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橫濱最強供應商

正文 第96章 第 96 章

    在藤岡隆道被兩位警官壓下去後, 眾人聚集在客廳中,齊齊地松了一口氣。

    本以為會遭遇到的是一場可怕的病毒擴散與傳染,結果可怕的紅疹子到最後不過是生漆過敏。

    大家火急火燎地趕到了客廳, 所幸是是虛驚一場。

    繃緊的弦驟然放松, 眾人面面相覷,眼神中滿是劫後余生的輕松感。

    雖然殺人病毒的陰影還在, 但是大家的恐慌感卻驟然下降了。

    “中也先生,沒想到你這麼年輕, 已經是一名醫生了啊, ”一旁的中森警官大力拍著他的後背, 眼中滿是贊賞。

    一旁偽裝成侍應生的怪盜基德看得一陣牙酸︰

    中森警官從來只會沖他嚷嚷著臭小子,生怕他把青子拐走。

    要麼就是張牙舞爪地沖過來想要逮住他, 然後笨頭笨腦地一頭扎進警察的人牆中,最後被自己人打得鼻青臉腫。

    不管怎麼說,他才不稀罕呢,基德咬著牙想。

    “但是我們上次見到中也先生的時候, 你不是說你算是工作人員嗎?”鈴木園子好奇地問神奈川優,她對帥哥的話一向記得很清楚。

    “嘛,怎麼說呢, 我算是……算是擁有那座樂園的一部分吧。”神奈川優沒想到時隔幾個月,園子小姐還記得一清二楚, 支支吾吾地想要搪塞過去。

    然而他的支支吾吾卻被園子看成了深有苦衷。

    “原來如此嗎, ”園子深諳少女文學的腦瓜子一轉,很快就自圓其說了, “原來中也先生你的內心深處不想要繼承祖輩龐大的家產, 一心向往醫學, 獨自打拼, 即使醉心醫學卻依舊要承擔家族的重任嗎?”

    “太感人了,實在太感人了,”園子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一張小手絹,開始擦拭起了不存在的眼淚。

    一旁的圍觀人群也紛紛投來贊賞的眼神。

    喂喂喂,你們也太好糊弄了吧……

    神奈川優再次感受到了東京的民風淳樸,他緊繃的身體微微放松起來。

    不管怎麼說,這一關,他差不多是過了。

    危機暫時解除了,雖然病毒的陰影依舊籠罩在眾人的心頭,但是氛圍已將不像剛才那樣緊繃。

    他們三三兩兩的,或坐在椅子上,或靠在客廳的觀景台上,自上下向地欣賞著俯瞰的景色。

    正當神奈川優倚著玻璃窗,有一搭沒一搭地想著病毒的事情,等著木分.身給他的反饋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打開手機,給他打電話的盡然是負責聯系他的橫濱政府項目組的組長。

    “莫西莫西,是橫濱世界樂園……”神奈川優剛開了一個頭就被打斷了。

    “神奈川先生,我問你,你現在是不是就在那首出事的飛艇上?”那位一向斯文沉穩的原山先生聲音第一次透露著急切。

    “是的,我在天空艇上。”神奈川優如是回答了他。

    很快,他就听見電話那頭一陣手忙腳亂的聲音,東西墜地的悶響,交錯的嘆氣與呻.吟。

    再然後,另外一個聲音就接過了電話,這是一個沉穩有力的聲音,“神奈川君,我是異能力特務科的種田,請你務必要一個人呆在安全的地方,不要與人群接觸,避免病毒的感染,保障您自己的安全。”

    “我們很快就會派人來接您回橫濱,在等待的期間,請不要吝嗇您治療的異能力食物,盡全力保證您自身的生命安全。”

    “關于您的異能力,我們已經提前報備好了,請盡情地使用吧。”

    再然後,這個人就風風火火地掛斷了電話,神奈川優就連一句話都沒有插得上。

    听著電話那頭傳來的忙音,神奈川優迷茫極了︰

    問題是,就算病毒來了他也能解決啊,把他救回去干什麼?

    還沒有等滿頭霧水的神奈川優回撥,第二個電話又來了,這是一個來自森鷗外的電話。

    “森先生,你打過來不會也是因為這艘天空艇上的病毒吧?”神奈川優一回生二回熟,截過了話頭。

    他疑惑地摸了摸鼻子,“你應該是知道的啊,我絕對不會被這場病毒影響到。”

    “優君,”森鷗外的語氣依舊帶著輕微的上挑,穿戴著潔白手套的手指輕輕捻起一枚黑色的棋子,放置在木質的棋盤上,“公主偶爾也需要呆在高塔里等待王子來救嘛。”

    “可是,還沒等你們過來,事情應該就會被我們解決吧。”神奈川優實話實說,“畢竟從橫濱到大阪至少也要兩個多個小時。”。

    天空艇已經飛行了將近三個小時了,還有三個小時,就將抵達大阪。

    “不會哦,我們這邊可是派了加緊特快,”森鷗外看著中原中也離開的方向,“優君,你只需要安安靜靜地等著就好啦。”

    “最需要小心的不是病毒,而是和你在一艘天空艇上的那個小男孩,江戶川柯南,數據顯示,他的周圍每天都會發生至少一件命案,要是在長時間的封閉環境中,死亡人數會直線上升,所以你最好不要見任何人,也不要吃任何東西。”

    “總之,小心一點不為過。”

    森鷗外不是怕病毒感染神奈川優,而是怕那個叫江戶川柯南的能力發動,將神奈川優選做死亡對象。

    “優君,要不你還是直接離開天空艇算了,憑借你的能力,做到這個輕輕松松吧。”森鷗外的手指q敲擊著棋盤,心中第一次不確定起來。

    再然後,神奈川優再次被電話那頭的人直接地掛斷電話。

    怎麼回事,一個兩個的,怎麼都在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

    還有那個江戶川柯南小朋友,是擁有什麼不得了的異能力嗎,還是說就是因為這個神奇的能力,才會間接地促成毛利先生成為東京的名偵探?

    畢竟,一天至少一個案件,就算是練手,也至少能成為專業級別了吧。

    然後在短短幾秒鐘後,第三個電話打過來了,是中原中也。

    神奈川優︰???

    懷著滿腔的疑惑,他接起了電話,“中也,怎麼你也給我打電話了?”

    剛說出口,他就察覺到了問題,他現在的假名就叫中也啊!

    神奈川優心虛地側過頭,果然,周圍的人都看過來了啊啊啊,好幾雙眼楮刷刷地投注到了他的身上。

    他渾身一僵,轉過頭去,假裝自己什麼都沒有說。

    “小優,……天空艇上有病毒……,……紅暹羅貓……你知道嗎?”在電話的那頭,中原中也的聲音略微急促,還帶著烈烈的風聲與模糊的破音。

    “中也,你那里信號不好嗎?怎麼聲音這麼模糊。”神奈川優努力辨認著電話那頭模糊不清的聲音。

    但是到了最後,神奈川優也只听見了斷斷續續的幾段話,甚至到了最後,直接忙音了。

    神奈川優盯著這個顯示了五分鐘內三個電話的手機,小小的腦袋中是大大的疑惑。

    ————————————————————————

    橫濱,武裝偵探社

    這件事關乎到橫濱,福澤諭吉一時間也無法鎮靜了。

    他嘗試著撥打亂步的手機,不出意外地關機了。

    他再次撥打了國木田獨步的手機,五秒鐘的電話短音後,電話那頭被接通了。

    “國木田,神奈川君和你在一起嗎?”福澤諭吉一上來就直奔主題。

    “在一起,他現在正在接電話,社長,您有什麼事情嗎?”國木田獨步看著不遠處背對著自己的神奈川優,壓低了聲音。

    無論他們的案件困難與否,社長一向都不會多過問,但是這一次卻破天荒打了電話,國木田獨步激動到手都在抖。

    福澤諭吉打通了電話,張張嘴,卻不知道說什麼了。

    被橫濱的消息沖擊過的大腦冷靜了下來,從始至終,他都沒有懷疑過自己社員的能力。

    國木田獨步雖然年輕,但是他是一個成熟穩重的好孩子。

    對于案件,他有著自己的能力與解決方法。

    “案件結束後,帶一點東京的特產回來吧。”福澤諭吉放緩了聲音。

    “是,社長。”第一次通過電話聯系社長的國木田獨步盡量克制住自己的激動。

    “祝君武運昌隆。”

    掛掉電話,福澤諭吉看著窗外的橫濱,嘆了一口氣。

    這位堅定的銀狼劍士第一次在神奈川優這件事情上猶豫不決。

    神奈川君的身份,到底應不應該告訴其他人?

    ——————————————————————————

    “你是誰,為什麼我之前沒有見過你?”柯南將小學生三人組擋在了身後,看著他身上熟悉的裝扮,腦海中有什麼呼之欲出,“你為什麼會知道紅暹羅貓會來的事情?”

    “從新聞上推斷的,這種事情,太簡單了,自然而然就知道了啊。”

    看著江戶川柯南茫然的視線,江戶川亂步善解人意地原諒了他,“沒關系,小孩子笨一點沒有關系的,世界上的笨蛋大人也有很多的。”

    “你們趕快去國木田還有優醬那里比較好啦,雖然你的鞋子、腰帶、手表有一點用處,但是來的人可是雇佣兵哦。”

    完全被看穿了……柯南僵在原地,幾乎被凍結的大腦中突然靈光一閃。

    “您是江戶川亂步,是那個橫濱的名偵探!”柯南雙目灼灼地看著江戶川亂步,激動地等待著他的回答。

    “是世界第一名偵探!”亂步雙手叉腰,氣鼓鼓地矯正柯南的說法。

    忽然,他抬起頭,一語雙管,“他們已經過來了哦。”

    柯南順著他的視線望過去,在天空艇的最上方,是一個模糊的黑影,他打開了天空艇的甲板,陸續有全副武裝的人從甲板那里下來。

    等等,不對,在上方的另一個角落,是不是有兩個更模糊的影子?

    其中一個,好像還飄著紫色的光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