,就听鄔星文問︰“之前來過這個酒店?”

    ……這和想好的問題不一樣。

    宿沿一臉茫然︰“啊?”

    鄔星文冷笑一聲︰“一進門就知道廁所在哪個方向?你透視眼?”

    哦。

    原來是這個啊……

    宿沿輕咳一聲,摸摸鼻頭,張口就來︰“大學和我室友一起通宵喝酒,又去唱歌,回來學校門禁,早就不讓進了,不然要計分,我們就湊合湊合,在這個酒店開了個房。”

    他指了指衛生間的位置,“這個酒店格局都差不多,一眼就能看出來衛生間在哪,我又不傻。”

    “是嗎?”

    鄔星文眯著眼楮。

    宿沿表情誠懇︰“真的。”

    鄔星文神色冷淡︰“過來。”

    宿沿乖乖走過去。

    鄔星文按著宿沿的腦袋,低了點頭,親吻宿沿。

    兩人柔軟的唇觸踫在一起,緊跟著鄔星文主動加深些許,一吻畢,他退開一些,懶懶散散說︰“這次先信你,要讓我知道你騙我,你就完了。”

    宿沿心中松口氣,點頭說︰“我知道,你會淦死我。”

    鄔星文︰“……”

    宿沿︰“?”

    鄔星文沒吭聲。

    他安靜看一會兒宿沿,突然又低下頭親宿沿。

    這次先從嘴巴開始,緊跟著是下巴,隨後是宿沿白皙細長的脖頸。

    宿沿被鄔星文推到一旁,肩胛骨緊貼牆壁。

    他微微仰著頭,喉結被鄔星文的牙齒輕輕研磨,忍不住哼了聲,有些遭不住這種行為,但身體被鄔星文桎梏在原地,完全動彈不得。

    宿沿有些不明白,不知道自己剛剛的話,到底怎麼打開了鄔星文奇妙的開關。

    ——明明那是鄔星文自己說過的話。

    伸手抓住鄔星文的衣服,宿沿求饒說︰“別咬了。癢。”

    鄔星文低聲說︰“去床上。”

    宿沿臉一紅︰“□□的,不太好吧……”

    鄔星文眼眸上抬,親了下宿沿的下巴。他直接拿著遙控器,將窗簾拉上。厚重的窗簾緩緩合攏,將房間中最後一點光線也吞沒。

    房間中沒開燈。

    周圍一片昏暗,幾乎看不清擺設。

    鄔星文用輕緩的語氣說︰“沿沿,現在天黑了。”

    ……天、天黑了???

    真有你的啊鄔星文。

    這種鬼話你也說得出來???

    宿沿心中好笑,不過兩人之前更親密的事情也做過,他也不是那種扭捏的性格,再加上四周都是黑的,就算他臉紅,鄔星文也看不見。

    他干脆大大方方,隨著鄔星文一同摔進柔軟的床鋪中。

    兩人抱在一處親吻,姿態親密無間。

    過了會兒,宿沿忍不住將腦袋埋進鄔星文懷里,發出一小聲嗚咽。

    鄔星文在宿沿的耳邊親了下。

    宿沿看著近在咫尺的鄔星文的俊顏,恍惚間有種回到前幾天,祝啄也是這樣,抱著他親吻的場景中。兩個人雖然長相不同,性格不同,但在這一刻,卻有種莫名的重疊。

    他眼楮眯了下,使勁兒用腦袋蹭鄔星文的脖頸。

    “怎麼跟只貓一樣。”鄔星文又說。

    宿沿平緩了下心跳,他將唇貼在鄔星文鎖骨上,小聲問︰“那你喜歡我這樣嗎?”

    鄔星文︰“……你說呢?”

    他看著宿沿圓溜溜的清澈的眼眸,冷哼了聲,“如果不喜歡,我會幫你這樣?”說著,他的拇指用力一些,在宿沿臉上捏了下。

    宿沿“唔”了聲,笑起來。

    紙片人也太可愛了吧。

    要是現實也能有這麼一個紙片人就好了。

    兩人貼在一處,宿沿能清楚感覺到對方稍高一點的體溫,甚至能清楚數出鄔星文沉穩的心跳。又過了會,宿沿翻了個身,打了個小小的呵欠。

    他眼角多了點生理淚水,睡意朦朧說︰“有點困。”

    鄔星文便拍了拍宿沿的肩膀︰“睡吧。中午吃飯喊你。”

    “嗯。”

    宿沿找到一個舒服的姿勢,抱著鄔星文睡了。

    清淺的呼吸傳來,預示著宿沿已經陷入沉睡。

    鄔星文看著懷中的人,想到之前校長說過的話,宿沿著急出校門的樣子,皺了下眉。他拿出手機,想了想,在瀏覽器里翻找,許久才找出一個網址來。

    ——是許久未登錄的學校的論壇網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