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穿成農門惡婆婆

正文 第516章 人,沒綁錯吧?

    江元思一拍屁股走人,那是什麼事都沒有,可留下的那個女人,她要怎麼辦?

    這又不是21世紀,不是chu女了也沒事,大不了找個不介意的男人就是了。

    但未婚懷孕……

    那也是黑歷史好嗎?

    何況這還是封建思想特別濃的古代,隨便一點流言都能害死人的時代,若是家里的哪個姑娘遭了手,她還能活?!

    葉瑜然只感覺後背一陣一陣的涼意,感受到了這個世界最大的惡意。

    “那戶人家,還在找他嗎?”她臉上的神色一冷,問道。

    豹哥點頭︰“嗯,還在走。不過他們不知道這小子已經不在他們那了,已經流串到我們這里了,要不然這小子哪里還會像現在這樣逍遙自在,早就被人給打死了……”

    其實也是巧了,豹哥從衙役那里得了線索之後,他手里正好有一個小弟就是當地人,便把這個人派了過去。

    他回去就跟回家似的,想要打听什麼不要太容易。

    正好家鄉有不少八卦,故事中的主角一對,很快就找到了“原型”。

    他不放心,怕弄錯了,還特地花了點小錢,收買了那戶人家的家僕,听到了更多細節。

    宿華鎮可比安九鎮大多了,高門大戶也比安九鎮多。

    只不過江元思勾搭的這位錢大小姐,到不算什麼高門大戶,不過是近幾年剛冒頭的爆發戶而已。

    手里有點小錢,開始講排場了,但底韻不足。

    否則,連朱八妹都能听出江元思的“詩文”有問題,這位錢大小姐卻听不出來,這說明什麼?

    錢大小姐,很可能不通文墨。

    一問,還真是這樣——錢家在發家之後,才請的教書先生,卻被錢大小姐給氣跑了。

    錢大小姐一心想要擠入上流社會,卻發現自己是被嘲笑的對象,根本擠不進去,她就發了誓︰我要嫁給讀書人,更換門庭。

    就在這時,十分具有欺騙性的江元思出現了……

    “豹哥,我想讓你再幫我一個忙。”葉瑜然說道。

    豹哥一听,便道︰“朱大娘,你盡管說,你跟我還客氣?”

    葉瑜然附到他耳邊,如此這般的交待了起來。

    豹哥驚訝︰“朱大娘,這小子得罪你了,要不然你怎麼會這樣對付他?”

    葉瑜然冷著一張臉說道︰“為民罰害。”

    豹哥見她不願意說,也沒有強求。

    這天,江元思再次在朱家受挫,感覺到特別惱火。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從上次被人“搶劫”,還被揍了一頓之後,他就特別倒霉。

    幾次來找朱八妹,她都沒有落單,身邊一直跟著人。

    江元思懷疑︰“朱家人,不會發現了嗎?”

    他站在幾棵樹後面,微眯了眸子。

    ——若是朱家人發現了,他應該怎麼辦呢?

    前面已經投入了那麼多時間和金錢,尤其是還被搶了一個銀鐲子,江元思全部算在了朱八妹頭上,哪里舍得就這樣算了。

    他以前泡那麼多女人,都沒有一個像朱八妹這麼難搞定。

    院子里,傳來朱八妹跟兩個小孩子玩得開心的聲音,偶爾還有其他人說話的聲音。

    江元思站了一會兒,腿都酸了,結果還是不見清場。

    沒辦法,他只能選擇“暫時撤退”。

    “唉……看來,我又得下次再來了。”

    掂了掂手里的點心,江元思只能取出來,自己吃掉了。

    一邊往回走,他一邊考慮著,若暗中沒辦法接觸朱八妹,那麼他是不是該換一個方法呢?

    雖然他也挺不願意跟人家父母打交道的,但若是沒有辦法,這也不失為一個選擇。

    就是到時候想要“甩”人的時候,麻煩了點……

    “沒事,大不了到時候再換一個……”

    江元思的話音未落,一根棍子出現在他腦後,猛然敲了下來。

    “踫——”

    江元思根本來不及反應,兩眼一翻,就暈倒在了地面上。

    拿棍子的大漢朝灌木叢中招手︰“快點,豹哥還等著呢。”

    “哎,來了!”

    幾個男人沖了出來,在江元思綁好,塞了嘴巴,就在腦袋上套了一個袋子,塞進了麻布袋子里。

    安九鎮外的一條小路上,有一間破廟。

    此時,廟外停靠著一車不起眼的馬車。

    一個人站在破廟外,听到馬蹄聲,他抬起了一下頭。

    “豹哥,人來了。”

    坐在石頭上的豹哥也看到了,他站了起來︰“嗯!”

    “豹哥,人綁到了。”

    “確定沒綁錯吧?”

    “沒有,我們讓朱家兄弟幫忙確定過了。”

    “那就好,抬進廟里去,把第三條腿給我廢了。”

    “啊?!”小弟一臉震驚。

    ——不是吧,豹哥,這人跟你有仇啊?!

    豹哥冷臉︰“啊什麼啊,趕緊。”

    他才不會承認,當初朱在娘讓他這樣做的時候,他也是這種反應。

    要不是朱大娘家的姑娘年紀還小,他都差點以為……

    “啊……”

    江元思是直接被疼醒的,他慘叫一聲。

    只可惜,聲音全部被嘴上的一塊破布給捂住了,並沒有飄出多遠。

    直到這時,他才發現自己被綁得嚴嚴實實的。

    不僅如此,連頭上也被人套了一個袋子,根本看不到是什麼人對他下的手。

    ——啊,好疼!

    ——他們竟然敢,竟然敢……

    感受著疼痛的部位,江元思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居然有一天會被人強行給廢了那個地方。

    眼淚水都從他的眼角流了出來。

    ——嗚嗚嗚……他還那麼年輕,他還沒留下江家的種呢,他們怎麼敢?!

    外面,靜悄悄的,沒有任何人說話。

    唯一能夠听到的,則是對方收拾東西的聲音。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幾個大漢互相打著手勢。

    其中四個負責按住江元思,另一個則舉起了一根大棍,狠狠的敲向了他的腿。

    “踫——”

    江元思疼得面目猙獰,整個身體都彈了起來。

    只是很快,他被人給按住了。

    大棍,再一次落下,敲向了他的另一條腿。

    “踫——”

    江元思幾乎疼得暈過去。

    他想,他的骨頭肯定斷掉了。

    至此,對方才停手,還將他抬到了一輛馬車上。

    身體的疼痛,讓他幾乎保持不住意識的清楚。

    他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斷斷續續的,等他再一次清醒時,發現自己已經被人傷了藥——沒有接骨頭,直接上藥的那種。

    然後他听到了吵鬧聲。

    “老爺,就是他,就是他欺騙了大小姐的感情!”

    他還沒搞清楚是怎麼回事,腦袋上的套子一下子就被人給扯開了。

    突然的光明,刺激得他條件反射的閉上了眼楮。

    “蓄生——”

    伴隨著一聲大罵,一只腳踹到了他身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