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王者戰神

正文 第650章 雲里花

    王有福欲說還休,看樣子,有什麼話,不好直說。

    此時,江南說道︰“你有什麼話,但說無妨,不必隱瞞。我來你這里,就是為了解決問題的。”

    王有福有些為難 說道︰“這位先生,根據你目前的狀況來看,你的身體,的確是很糟糕,因此,你必須要馬上接受治療診斷。

    但是,我沒什麼把握,因為你的情況非常的特殊啊。”

    江南想說什麼,鄭清兒搶著說道︰“我說王有福,要是不特殊,你覺得,以我的醫術,還用得著跑你福源堂來嗎,實際上,我是

    想來你這里,找一種藥物罷了,要不然,根本用不著你。”

    王有福很納悶,撓撓頭說道︰“姑奶奶,你想要的那種藥,現在很難搞的啊,幾乎快要絕跡了呢。”

    鄭清兒瞪大了杏眼,沒好氣的說道︰“你再說一遍,到底有沒有雲里花?”

    “哎,你也知道的,雲里花很難抓到的,它的環境很獨特,長期在空中飄浮,生長的也極慢,想要入藥,至少需要上百年。所以

    ,必須要在人跡罕至的地方,才可以活成。”

    王有福一邊解釋,一邊悄悄的看鄭清兒的臉色,似乎特別害怕她。

    鄭清兒當時就急了,直接抓住了他的耳朵,怒吼道,“你給我听好了,本小姐今天是勢在必得,否則,我就拆了你這福源堂。”

    “這……”王有福簡直為難極了。

    而就在此刻,突然一聲怒吼傳來。

    “好大的口氣,你算什麼東西,竟敢在這里放肆。堂堂的一個大少爺,這樣沒羞沒臊的嗎,在一個小丫頭片子面前,低三下四的

    ,簡直有辱門風,讓人瞧不起福源堂。”

    說話間,一群人走來了。

    說話的是個中年男人,步伐穩健,看的出來,是個內家高手。

    他聲如洪鐘,怒氣沖沖,氣勢逼人。

    王有福看見他,並沒有理會,但是,其他人卻對他畢恭畢敬,連忙低下頭,齊聲喊著大師兄。

    這位是福源堂的大師兄林宇,無論是醫術還是本領,都是頂尖的。

    尤其是堂主病重之後,林宇幾乎是負責了福源堂所有的事務。

    幾乎是什麼事,他說了算。

    很多人背後都謠言,林宇就是福源堂的接班人。

    至于大少爺王有福,根本不值一提。

    因為無論是在本事和醫術上,王有福根本不是林宇的對手。

    甚至還有人議論,林宇根本就是堂主在年輕時候的風流債,私生子。

    否則,堂主不會對林宇特殊照顧。

    現如今,林宇的話,在福源堂比王有福有用。

    甚至,所有人都听他的,這就是所謂的權威。

    而王有福特別的不服氣,只可惜,如今父親昏迷不醒,他也沒辦法去求證了。

    “林宇你什麼意思,本少爺做事,還用得著你管?”

    林宇冷笑著,瞥了鄭清兒和江南一眼,“大少爺,我要是再不來,你就把福源堂的臉面都丟光了,按道理,那雲里花,可是寶貝

    ,你居然要輕易送人?”

    “沒有的事,你不要胡說八道。”王有福很是懊惱。

    林宇不以為然,依然冷著臉,高傲的說道︰“是嗎,但是我好像听見了,你還叫她姑奶奶,你這樣一來,傳出去,別人會怎麼看

    我們。”

    “那就是個玩笑話,當不得真,再說了,她是我未婚妻,我愛怎麼叫就怎麼叫,用得著你管,你憑什麼在我面前耀武揚威,別以

    為大家都尊崇你,我就會怕你。”

    王有福說這話的時候,也沒底氣。

    鄭清兒看出來了,就推了他一下,說道︰“你給我站直了,沒出息的,抖什麼腿啊,不就是一個大師兄嗎,有什麼稀奇的,我來

    。”

    鄭清兒站出去,瞪大眼楮,看著林宇。

    “哎, 那誰,你又不是堂主,多管閑事,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你管得著嗎?”

    林宇板著臉,陰沉的說道︰“你算什麼,未婚妻,娃娃親?那也算?你是不是以為,你以後還要做福源堂的少奶奶了?美的你。

    ”

    “切,本小姐才不稀罕呢,你個混球,就是現在把福源堂送給我,我也不在乎,我現在就只要雲里花,給是不給?”鄭清兒叉著

    腰,十分野蠻。

    林宇哈哈大笑,其他人也忍不住好笑。

    真是異想天開。

    雲里花,可是福源堂的鎮宅之寶,多少人夢寐以求,窮極一生,都別想拿到一星半點兒。

    鄭清兒開口就要,不是在開玩笑嘛。

    “來人,送客,我不想看見他們。”

    一群人,馬上過來,圍住了鄭清兒和江南,準備趕出去。

    王有福怒吼道,“干什麼眼里沒我這個少爺了嗎,你們都听林宇的?”

    “大少爺,你讓開點吧,別傷著您。”那幾個人,表面上是很尊敬,實際上,直接把王有福給拉一邊去了。

    鄭清兒跺了跺腳,羞憤的說道︰“誰動我一根頭發,我就一把火燒了福源堂。”

    “好大的口氣,給我打出去。”林宇大發雷霆。

    一聲令下,幾個人沖向了鄭清兒。

    突然砰砰砰的悶響,接著就是慘嚎聲。

    那幾個人,瞬間飛了起來。

    眾人一愣,根本沒有看清楚江南是怎麼出手的,但是對他卻是刮目相看。

    “你,你干的?”林宇很驚訝。

    江南臉色冷峻,沉著的說道︰“是又如何,對你這樣目中無人的東西,我根本就不客氣,這雲里花,我要定了。”

    林宇搖搖頭,好笑道,“你真以為自己很有本事吧,沒錯,你的確和一般人不同,普通人,有你這樣的重病,早就走不動道了,

    而你還可以健步如飛,甚至有這樣的好身手。只可惜了,你已經病入膏肓,即便是雲里花,也是沒辦法救治了,我勸你還是放

    棄吧。”

    “你閉嘴,胡說八道什麼,你給不給雲里花?”鄭清兒氣的跺腳。

    “想拿走寶貝,那就要按照福源堂的規矩來,要不然,以後,福源堂還怎麼面對天下芸芸眾生呢。”

    林宇話音剛落,王有福臉色大變。

    “大師兄你想干什麼?”

    “你說呢?”林宇臉色陰沉。
Back to Top