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我師兄是燕赤霞

正文 第七十九章︰金符對決

    兩人劍尖指著對方,不過那倒霉蛋寧采臣處于中間。

    閆浩看著兩人停下來,便從屋頂一躍而下。

    他的出現,讓燕赤霞與夏侯劍客看了過去。

    看到兩人的目光,閆浩面露微笑地說道︰“真精彩,差點錯過兩名高手的對決。”

    兩人還沒有說話,被劍指著的寧采臣就先開口道︰“你怎麼會在這里?”

    “你能來蘭若寺,為啥我不能來?”

    閆浩反問了一句,看著向燕赤霞又道︰“況且,我來這里是為了見他。”

    燕赤霞眉頭一皺,眼前的人自己並沒有見過,來找自己有什麼事?

    不過不管什麼事,這地方並不是普通人能來的地方。

    “這里不是你們來的地方,趕緊走吧。”

    “我可是大老遠跑來見你的,怎麼可能現在就離去呢?”

    閆浩嘿嘿一笑,走了過去。

    這時那名夏侯劍客把劍收了起來,對燕赤霞說道︰“我定會再來找你決斗。”

    閆浩看向夏侯劍客,提醒道︰“喂,如果你現在就這麼離開,我看你以後就沒有機會找燕赤霞切磋了。”

    劇情中,這夏侯劍客與燕赤霞切磋後,在清理傷口的時候,被聶小倩勾引,之後被樹妖給吸成干尸。

    所以,閆浩忍不住好心提醒了一句。

    可夏侯劍客聞言,冷哼一聲便走了出去。

    對于夏侯劍客的選擇,閆浩只能搖了搖頭,自己非要作死,那有什麼辦法!

    如果他遇到聶小倩不起色心,可能會是另一種結局!

    閆浩並不想去管他的死活,提醒他一句,就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看到夏侯劍客走後,閆浩走到燕赤霞面前說道︰“燕大俠,別來無恙吧。”

    “這里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趕緊走吧。”

    對于燕赤霞的提醒,閆浩渾然不在意,因為在他的認知中,燕赤霞就是這副脾性。

    “我來這里是借宿的。”

    這會寧采臣突然說道。

    燕赤霞看向寧采臣問道︰“你膽子大不大?”

    “當然大。”寧采臣左右看了一眼回了一句。

    “看那邊。”

    寧采臣聞言看去,燕赤霞突然“啊”的大叫一聲。

    寧采臣嚇得瞬間躲

    到,站在一旁的閆浩的身後。

    燕赤霞看著寧采臣那副表情,一字一頓地說道︰“這都把你嚇成這樣,還是趕緊離開吧。”

    說完,不等兩人說話,燕赤霞便往自己的住處而去。

    閆浩拍了拍寧采臣的肩膀,說了一聲︰“放心吧,你住這里還死不了的。”

    如果寧采臣就在蘭若寺中死掉,怎麼會有那一段人鬼情未了呢?

    閆浩說完,便往燕赤霞的住處走去。

    燕赤霞剛回到住處,便听到腳不聲,頓時走去開門,而打開門的瞬間,便看到一臉微笑的閆浩。

    “你為啥還不走?”

    “我為啥要走?”閆浩反問了一句。

    “難道你不怕鬼?”

    “鬼?”

    閆浩嘿嘿笑道︰“不怕,我還想見一見鬼長什麼樣呢!”

    听到這話,燕赤霞搖了搖頭,知道自己說再多也沒用了。

    頓時就想把門關上。

    可閆浩看到連忙攔道︰“燕大俠,你別忙著關門啊,我們聊聊唄。”

    燕赤霞雙手各自扶著一扇門,把頭伸出門外,冷聲問道︰“我和你有什麼好聊的?”

    “嗯,我略懂一點道術,我知道你是大法師,我想向你請教一下。”

    “你會道術?”燕赤霞一臉的狐疑之色。

    “對。”

    閆浩點了點頭︰“你不相信,我現在給你施展看一下。”

    答完,閆浩伸出右手食指,咬破手指,在左手掌心中畫了一個陰陽魚,同時嘴里念道︰“天地無極,乾坤借法。”

    念完,閆浩左手掌對著院子里面的地面。

    “轟……”

    一聲巨響,院子里面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坑。

    實則這咒語默念就行了,可閆浩就是故意念給燕赤霞听。

    燕赤霞看向院子里的那個巨坑,眉頭微微皺起,怎麼他用的道術與自己的一樣?

    燕赤霞的一身道術,其實是在年輕時一次機遇下而得到的,包括軒轅劍。

    在之前他不過是一名捕快而已。

    而乾坤借法是在一本道書里面學到的,不過很多道術都看不清楚,只能學到一點皮毛。

    他生平最恨貪官污吏,又因為奸臣當道,所以退出江湖隱居。

    而之後收養了一名孤兒,他為那名孤兒取名為拾兒。

    之後把自己所學的本領傳授給了拾兒

    ,在一次斗鬼王九尾狐後,兩人便分別了。

    如今燕赤霞隱居在蘭若寺,苦修道術,同時在這里看住一只千年樹妖,防止這樹妖作亂人間……

    ……

    話說回來。

    燕赤霞看到閆浩施展乾坤借法,頓時問道︰“你這道術是從哪里學來的?”

    “當然是我師傅教我的啊。”

    閆浩胡謅亂道︰“不過他老人家去世了,我還有很多都不懂,不過听聞燕大俠,你是斬妖除魔的正義之士,便仰慕而來了。”

    燕赤霞也沒用多想,點了點頭,說道︰“進來說吧。”

    閆浩嘿嘿一笑,走了進去,同時把門關上。

    兩人對坐著,閆浩就忍不住問道︰“對了,燕大俠,你會乾坤訣幾式?”

    燕赤霞听到這話,疑惑道︰“乾坤借法還有其它法訣嗎?”

    “當然有啊,難道你不知道?”

    燕赤霞搖了搖頭︰“不清楚,不過我只會乾坤借法。”

    燕赤霞說完,感覺有些不對,他怎麼知道自己會乾坤借法?

    “你怎麼知道我會乾坤借法?”

    閆浩聞言,心里咯 一下,自己還是太急切了啊!

    “噢,是這樣的,我師傅以前跟我說過,我有個師叔,他道法相當厲害,而且還有一把神器名為軒轅劍。

    剛才我看到你與那人切磋,發現你手中的劍,好像與我師傅介紹的一模一樣,所以我大膽的猜測,你是我師叔的徒弟,我才會這麼一問。”

    燕赤霞對于閆浩的話,半信半疑,因為他得到軒轅劍與道書,不過是在一個山洞里面發現的。

    而軒轅劍的主人,當時已經變成一堆白骨,那副白骨並沒有留下遺言,所以不知道人家生前叫什麼名字。

    “你師傅叫什麼名字?”

    “我師傅叫林道人。”

    “那你師叔呢?”

    “我師叔叫四目道人。”

    閆浩看著燕赤霞並沒有懷疑,心里松了一口氣。

    剛才說的兩人名字,不過是以前看過的僵尸先生里面的兩位道長罷了!

    如今燕赤霞隱居在蘭若寺,苦修道術,同時在這里看住一只千年樹妖,防止這樹妖作亂人間……

    ……

    話說回來。

    燕赤霞看到閆浩施展乾坤借法,頓時問道︰“你這道術是從哪里學來的?”

    “當然是我師傅教我的啊。”

    閆浩胡謅亂道︰“不過他老人家去世了,我還有很多都不懂,不過听聞燕大俠,你是斬妖除魔的正義之士,便仰慕而來了。”

    燕赤霞也沒用多想,點了點頭,說道︰“進來說吧。”

    閆浩嘿嘿一笑,走了進去,同時把門關上。

    兩人對坐著,閆浩就忍不住問道︰“對了,燕大俠,你會乾坤訣幾式?”

    燕赤霞听到這話,疑惑道︰“乾坤借法還有其它法訣嗎?”

    “當然有啊,難道你不知道?”

    燕赤霞搖了搖頭︰“不清楚,不過我只會乾坤借法。”

    燕赤霞說完,感覺有些不對,他怎麼知道自己會乾坤借法?

    “你怎麼知道我會乾坤借法?”

    閆浩聞言,心里咯 一下,自己還是太急切了啊!

    “噢,是這樣的,我師傅以前跟我說過,我有個師叔,他道法相當厲害,而且還有一把神器名為軒轅劍。

    剛才我看到你與那人切磋,發現你手中的劍,好像與我師傅介紹的一模一樣,所以我大膽的猜測,你是我師叔的徒弟,我才會這麼一問。”

    燕赤霞對于閆浩的話,半信半疑,因為他得到軒轅劍與道書,不過是在一個山洞里面發現的。

    而軒轅劍的主人,當時已經變成一堆白骨,那副白骨並沒有留下遺言,所以不知道人家生前叫什麼名字。

    “你師傅叫什麼名字?”

    “我師傅叫林道人。”

    “那你師叔呢?”

    “我師叔叫四目道人。”

    閆浩看著燕赤霞並沒有懷疑,心里松了一口氣。

    剛才說的兩人名字,不過是以前看過的僵尸先生里面的兩位道長罷了!

    如今燕赤霞隱居在蘭若寺,苦修道術,同時在這里看住一只千年樹妖,防止這樹妖作亂人間……

    ……

    話說回來。

    燕赤霞看到閆浩施展乾坤借法,頓時問道︰“你這道術是從哪里學來的?”

    “當然是我師傅教我的啊。”

    閆浩胡謅亂道︰“不過他老人家去世了,我還有很多都不懂,不過听聞燕大俠,你是斬妖除魔的正義之士,便仰慕而來了。”

    燕赤霞也沒用多想,點了點頭,說道︰“進來說吧。”

    閆浩嘿嘿一笑,走了進去,同時把門關上。

    兩人對坐著,閆浩就忍不住問道︰“對了,燕大俠,你會乾坤訣幾式?”

    燕赤霞听到這話,疑惑道︰“乾坤借法還有其它法訣嗎?”

    “當然有啊,難道你不知道?”

    燕赤霞搖了搖頭︰“不清楚,不過我只會乾坤借法。”

    燕赤霞說完,感覺有些不對,他怎麼知道自己會乾坤借法?

    “你怎麼知道我會乾坤借法?”

    閆浩聞言,心里咯 一下,自己還是太急切了啊!

    “噢,是這樣的,我師傅以前跟我說過,我有個師叔,他道法相當厲害,而且還有一把神器名為軒轅劍。

    剛才我看到你與那人切磋,發現你手中的劍,好像與我師傅介紹的一模一樣,所以我大膽的猜測,你是我師叔的徒弟,我才會這麼一問。”

    燕赤霞對于閆浩的話,半信半疑,因為他得到軒轅劍與道書,不過是在一個山洞里面發現的。

    而軒轅劍的主人,當時已經變成一堆白骨,那副白骨並沒有留下遺言,所以不知道人家生前叫什麼名字。

    “你師傅叫什麼名字?”

    “我師傅叫林道人。”

    “那你師叔呢?”

    “我師叔叫四目道人。”

    閆浩看著燕赤霞並沒有懷疑,心里松了一口氣。

    剛才說的兩人名字,不過是以前看過的僵尸先生里面的兩位道長罷了!

    如今燕赤霞隱居在蘭若寺,苦修道術,同時在這里看住一只千年樹妖,防止這樹妖作亂人間……

    ……

    話說回來。

    燕赤霞看到閆浩施展乾坤借法,頓時問道︰“你這道術是從哪里學來的?”

    “當然是我師傅教我的啊。”

    閆浩胡謅亂道︰“不過他老人家去世了,我還有很多都不懂,不過听聞燕大俠,你是斬妖除魔的正義之士,便仰慕而來了。”

    燕赤霞也沒用多想,點了點頭,說道︰“進來說吧。”

    閆浩嘿嘿一笑,走了進去,同時把門關上。

    兩人對坐著,閆浩就忍不住問道︰“對了,燕大俠,你會乾坤訣幾式?”

    燕赤霞听到這話,疑惑道︰“乾坤借法還有其它法訣嗎?”

    “當然有啊,難道你不知道?”

    燕赤霞搖了搖頭︰“不清楚,不過我只會乾坤借法。”

    燕赤霞說完,感覺有些不對,他怎麼知道自己會乾坤借法?

    “你怎麼知道我會乾坤借法?”

    閆浩聞言,心里咯 一下,自己還是太急切了啊!

    “噢,是這樣的,我師傅以前跟我說過,我有個師叔,他道法相當厲害,而且還有一把神器名為軒轅劍。

    剛才我看到你與那人切磋,發現你手中的劍,好像與我師傅介紹的一模一樣,所以我大膽的猜測,你是我師叔的徒弟,我才會這麼一問。”

    燕赤霞對于閆浩的話,半信半疑,因為他得到軒轅劍與道書,不過是在一個山洞里面發現的。

    而軒轅劍的主人,當時已經變成一堆白骨,那副白骨並沒有留下遺言,所以不知道人家生前叫什麼名字。

    “你師傅叫什麼名字?”

    “我師傅叫林道人。”

    “那你師叔呢?”

    “我師叔叫四目道人。”

    閆浩看著燕赤霞並沒有懷疑,心里松了一口氣。

    剛才說的兩人名字,不過是以前看過的僵尸先生里面的兩位道長罷了!

    如今燕赤霞隱居在蘭若寺,苦修道術,同時在這里看住一只千年樹妖,防止這樹妖作亂人間……

    ……

    話說回來。

    燕赤霞看到閆浩施展乾坤借法,頓時問道︰“你這道術是從哪里學來的?”

    “當然是我師傅教我的啊。”

    閆浩胡謅亂道︰“不過他老人家去世了,我還有很多都不懂,不過听聞燕大俠,你是斬妖除魔的正義之士,便仰慕而來了。”

    燕赤霞也沒用多想,點了點頭,說道︰“進來說吧。”

    閆浩嘿嘿一笑,走了進去,同時把門關上。

    兩人對坐著,閆浩就忍不住問道︰“對了,燕大俠,你會乾坤訣幾式?”

    燕赤霞听到這話,疑惑道︰“乾坤借法還有其它法訣嗎?”

    “當然有啊,難道你不知道?”

    燕赤霞搖了搖頭︰“不清楚,不過我只會乾坤借法。”

    燕赤霞說完,感覺有些不對,他怎麼知道自己會乾坤借法?

    “你怎麼知道我會乾坤借法?”

    閆浩聞言,心里咯 一下,自己還是太急切了啊!

    “噢,是這樣的,我師傅以前跟我說過,我有個師叔,他道法相當厲害,而且還有一把神器名為軒轅劍。

    剛才我看到你與那人切磋,發現你手中的劍,好像與我師傅介紹的一模一樣,所以我大膽的猜測,你是我師叔的徒弟,我才會這麼一問。”

    燕赤霞對于閆浩的話,半信半疑,因為他得到軒轅劍與道書,不過是在一個山洞里面發現的。

    而軒轅劍的主人,當時已經變成一堆白骨,那副白骨並沒有留下遺言,所以不知道人家生前叫什麼名字。

    “你師傅叫什麼名字?”

    “我師傅叫林道人。”

    “那你師叔呢?”

    “我師叔叫四目道人。”

    閆浩看著燕赤霞並沒有懷疑,心里松了一口氣。

    剛才說的兩人名字,不過是以前看過的僵尸先生里面的兩位道長罷了!

    如今燕赤霞隱居在蘭若寺,苦修道術,同時在這里看住一只千年樹妖,防止這樹妖作亂人間……

    ……

    話說回來。

    燕赤霞看到閆浩施展乾坤借法,頓時問道︰“你這道術是從哪里學來的?”

    “當然是我師傅教我的啊。”

    閆浩胡謅亂道︰“不過他老人家去世了,我還有很多都不懂,不過听聞燕大俠,你是斬妖除魔的正義之士,便仰慕而來了。”

    燕赤霞也沒用多想,點了點頭,說道︰“進來說吧。”

    閆浩嘿嘿一笑,走了進去,同時把門關上。

    兩人對坐著,閆浩就忍不住問道︰“對了,燕大俠,你會乾坤訣幾式?”

    燕赤霞听到這話,疑惑道︰“乾坤借法還有其它法訣嗎?”

    “當然有啊,難道你不知道?”

    燕赤霞搖了搖頭︰“不清楚,不過我只會乾坤借法。”

    燕赤霞說完,感覺有些不對,他怎麼知道自己會乾坤借法?

    “你怎麼知道我會乾坤借法?”

    閆浩聞言,心里咯 一下,自己還是太急切了啊!

    “噢,是這樣的,我師傅以前跟我說過,我有個師叔,他道法相當厲害,而且還有一把神器名為軒轅劍。

    剛才我看到你與那人切磋,發現你手中的劍,好像與我師傅介紹的一模一樣,所以我大膽的猜測,你是我師叔的徒弟,我才會這麼一問。”

    燕赤霞對于閆浩的話,半信半疑,因為他得到軒轅劍與道書,不過是在一個山洞里面發現的。

    而軒轅劍的主人,當時已經變成一堆白骨,那副白骨並沒有留下遺言,所以不知道人家生前叫什麼名字。

    “你師傅叫什麼名字?”

    “我師傅叫林道人。”

    “那你師叔呢?”

    “我師叔叫四目道人。”

    閆浩看著燕赤霞並沒有懷疑,心里松了一口氣。

    剛才說的兩人名字,不過是以前看過的僵尸先生里面的兩位道長罷了!

    如今燕赤霞隱居在蘭若寺,苦修道術,同時在這里看住一只千年樹妖,防止這樹妖作亂人間……

    ……

    話說回來。

    燕赤霞看到閆浩施展乾坤借法,頓時問道︰“你這道術是從哪里學來的?”

    “當然是我師傅教我的啊。”

    閆浩胡謅亂道︰“不過他老人家去世了,我還有很多都不懂,不過听聞燕大俠,你是斬妖除魔的正義之士,便仰慕而來了。”

    燕赤霞也沒用多想,點了點頭,說道︰“進來說吧。”

    閆浩嘿嘿一笑,走了進去,同時把門關上。

    兩人對坐著,閆浩就忍不住問道︰“對了,燕大俠,你會乾坤訣幾式?”

    燕赤霞听到這話,疑惑道︰“乾坤借法還有其它法訣嗎?”

    “當然有啊,難道你不知道?”

    燕赤霞搖了搖頭︰“不清楚,不過我只會乾坤借法。”

    燕赤霞說完,感覺有些不對,他怎麼知道自己會乾坤借法?

    “你怎麼知道我會乾坤借法?”

    閆浩聞言,心里咯 一下,自己還是太急切了啊!

    “噢,是這樣的,我師傅以前跟我說過,我有個師叔,他道法相當厲害,而且還有一把神器名為軒轅劍。

    剛才我看到你與那人切磋,發現你手中的劍,好像與我師傅介紹的一模一樣,所以我大膽的猜測,你是我師叔的徒弟,我才會這麼一問。”

    燕赤霞對于閆浩的話,半信半疑,因為他得到軒轅劍與道書,不過是在一個山洞里面發現的。

    而軒轅劍的主人,當時已經變成一堆白骨,那副白骨並沒有留下遺言,所以不知道人家生前叫什麼名字。

    “你師傅叫什麼名字?”

    “我師傅叫林道人。”

    “那你師叔呢?”

    “我師叔叫四目道人。”

    閆浩看著燕赤霞並沒有懷疑,心里松了一口氣。

    剛才說的兩人名字,不過是以前看過的僵尸先生里面的兩位道長罷了!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