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八零之擎爺寵壞我

正文 第484章 父母的愛,堅不可摧

    晚上萬荷花和姜立國給顧晚打電話,萬荷花言語之間的感謝之情掩飾不住︰“還是我們晚晚厲害,能帶她姐姐做生意,等以後

    你們生意做大,舅媽給你看孩子。”

    萬荷花老早操心姜月寒離婚以後怎麼過日子,如今讓她和顧晚一起打拼,那是一千個一萬個放心。

    “舅媽你說這話太客氣了,我們姐姐妹妹應該的。”

    姜立國把電話搶過來︰“晚晚你們放心做,虧本舅舅給你兜著。”

    話雖如此,兩口子對顧晚特別有信心。

    瞧人家商店開的,不比她爸差。

    舅舅從小就疼顧晚,幫忙兜著的話不是虛言。

    姜月寒苦于自己沒資金,就沒投資。

    未曾料到這消息傳回家,萬荷花隔天跑過來,拿來不少補品給顧晚,順便給姜月寒塞來一千塊錢。

    一千塊錢對于普通家庭不少了。

    姜月寒不想給父母添麻煩,沒開口管家里要。

    閨女不要,但父母少不得操心。

    萬荷花和姜月寒說︰“你妹妹她們賺得多,本錢多,可你不能一分不拿,多少咱要做到位。”

    多少表示下自己的心意。

    姜月寒結婚離婚,爸媽沒少費心。

    現在她開店,她們估計把存款都拿出來了。

    這一千塊錢格外沉重。

    萬荷花家里工作要忙,下午坐客車離開。

    姜月寒把一千塊給哦顧晚送去︰“這是我媽給的。”

    顧晚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她很感謝舅媽對她的信任。

    收起錢,顧晚在本子上幾下這筆賬︰“你現在不止是勞動力股東,也是有資金投入的。”

    肚子滾動,顧晚沉吟著捂住。

    肉眼可見,隔著毛衣裙,孩子在踢肚子。

    那叫一個歡實。

    顧晚無奈笑罵︰“這孩子特別不老實,我都怕是個性子活潑不好管教的。”

    姜月寒看的新奇︰“活潑的才好呢。”

    “你和鐘暮現在怎麼樣了?”

    她上次去商店,看到鐘暮幫月寒姐搬衣服,二人之間的劍拔弩張的感覺少很多。

    說起鐘暮,姜月寒臉頰滾熱,和熟透的桃子似的。

    “就那樣,他總在我眼前晃,看得多也就習慣了。”

    對顧晚姜月寒沒設防,有啥說啥︰“只是我經過劉峰以後,很難敞開心扉去喜歡誰,我對他不討厭,卻也算不得喜歡。”

    顧晚點頭︰“慢慢來,不急。”

    “嗯,我現在不想談兒女私情,我只想做生意。”

    顧晚臉上有點疲憊之色,肚子又脹又累,怎麼躺都不舒服。

    小腿腫的一按一個坑。

    姜月寒把她扶上樓︰“你躺著休息會兒,我回商店把剩下的幾件衣服底子清理了。”

    “你不用去,讓巧兒賣。”

    “沒事,我在觀察下市場。”

    顧晚知她閑不下來也不攔著︰“那你去吧。”

    姜月寒離開,顧晚躺在床上小憩。

    小鎮杏花微雨,一夢入深。

    淅淅瀝瀝的雨沿著房檐滴落,牆上的紅漆字被雨水打的更深,自行車彈著鈴聲,人們著急的往家趕去。

    急促的小巷子里,穿著西裝的高瘦男人撐著傘,臭屁的整理頭發。

    金絲框眼鏡架在鼻梁上,多了幾分斯文敗類的味道。

    他抬手敲門,很快從里面走出來個女人。

    二人見面,那就是天雷勾地火,天地間只剩下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激情過後,馮若蘭勾著賀澤晨的脖子,心滿意足。

    真好,顧晚上她的心上人,她把顧晚心上人給上了。

    “你覺得,是我味道好,還是顧晚味道好?”

    馮若蘭眯眼問。

    她和賀澤晨無意間認識。

    被姜寧堵在報社揍過以後,馮若蘭的臉也丟光了,她只好消停的在一家小的不能再小的報社里上班。

    負責一塊很小的版面。

    馮若蘭剛去報社的時段,是賀澤晨最慘的一段時間。

    父親過世,母親一病不起,他的經濟來源枯萎,他吃不起飯裝不了逼,人生像被玻璃罐子罩住。

    灰蒙蒙的。

    他成了1987年最慘的虐心故事的男主。

    賀澤晨到處找朋友借錢,無意間和馮若蘭踫到。

    馮若蘭開苞後,嘗過男人的滋味兒,目前吃不動陸擎,她也想找個皮相好的男人揮霍時光,而長相還不錯的賀澤晨就成了她的

    首選。

    二人勾搭到一起,事後談心,互訴衷腸,也知道自己現在的慘狀都和顧晚陸擎有關系。

    失去後賀澤晨才知道顧晚的好,他想霸佔顧晚,馮若蘭想霸佔陸擎。

    狗男女一拍即合,平時互相解寂寞,在暗搓搓搞事情。

    賀澤晨沒錢,既嫖了女人還能花馮若蘭的錢。

    “自然是你的滋味兒更好些。”因為他根本沒嘗過顧晚什麼味兒。

    當然要說她好。

    馮若蘭腦補顧晚不檢點,和賀澤晨發生過關系。

    越發篤定,同樣是殘花敗柳,自己比顧晚更好的想法。

    顧晚不知道他們在背地里討論她,她現在睡的很不踏實,夢里自己溺水,腿腳被淤泥纏住,怎麼都掙脫不開。

    門輕輕關上,陸擎脫下沾滿涼意的工裝衣服掛在牆上,他搓暖手,抬起顧晚的腿放到自己腿上幫她揉捏。

    腿又抽筋了。

    生孩子真辛苦。

    束縛感褪去,顧晚迷糊醒來,視野里出現個帥氣的男人。

    顧晚知道是陸擎。

    “你回來了。”

    她啞著嗓子問。

    這覺睡的好累。

    陸擎看著她腫成饅頭的腿,眸色漸深。

    他做什麼都不夠。

    “看什麼呢,我想起來。”

    睡了一小會兒就腰酸背痛的。

    陸擎松開她的腿,輕松把她抱起來,讓她靠在牆上歇著︰“今天嗓子難受嗎?”

    顧晚搖頭︰“好很多了。”

    “嗯。”

    這人今天好奇怪,悶悶不樂的。

    顧晚艱難爬起來,跪在床上隔著大肚子抱住他的肩膀。

    陸擎垂著頭,到眉梢長的劉海兒擋住他的眼楮,顧晚抱著他的頭疲憊的哄他︰“怎麼了?”

    “在外面遇見挫折了?”

    腰身一緊。

    陸擎將面埋進她胸口,很快傳來溫熱和悶悶的顫音︰“老婆,生完這個,咱們別生了。”

    天知道,這幾個月他有多擔心,有多痛苦。

    他身為一個男人,不能幫她分擔,看她承受一切。

    陸擎覺得他狗屁都不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